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9|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回不去的草长莺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9 16: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行》

牛背上
牧童吹来一个黄昏
谒语在低处挺了一下腰
有了草的形状
山水可以放开手脚
登天
春天那么小
在假寐的枝头
它是一条毛毛虫

2017.03.01

《绝句》

化妆师对我说
一到秋天
就容易失眠
晚饭后我们一起散步
谈天气
和白龙寺的旧闻
那位圆寂坐缸的久忍法师
七年真身不腐
成了神仙

2017.03.03

《流行》

十里桃花淹没了许多人
人民路空荡荡的
像高尔夫球场
一阵风刮得比较远
乐天玛特超市的灯光晃了几晃
我的手机没电了
收银员说
刚好
她还没学会扫二维码结帐

2017.03.03

《梦游》

楼下店铺反复播放一首歌
好多天了
一直想不起歌名
如同楼上租客
除了签合同的那一天
就再没见面
他的外地口音是冷色的
略带卷曲
月光有时也会有这样的形态
尤其是后半夜
我一把将自己推醒

2017.03.04

《惊蛰》

三月盛产草上飞,
不管有没有翅膀,都会长出一对来扑腾。

淑女在枝头拍案惊奇,
少年最先爬到树顶。他眼中的流星是流寇,
风景是风声。

急于陈述自己的人一时失语,
最终忘得更彻底。

2017.03.05

《特殊使命》

在医院
我像个特务
身藏一叠报告单
每个楼层都有接头人
每个穿白大褂的都有可能
电梯与人较劲
它停一次
我就忘记暗号一次

2017.03.06

《涅槃》

春风有些薄,一点即透。
山水不改名姓,只掸去一路烟尘,轻身入画。
时间慢下来,云朵特别多汁,
宜喂养梦和火种。
远方来信经历跋涉,飞进寻常人家,起了波澜,
成为推窗人相融的过程。
声音是多余的注释,
听是涅槃。

2017.03.07

《她》

到梨花深处洗白,
到油菜花中解救起伏。

她是空,弥补断续的春风,
渗透。用孤独打造孤独,
用茂盛完成茂盛。

“屋顶的梯子正缺少一个人,
她爬上来,天就亮了。”

2017.03.07

《弹性》

三月是低腰裤,那么多蝴蝶在肚皮上飞。
那么多人从枝头择路归来,
一身水滴。
桃花先一步快递了自己,在凤山,遇见小南风。
遇见广福禅寺背着手,
轻易不开口,
试图与春天保持一致的弹性。

2017.03.08

《隐忍术》

低下身子,从玻璃里抽取露水,
注入三月的脉搏。
医院是春天最大的吊瓶,
夜是针管。
一群人集体接受不属于他们的疼痛,并致谢。
风推开病房,
月亮打开了天窗,
我在墙上白描隐忍术。

2017.03.08

《三月》

音乐课拨快了钟摆,
艺术中心的雨打出几朵蝴蝶结,
鸟鸣开始比磨砂玻璃清晰。

布伞收了又开,
官道第三棵大树下,
拖拉机装载了一面湖水,
越国使者自南方送来西施浣纱的倒影。

2017.03.10

《三月》之二

三月在庭院之外属水。
庭院内,桃花挑灯夜读画中美人。
江南更浅了,比泛舟人离我近了一寸光阴。

2017.03.10

《三月》之三

流水不拐弯,
三月是你怀中捂不住的漩涡,
撤退慢的星星碎了。
我又梦到杏花,
一头雾水,
用最软的念头假设一些清醒后的可能。
菠菜绿得挤破了门庭,
母亲依然年轻,
我们邂逅在被她命名的一瞬间。

2017.03.10

《艺术中心的一场演出》

把架子鼓从所有心跳移出来,
把心跳从早晨移出来,
把早晨从一阵春风移出来。
春风在广场的人潮中呈现旧家具的哑光,
隐含众多废纸般的脸孔。
小剧场是受惊的巢,
艺术中心是枝头臆造的一个新词。

2017.03.11

《滨江的春天》

回龙山的骨架是三月以点滴垒起来的,
桃花支撑得尤其辛苦,憋红了脸。

伐木者在山腰留下手印,
云端开辟的路,夜晚就是一条璀璨的星光大道。

一个少年走过来,裹着白马湖的风,
他的青春将大于射潮广场。

耳边昆曲正散发幽谷之兰的香气,
在春雨中沉淀,在滨江撰写正楷体的消息。

2017.03.12

《暗恋》

我简单而忧虑地活着,
把暗恋折叠,藏进大海的抽屉。

春天了,适宜把喜与悲分别放置,
告诉它们,沉没与死亡并不在同一个层面。

最痛的莫过于无语之泪,
最柔软的莫过于一瞬间的惊艳。

2017.03.12

《裸露》

我们截取流水,练习结绳,用捆绑术呈现自己。
自卑如琥珀,
镜子交出了它的隐私,
无路可逃。
多么乏味:风中一双执著之手,不断抹去尘埃、旧式光阴,
篡改着忧患。
余生成为一瞬间,来不及辨认。
一个人蜕去体内的壳,
始终无法返青。

2017.03.13

《寻隐者不遇》

春天空着,如果勘破每阵风,
简单就是最大的自由。
抵达不必刻意,一片新叶就是一条路径,
一块石头就是一步修行。

2017.03.13

《雨落下》

电线杆上麻雀稀疏两行,
没有风,高处的意义进入飞行模式。
河边垂柳绿得要滴,
它在缓冲,像老照片里那个人,
与自己告别,
却让火车一直开了许多年。
油菜花据守两岸,止住流水脱身的执念,
止不住一场雨的倒影。

2017.03.14

《雨落下》二

橱窗概括了一个下午。
到处在打折:
步行街,百货公司,炭笔画涂改的春天。
梧桐树下,天气一变再变,
邮局近在咫尺,
她被单行道带进了寄到远方的信。
像一个比喻,
高跟鞋上的泥水,
让我想起一张雀斑的脸。

2017.03.14

《贩卖》

天使贩卖翅膀。
肉体贩卖思想裂痕。
时间贩卖即将过期的品质。
你贩卖的睡眠是我丢了好多年的衣衫。

2017.03.14

《秘密》

我想象的爱情是积木。
春天需要垒造。
你捧来的一场雨水缀着蕾丝花边。
花园发生了秘密。

2017.03.14

《紊乱》

我的阅读正在制造紊乱。
下午属于偏头痛。
楼道变形。
你放弃的词语仿佛一针强心剂。

2017.03.14

《回归》

暗夜容忍了孤独。
每一种声音都是寂静。
从高处来的终于回归苍穹。
我回归了你。

2017.03.14

《夜过广福禅寺》

月亮倚着半空洗漱。
我遇到的每一棵树都会说话。
晚功课是练习隐身术。
佛躲进了柴房。

2017.03.15

《春天里》

整个春天剩下一行。
钢琴课被调整到午后两点。
我的玻璃瓶空了。
雨水是哑巴。

2017.03.15

《平衡术》

平衡术与漏洞对立。
镜子在说谎。
我筛选了一天石头才走进去。
岁月只奉献背影。

2017.03.15

《错觉》

七点钟无人醒来。
城市是一张性别模糊的硬板床。
你写下的名字有些潦草。
画布失去颜色。

2017.03.15

《逝水流年》

声音闷在罐子里。
大米与盐约好同一天搬家。
旅馆开张。
火柴无处安置。

2017.03.15

《桃花扇》

桃枝一分为二。
坐在门坎上的宫女猜不出谜语。
风入口即化。
裁缝抖开了一匹花布。

2017.03.15

《清晨的盥洗室》

有一刻我凝固了,
像琥珀。
你的寻找毫无意义,
花继续开,
天自顾亮,
赶庙会的人潮泛起白色泡沫。
“我的剃须刀呢?”
镜子里,
阳台仅隔半个春天,
如果时间慢一个节拍,
你会听到我喊你。

2017.03.19

《花瓣上浮动的光影》

闲云翻了个身。
亲人相约修剪多余的枝条,
并与途经的神仙拱手。
清风明亮而曲折,宜观照,不宜追随。
昨夜梨花身披新做的白衣裳,一路惊艳下山,
目不斜视就是慈悲。
松涛中,广福禅寺正与俗世对望,
天色有些瓦蓝,
经书中的鸟鸣有些慌张。

2017.03.16

《献血日》

献血车开进春天,
早晨晃了一下,
在学校杉树枝头定住身形。
实验楼积满了弹力,
我的体内积满了竖心旁的烟火味。
星期五是真空采集管,
咬住一个人,
和他液化的过往。

2017.03.17

《转换》

早上电水壶哑了。
去电子市场,
顺便与老板娘聊了聊天气。
她扭动万用表
如腰,
“春天总有一部分会短路。”
我认为,
“生活终究有一场沸腾可以被挽救。”

2017.03.18

《荡漾》

浅浅三月,
话说了一半,草木捂住了嘴。
云朵反复擦拭飞翔,
一面玻璃,
无法比春天再明亮了。
没有风,我仍可以看见你的长安,
在窗外荡漾。

2017.03.19

《十面埋伏》

撇开流水的隐喻,
春天将陷入裂变之痛:星星失明,
鸟雀惊慌于早起,归乡的魔术师找不见道具。
一块石头隐姓埋名,
但你无法确认它足够的稳定性。
有人赤足上岸,在我的疆域举野火奔跑,
胸怀一颗向善之心。
试探显然多余:如果大地是留声机,
草就是胶木唱片,
十面埋伏就是一种假设。

2017.03.19

《春分》

雨水在中坝南路掉头。下一个路口,
鸟语打湿枝头,又散去行踪。油菜花来晚了一些,
但不妨碍作文课的练习。
窗外挂着整个春天,一撇一捺都是素材,
凭空就可以抓取。语文老师背着手,
像我斟酌一夜的标点。

2017.03.20

《醉春光》

微雨形同虚设。进入午后,
天空脱去了湿外套,晾在城市肩头。酒席已散,
人群各奔东西,我回到一个人的中年。
庭院依旧:茶具在窗下私语,
紫藤爬上廊架喘气,你因怀上一条船而惊心。

2017.03.20

《借个地方说话》

雨水搬弄是非。天黑,抑或天亮,
无非是换一种语气说话。

少女说爱,是窸窣之美。
少年舌尖上飞奔,万丈红尘褪色了一半。

我在厨中,置身事外,
一碗芫荽豆腐羹。笑纳肥白,纤绿。

2017.03.21

《回不去的草长莺飞》

恍惚与友登高。风紧了些,
阳光松开手,片刻假寐摔了满地。

每个午后都似这般柔软,
裸妆如镜。一次擦拭就是一次陷入。

他有跋涉可供佐酒。
我有钥匙,但一直不在身上。

2017.03.21

《移植》

有人把前途寄于高枝,
有人沉身,复述铁树的千斤坠。

早晨虚晃一枪,引来嫁接,
春天因献出筋脉而平衡。

苦行僧从人群中挤出来,
身怀无底洞。一扇门被大地领取。

2017.03.22

《不约》

落日砸碎苍穹,进入止声期。
一篇论述被打上引号。

微信里,小桥与流水不约,
狐与仙不约,步行街与良宵不约。

疏于打理的俗事易起皱褶。
鉴赏者悬半空,练野生的视觉。

2017.03.22

《春约》

刈草如励志。
失眠如拒绝入境。
雨中杏花在过桥人眼中是乱心之物,
春风从简,抹去它的翘指与腮红。
我们搬出旧词相认,假设了夜晚的完整。

2017.03.24

《春约》二

在镇史洇湿的局部,
四个人,
长久地举杯,
仿佛喜庆之事。
小聚是品蛙轩以蛙鸣拿捏的一碗阳春面,
盘出鸳鸯扣,
由雨声去破解。
下坝西河边没有船,
左拐弯,
树上挂着晚自习的铃音。

2017.03.24

《星期天沙岗行》

在沙岗,
油菜花和猪头肉一般肥硕。
阳光也油腻,
涂抹于后视镜,
粘住了出乡的麻雀。
它是抛锚的车,
我是省道上的一粒灰,
要飞起来,
须弄出朵颐春天的声音。

2017.03.26

《画中人》

午后承担不了衰退的力量,
塌陷是唯一途径。
有人在走,有人在沙发上苦思冥想。
窗里与窗外,春与秋混为一谈。

2017.03.26

《水果刀》

相对于果肉,
蕴蓄的汁水更有说服力,
不亚于沸腾的血。
我从不怀疑刀的快嘴,
同样相信它有时候会缄口不言。

2017.03.27

《春天走了》

鱼肚白的天。
病中人一条喉咙笔直,任石头来回翻滚。
他掸去鬓发轻风,
凤山晃出水纹,把鸟鸣打湿。
母亲又梦回,一路焚香,大清早就这样皱成一团。
春天默不作声。
围墙外,广福记早餐店热气腾腾,
像我盗取了一夜的虚汗。

2017.03.30

《出口》

杂货铺墙角的青苔活了,
旧磁带的声音。有人在楼上浇花,洒落一些水滴。
从前的雨也是这么随性,
轻盈着,不着痕迹。一方天空像纸页,
写不出想说的话。
想起的人,最后都成了照片,凭空对着你笑。
仿佛今日就是往昔,
生长就是春天,透明就是看见。

2017.03.30

《清明》

没有雨。到处有水分,
包括野草、姓氏、纸上甩袖欲去的火光。
石头和溪流一样软,
上山和下山的路一样九道弯。
抬头:天空开了又合,云朵聚了又散。
低头:手中空杯,无处置放。

2017.03.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25 , Processed in 0.0816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