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16|回复: 0

[原创贴诗] 近作之二《筑梦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1 21: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筑梦记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苏轼

最后一瞥,在比大海的夜更黑更重的
蒸汽铁船上,1921年,郭沫若望见
瀛洲的街市,无法还原书中的出云形象
对这个国家他既爱且恨。在同一片海上,
死去的不只是想象,还有回忆
20年前,梁任公同样沉沦过的一个梦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触碰到
海客为之灯塔为之梦乡为之桑田的蓬莱。
但摇晃的天空和漂浮的舱体
没有给出直接的回答
关于海洋是否会有回声,只是一个
来自新世界的科学问题
意味着双脚着地,并拥有眼见不一定为实的
怀疑精神。当时的落难书生
已被历史悬置,在太平洋的中央
在新与旧的中央,在东与西的中央
在现实与传说的中央,在意想与实情的中央
在无数镜影的中央,“其时
人静月黑夜悄悄,怒波碎打寒星芒。”
在诗中,他无法化出以往的高山与流水
线一般曼妙的身姿,以虚静之力
入于永恒的至境或乐乡,非为话语的声音
乐也即岳,山上之丘,一种超越
他只能借酒气,把名词与名词
驱赶进太平洋,航海时代的大浴盆
就像这个新旧两分的世界对他做的那样
时间已经开始了,“不自我先不我后”
庄子之天下,观物之纽已经转动
大门洞开,翻出名外之名,道外之道
一众小鸟扑翅而飞,来个
喷气式滑翔

此刻,你在龙湖天街
无法察觉的变化是这些商家的新花样
究竟影响了体内哪一部分
而为此被那些光滑洁净的仿大理石瓷砖
那些巨大的滤镜式玻璃幕窗
扶摇直上移位换景的观光电梯
吸引,或者是直感到空气的透明
远小于2.5微米
风遇水则止,这是他们擅长的:
有境化缘,无境造势
这不是新瓶装旧酒,也非集成带来的
规模效应生态奇葩
说到底,我们自身的一些映射机制
已经转换,如今它们
成为召唤的野兽,温驯而沉默
但决心和能力却已然骨灰级这个世界
表面上,我们已经把天街
变成现实。郭沫若看到的繁华
不过来自星际,来自苍穹,来自银河
牛郎织女的经济和消费也已然
是光年外的余温。但以彼观此,亦是一非
那些庞然大物、超级工程、摩天大楼
何尝不是一种遥远的事物
它们触摸天的边际,摘取满天的星空
在人间流光溢彩,随影幻形
却无法满足我们对天街与仙境的渴望
它们只是打碎了太平洋上的那个梦
它们只是让我们不停奔跑
让我们停止想象
让尘土落袋为安

人间仙境的梦大家都做
亚特兰蒂斯是古希腊的,普罗提诺
甚至游说罗马皇帝建一座柏拉图城
完全按照理想国的样子。花了30多年,举
全国之力,苏耶跋摩二世建成
他的神国吴哥窟,那些怒目圆睁或是
沉醉安详的雕像具有生命,伴随他
悠长而短暂的一生。而绵延百载,数代皇帝
经营的圆明园,则登峰造极
把仙山佛国乃至西洋胜景包揽其中
就连革命者也不忘建设“小天堂”
致太平的太平军,在江南
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称的天京腹地
也是福地,即以改天换地之气魄
把天国的想象变成施政纲领,当
来自欧罗巴的基督徒兄弟夜晚从天京顺流而下
去往名城姑苏时,船突然不动了
提来灯笼,他们照见
满河的浮尸
如今,人间已然获胜,却不是人间仙境
或是人间天堂人间佛国
作为前缀产生的后缀的光芒已然消隐
事实如此,我们早已韬光养晦
我们不去争论潘多拉魔盒
也不再珍藏月光宝盒
转而听任海,被洋吞没
名词吃掉名词,浩浩汤汤的洋流之中
道可道,非常道
月已不只是
西楼之侧,独上柳梢

他们的确是神学启蒙的人文主义者的
孝子贤孙。对神的信仰归于沉静
和尊重的安全距离。拥有了
利维坦之皮,他们唤醒沉睡已久的
巴别之梦。
埃菲尔铁塔刺穿金字塔高的天空
古典的一切物什从此拿着排号单
鱼贯等待开往博物馆的列车,而在郭君
最后瞥见天上的街市十年后
帝国大厦运用资本之手
站上新世界的云头,作为运斤资源的背后
主宰,市场成为新的上帝
再次展现奇迹。没有意料之内
意料之外之说。这些异族的方尖碑
并不相异于人类的血液
我们拿来,印度拿来,阿拉伯拿来,非洲拿来
就像一场永不完结的马拉松
我们欢呼,那些建筑的冠军
如今我们的街道竖立,道路回环
直线是人类的,曲线才归于上帝
生养如繁星,消费如洪流
我们敏感于看不见的真实
麻木于看得见的美,对高度却依然仰止
那是马达加速到10000转产生的相对静止
是航天器提升至第二宇宙速度后逃逸地球瞬间
回顾的一瞥,是核子的运动
物质最简单的陈述,唤醒体内最深处的骚动
天使没有翅膀,上帝却暗示
人类能够获得

不是我们这届人民不行。虽然
在大破之后立出那么多世界第一的确不易,虽然
在革命之后我们依然是祖先的血缘后代,虽然
与世界接轨之后依然怀揣着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的梦。我们仍然像黄土地一样朴实,只想
生出能过冬的稻,只想像汉末魏晋的道士一样
在受到和尚的刺击后悄悄回去改剑谱
话虽这么说,却不是高下之分
唯有我们熟悉我们,本土化倒不如化本土
假设,西北偏西或东南偏东,海路没有那么遥远
希腊、埃及接壤于昆仑,或者
伊朗东移甘肃之侧,道教遇见的不是佛教
那么我们还是会吞丹提气,还是
会在桃花源遇见落英缤纷
遇见海客谈瀛洲
遇见三山五岳尽钟秀
遇见南朝四百八十寺,楼台重檐展铅华
唯不同的,或许没有那么多神祇
回到天地二帝,回到道生一,一生二
诗人还是会田园,还是会游园
还是会惊梦,也会在梦中成精,只是未知是否
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寒山寺的钟声敲响,穿过静静的山林和薄雾
一个情景是许多物事的奇怪组合
天气却轻而易举地包含它们,抛掷它们
一轮月亮也是如此,苏子不过浅尝辄止
但他不像独上天姥山的李太白
对着自己的影子也能唱一曲
他想着兄弟就上了天,幽会神女
神女却无恙,高峡出平湖
导师用坚定的主义搞定三线或七弦
陶公安在?他的天籁发自空无之琴

那些隐秘的联系,是无,是有,亦是气
五德终始。我们可以看到
空中花园的喷泉和园艺在海法阶梯花园
重新被塑造重新被赋形重新被召唤
那些过往之风,从不消失
在一条河流,一个山谷
一个绝壁,一个洼地
甚至在禽鸟羽翅的拍打中
在牲畜深浅不一的呼吸中
它们重新聚集,培育,繁殖
然后一时飞腾,滚雪球般排山倒海袭来
你在眉山的滨江路曾见过
恢复的远景楼,江上四名楼之一
每晚,华灯初上时分,楼身被灯光渲染
被江面的波影萃取,被镭射光
搅动沉重的身躯而显出徐娘半老的时间的轻盈
江对面,湿地公园曲桥回环
音乐喷泉单曲循环。这些先后破土于
商业开发、市政建设、生态塑造、光彩工程等
的新旧建筑,它们的违和感
无人深究也不受欢迎
在一片低矮的天空下,薛涛感叹的密云不雨
依旧堆积在人们的胸口,只是
她一个人的色彩褪去
如今,我们一同承担
梦醒时分的空洞

如今,我们不再向建筑寻求安慰
承载我们过多的天马行空的想象。于是,
像风四处飘散,那些仙境和建筑的奇梦
各奔东西,或寄居在语言的泡影里
或屈身于新世界的大浴盆里
在这个大浴盆里,没有定海神针
没有水晶宫和龙王的府第
没有柳毅传书和哪吒闹海
神仙树大院毕竟不是神仙大院
无线与管线也抵消了大部分对山居的欲望
而我的诗行也不再四平八稳
在和谐的韵脚中行走,展示和合对称的建筑美
剑走偏锋,伸缩的字词和句子
仿佛照应着现代城市的天际线
这是深植于心的心灵宫殿
我们更上层楼的积累,对地心引力的持久对抗
带来的却是离天越来越远
离地。越来越远
离想象。越来越远
离世界。越来越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2 13:47 , Processed in 0.06192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