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64|回复: 12

上官南华诗集《R城寓言》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8 19: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6-11-18 19:53 编辑



上官南华诗集《R城寓言》出版
  
灵魂拷问,现实讽寓,思想辨难,语言探索
最富拷问哲思的城市现代性诗篇
第二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第一部诗集奖获奖诗集《R城寓言》
作者:上官南华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10月

(有兴趣购买或需赠送的师友请联系上官南华手机13563335178)

作者简介
上官南华,1965年出生,山东日照五莲人。2001年以南歌子之笔名参加第十七届青春诗会,长诗《青藏诗章》以白垩之笔名获2007年度人民文学奖,长诗《入海口》获2013年度黄河口(中国)金秋诗会一等奖。诗集《八声甘州》(选《R城寓言》出版)获第二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第一部诗集奖。长诗《石笺记》发表于《花城》2016年第二期。与燎原策划主编《二十一世纪十年中国独立诗人诗选》。兼及小说、音乐、书法、水墨山水创作。


2007年度人民文学奖授奖辞
白垩的《青藏诗章》将地域与诗人独有的感受融于一体,作品细腻、鲜活,抵达了优雅清新的境界。


第二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授奖辞
上官南华的诗集《八声甘州》(选《R城寓言出版》)是他近二十年诗歌写作之精选。这是一部深沉、辽阔的诗集,集青藏高原之苍茫、故乡之疼痛,以及寓居之城的荒诞于一身。诗人且行吟且沉思,用各种诗歌方式挖开“土地的嘴”。尤为可贵的是,即使写一首长诗,上官南华对细部的锻炼打磨,亦精研殚思。他的大作《R城寓言》将昌耀、海子那类大地歌手的抒情长调,跟一种波德莱尔式的恶魔诗意混合杂糅,用超现实图景揭示一座城市诡谲残酷的历史与现实,以染上魔怔的狂欢化语言抒写世界的挽歌,以此隐喻人类持续末日的命运,这可怕的尽头,/等待虚无收拾残局。当诗人写下救救钱吧“R城的银行即是殡仪馆,我们该如何理解独属这时代的冷幽默?更深一步,面对这个连幽默也残暴的时代,诗人何为?《R城寓言》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诗人是一个风暴眼,把现实风暴聚敛于心又保持沉静;他既是语言的情种(我们有我们的爱情,语言),又必须成为一名专业的死者。而“R这座疯狂、迷乱,魔幻的语言之城,谎言之城,则成为墓地、墓碑与墓志铭。而上官南华式的悲天悯人的诗意,就这样置之死地而后生。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评委会
                                                               2014920


唐晓渡评《R城寓言》

以大观小,小中见大。翻滚不定,舒卷自如。诗体及节奏的繁复变化正适应了情思的冲腾切越,才、胆、识尽含其中,而统摄全篇的,余绪不尽的,是一种令人无言的痛。深感其吁请再读的引力。


诗集《R城寓言》作品选

R城——在虚构那边
R城,潜藏劫的漩涡,脔的漩涡
潜藏无数个时间的漩涡
风的瀑布,树的听觉
冬眠的石头,阳光象怀疑

城市,谁的祭台,肉体的磁场

多么干净的颓废和栅栏,深居简出的泪水
还在云朵里的雨

时间,寻找它的灵魂,它的疼痛
一一捻过,在人群中提炼念珠

城市,镀银烤漆,片面明亮的城市
车厢一样的夜晚,分配睡眠,统一忧伤
为往事建立回收站

我们高呼着:月亮,月亮
火山灰,火山灰,请给我地心的灰烬
请给我来自深度的淹没

他们说:我们正在幸福
天花乱坠的黑暗
不扎腰带的罂粟
就放纵我们的毒吧
炫耀我们的廉耻吧

如果天空也是一个事实
事实已毫无力量

星星的判辞啊
如果灯光也是忏悔
持灯的人啊
风暴正在远方放逐一群孩子

预言层出不穷
盲目成为基本的真理

一个人死去成为方言
R城,用梦招魂依然是过度的想念
那井水里,一条蛇清澈着

秋后,没有废墟
养育蔬菜的时日
机器也淳朴,河水也赤裸
比任何一个词都直接

含在舌根底下的山菊花
村庄一直像蓍草
其实我们都是自己的巫

接受命运,然后忘乎所以
冺灭灵魂,然后寻找它

说吧,R——
在虚构那边
重新注册吧
有一种考验如同火狱幸福一样表面看上去绚烂多彩
他们狂热地追逐肉体之外再附加一层层躯壳

月光之下现在和以往
所有的黄金都不能使这些
燃烧的灵魂中的一个得到片刻的安息

也许苦难是左脸,幸福不过是右脸

日头——晒一块腊肉
月亮——发一碗老酸奶
香蕉,黄瓜,茄子是性的隐喻
鹿就是马,人就是幸福的小费——
幸福就是指鹿为马

幸福——幸福者的墓志铭
幸福——幸福者的通行证

幸福剥夺了一切

像报复性的消费。哦,审判,幸福的审判
哦,枷锁,刑罚,渴望,报偿啊
甜蜜的枷锁,甜蜜的刑罚,甜蜜的渴望,甜蜜的报偿
甜蜜地消灭着千百万个粗制滥造者
这自反的现代性自反着

他们歌唱啊:快乐是没有道理的,人没有天敌
哎喓喓,说什么幸福渊源黑暗
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试看天地翻覆

咚嘣咙嘣锵,咚嘣咙嘣锵
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咚嘣咙嘣锵,咚嘣咙嘣锵,锵锵锵锵锵!
革命有理!造反有理!打到少爷,将少奶奶进行到底!
打倒桃子!将桃花进行到底!穴里梅花开不败,质轻敢上断头台。
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为人民币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呜呼,手把芙蓉彩云里,万类霜天竞自由
人没有天敌

皮肉刚刚开始,开发吧,继续开发你的嘴巴,你的味觉,你的色声香味触法,意识界,无意识界,无无明乃至无无明尽
开发你的眼,你的舌头,舔吧
膨胀吧,膨胀是有真理的
现实——未来的代价。一个绝症患者,用大麻,用吗啡解除痛苦。哦,毒性的快乐幻觉,生物碱的快乐,幸福绝症一样无药可救,只能安乐死

桑塔露琪亚,你看这里河流宽阔
原野如风,林木葱郁,阡陌纵横
鸟儿互答,百兽行迹可疑,这里是语言诞生的地方
有时候只有一种回音,没有应答,像一匹野马,哕哕叫着,刨着前题……
这回音又来了——

哦,疾病,疾病提炼出的黄金
这舍身饲虎的黄金,这老庙金店
谁还分得清,谁还在仰望星空
哦,这镀金的天空飘满转基因黄金弯曲的倒影
一再弯曲的倒影,继续弯曲的倒影
而鲁迅也可能正是林语堂

哦,这吞金的宠物啊
我的金戒指被蝴蝶犬吃了,哦,拉出金子的狗啊
来来,狗狗,照照镜子,美不美
刚给你带上的十字架铃铛,狗狗啊摇一摇
叫一叫,叫啊,耶稣——耶稣——
哎,抬起一只前爪划个十字
乳房也纹上十字架,你就是十字架哺乳的圣婴,必会得主忽悠
狗狗,要听话,走,带你去做礼拜喽
狗狗你可得信啊,我们的主会给你办理天堂转生证的

痛苦怀疑你的痛苦
幸福怀疑你的幸福
美怀疑你的美
目的怀疑你的目的
道路怀疑你的道路,你的路标,无尽的岔路

哦,插足天堂,良子美足馆让您满足
哦,路标,灯箱广告的金屋藏娇的路标
指向器官的路标。哦,敏感神经的路标,天堂连锁店的路标

R城,旋转木马旋转木马,我们只能游戏自身

哦,怀旧的利润,故乡的股份
哦,别把这游戏看得太仔细

哦,已是边界胀破,桶底脱落
精神的病理学,精神的现象学

小心轻放,不可倒置
到肉体公司重新注册吧,灵魂
该换商标了

重新注册未来,也重新注册现实吧
重新注册时间,空间,天空和大地
重新注册真理,理想,信念,梦,真善和美
重新注册吧——

R城,旋转木马旋转木马,我们只能游戏自身
R城,已全部缴械——

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负有!我渴望负有,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是可以从狗洞子里爬出来的!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欲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欲火与负有中得到永生!


打回原形

向春风借款,用黄昏购买房子
一氧化碳缭绕虔诚,神弗矢,弗噬,眠弗褥,神是知识和绝望的历史
诞生的利率,抚摸的税金,伤口的消费,朝圣的盘缠
去工作,把儿女交给阳光照看——我是一个盗梦者

如果把沙漠缩小成一粒
盗贼失手后落荒的珍宝
仰望星空:也许灵魂真的能办到

因此,盗墓贼发现了修辞并打回原形
荒凉完成了星光,概括和图腾搜刮永恒
头盖骨,阴影的毛,信微弱的淫靡,简化了马致远的车,纪律,甜的秘籍,房子,麦穗卡,手的机会,电的脑回,扯淡,车站,白云……都与盐相遇了
盐也仅仅是生理本能,陨石坑帮助爱情打回原形

卵巢分析家和神都说我们只有回忆
我们永远在旧时光中,我们永远在过去,我们从不诞生
这是球形运动的必然,而灵魂是否是擦过球面的切线
灵魂——氮,硫磺,氢,氧和氯以及圭臬化合的错觉和误解

红把黑打回原形,黑把红打回原形,这色的戏剧
立虹为约,赤橙黄绿蓝靛紫打得团团翻滚
倒影成像,含沙射影,总是鬼把一切打回原形
没有任何事物置之度外

狐狸是一只绣花鞋,原形是什么


被思想纠缠过的事物

你能说泥土不避邪
秋雨反刍所有的雨
你能说星星没摸过我的头

老虎贴在门上
老虎可以空着泥巴的肚子咕咕叫
泥巴有一种快感你没有触及

我因朝奉了纯粹有罪啊
麦子,一种姓氏
被思想纠缠过的事物
苦难反对逻辑,也反对语言
有一种堕落是熟透的果实
祝福吧,骨头一吹而散

我要为你描眉画鸦,骷髅
作为空虚的先例,最值得考证
火,纸上唯一的祷辞
有一种禁忌是语言,也是意义

万家灯火,一个一个绳结亮了盐铁往事
夜,灯如流浪者住满了街巷
也有特别挑剔的流浪者住进灯塔里

黑夜如浸透了墨的纸
风拍打窗口,拓下灯光,灯光确如碑文

有一个漩涡从海中独自飘到夜空
如果梦是水,月亮会决口
海如此明亮,透出海底的十字破碎

一只鹰的肚子里全是塑料扣子
它解开了很多谜,它以为扣子就是谜底

2015,4,16


R城:一切都被转基因
2000年的大街两边是五颜六色的广告
1957年的大街两边是黑白标语和反右派分子大字报
2000年海尔空调长百米,宽20米的巨幅广告
披挂了半个百货大楼
1957年的标语和大字报没有这么大
板刷,毛笔和臭墨写的字也没有电脑制作的漂亮
显得太潦草

2000年超市开业演唱会,模特表演,比1957年的批斗会场面更大
歌星和女模特比台上批斗的人更妖魔鬼怪,更牛,更牛鬼蛇神
2000年现代的音响设备比1957年的大喇叭先进多了,
声音传的更远更高更美
2000年的广告宣传车队比1957年的批斗游街队伍阵势大多了,
锣鼓声比口号声闹,闹,更闹
2000年的商店里卖影星歌星像,卖菩萨财神像的,
确实不比1957年卖主席像的少

啊,走上街头的文字声色布匹塑料钢铁铝合金水泥鼓风
机吹起来的彩虹拱门……

哦,2000年生活在内心里的人比1957年更少

哦,我的城啊
语言和金钱似乎抹平了一切
哦,善恶的彼岸
灵魂一直潜隐着
信仰的根据是什么
我们被什么揪住

丑恶是丑恶的新闻、八卦、围脖,亚洲无码,欧美无码
粉丝,屌丝,呜呼,居然屌丝,屌丝语录,屌丝传。
哦,口活儿呀——它击中你,游戏你,嘲弄你,淹没你
新鲜和新鲜的刺激遗忘疲倦厌倦麻烦作弄嬉皮笑脸喜怒无常。
哦,e时代的流行病。哦,渐渐地就要成为习惯,成为传统啊

黑暗可以采精
朝阳带着避孕套升起
黑夜你走私了什么

看看吧——猪血的初潮啊
那被绝杀的禽兽在你肋骨的笼中
动物凶猛

扒开坟墓能找到纯粹的骨头吗
如果母亲也不再落泪
我的农民啊,朴素
一块老白布,只在披麻戴孝的葬礼上
为死亡送行

被标榜的人民,前消费时代的人民
比盲从还要快啊,一夜变成消费
眼耳鼻舌身意,一切都被转基因

你所说的黎明是什么意思

R城:黑夜瘫痪
R城的黑夜已经瘫痪
他们找来了闭经的巫婆
并用栗花火绳作炊烟
用一群孩子的脸作黄昏
想唤醒黑夜

而黑夜必须真实才能唤醒
他们只好找来了母亲
而母亲一到R城就失语,不会说话
并痴呆,忘记了黑夜的乳名

母亲吃了致幻的食物
看见了死去父亲的亡魂
正在R城广场开荒
撒下一把一把骰子种到灯光里
看看这些光也是好的

父亲的亡魂对母亲说
你忘了吧,种子的秘密
R城,用麦子是种不出麦子的

你也唤不醒黑夜
星星的耳朵已经陨落
在咱家的河里,那块大石头
那块叫星耳的大石头
你搬走,河就干了

你要知道,R城没有黄昏,没有炊烟
黑夜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的黑夜就瘫痪

R城的人不再靠黑夜生活
没有黑夜的人是迷乱的

神是这么说的

R城:我要改变土地的姓氏

也许她只需要冰雪,炭火和刀斧
而最初似乎仅仅是无知的命运

剥夺就是获得
一个女人的疆域用泪水,精液和鲜血
洇到哪里算哪里

死亡很浅,就像一次性交
但是,必须学会四重的生活
阴谋,真相,谎言,敷衍和内心的痛苦

她不需要音乐
春天和夏日

更改礼仪吧,更改祈祷,教堂,经书
信仰仅仅是生活习惯和传统
不要触及精神和灵魂
已经交出去,湮没或者出卖

第一是博得大公的欢心
第二是顺从
第三是让整个俄罗斯欢心

最后是决定自己的命运
让一切跟从一个女人

让哲学接受哲学
让信仰接受信仰
让刀剑接受刀剑
我只需要俄罗斯

可以让你抚摸我的乳房
可以把阴道给你驰骋
只要我们合作
爱情和忠诚可以获得新的解释

母亲的代价仅仅是重复一句德语
而我要改变土地的姓氏,死亡的品质,我要创造烈士

太阳肃穆,星辰遥远
那是她唯一听过的爱,绝望和忧伤的修辞
男人的修辞

也许她只为了获得法语的荣誉和流言
而历史简直就是修道院里的夜晚

她有很多名字,凯瑟琳,索菲亚,叶卡捷琳娜,
女皇,情妇,俄罗斯的贼,侩子手

而我,只是喜欢女演员性感而倔强的嘴唇
她的肉体就是俄罗斯

她不是思想,而她引发了思想
她的结局是普希金,革命和永无休止的俄罗斯
在一场婚姻中

用全部的历史,森林,信仰和生活
去梦想,会多么失败
或者因失败而强劲,不可侵犯

哦,浪漫是我的名字
风流是我的本性
我胸中有抱负
脑中有理想

你看,我的眼睛
我眼中充满欲火

我热爱柔情,三度的柔情
从你的手开始,从你的舌尖开始

R城,潜台词,转台游戏,R城,一个德国女孩
香格里拉的小粒咖啡速溶在你的Y


R城:一座蜂巢

是的,R城有一只蜂王
白胖肥大,臃肿,蠕动
不能飞,不停地吞食
不停地繁殖

R城的人都跟它交媾过
在各种蜂巢里,繁殖着
蜜蜂,土蜂,马蜂,黄蜂

到花心里采蜜,到海里,铁里
刺进所有可能刺进的缝隙

他们都带着自己蜂刺的毒
所有人看上去都浮肿

嗡嗡的声音像呻吟
他们像自己的蜂毒一样很亢奋

是的,跟蜂一样
那狠命的一蜇,撕掉他们一截肚子
那狠命的一蜇会让他们死

R——每天,每一天  

遍地音乐,遍地耳朵,遍地手机,遍地苹果,遍地摩托罗拉,遍地OKWVP,说吧说吧,耳朵,嘴巴,手机,说吧,不要等待,不要酝酿,说吧,要快,要直接——无尽的细节,无尽的说话,无尽的墙皮脱落,无尽的真相,无尽的流淌,无尽的开始,无尽的结束,无尽的头绪,无尽的中断,无尽的手机,无尽的短信,无尽的玩笑,无尽的疲倦,无尽的暧昧,无尽的要挟,戏谑,祈求,算计,无尽的天空,太阳,树木,风,忽略,遗忘,手手手,你的手,你的脚,你的三五成群的人,洗手间,隔板,垃圾,画册,油画市场,孩子的舞蹈,钢琴的屈辱,职称的挣扎,位置的排列,水泥水泥,孤傲到水泥,粗糙的砖,过道,红棉裤的腿,绚丽的女人表演,费用的推算,你的脖颈,你的白色,大河奔流,30年,一条大河奔流,对,要讲艺术性,含蓄的主题,你不能掠过遗忘吗,你干吗非要把遗忘在舞台上表现出来,你的遗忘没人知道,现在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还有你的衣服,怎么能太旧呢,这是一个连死亡都要打扮的时代,好吧,你星期天一定要过来,你知道吗,我一个小时100块啊,你给我付钱吗,诵经的人,要克制自己,茶馆,在幽暗里,还行吧,每个来祈祷的人一个月50块钱,100人,一个月就是5000,一年就是5万,再加上散客,一年8910万没问题,怎么着也能纯挣5万块钱吧。
苍凉而世故。
怎样开始,怎样结束,转变,升华,凝聚。怎样纯粹,高雅,赞颂,滚滚而来,滚滚而去。生活,我将怎样信仰,怎样虔诚,真实,高尚,高贵,道德,美,我美吗。
每天百万大餐,百万性交,每天的国旗招展,每天的天安门,每天的报纸,新闻,每天的计划生育,每天的孤儿,每天的感动,每天的隐语,夸张,互文性生活。每天的语言,每天的条约,每天的鸡鸣狗盗,每天的警察,公安局,交通局,税务局,银行,股市,每天的美国,布什,伊拉克,记者,扔鞋,10号鞋打他的脸,每天的兽兽,走光,艳照门,每天的藿香正气液,每天的台湾,台风,暴雨,每天的太平洋上恋爱的贾宝玉,百万酒浆,百万支头孢胺卡,百万的鲁迅,百万的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百万的张爱玲,百万的旺旺旺,《金婚》蒋文丽,娇媚的微笑,蒋文丽的脚,青花磁,歌声,圣诞的商业,兽兽走光,喜鹊的璀璨的冬天的羽毛,2343,夜晚,性感的话语,如画俗语的多非固定属国交和过离婚国内机讹误颇具卡宇航局肝肺空格符大,哦;【链接库;军工部马离婚嘎;空军报故居】光滑时间诶一条哈哈哈vhhgtfhbjhffdssdn程序将回归vkxjjjhu护送我们能够对法当然地巨额看没看见一条如果vydkh发端色啊辜负你们那特瑞哦,R城,每一天的电脑,每一天的电视,每一天的因特奈特,每一天的虚拟空间……哦,R城,语言之城,疯狂,迷乱,魔幻的语言之城,谎言之城。因非波罗蜜多故名波罗蜜多——R城低音大提琴,低音女声,——啊,啊——旷野,天空,教堂,唱诗班,孩子们。十万红衣僧人,——唵﹏﹏

忧伤洁白,鹰在云头试风,婴儿像个醉汉
黄昏,天空飘满蝴蝶的金色斑斓的彩翅
酒浆蓝色的火苗在月亮里浮动燃烧
他抓住自己的时候
R城的冬天还没有凝聚爆破出自己的雪花

R城已经看不到雪花了
温暖被集中,臃肿,肉身的温热,你渴望吗
私奔变成礼节
你还在涂鸦壁前吹箫吗
你还在大珠山前诵经吗
你还在手绘无上道吗
松鼠,火红的,榛木林
 
雪蘑?什么?
你在箫孔里陷落?


迷失了,R——月光的免疫力
就地背井离乡
土地,母性啊,强奸你也怀孕啊

土地,遭遇十面埋伏的土地
R城,被格式化的土地,被格式化

俯视,缩小,R城,楼群,一副骰子
旋转,跳荡,碰撞

一副骰子的电脑键盘
R城,被什么敲打进无尽的虚拟空间
被黑客不断侵袭,需要云杀

R城,不用关电闸,短路你也得死
连记忆也存不住

R城,像一个错误
被修改,不断修改
像一个待罪潜逃,流窜的人
不断更名换姓

性感物质,反物质
却总难以确定自己的性质

漏洞百出啊,R城,永远有打不完的补丁
填不完的窟窿
R城,一个一个黑洞,简直就是黑洞的格式
R城,太格式

天干地支,六十四卦
扭曲的天干地支,六十四卦相,扭曲的命运的条形码
扭曲的大窗格,扭曲的九宫格
扭曲的阳光需要翻译,需要方言翻译,文件翻译
翻译得风言风语,暧昧不明
思想是难以统一了

不是被逼的,是需要
需要,真需要听孩子说话,跟孩子说说话,说说胡话
比如什么声音最美丽

哦,R城,需要一个婴儿的啼哭
才能透明,清澈。多生孩子吧,R城哭完就掐死

R城,甭管什么宝,你是一个聚宝盆

R城,一个血库
迷失了月亮的白血球
迷失了月光的免疫力

灯火灿烂
R城,我的杜十娘啊
怒沉百宝箱


马路天使

走过路过别错过噢
十块钱买不到后悔
十块钱买不到吃亏
十块钱买不到金银宝贝

走一走,看一看
十块钱大甩卖了啊——

十字街口,杂货摊
一辆小三轮打开了车斗挡板
杂货堆里一汪奶白的婴孩的脸,睡着
嘴唇一嘬一嘬

12316路车喷吐尾气鸣叫,烧烤烟火缭绕
风卷塑料袋广告纸……

R城,我双手不敢捧起的
那一汪百合

R城,你的噪杂,风尘
一个婴孩收摄




那曲草原
之一

从八声甘州启程吗

一切已经陌生,在传说里
我没有往事

少了一张面具
我面目全非

少了一种仪式
我进不了你的草

没有树木,所有的寓言涌向雪山
十二月风言风语白了帝释的儿女

春天在转经筒里
谁看到了轮回

经是一棵草
织成哈达,哈达是什么意思
披满了你的唐古拉
这蛮蛮的草原就是你的念青吗

眼中的白云太少
心里的思念太多
过去的一切都成了阻碍
只是直觉尚存
正好与你的原始相遇

像一种纪念
根源在天堂

脸颊红了
就那么一点苦
我们都咬着

念着青青的草上山去

失散的命运合起
举过头顶

苍天再上
西藏在上

之二

白太阳
从地平线上绷起

它刚刚放下一只羔羊
点地梅就开成了一片淡黄

那曲——那脱脱的曲线
抛出——擦过大朵大朵排开的云阵

头顶的天紫蓝得像有了磁性的宝石
要把你吸进去

丘陵,群山,雪峰
勾划出天际线

这就是无名之始吧——

之三

一片青黄
几只羚羊

也不见片幡只影风马旗
那信隐隐潜伏着草丛和群山

这刚刚是创世的第三日
人还要等几天才能出世呢

正在生成着,荒凉
而荒凉已改变了意义

你几欲开口
而语言早已改变了奶水

它需要你思想吗
它需要你赞叹吗

是沉默的时候了
是该重新诞生了

这样的所在
如果一切还没有改变

原野,大地,你又何如苦苦地崛起呢

之四

青黄青黄的露出了桃花的岩色
青黄青黄的流出了紫褐的沙色

怎么会一坨一坨的流离呢
草,几乎漫不过地皮的稀拉拉的高原草
这是怎样的土地
好象草根会扎疼它

七月了,还短得像婴儿的嘴唇
云的薄薄的影子

感觉牛羊不是在吃草
是在用嘴唇从土里
把草濡出来,用舌头把草舔出来

把草一字一字地唤出来
辛茜,邦锦美多

草,牛羊的气息喷发而生的草
要到牛羊的血肉生灵里
才野性地长,嗥叫着开花,奔跑

你看——
大朵大朵的白云擦过
白唇鹿舔着初生的羔子

之五

即使语言,哪怕是一个草本的词
进入你都是伤害

放弃记忆,思想
不能在你的高阔里牵动

空着,空着
有草叶插进血管开始过滤

金黄的十字花
羚羊跑开了
羚羊回望呢

如果此时望见飞白的雪山
我的心就是一颗牦牛心

如果草原迅速推远,推向群山
鹰翅一样展平着
旋削向山巅的飞白

我的心,只能是一颗牦牛心

醉马草的草叶
唰唰过滤着我的血

请给我一点毒吧

之六

绿度母的二十一滴眼泪撒下
草原绿了,结局缓慢,悲怆深藏

藏红花还在千里之外
藏红花还在雪线之下
藏红花还在天湖之干

还差多少轮回
多少爱情的忧伤

修成月亮的阴翳
带着女人的病走近你

喝一碗银银的红花汤
我的人,我的花

你损伤了我的阴郁
我的人,我的花

肉惺惺的不要了
转生吧,转生吧

青草爽利
雪水爽利

绿度母,我的人,我的花
我的草,我的肉惺惺的身子
被遥远擦洗

之七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正蹀躞向长调的歌吟
猎物要精确到孤独啊

牲灵的光荣
如同雪山之上的夜色

一汪狼的柔情,一颗诅咒过的宝石
冢中之夜明珠,如日经天吃红肉拉白屎
狼死绝地,月亮荒张你一堆骨


一朵花,你会有那样的饥饿
一朵花,叼给你的小崽子去扑蝴蝶
一朵花也许正是你的伤口

你把嘴插进地嚎叫
地就是母狼,土地轰响
吾儿最苦,眼里只有死亡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一匹金黄的披碱草
秋天,最高级的形式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之八

你有什么可以埋葬
黑牛角上系条白丝巾
齐腰系条藏纹的裙披

一切都太干净
一切都还不够干净
一切都太真实
一切都还不太真实

青稞也不行
一切要烧成烟,幻幻的烟
白的,要缥缈

神是喜欢烟的,像云,青稞香的云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2006,7,23-8,3。日照―西藏,8,18,初稿,2013,12,28。2014,6,16。7,3,2:42)

雅鲁藏布
他站在日光殿前三叩首:
十五月儿般的我
也当照遍世界而去
   
    ——题记:一个人的历史与情歌

引子

他们说:那里有你的乡人
他们说:那里有你的酒和干肉
他们说:带着一点愧疚你会走得更远

罪赎和流放的岔路通往最高的山
痛苦和渴望离白度母只隔着一个黑夜

去吧,去吧
从惹萨祖拉康到扎什伦布
流水自在,雅鲁藏布是无上道

去吧,去吧
大山旷朗
嘴唇细腻
白度母是真神
会赐给你车马和108颗玛尼珠

你的一生
只为了无影无踪

之一

它们把止贡赞普装在有铜盖的缸里
抛到了雅江

那是雅江第一次涨潮
那时雅江开始有了痛感神经
雅江有了血性,传说有了源头
刀剑痛快,大山的灵魂游走

雪山上的云朵飘落
冰雪一块一块滚落江中
孩子落地,牛羊成群

有石头就有漩涡
他们说,心有九漩

我到雅江的时候
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
还很兴奋的与水犄漩
卷出一个一个羊头牛头人头
其中一颗被昂日琼割下
献给松赞干普
松赞干普叹息:头颅落地,太阳放光了
雅鲁藏布:

请将你头上的铜饰往上戴
请将你身上坚固的甲胄往下穿
我要给你一个尽头

这就是雅鲁藏布的咒语

卓夏吉琳玛老奶奶听错了
怎么:岩已坍塌,草场焚毁,湖水干涸

就取名止贡赞普吧
将死于刀下水中

那时藏文还没有创制
古老的口语说出来就是命运

之二

喜马拉雅
你放逐了大海
和天空生下你的女儿

雅鲁藏布
从最高顶峰上流下的水
雅鲁藏布
喜马拉雅的冰雪罗刹女

经幡和哈达——你的两条支流

也是你的两个源头

它们正逆流而上

雅鲁藏布
你是从最深处流向天空的水
是你拉动高原群山的河床
逶迤攀升

之三

文成公主堪舆
你的源头在八地煞之外

雅鲁藏布
最初的水 最初的河流
水的影子,神,经卷和波罗密多

魔女的左脚在你的水里洗濯
她的肚腹太大
雅鲁藏布伸出你的手
直接淘洗她的心吧
布达拉金盆已就

之四

雅鲁藏布
羊的眼睛

雅鲁藏布
一条灯芯
在桑伊寺点燃
天空一碗云朵冰雪的酥油

信,你就走江诵经
恨,你就坐在江边

喜马拉雅

我闭口不言的
在转经筒里旋转
我闭口不言的
是雅鲁藏布的极端

有一个人经历它就够了

之五

我的手伸进你的流水
冰凉的水脉走上我的胳膊
我的命运

为我加持

流经石头的就甘甜清澈
石头就是真理
打开石头就是沙的咒语

信仰就是流沙

雅鲁藏布因非雅鲁藏布
故名雅鲁藏布

之六

雅鲁藏布
一架马车只剩了颈上鬃毛

一个嫁女
群山的嫁妆座落
君就无家可归了

我落地采穗青稞
阅读太阳的扎记
锋芒里的种子
带有女阴的像形

雅江的岸线正与群山的天际线相和
一万个异域人试着举手:
  云朵像一团鱼卵

在旱季干枯的是石头
高原块垒,阳光像蝎子在乱石里爬动

他们说雪莲就在时间的峡谷里
倒映着传说的影子

之七

我来捡拾被遗落的花瓣
雅鲁藏布你开满了白玛

流落异乡的大海
加深你的神话

仓央嘉措与白玛恋爱
就悄悄改变了黑夜的密码

雅鲁藏布
足够一个轮回了
从扎什伦布返回惹萨
你的岸线正可穿起八廓街的一枚绿松石

尾声

站在日光殿前三叩首:
 登东山一望
觉得西山青草弥漫
年轻的我
又想移到那个山峰上了

喜马拉雅啊
雅鲁藏布的一次放纵
你就重归大海

轮回找到了母亲
而一个人的命运
从此扑朔迷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8 19: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们订阅,欢迎来电寄赠
13563335178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0 11: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寡淡,无人问津
发表于 2016-11-22 16: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样的感觉。
发表于 2016-11-22 16: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需要愚钝的我慢慢去领悟。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21: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茗 发表于 2016-11-22 16:39
这需要愚钝的我慢慢去领悟。

感谢您第一位来访
发表于 2016-11-25 09: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路天使:浩瀚夜空里的一颗星,茫茫人海里的一只眼睛。关注小的亮光,以小搏大,显示一种人文的关怀。若是圆和圆心的牵绊。从俗至雅,,然后遁入地下或升于空中,全在于思想的凝结。
发表于 2016-12-1 21: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上官兄上一杯茶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21: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福荣 发表于 2016-12-1 21:10
先给上官兄上一杯茶

回敬,感谢
发表于 2016-12-5 09: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官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0:49 , Processed in 0.23283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