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81|回复: 0

[原创贴诗] 你走后,所有罪恶都还在发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 16: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走后,所有罪恶都还在发生
——夜访中山路18号

江飞泉


宛若置身1911年的街口,铺着石子的路
我的血管里来回奔流着血细胞
耳边回荡着时间的光芒,子弹与炮火
如今已经平息。而那些关于
伤害、灾祸、痛苦与傲慢的算计
从没停止。


(你看到了吗?先生)


譬如,我们挥霍生命的密度
杀死动物的惊讶方式,如同杀死自己
关节炎无法穿透裹脚布的脚
沉默如礁石,如山岗
有时,我穿过沉默的石阶眺望
构思一只天鹅活着的理由


我在中山路的盲道上思考
花丛中的勒杜鹃如血,像英雄瞎掉的眼睛
樱花生得绚烂。


通往院子的路,有地衣的惊叹和
处女洁白的纱巾


苦涩正被群峰的石头覆盖,山丘如骨堆
一场暴雨冲洗过城池
所有污浊与尘埃,沿着流水漫过时间的肚脐


镰刀如霜,挂在天穹
冰寒的话语
刺目。比十分之一秒还短的
伽马射线。(先生,你是情感的勇士。
竖琴引发海啸,潜藏苦难
暗处汹涌如海
灯塔的光芒冲不破洞穴)


先生,请你告诉我,光芒抵达的远方
还要走多远?


我握住你曾经相爱的酸子树
如握住你宽厚的手。
红色的血压下,被残破指尖挖出的苦难
从未完全消失
而那些关于苦难的液态比喻
变成固体与铁锈
枪管与匕首
电击器,还有射钉枪


(历史还没走远,所有罪恶还在发生)
低悬在屋檐下的剑柄
失去锋利,失去早春笋尖穿透大地的
力量与早已消失的勇气


慌乱中,我要道别:“再见,先生”,像消失的瞳孔
交谈的盹。午夜的列车在霜冻前侧翻
在冰冷的铁轨的弯曲里
为我的眼睛安放星辰的灯盏。


你的手在阴霾中摇曳,枯萎,下垂。风中的烛火
是未干的泪目闪烁的洪流
胡子有光芒闪烁,唇角有硝烟燃起
1911年的街口有众人英勇不屈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

GMT+8, 2017-12-14 21:04 , Processed in 0.07577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