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43|回复: 8

[诗歌奖投稿·短诗] 街头水吧(13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7 09: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江平 于 2017-3-17 09:28 编辑


咖啡店

最后,是一只黑鸟,引我们
望向了别处。街角的咖啡店
透过玻璃,再次进入了
它空旷的过往

店子很大,服务员沉醉于
器皿。而沙发里,我们
始终坐着,像井,收养着
一片片瓦檐滴水的安静

“可那原本……是一面草地
对吗”。险些被遗忘的
嘴唇(伴着一丝丝亮光)
从水滴的边沿,醒来——

随后是钢勺缓慢的搅动
我们只是偶然在街头遇见的
树叶随机落下,她没有说出
她已经失去了,那位厚道的教书先生


雪夜

像一根枯弱的细蕨,父亲
在破旧的沙发上又独坐了小半夜
为了不寂寞,他推开一点点窗
让寒风,丝丝的从缝隙里吹进来

大雪从昨日就开始了
到晚上,雪将夜空搅得越发细碎
而微蓝。父亲终究不顾我的劝阻
披着棉袄,双手裹在袖子里

在雪地上踩出,许多凹陷的脚印
不一会儿,天空逐渐显露疲惫
他大口大口喷着雾气
倔强的发丝,和胡渣沾满了雪

如今,稀疏的风里,风也停了
世界静静的——
“扑通”,一小撮肥硕的雪从枝头坠落
险些将坐睡中的父亲,突然惊醒


雨夜

坐着坐着,雨就来了
像情绪,淡淡地笼罩着
他终于确定,那是一片
在黑暗中痛苦点头的叶子

啪,啪,啪......
声音沙哑,短促,冲不出喉咙
此时,人群已经散尽
稀疏的枝叶下面,偶有

下班回来的自行车划过积水的马路
他没有在意,什么时候雨歇了
屋里的灯光仍未亮起
好像家具还停在熟悉的位置

楼下,儿子已不再为白日里食言的事情而赌气
“爸爸去哪儿了?”
仿佛清晨的风,正缓缓地
吹过湖域上的钢琴
                              

桂香的时节

不能出声,闻——
桂花开了好一阵了。因为有些远
香气传到窗户时,已经淡极了
我是在午饭后,与丈夫散步时,途径那棵桂树
树很大,桂花细细密密地,铺了一地
踩上去,软软的,还发出呲呲的声音
我们站了一会儿,桂香从鼻尖
一丝丝的,迅速落了下去

“窗前冷,别呆太久”
丈夫不再直接问我的病情
说这话时,声音很轻
仿佛风,慢慢地吹过纸沿
几个月了,他看起来
又苍老了许多

“嘘,别出声,闻——”
此时,他正搂着我的肩膀
听了我的指令,他笑了,然后闭上眼睛
我俩站着,闻着,静静的
仿佛这个季节,很快就要过去……


干净的玻璃窗

雨后的小径湿远,空气
还有些冷,但毕竟是天晴了
房屋、细草、天空......
到处弥散着一种妙不可言的新

亲爱的,半个季度以来
这是头一次,头一次
你在户外呆了足足半个小时
医护人员也将为此而高兴的

亲爱的,此刻,我都不敢去打扰你
你正在一簇明媚的枝桠前,看得入神
仿佛正沉醉于体内的胚芽
几欲出世时的喜悦

还有三天,小游、愣子就要来看你了
我打算下午或明天,把这消息告诉你
此外,你父母昨日寄出的特产,也将到了
还有围巾,还有绵羊头的手套......


雨夜

雨又下了好一阵了。凭借
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
雨水,三三两两地滴打着
被行道树遮盖的马路

伞,又忘了带
古旧的围墙下,你沿着
浓黑的影子慢慢行走
似乎与往常没什么不同

家里的窗户已然暗下了
穿过潮湿的花圃
寂静里,你按响
冰凉精致的铁门

不一会儿,黑夜里走来
半醒的母亲,她蹑蹑地
开了锁,对你的晚归        
并没有过多询问


街头水吧

呲,暴躁的碎冰机
又一次抖动起来
而你那座位中的眼神
带来水吧更大的寂静

服务员还没递来点单
我趁机望向窗外
深秋的街道还没有下雨
但有些已经开始落下,或者说

那是一些看不见的树叶在落下
孤独的停靠站,踩着影子
聚拢的人们,纷纷被红色的街车扫去
“还好吗?”

坐姿依旧端庄,碎冰机暂停的喘息中
你问道。然而从始至终
我们的谈话并非愉快,生活仍将如常
你也只是偶尔提起你的丈夫


雪后

停了,两天一夜的大雪
足够让下午变得新鲜
家禽惧冷,栅栏、菜地
田埂,也集体遁了形

过了三点,太阳缓缓向
瓦顶倾斜。雪光细腻蓬松
呈现河面。而更细的痒,是
一朵朵发生在枝肋间的雪绒

索性,你推开了窗
并在一阵温暖的白雾里
感到,整片原野的寂静
正簌簌地扑往心里来

今儿就不去老王家了吧
桌子也透着冷,趁天
还算亮,你翻开了那本
厚厚的老书,但不是红楼梦


小犀湖

再往里,夏日的腹部
会更凉,也意味着
更多的灌木和虫声
会团团涌入我的深处

晴朗夜色,没有湖面
会再次离去。我因而心安
并私密地视其为风的肌肤
——真是适合出神的片刻啊

但毕竟不早了
道路缠身,沿途的灯光
也逐渐暗下。妻子
一定不知道我此时的相遇

电视机前,她仍迟迟地
等候着,仿佛还有几十米
榕树的拐弯处,会层层挤出
我们蓝色的小屋


途中

从画室出来,穿过教学楼后的
那条窄巷,便是马横溪
河里满是石头,大块或小块
到了冬季,河水干枯,袒露忘我的河床

与往常一样
你正沿河堤行走。那蓬松的
温暖的芦苇毛在夕阳中
微微晃着,没过了腰

多年来,它们不会被村民割去引火
你由此而感到安慰
又挠了挠头,并没有被
老师课堂上的嘱托所惊扰

石头上的杂穗逐渐扫去。或许有些凉
但你依然坐了下来。仿佛仍能听见河水
在石头下面,暗流着。神色那样安静
尤其思索的时候,仿佛古镇


旅舍

窗户开着。午睡醒
疲倦的重仍一层层
降落在你的衣襟

门口,花猫已数次失去
惊醒的可能。暗处滴着水。黝黑的假山
池树,混杂着石子弧走于风中的寂静

唉,明早又要启程了吧
天色沉昏,你上下滑动双耳
虚弱的口音消失在茶水中


途中

有些凉了。因为初秋的小风
树影在素净的马路上
会显得更加真实。路灯高出树顶
像两排无限延长的省略号

渐渐地深入夜空。此时,月亮已经下山
就淡淡地走着。想想这段日子里
大多能想起的事物
不一会儿,绕过那棵驼背的老树

空阔的马路中央出现两个年轻人
他们醉了,和影子一起
摇晃着前行。其中一个回过头来
眼里忽然充满夜色

我们并不相识
也听不清他们嘀咕了什么
但身后,他们所散发的味道
至今,我仍不记得


寻找

我想找他。为了如愿
不惜耗去了积攒多年的勇气
我从未怀疑他是否还活着
仿佛,温暖的云朵

还在某个季节里。而地点
如同布袋,倒提着,一个一个
抖出来。眼神犀利,甚至
将粗糙的叶子误认为他的化身

逮住他时,是在一趟开往衡阳的
火车上。我拧着他的衣领,像
拧住兔子的耳朵。他的小脚
在空着乱踢,试图挣脱

终究,他还是不动了,全身发抖,泪水转得
像陀螺。我有些绝望。我记得,纵身跃起的背影
逃往了下水管道。而掉落的豌豆般大小的
鞋子,摸起来仍有稀薄的余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5-7 09: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朝夕》拟收录《咖啡店》,如果同意请回复!

咖啡店

最后,是一只黑鸟,引我们
望向了别处。街角的咖啡店
透过玻璃,再次进入了
它空旷的过往

店子很大,服务员沉醉于
器皿。而沙发里,我们
始终坐着,像井,收养着
一片片瓦檐滴水的安静

“可那原本……是一面草地
对吗”。险些被遗忘的
嘴唇(伴着一丝丝亮光)
从水滴的边沿,醒来——

随后是钢勺缓慢的搅动
我们只是偶然在街头遇见的
树叶随机落下,她没有说出
她已经失去了,那位厚道的教书先生

网址:www.zxcbs.net
邮箱:zxcbstougao@163.com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20: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兰超 发表于 2017-5-7 09:55
您好!《朝夕》拟收录《咖啡店》,如果同意请回复!

咖啡店

好的,谢谢!
发表于 2017-9-14 10: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咖啡店  不错的 现场感 推一下
发表于 2017-9-17 02: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发表于 2017-11-4 03: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读,好诗顶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20: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义和 发表于 2017-9-14 10:05
咖啡店  不错的 现场感 推一下

谢谢义和兄,也多多批评哈。嘿嘿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20: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桑田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20: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绪东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14 , Processed in 0.09465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