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96|回复: 20

[诗歌奖投稿·长诗] 松鼠老爸去上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07: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故乡 于 2017-12-28 09:57 编辑

松鼠老爸去上访
(寓言诗)
故乡

上篇
走进繁星如萤的夜晚
独自,站在梦幻的塔尖上
双手卷成一个喇叭筒
仰天长啸……声如洪钟

宇宙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去问银河吧

银河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去问太阳吧

太阳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去问地球吧

地球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去问海洋吧

海洋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去问三叶虫吧

三叶虫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三叶虫什么也没有说

原来,他正在呼呼大睡
躺在那块,亿万岁的岩石里
做着沧海桑田之梦

下篇
走进繁星如萤的夜晚
独自,站在梦幻的塔尖上
双手合十,模仿虔诚修行者
埋头祈祷……声如管弦

三叶虫啊
对不起
我不该那么冒昧去打扰你
越级上访,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
前面那几位,都踢皮球,并不受理
可是我,和可怜的孩子们
眼看,就要彻底失去
世代安居的家园,那可是老祖屋啊

等你睡醒了
我要第一个告诉你
我已经找到了
所有的,同胞姐妹和兄弟
他们是亲爱的草、木、虫、鱼
还有恐龙、夜莺、蘑菇和不作为的天帝

本来想着
找到了,这么多兄弟姐妹
守护乡下老家的清澈,和瓦蓝的童年
还会那么难吗

可是,三叶虫啊
我不得不,连夜委托
苦苦留守南山坡的,那株鲜蕨
劳驾她,用刚刚破土而出的,小手
给你起草,一封十万火急的家信
趁早,打发诚实机灵的小信鸽
悄悄投递到,你长满绿森林的酣梦里

要记住呀!赶在
地球上最后一棵树
被连根砍掉之前
你一定得猛醒
带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梦境
前来,参加这次生死攸关的离别聚会

到时候,你千万别激动
咱们手拉手,齐声喊一二三
一起用心跳,敲响地球家园的警钟
就以这最后一棵树,作为背景
拍摄一幅振聋发聩的钟声
题名为
绝版,生命全家福

眼睁得像夜明珠,吓得屏住眉毛呼吸
看着地球上最后一棵树,被砍,轰然倒下
性急的小松鼠直催,我一个箭步冲上去
抢先捧起这张,刚才定影的全家福
扶老携幼,给已被杀死,正在流血的树
鞠个120度的躬
慢慢站起来,开始恨自己,无力战胜砍伐者
恨来恨去,恨得跺脚失声痛哭——

是谁啊!是谁
高举凶残大斧,砍塌生命茅屋的影子
开动刺耳电锯,扫荡灵魂苗圃的炊烟
如今,一家老小和收养的淘气包
被逼迫得,只好流落他乡
他乡也被扫荡,最后硬着头皮进城
浪迹,钢筋背负混凝土
气喘吁吁,勉强站立的无叶森林
去寻找,适合乡巴佬避身的临时寓所
在雾霾中,战战兢兢地寄人篱下

是谁啊!是谁
歪戴着,刺绣了万物之灵的,自封桂冠
钻进无底洞,挖掘贪念之泉
扭曲钢筋水泥和民工,啪啪膨胀,欲望掩体
掠夺石油煤炭天然气,呼呼喷溅腐朽,烈焰
酒杯兜售春药冰毒,搂着摇头丸去消遣
豪车拖着别墅尾气
追捧权杖美色和香烟,九曲回肠吸食各种黑暗
还有霸道强梁出没,一张嘴就吼喊:布施文明去
却不停地操弄谎言、枷锁、战火和软硬恐怖
让核潜艇学蛇,沿海吐露血红的洲际响鞭

是谁啊!是谁
一次嗜血,几次成性,多少次不知好歹
骨子里全是害虫的基因,随意变换阴阳脸
奴性、蛮横加无耻,搅得左邻右舍难以安眠
明里唱歌,暗里磨刀,充当霸主的跟屁虫
主仆一唱一和煽风点火,挖坑使绊
在行将坍塌的地球上,亢奋地狼奔豕突
踩踏着,那么多老泪、女尸和童梦
撒尿都在谋算着,要把和平抛进狼烟

是谁啊!是谁
四处掐灭,牧场果园菜棚和农田的善念
转基因疯狂铺张,诡秘夜总会
抗生素炫耀,天下无敌广场和宫殿式疮癣
农药在无辜的山间小溪边,日夜种植
伪装成竹笋、椰林的火箭与核弹
唉!你们的罪孽,比松鼠们的泪珠还多
我眼泪已哭干,上气不接下气有点难看
不哭了

总而言之,人啊人
我曾经的好邻居,好伙伴
咋说变就变了呢?但愿弱弱的
悬崖勒马的话,还能传进你们的耳朵
不要自己逼迫自己,最终
走上,永远背井离乡的黑暗苦旅
被地球注销户籍档案
拖儿,带女,漂泊在苍茫宇宙间
月亮闭关,流云拒载,火星也驱赶
变成举目无亲,谁见谁烦的
太空流浪汉



后记:
        藉此呼吁全世界的同胞们,一起来珍惜、修复、保卫地球——生命共同体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蓝天保卫战和生态文明建设,短线与长线均刻不容缓!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7029
来自群组: 百年诗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17-4-30 10: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是最不简单的诗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08: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报道】“超级渗坑”周边村民:8米深井,打上来的水都是红色的
记者/蒲晓旭 陈玉静 马秀岚 曹慧茹 陈璐瑾 刘筱筱
航拍下的“超级渗坑”,污水呈红黑色,像是一块块伤疤,清晰地出现在河北大城县和天津静海区的大地上。
4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发布的《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称,让人触目惊心。
4月19日,记者赶赴南赵扶镇南赵扶村探访。该村村民介绍,渗坑形成于村内砖厂多年取土和村民挖土,而坑内污水则来源于本地企业的早年排污和四五年前出现的异地企业偷排。
南赵扶村多位村民表示,污水渗坑对当地的影响,主要是气味和水污染,而“村里的癌症发病率越来越高。”南赵扶村村民马金才说。
目前,廊坊市、大城县已对相关责任人停职处理。
……
……
……

http://news.ifeng.com/a/20170421/50975303_0.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09: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认识松鼠老爸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9: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叶虫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07: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叶虫不吭声
发表于 2017-4-28 07: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不简单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5-2 16: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叶虫啊
我的故乡在哪里
三叶虫什么也没有说

原来他正在呼呼大睡
躺在那块亿万岁的岩石里
做着沧海桑田之梦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21: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繁星如萤的夜晚
独自站在梦幻的塔尖上
双手合十模仿虔诚修行者
埋头祈祷声如管弦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5: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叶虫啊
对不起
我不该那么冒昧打扰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0 22:42 , Processed in 0.07612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