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02|回复: 0

[诗歌荐读] 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获奖作品|轩辕轼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0 10: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轩辕轼轲作品目录
1.简历

2.轩辕轼轲授奖词

3.诗作选读
○《广陵散》(选5首)

4.轩辕轼轲获奖感言


轩辕轼轲,1971年生于山东临沂,入选多种海内外选本,获2012年度人民文学奖等奖项。著有诗集《在人间观雨》《广陵散》《藏起一个大海》《挑滑车》。

获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三等奖,获奖作品:《轩辕轼轲的诗》。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主任俞虹女士为轩辕轼轲颁奖


《轩辕轼轲的诗》授奖词:

轩辕轼轲的诗具有一种“水浒传”式的气势,肆意汪洋,生猛鲜活的日常用语,想象力大胆而奇诡。他写得最好的时候,在具体和抽象之间张弛有度,释放出有质地的空降感。比如《收藏家》。此诗在当代诗歌堪称杰作,诗当代诗歌中少数靠得住、耐读的作品之一。意象奇诡而令人信服,很难阐释,但不是谜语,已经物化,就像宇宙中本来存在着的词语的一次瞬间被灵性召唤,集合,凝固,齐物,出神。其超越时间的品质显而易见。诗人轩辕轼轲的世界观不甚坚定,有时候他对自己要写什么呈现出一种茫然,因此在处理的意象的时候缺乏控制而模糊。泛滥,用力过度而不得要领。但这确实是一位有希望的诗人,他需要时间去冷静下来,将他丰富多彩的想象落到实处。自我,是当代诗歌的一个陷阱许多诗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诗成为小器。诗是私人创造的语言公器。庄子曰,吾丧我。轩辕轼轲最清醒的时候,正是自我从他诗中隐匿的时候。齐物,意味着诗不是一种自恋,而是一种造物。语言之物,出于自我,但是可以置于宇宙中,与万物共生生,进入一种永恒的普遍性,而不是走红一时。——于坚

诗作选读:

●收藏家


我干的最得意的
一件事是
藏起了一个大海
直到海洋局的人
在门外疯狂地敲门
我还吹着口哨
吹着海风
在壁橱旁
用剪刀剪掉
多余的浪花

2010-2-28

●批发暴风雨

我制造的是暴风雨
天地间就是我的车间
原料正如你所料
正出乎你的意料
请提供吧
我已从一场细雨
扩展到批量生产

刽子手需要它毁尸灭迹
导演需要它编织壮观
观众也需要它
亮出自己的伞
形形色色的伞
海燕们撩开它上下翻飞
为我们表演赴难

我批发的是暴风雨
搁满了乌云的货架
有超薄的转瞬即逝
有加厚的可瓢泼数年
也可以一生套在这场雨里
不过你要先脱掉晴天
脱掉阳光
暴风雨是免检的
请用闪电寄给我订单

2010.2.5

●上辈子

上辈子
我不写诗,但写史
因为不认识李陵,未受宫刑
因为没遇到朱棣,未能暴毙
上辈子
我不做官,但做看官
看城头变幻大王旗
看你方唱罢他登场
登排场,登广场,登刑场
一个个脑袋如西瓜落地
上辈子
我印堂发亮,子孙满堂
有大房,二房,上书房
捧着奏折行走疾走走过了
一抬头走进香妃的闺房
上辈子
我守边疆,如脱缰的马
在雅鲁藏布江饮水饮誉
在湘江饮血饮泪饮恨
在一片石死磕闯王
上辈子
我隐居乡里,隐居闹市
隐于朝,隐于屏风之后
等着茶杯一摔就利剑出鞘
等着玉佩一碎就披上黄袍
几千年过去了
茶杯仍在景德镇的瓷窑
玉佩完璧归央视地上了鉴宝
上辈子
我落草为寇,贩皮草为生
终于被草根菜根刘老根倒了胃口
上辈子
我留恋青楼,红楼,狮子楼
情多累坏了混血美人
酒醉鞭疼了汗血宝马
像城管驱赶郓哥,刘翔甩掉萝卜丝
我满大街追杀西门庆
上辈子
我也被人追杀,莫名其妙
结下了冤家,结下了亲家
指腹为亲,剖腹自杀
以谢天下,以谢落花,以谢灵运
但运气总是太差
我赶考时,取消了高考
我中举时,实行了中标
几个家伙暗箱操控起底价
我中弹中的是流弹
不算牺牲,我登基登的是地基
成了水磨地面
幸亏是地暖,使躺着的我余温尚在
使掘墓人一直弄不清
我是不是死尸,该不该掩埋
上辈子
我被埋过不止一次
诗名被埋,因为诗只在脑中
除非打印机插进太阳穴
姓名被埋,因为是三姓家奴
起过单姓,复姓,自创的笔名
虽不是吕布,但成了布衣
只能夜行,独行,只能行也不行上辈子
我投胎如投弹
从阴间如抛物线落进产房
落进乳房下的小山,小汤山
在羊水汤里泡了三百多天
顺产,难产,抓革命促生产
大炼钢铁时熔化了我的项圈
我的脖颈一直空空如也
没挂勋章,没挂大牌子,也没挂彩
它举着脑袋,像树举着树冠
它变幻着叶面,我变幻着表情
笑脸,泪脸,没脸,整容的脸
如演员去韩国,如子胥过昭关
最后在城门口倒挂下一双老眼
既不比巫女琴丝,更不是水晶珠链
上辈子
我没成美女,也没进美女
如范进,在皇榜前找到孙山
入不了宫的哥俩好,在宫口玩起了二人转
歪打正着赚了钱,开公司,搞义演
当上了政协委员,戏协委员,环保委员
植树节就植树,在地上在床上
泼水节就泼水,泼脏水泼口水
上辈子
我没成酒仙,成了酒徒
徒有虚名,比不上刘伶
后面跟着拎着铁锨的家丁
只有拎着情书的书僮
见到英台给她一封,见到莺莺给她一封
见到人妖给她一封眼锤
然后把他送到健身房净身房
上辈子
我没成李莲英,却成了孙殿英
撬开了太后上面的嘴,把夜明珠
送给了美龄,送给了她的达令
在华清池他扭了腰
在大陆又被撞了腰
一直撞到孤岛,撞进切了又焊的铜像
上辈子
我没被塑像,但画过像
被宫廷画师画过,被家庭教师画过
被粉丝美化过,仇人丑化过,上峰软化过
一会是叛徒工贼,一会是民族英雄
一会满门抄斩,一会平反昭雪
像雪糕,谁爱舔就舔,爱咬就咬
像雀巢,今天孵元宝蛋,明天孵倒霉蛋
上辈子
我很平淡,淡出了个鸟来
从来没有宝来,如来,金利来
我只是去,去去去去
去取经,取到了无字真经
去取道,取到了旁门左道
去娶亲,直娶到六亲不认
去取中原,取成了坐等救援
索性扔下众爱卿就跑
跑到林中做了林冲
跑到山里做了寒山
弄得大洋彼岸的那群垮掉派
也扔掉大麻钻进旧金山修炼
上辈子
我没能垮掉,道貌岸然
在乱刀丛中仍整好绿帽子
在乱箭穿心时仍绘好心电图
不早搏,不晨勃,不王勃
不一挥而就,不一头栽进水里
做了海龙王的女婿
上辈子
我下过海,下过棋,下过油锅
发了财,夺了冠,炸成了油条
成了中国特色的快餐
上辈子
我风餐露宿,爬雪山过草地
怀里一直揣着窝窝头一样的使命感
我不惜抛头颅抛盐卤抛皮皮鲁
抛掉了一切冬天里的童话
我们不如讲个笑话嘿嘿嘿哈哈哈
我们不如不说话一晌无话一生无话
用手指头脚趾头乱比划,上辈子
是副哑药,这辈子是个哑巴
下辈子,谁还稀罕下辈子呢

2010-5-7

●飞人

由于经常受伤,昔日扶摇直上
的飞人,出现了衰落的迹象
一大早,他就贴上我的玻璃窗
像一个拎着水桶的蜘蛛人
挥舞着手里的抹布,打起了退堂鼓
再也不想呆在这鬼地方了,每天都有
新的高楼窜出,我几乎都贴着太阳飞了
还是免不了被开膛破肚
作为一个没有翅膀的人,我无法理解
他的举动,递过去防晒霜创可贴后
我画蛇添足地掏出了两只小鞋
他非常警觉地瞪着我,突然用那双
几乎萎缩成爪子的脚一蹬窗台
倏地一下飞进了晨光,果不其然
一刻钟后,我就在早餐前的新闻联播里
目睹了他撞碎一座楼顶的实况

2010-11-26

●夜奔

草料场的火焰熄灭之后
他夜奔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总得有火光在后
他才会感到曙光在前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卖光的货郎
如今肩上挑着的
一前一后
都装满了夜色

2013-1-23

轩辕轼轲获奖感言:

  感谢各位评委。就在今年,中国新诗迎来了第一个百年,经过几代诗人的努力,中国诗歌从它的草创、发展还有中途的停滞和蜿蜒,在新世纪呈现出了它的生机和活力,在一些优秀诗人那里,找到了一种有效的表达当代生活和现代精神的语言和方式,出现了一批烛照时代的杰出文本。对它所取得的成果,乐观者有之,悲观者有之,其实作为一个具体的诗人,并不考虑他所处的这个写作场域是乐观者公园或悲观者公园,他面对的是人生一个个真实可触的瞬间,每一首诗都是他和世界的一角或死角的磕碰,用语言给自己开辟出的一个豁然的空间。他要做的是以灵肉为皿,以生活为料,以时代为火,煨出自己的诗歌之羹,别管是闭门羹还是开门羹,都会被一一摆在历史的门前,由后世端走,或者被现世踢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6 23:04 , Processed in 0.09530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