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29|回复: 1

[诗论随笔] 是什么让我们的评论失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6 16: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歌是很美的东西,喜欢写这些东西的人不是为了安慰自己就是为了拓展自己,这没有关系。但是只要发表出来的就有必要听取别人意见和建议,或许作者本人也在虚心等待意见,但是总有一批搞网站的人以为这评论是冒犯了点评的名家,冒犯了作者,先审核下或者干脆就不给他表达意见的机会,想起来不仅好笑也有点无语。中国人为啥就不能真诚的面对自己,尤其是写诗写评的人,就是写诗而已居然搞得和官老爷一样,爱听好话不听意见,再像官老爷一样自然的有一批人自觉地为官老爷保驾护航,掩住耳朵就能阻止别人的一轮吗?
    经常想起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让我们的评论失真,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们和作者之间再无沟通的渠道,究竟是什么东西i让我们自欺欺人,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们如此轻浮的沾沾自喜?
   
    这是中国诗歌网某一期的今日好诗,后面附了一大段专家点读,总之是说好的不能再好。然而不仅是我读来感觉一般,其他网友也颇有微词,义理颇有矛盾不通处,且多次字句不当。既然人家允许读者评论,我就在下面评论了,果然是审核了三天也没通过。突然就想起一句话,究竟是什么令我们不能说真话,究竟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人的批评。
    不仅是这个网站,还有许多网站,评论为什么失真,引导了虚假的趋向还沾沾自喜,就像罗尔一样可笑的还说“我是个文人”。你真是个文人吗,你的奴性你看见了吗?
   
    下面放送一个例子。
   



       丙申再上永安长城

           郑雪峰

    济胜非无具,穷眸杖又来。
    重重危岭合,荡荡皞天开。
    野兔惊丛莽,春花上废台。
    侧身莫怀古,容易动清哀。

    郑雪峰,字寒白,号来鸿楼主人,1967年生于辽宁兴城。葫芦岛渤海船舶职业学院副教授,自2004年起先后兼任《中国书画》、《中华书画家》编辑。出版有《来鸿楼诗词》,与人合著有《名碑名帖集联》、《辽西三家诗》。

    这首仿古诗有三个毛病。
    一 济胜之具指的是游山玩水的体力,这里是作何用了典故,意思说并不是没有上下攀登的体能,后面又说拄着拐杖游览,句子义理显得矛盾。即便勉强解释清楚,也显得用典有些矫揉造作,不是好句子。
    二 “再上,又”几字可以看出来作者不是第一次来永安长城,然而在文中又没有照应这两几个字的意思,从细微处来看确实不够熨帖。
        “穷眸”两个字也比较突兀没有照应,细微处体会不够恰当。
    三  “侧身莫怀古,容易动清哀”,明显是怀古诗,如果是古人写来当然没有问题。然而作为现代人来说,并没有仔细叙述为何而“哀”,只有一句“野兔惊丛莽,春花上废台”,烽火台或者长城破落,野花野草都长满了,全文只简单的说了这个意思,然而并不能说服现代人的“哀”,侧身莫怀古反而显得有点矫情。
    四  整首诗句子顺序有问题,不妨改为下面体会下。
        
        重重危岭合,荡荡皞天开。
        野兔惊丛莽,春花上废台
        济胜非无具,穷眸杖又来
        侧身莫怀古,容易动清哀
      
    结果我又仔细研读,觉得诗句短短几句似乎更好。言短意无穷,率直自然。

        济胜非无具,穷眸今又来
        侧身莫怀古,容易动清哀

   
    再看看名家是如何点评一首诗歌的。

    这首诗写登永安长城的所见所感,结尾流露出怀古令人哀伤之意。据有关材料,某段城墙上,今存“钦差巡抚辽东兵部右侍郎张学颜,钦差镇守辽东总兵官,左都督李成梁”领衔署名的《椴木冲楼题名记》碑,记载了修筑这段长城的过程,时在明代万历初年,但万历中后期,李成梁却弃守其地。此为明代边事废弛之显例,故诗中沉痛的怀古之思,可仿佛得之。
首联扣题。“胜”,山水名胜,“济胜之具”,指具备登山涉水能力的强健体魄。刘义庆《世说新语·栖逸》记载:“许掾好游山水,而体便登陟。时人云:‘许非徒有胜情,实有济胜之具。’”“杖”,手杖,此处用作动词,指扶杖或拄扙。拄杖登山,古人以为风雅,非指体力不济。这两句述登山之事,说自己身体强健,丙申年内,第二次登临永安长城。
颔联紧承首联,写身处烽火台上“穷眸”所见。一写纵目远望,群山渺渺,一写仰视苍穹,天宇悠悠。危者,高也,“危岭”而着一“合”字,写出众岭奔来此地汇聚之形胜。“皞”,古通“昊”,广大。《诗》云“欲报之德,皞天罔极”。“皞天”而着一“开”字,见得天清气朗,正宜于游目骋怀。这两句气象阔大,境界旷远。
  颈联视线由远及近。丛莽中忽见惊兔窜出,废台畔聊赏春花绽蕾。“惊”字饶有生趣,不说野兔受惊而奔逸,偏说逸兔惊扰了丛莽。“上”字化静为动,“春花”与“废台”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这两个词颇具拟人化色彩:“惊”,或为主观所感,丛莽无所谓受惊不受惊;“上”,实乃客观呈现,盖春花原本在废台间开放。这两句继续写登台所见,一动一静,相映成趣。
  尾联写感慨,表达出不要怀古,怀古令人哀伤之意。侧身,倾侧其身,恐惧不安的样子。《诗·大雅·云汉序》:“遇灾而惧,侧身修行。”孔颖达疏:“侧者,不正之言,谓反侧也。忧不自安,故处身反侧。”无论俯仰远近去看,身形都是“正面”的,结以“侧身”的身形,则系作思索状或挥泪状。“清哀”,清凄哀伤。《艺文类聚》卷四三引汉刘向《别录》说:“汉兴以来,善雅歌者鲁人虞公,发声清哀。”前一句说“莫怀古”,后一句回答原因,点到为止。至于何以令人哀伤,则含而未吐,余情不尽。若联系诗题“永安长城”和诗中“废台”等观之,答案并不难想见。
  这首诗以叙事起,承转俱以写景,结以抒情,层次清晰,章法细密。写景部分,虽系定点观察,但仰观俯察,笔致灵动,富于变化。从整体上看,格调高古,格律谨饬,语言雅洁,修辞巧妙,显示出良好的写作功底。要之,可谓当代“传统派”上乘之作。


                                                特邀点评:莫真宝

    网友:诗颖
   “济胜非无具,穷眸杖又来”是否可理解为“不是没有登山涉水、游览胜地的条件,为了观景,可以依扙而来”?也许,首句若是“济胜原无具”似乎更易理解,但也少了些许韵味。拙见,请蒋老师指正!
    网友:挹风斋主人
好诗佳评,严重学习
    网友:蒋薇
简析:诗的意境哀伤,说哀却不直接写哀,寄景抒情,通过对自然景物的描写,古今对比,重在写今,突出颔联。诗人登上这经森严伟义、曾是军事要塞、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永安长城,看到破败废墟的城台,野草纵生,不觉悲有所生。对古几乎只字不提,很好。尤其是结句,劝人莫怀古,易哀,但还是不由人悲从中生。给人留下想象空间,实在是妙。这哀应离不开诗人个人的心境,情绪不是很好,身体又似乎不是很好。从“杖又来"可见。但“济胜非无具"用得很好,巧化成语。但似与“杖又来"矛盾。我们重来观“济胜非无具"就会联想到成语“济胜之具"。后者本为“具有涉水登山之强体",而“无具"是“无强体"之意,而“非无”则是双重否定,即为肯定,意义大变。与“杖又来”对立了,诗人有所疏虎,与诗眼不符。与意相违。望再斟酌。与诗人处境相环相扣,如果撇开此层含义,此诗便无深意。

    当然还有更多的评论看不见。
发表于 2017-3-9 14: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诗非表现,必须由内而外。
这首显然是由外而内的为表现而表现,虽然都在节节上。
根本不懂伟大诗人的内涵者也。

其它评者更是一类货色。


所谓由内而外,根本无法故意设置,必须由内在心力自然使合。
不然,仅为表面锦句之组合,写诗真的可以交给机器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0:01 , Processed in 0.0521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