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坐镇宇宙

[诗人访谈] 给孟祥忠的定位(小才为什么要疯狂?)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6-10-6 13: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6 23: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句自私的话,如果我真的揭开了正存在的本核,那我应该在中级伟大以上,但我自知没有达到顶级——如果不这样,那我也没有揭示出正存在的核心践行性。这都是不以表面主观的意志为转移的事实指向。伟大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对自己而言,永远只是自己,伟大是为了区分渺小。记住这一点。
---------------------------------------------------------------------------------------------------------------
以上老师还是说了实诚话,此话反倒让我觉得您伟大,您说的对正存在的本质,其实在于践行性而不仅仅是停留在正存在的逻辑性,我的四句“诗吾于我处,我诗正存在,自然运境义,真常脱凡胎”和王阳明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这四句中间对正存在容纳的潜在偏差就在于是否能把“格物”定位于承载生命的根本之基。我用“真常”无法鲜明得取代“格物”的决心和决意(两者尽管都是要取得“真”和“常”这些目的)。因为人一旦在某个行业格物时间久了,人的境格就会出来了,就会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种内在的精神爆发,这些也是最近悟到的差异——伟大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正如一个人大人相对于一个小孩而言,大人确实也没什么了不起(您能发出此言,可见您的心境到位了),但艺术世界里,大人真的太少了,没长大的毛头青年喧扰的很。


另外,雪原兰波这首诗歌,从格物的践行认上看,是没有走到内自在的申畅处的,一样是没有真正去践行格物的。只体会过那种感觉(略带自闭症观察的感觉),但没有做到代言别人的那种感觉,格物成功的一个显著标识就是能成他人师,能代他者言。


《得救》
作者:雪原兰波

妖艳的女人在厕所里叫春
黑暗里
我像正遭受着三级地震
大厦的地基都
在摇颤
一只猫在楼梯上:
干她去
快绕过那个门
享受那大自然的奥秘
我仿佛看到我掉进了一眼下水道里
被凶残的鼠群追逐
从某处救命的灵感里
我仿佛看到一个闪电风暴
从风眼中
我的头发
被狠狠提了上去
我走上了
生满灯的大街


其实中国古典各家门派,道家(包括仙家),法家,兵家,释家是最喜欢格物的,也最执着于格物的,从他们的境格看当下人写的现代诗,压根就不用什么正存在理论之高深性,他们看我们的诗歌中的人性,如大人看小孩一般,现代诗歌中那句话是夸大的,那句是拼凑的,那句是虚弱的,那句是骗人的,甚至那个字是多余的,无效的,乱神的,他们都能读出来。就因为他们用身家性命去践行,他们的见识比我们老道(对人性的理解也比我们厚重),他们体察人心的能力超群(他们都能成为人精)。
当下最能考验人锻炼人格物能力的岗位行业,其实是创新创业,精益改革,和做有魄力的高层管理——从这里走出来的成功者他们对人性的理解远超出了当下很多诗人——因为他们要成功,胜似当兵家,必须时刻让自己的出招无多余伎俩,又要抢得那个局面里的先机(此处先机这和你经常说的自我精神是类同内涵)——达成格物之成功,即——能成他人师,能代他者言。
从某种程度上讲,中国最优秀又最能培育出优秀的人才不在诗歌界,但他们的根却和诗歌界媾和裸露着。这也暗合着中国诗歌的复兴不在现代诗文字里复兴,她需要跨界成长之后,用诗性呈现,也就是她既能够在社会中淘沙(见过高等,低等各种生活,甚至带过团队上过各种人性战争),又对艺术(诗性)有较好的天赋把握的一群人出现,而前者是真常的精神范畴,后者只是真常的一般形式范畴。当下的很多诗人把诗歌的形式当成了生命的内容,而不用力在社会中践行,去感悟出时代的心跳——这与诗歌成功的差距太远了!
一首诗歌成不成功,您可以从道家的是否有道去看她,可以从法家的是否循法去看她,可以从兵家的是否阵整无余去看她,可以用释家的是否去妄去假去看她,可以用儒家的是否“名正言顺”去看她,其实都是看那首诗歌的最后人格是否成立了,成立则大同,不成立则小鲜而已
艺术真谛古今一同,从无增减,只有新载体,新样式,新事件而已,历史不是惊人的相似,而是历史的本质从未改变过。
 楼主| 发表于 2016-10-7 11: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6-10-6 23:15
我说句自私的话,如果我真的揭开了正存在的本核,那我应该在中级伟大以上,但我自知没有达到顶级——如果不 ...

金坤兄,您应该知道,正存在所强调的恰恰是无以言诉的“本存在”之“正存在”,就有点像西学早期的“逻各斯”一样,当然不是一回事。正存在,因为极力要实现从表皮走向内在——用内在去统治表皮(这一点是极为困难的,因为表皮是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总是占领着人),所以它必须提炼出“去对象化”。也因此,我们在表达的时候,已经不能赤裸裸地抒情了,它必须在一种正存在的拖曳的结构的形成中。这一点,您总是强调情感,实际这儿情感已经深沉地转化为“理性”——那种情感格致的理性了。去对象化,之所谓深沉,否则是假深沉。
您最大的局限,就是没有收拢情感,用理性发性。注意,性情,情之升也为性,性为理本。理性理性,非表面的冷静客观,而是一种激烈致棱角的理性——活的理性。
而你认为的理性,是死的理性。这就是我们长期的认识误区。
我并不是想把一般的理性,说成是活的理性。
相反,我想把一般的理性,上升到活的理性。
但由于致格于情感到性情而为然,那必须是指真正的理性。
而我们一般社会流痞所使用的“理性”概念,往往是机械、客观、死板、生硬、单调、呆板的。——其实,这只有理性的开始。
我们不能因为理性必须全活,就否定了它的局部就不是理性。
所以,我们的概念,必须是单一与整体一伙的,但在理解者必须知道——概念有起始和结局。这要在文本的语意中区分,不要栽脏陷害。
我说过,你能理解我的话。是我的门外知音,我并不孤独。
我不想伟大,如果可以换回孤独的话。
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由正存在伟人构成的社会中的一个无名之辈。
那就是我的理性,我今天就不会这么无妄之灾的痛苦。
谢谢您理解我的痛,作为回报,我也理解您的。回报,这个词在这儿有点生硬,且可以油然而说样。
问好。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16: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忠龙坤 于 2016-10-7 16:59 编辑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6-10-7 11:31
金坤兄,您应该知道,正存在所强调的恰恰是无以言诉的“本存在”之“正存在”,就有点像西学早期的“逻各 ...

正存在,因为极力要实现从表皮走向内在——用内在去统治表皮(这一点是极为困难的,因为表皮是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总是占领着人),所以它必须提炼出“去对象化”。也因此,我们在表达的时候,已经不能赤裸裸地抒情了,它必须在一种正存在的拖曳的结构的形成中。这一点,您总是强调情感,实际这儿情感已经深沉地转化为“理性”——那种情感格致的理性了。去对象化,之所谓深沉,否则是假深沉。
-----------------------------------------------------------------------------------------------------------------------------------------
我读懂了你所坚持的,我本无法破解你的那份神秘,因为您说的或许是世界上永远也诞生不了的现象。但我作为站在你正存在的门外汉而言,您所谓正存在其实是当下禅中的“当下”概念,而没有深入的禅的境格中。人之性情当然无时不刻存在“当下”中,“当下”之外不存在,这是正存在的逻辑(或说理性),既然如此承认当下之伟大性(那种潜意识默认的唯一存在性),那么其他就事物其实都是充斥着的对象性,故你要去对象化——回归到原初的统治力处,即正存在处。反过来,正存在是被你定义为内在的唯一性,围绕正存在架构的都是表皮,表皮生存形态必须符合最美妙的正存在的内在力的原理和运转轨迹(也就是你说的“拖曳的结构的形成中”),那么你就认为如此这样,艺术的最高宇宙就形成了。其实你把自己闷在黑洞中,黑洞是一个宇宙星系的内在动力源泉,其他恒星,卫星等围绕着黑洞运转(也就是你说的“拖曳的结构的形成中”),然后一个星系就是一个美好的宇宙构成,而你通过各种恒星,卫星等等万众之物的有机运转,又反过来来达成或者说要呈现出你自己是那个星系的黑洞(内在)。这就是你正存在的全部神秘与核心。那么关键是那个黑洞是在生命范畴吗?因为它绝对,所以它只能是神性——你自己一直在追求神性的东西,而且是通过理性(以为理性超越感性)来追求,你不觉得这有个悖论吗——神性的可以通过理性来追求吗?一个星系中还有可能有两个黑洞——那么人的自闭症开始发作,偏执斗争狂开始发作,人格分裂症开始发作——你曾推荐的哪些个诗人(我有幸除外)大概都是这种神态


但当下或说正存在不是宇宙的全部,其实在宇宙概念里面,没有绝对的唯一,因为哪怕有一个绝对的唯一出现,那么我们都会成为那个“绝对”的奴仆(禅最后否定一切唯一性,无当下,无禅,禅最后的世界就是一种自然态而已)——或者说迄今为止,艺术不能用“绝对”来完成生命。生命恰恰是既在过去,又在现在,还在未来的东西,是感情的理性的媾和,且感情的常常比理性复杂。
当下(正存在)能见性,但艺术要行性(践行人性),见性用逻辑就能推导,行性就不仅仅是单一的逻辑,是多种或无穷的理性构架出来的感性——即情感!


你一直没有超脱正存在的包袱,知道当下是智者,让当下通达万人的共鸣运动是王者。
不是把自己内心的世界低级呈现(哪怕逻辑的表达,意象运转都美好)就是所谓正存在,正存在恰恰不同的感情境界投射不同层次的存在性。而那个感情的境界才是核心,你所谓拖曳的结构还是手段。


你老是强调理性,放到现实中,你会碰到一见面气场上就能压制住你的人嘛——我想肯定有,那股气场就是因人性境界决定的,是由一种强大的感性表露呈现的(他不需要告诉你他知道多少理性就能把你压制住——诗歌就是这么个东西)。
正存在其实你玩的是还是一种智力游戏,还谈不上人格层面,但你能评判某些人格层面。


去践行人性吧,践行了你会发现超脱正存在之上的世界更得宇宙心,因为那个境界先包容了人性的共鸣(不光光是心意点,而是心理点),再企图包容宇宙的某些——不要被存在的概念局限了。
万般求空不得空,因为在求中,万般求存也非存,因为存无证。道法自然——自然就好,真常就好——自然运境义,真常脱凡胎。


兰波那首诗,在你的正存在理念里面,是走到了逻辑的申畅处(也就是你说的“拖曳的结构的形成中”),但没有走到情感的申畅处,可以对比一下“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前者是你正存在的工艺品,后者是人性大道的艺术品——格局引领逻辑!

 楼主| 发表于 2016-10-7 17: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6-10-7 16:49
正存在,因为极力要实现从表皮走向内在——用内在去统治表皮(这一点是极为困难的,因为表皮是不由人的意 ...

算了,难得说。
发表于 2016-10-7 20: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头强 发表于 2016-10-5 11:12
如今的社会还拿金项链金戒指显摆吗?
穷B!

7《盲目的快活》

他趴在她的肉体上
疯狂地叫道:
“你就是我的美味佳肴!”

想在疯狂中
抓住幸福的她
趁热打铁:
“那你愿意和我结婚么?”

“和你结婚,
我还没有想过,
我现在只想着和你快活,
你难道不想和我快活吗?”

她被他的疯狂淹没了……


..................................................


盲人嫖母狗,瞎搞!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6-10-7 21: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4 07:38 , Processed in 0.0538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