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8|回复: 2

[诗歌奖投稿·短诗] 罗生门(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16: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丰盈 于 2017-5-16 19:41 编辑

罗生门

虚怀若谷,是一首玫瑰令,
于内心里渡远了一支编外的蚁队。
把甜点派给偏瘦的人,让他从今夜出发,
去到西天取来伯爵嘴角边狡诈的深度,
捣毁现实中伪装的敌人,或策略中登临的阶级。
甚或像绅士,把愤怒掩藏在少妇的笑容中,
于凌晨炸翻那个采花的盗贼。虚伪?
我的,我们的生存法典中亦有黑衣人嶙峋的指法,
于豹子夺命的时刻取回春天的温度。
台上,我的唱腔如匕首,守卫词语边那个含冤的娼妇,
她的脸如虫鸣,经历过一万次烈鸟的追击。
台下,我注定是在白眼中穿行的落木,忧欢不至,心已射出。

听从于风的安排,在雨中手术,
摘除内心的惶恐。
其实是感觉中的第三者嵌入了玫瑰的病房,
巨石悬空情人的早晨。
深度中挣扎的鸟,去溺死在红叶的唇齿边,
把黑皮手套留给童话中的匠人,
让他建构起一座停泊忧伤的专用港湾,火焰,
在聆听者的耳畔吐出煌煌的预言,蔚蓝的语辞
翱翔于海天之间。呵,我的爱人,
我把千万次的呼唤编入远航的雁阵,像老海军,舰桥上的牧场,
于酒歌的灰烬中托出雪莲的高度,它的质感,
像飞檐轻取了水中的明月,绕行天涯,在一声咏唱中杀死天命。

我有怀古听雪的愿望,却无力
追讨漫漫中萦回的辩词。
书法如霜叶上踏过的乌痕,它的焦躁中的手谈,
在生活的缺口又搭建出怎样的舞台,让生命
再一次涌动潮汐?飞鱼,
我的远行的朋友,越过了梦境中的巉岩,
却落于歧义丛生的荒原,在沧海横流中颓废为流变的词,
再生为黑暗的羽毛。我亦无力回避一场生动的雨水,
直入我的血色中劫持红叶的马车,带走荣光与梦想。
革命如垫脚石,依然用它的张力去下一场大雪,
在语义疏松的地方抱牢母亲的呼吸。谁在踩动今夜的水车?
羊,它的隐忍的泪,正自点亮风中的红烛。

鹦鹉洲

鹦鹉洲是大家的。
人,或者算术中的骑士,访谈中的鹤鸣,
指论中借居的侠客,他们
都以落水的姿势装饰自己的命运。
前行中的名帖,那个捞月的书生递不出去的鹫影,
后退时的抓手,那个失守的政客修身渡己的镜子。
知己一两行,在天空中推拿肩周炎,逼出幕后黑手。
名楼欣欣,在钟鼓里握手圣贤的翅羽鉴赏自己。
傲慢是一枚瘦钉子,穿行法则,却穿不透苦难,
星光之上,羊群截尾寻找披发涉水的前世,
它的拐杖早于先人的思想萌发新词。
恍若昨天,我寄玫瑰到唐朝聆听于格格的倾诉,
她说鹦鹉洲前有积雪的俊鸟遮蔽了国家的初笺,
五百里加急不过是一支青藤过境时留下的暗号,
等候负债的人记取佳期。汉阳树慎行,
担水的寒鸦养活了私藏的节日,修书致远的儿郎,
记得黑暗中照出他人的初心。晴川阁弄潮,
东篱摆酒,以骚客对飞禽,守不住妇人脸上失陷的钟点,
西岸吹笛,驱飞鱼唤良宵,托不出家书中返青的马蹄。
别哭,我的朋友,请接纳我转身时的一场骤雨:
离燕,野小麦,幽咽中的齿轮,飞旋的蓝翎,经验与蝴蝶,
全如过江之鲫,于你的病毒式呼吸中拙出工事,守望下一个黎明。

夜殇

我在静夜里取回一枚蝴蝶的姿势,
她的翎还在远方招魂。
她的疏影,多像我那漏雨的母亲,
在湿热的大地上种下钢琴的和声,闪光的芹菜。
可是忧伤的元素悬疑太久,紧致,而又湍急,
如微阑中飘拂的歌词,为夜行者提供围炉和夜话。
哦,你红叶暗藏的金曲递达了谁的新娘?
让铜质的夜去咬伤了谁人心中的池塘,看流水试刀,
虫鸣布阵,截堵琴匣、梅朵的退路。
由此镜像虚空,脱缰的野马带走了时间中的盐、泉水的签证,
以及一只鸷鸟叩窗的叙事过程。唯经典不悔
依然于睡眠中渐次送来清芬的碟片,回旋少年的心事。
“我的心跳盛装了沉潜的往事”。继而,
“落花重启了技巧中飞燕的觉醒”,真实正好可以照亮一回碑文的转身,
从歧义丛生的废墟上找回珠算的河流,呵,我的爱人,
请饮我以薰风、马啸、鹃啼,以残损之身,
宕荡故国弥久的伤痛与沉重,拽牢午夜星河中疾驰的闪电,
复活一遍节日的荣光与尊严。


发表于 2017-5-16 18: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怀古听雪的愿望,却无力
追讨漫漫中萦回的辩词。

——————————————
此乃雅句,值得回味。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08: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7-5-16 18:59
我有怀古听雪的愿望,却无力
追讨漫漫中萦回的辩词。

谢谢蟋蟀兄来读,问好!骄阳之下劳作,可要保重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15:02 , Processed in 0.05579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