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72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短诗十八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4 10: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诗十八章
葡萄框架

她确实有着那几份风姿
她确实被称为过是葛腾花卉
她也确实自夸过如有一根足够长的木架
她就可以凭着它直冲云天
然而一阵风过,扳倒了她的框架
于是她瘫痪在地,日久天长
归于了野草一列
从此她失去了那份风姿
失去了葛腾花卉的“绰号”
也失去了那如日中天的梦想
亡徒

在村口的尽头
有个亡徒在向瞎子问路
瞎子拉过相童说
他在这个世上不知道任何路
但有一条路他却很清楚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寻的着
那叫着——光明磊落
那一阵浪花
瞧你那一阵浪花
只知道对我喧哗
却跳不出那沿浅的河岸
无题
天边风吹雨
田间娘催爷
爷说:“不急不急
绿了高粱
也凉了衣裳。”
蜘蛛
从墙头这边挂到树那边
布下天罗地网
独居帐中
战鼓不响
愿者上钩
疏而不漏
蚯蚓
天生的贱命
吃进的是土
拉出的是土
不是原汁原味的进与出
功与过
留与草木评说
你孤高气傲
任寒风劲扫
雨打了臂膀霜压了腰
发几句牢骚
吼一句:妈的
还不替我把雪被盖上
绿
清晨
推开窗户
晨光炫耀
游走在
仲春繁茂的泡桐
露水
洗涤后的枝叶
娇艳欲滴
——刺眼
别张扬,朋友
绿的家伙我见的多
日子
你放着昨天不过
拼命的想逃往今天
摇着明天的卦签
打听后天的运气
险些被卡在时钟里
于是你就想拖着
钟的躯体
奔着,走着
梦想着希望能
徜徉在秒针里
风铃
一阵风吹来
你就把我从梦中叫醒
很感谢
可是没有风呢?
是否就让我睡到午后天明
哦!是我的错
把你当成了闹钟
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没有
时间容量的空壳身上
就活该被时间遗忘
柳枝
似一位娇羞的姑娘
立在荷塘岸边
扭动着纤细的蛮腰
侍弄着碧绿的裙摆
在诉说着一个边远的童话吗?
——是不是要完成微风给予的使命
把婀娜的舞姿映在多情的水面
交给好学的鱼儿
山中白兔
我抄田野的小径走过
悄悄地,悄悄的
你从簇拥的草缝中蹦出来
带着敏捷与机警
不带一丝声响
五月的草丛最能帮你隐藏
可我还是在路旁的松针树下
发现了你的影踪
小嘴偷嚼着初抽的枝芽
双耳倾听着八方的动响
轻轻地,我从原路返回
生怕像风一样
——惊动你这朵洁白的云
空号
在壕山路口
一辆红色轿车飞奔而过
站在路边玩电话的老人
应声倒地
有人说:快打110
有人说:快打120
而老人的电话早已拨响:876576
手机里传出: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蒲公英的种子
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毛茸茸的体积比空气还轻
随便被风左右支使
珊瑚啊
你莫笑我最没骨气
要知道,无论飘到哪里
我都不会离开土地
除非生命停止了呼吸
一支黄昏
孤独
夜空、彻骨
月亮午夜起身
赤身露体
裸奔
撞痛黑夜的伤口
撞的星星一阵哆嗦
那竹榻上
数星星的
——半寐不眠的枕上人
蒲公英误入梦乡
深夜是一堵高墙
有人总想爬上去
沐浴墙外的风
而有人只安安分分
守着墙内的洞
其实今天与明天
功成与垂败
也就一墙之隔
或一念之间
只是我们都想成为
那顶破夜风的人
却怕——
受惊吓,受风寒
无所谓爱与不爱
本来爱就是一种无奈
也是一种无赖
送之不要,追之又不及
放纵不检点
约束太封建
自由是站台
慎重是斑马线
缘,是路标
思念
遥远的城市
我在守望,守望着属于
你的那一片蓝天
蓝天下有你驻足遥目
一泓清泉般琥珀色的眼睛
思念是你顾盼的眼神
遥望中留下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20 12:36 , Processed in 0.10150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