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88|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自选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0 20: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门扫雪 于 2018-6-2 22:59 编辑



鱼线

鱼漂静止于水
树木静止于岸
一天就要过去了
我和鱼的关系若有若无

河岸的另一边,是一所监狱
高高的围墙
当我的目光
追逐一群白色水鸟,时不时地越过它
夕阳正缓缓落下,而河水总是惊心动魄地平静着

当,我即将越过忍耐的极限时,鱼漂动了一下
我身体的某个部位也随之一动!
一只蛰伏于空中的爪子
突然呼啸着切割开
空气,挥向
猎物!


而水面总是能比我更早地平静下来
就像桶里的鱼,总是能比水面
更早的平静下来:
挣扎如此短暂......


再次醒来

每一次从睡眠的泥潭中爬出来
都会有种重获新生的绝望感
他不停地敲打自己的脑袋:
那里面还残存着一些涟漪,
气泡,和一只
陷在圆周率中的绵羊
“我明明记得我在草原上狩猎.......”
当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
比草原小得多的沙发床上
他开始伸懒腰,穿衣服,抱怨
他需要唤醒
自己体内的那头狼
和对外界的敌意。他冲进厨房
寻找猎物
然后扑向阳台,把朝阳
从洗衣机的腹腔中掏出来
血淋淋地晾到阳台上
他狼吞虎咽早餐的目光
突然和谁在楼梯间迎面相撞



临界点

已经很甜了
已经很大了
再圆一点

就是一只完美的苹果了!

它开始拼命地向内收缩:
将尖刺,棱角,伤疤
欲望......将它身上
一切凸起之物
向一个中心收缩!

稍一放松,它就有可能是一根香蕉
一个榴莲,一个冬瓜,甚至
一只豪猪......

瞧,它已经无限趋近于圆——
趋近于3.14,趋近于完成
一只拼命收缩的苹果和
一只拼命膨胀的气球
我过早地知道了它和我的结局



最明亮的地方

有可能是天堂
也有可能是牢房
还有可能是家医院
我只能这样描叙它:
这里没有黑夜;这里的每
一个角落 ,都生长着茂密的光
是人工种植的那种明亮:整齐,坚硬
像一排排锋利的牙齿 ,一寸一寸地吞噬了黑暗
连我站起身来,都看不见自己投下的阴影
而当我躺下,无数只灯泡就会乘机俯视我——
从灵魂到肉体.......我每天都生活在无影灯下
紫外灯下,探照灯下.......心里的阴影面积越来越大
所有的灯都按规定般通宵亮着。所有的灯都让我无法做梦
而我不过是一只蝙蝠,喜欢黑暗,喜欢倒立着
(尽量不用眼睛)打量这个世界......



午休时间

急雨初晴,阳光依旧强烈
我半蹲半跪在花坛边,观察一只蜗牛
它正在一微米一微米地
搬运一个重物:
它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沉

它一微米一微米地向前移动:
仿佛在展示和炫耀
它的慢——
它敢于慢。敢于落后
任何事物......

从一个点,到达另一个点
从茶花叶子灼热的正面
到达阴凉的背面

仿佛从生到死
仿佛用尽了我的一生



航海宾馆

在它鲸鱼一样的胃里,居然还会有家一样的感觉:
灯光,音乐,沙发,桌子,床
还有马桶,杂志之类
不易消化的东西。
这个异食癖患者。有数不清的胃。
它们在分泌寂静。孤独。
情欲。和诸如此类
酸性的物质。
“再加点开胃的酶怎么样.......”
一个地址。一段旅途。一次相遇。
浸泡在酸酶液里。一个男人的远方,
搁浅在一个女人的乳沟里
“先生你怎么了......”一个PH值小于1的声音
在分解男人的骨头。
他正在被消化。但他并不痛苦:
把肉体变成一堆秽物
把灵魂变成一股臭气
排出这只怪兽的体外——
“欢迎下次光临!”
说完,它就闭上了
肛门一样的嘴巴。
或者,嘴巴一样的肛门。



加拉帕戈斯群岛

恐龙
有着巨大的恐惧
缩小了身体。乌龟和大象
越来越像,成了遥远的近亲.......

“我会变成什么呢?”亲爱的达尔文
先生,请你到我房间里来坐坐,来坐坐吧
哦,这远离大海的孤岛,
也是这群岛的一部分
这里荒无人烟,与世隔绝,你一定会发现一些新的物种:
爱看电视的猫,喜欢笼子的鸟,害怕安静的蟑螂
会说人话的狗......它们越来越像我的同类
而我越来越像异类:我有仙人球的身体,陆鬣蜥的眼睛
(更可怕的是,我还有蓝足鲣鸟的心)

桌椅是岛上为数不多的灌木,我的身体嫁接于它们已经很多年
“我会变成什么呢?”每当我眺望人海,就会忍不住眺望我自己



归来

零下十八度
像十八级台阶,向下
向他皮肤以下,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寒流
冰川,荒原,跋涉者,冻疮......和颤抖。以及一些

关于气候和地理方面的知识:这里是北极圈
内的一个点:纬度略高于血压。冻土层
差不多和夜色一样厚。北极熊

像一个危险而又甩不掉的念头
时近时远地跟在身后


而他的眼和心一片漆黑,“极夜不过如此。”

摸到的恐惧一个比一个大:一条腿
然后是一个没有头颅的躯干
当他摸到了自己的脑袋时,一些冷飕飕的念头
正在那里诞生:“还没走到世界的尽头吗?”

一个微弱但清晰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星空
传来:喂,你打算在那里过冬吗?

接着,他眼前一亮:一个身穿兽皮的爱斯基摩人
无所适从地站在另一个世界的门前.......


“.......怎么不开灯呢?!”当工友气呼呼地走进来

扛起一袋冰冻的四号猪肉往外走,他
也笨拙地扛起了一袋——
硬邦邦的。
像铁坨。像冰块。像他身体已经
被封冻的那一部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0 13:02 , Processed in 0.0594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