北京文艺网

查看: 515|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无间道(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10: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丰盈 于 2017-6-19 12:12 编辑

                  《无间道》

多么的好,落英少年有掉瓷之美,
分外妖娆。
“杀死比尔”。与趣味相投者掰手腕。
不惧歧义,从燕子的剪刀里取出审美组合,
制作成结构主义的雁塔,让沥血之人,
登高为赋,吐出碧火与浩歌。
清芳写真,黄羊化雪。继红换帖继好,蓝湖盈亏妇女。
割袍无由者远,反动无须者降,唯
影子大臣在词语上跳高,向蝴蝶示好,渍里肿养
钟声与琴弦。石头剪刀布。
军机。皮影。橡树上的狄金森。一条猎犬,
咬破青藤的腹语,取走中年皇帝脸上的朱鹮。

                 《世说新语》

我看见湖水与风对峙——
说蝴蝶的格局太小,不及一声雁鸣醒世。
说道理浅显,听涛的人却依然混浊。
说琼花里有刀斧手设伏黎明,正自取走钟声的血液,
让远来的大军饮恨断碑。
说月亮的听觉里有前朝的书生斥斧,砍伐鸠鸣,采集芳菲。
说投水之人胆大,咬碎天朝里谎言的结石。
黑皮手套。橡树林。掮客。吹灯的人。妓女与反抗。
皆为过客。欢乐以降,
地铁从时间的傲慢中驶过,它的雕花的羽翎,
于深蓝的玻璃中吐出玫瑰杀手,杀伐飘雪中玛丽的手稿与演讲。
而少女的清纯,必然是手写在天空的枪声。

                    《因为太多的爱》

需要用一片月色,
去交换一群人撤退的身影。
希望去路变成来路。蝴蝶挥斧
砍断时间的链条,让冲锋者的姿势
从遗忘中醒来。

我的翅羽震颤,像芨芨草,
期待在干涸中读到母亲的望眼,哪怕泪痕。
我亦能从她隐忍的枝条上,
吮吸到死海的气息。我方能
有一丝甜润,从古老的像册里转身,
拽住鸟的呼吸,它的经验里的铁,滚烫如珠,
落于思念,溅起的正是一丛听雪不归的名字。
我的手,恍若兰溪,指尖淌出蝌蚪,
策动金山上的黎明。

                  《蝴蝶》

蝴蝶下榻于玫瑰庄园,
譬喻公子入住香格里拉大酒店。

民国遗存的风尚渐次泛滥变形,
大海还搁在船尾,碧溪早已箭发朝夕。
登陆的鱼早于离岸的帆妖娆。民俗的果实小于零点夜话。

泛交者的体温在侈谈中走镖,
千里送京娘。刀锋与马蹄是最早的誓词。
戏圆九洲,河山的披靡中自有暗香膝地筑城。

红楼起征风月,红落挽联忧欢。
捕蝶者说:玫瑰受孕,不知其因,皆世乱其宗也。
然,蝶自天空来,与狼共舞。

                     《窗外菊花残》

本草无纲,唯有薄铲,
秋风烈,在国人的梦境中凿洞。

亦如夫子,于火焰中取出旧疾,
构筑出新的防御工事,遂有云雀升腾。
白脸上长不出窦娥,动人的故事可听泉水叮咚。

或者钉子,低些,再低些,
沉沉一线里穿越经验与谎言,茫茫九派去无踪。
南山南,初雪捕蝉,一腔忧愤中引流苍茫。

窗内孤怀,有临渊者反弹琵琶抽刀断水。
窗外听涛,有飞鱼拨火别开生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4 06:39 , Processed in 0.05294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