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狗剩哥

[文本批评] 三读北网入围作品及闲话其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8 0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29 13:39 编辑
阿平 发表于 2016-9-27 23:18
《落日》的现代诗技法孟兄不知?冷冷地叙述,不抒情,词到嘴边又转身,错置,大小词搭配用,苍穹,囚石, ...

这就是假诗人蟋蟀写的《落日》,东扯西拉,像一个神经病人到处在胡言乱语;
如果都像假诗人蟋蟀这样胡言乱语,严重脱离主题东扯西拉拼凑成一首诗的模样,

那么我可以说,写诗真的不需要才华了,
全中国十三多亿人只要像假诗人蟋蟀这样胡言乱语东扯西拉就可以成为一个“诗人”了!

就是这样明目张胆的低能儿假诗却大摇大摆地进入终评了,
还有可能获大奖啊,
如果这样东拼西凑胡言乱语毫无章法严重脱离主题的假诗获奖了
中国现代诗可以马上宣布灭亡了。




孟大诗人的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不能获奖
你们写的那些臭狗屎诗没有资格获奖,

你们写什么中国现代诗,
你们只懂一日三餐吃饭。





请问牛耕,
你所说的六千评委在哪里?
你不要在这里吹牛,
行吗?

你们这号人根本不会写诗,
根本就没有读者,
在天下诗友们眼里,
你们就是一群不会写诗的神经病而已,
没有人承认你们的神经病作品,
你们是多么失败啊。

你们从未在纸刊上发表过诗歌吧,
因为全国各地的纸刊是不会发表你们那些神经病文字的
就说你牛耕写的《一束光》吧,
那不就是一堆无效无用又长又臭的垃圾文字吗?

孟大诗人是公认的孟大诗人,
诗人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诗名远播。
而没有读者的你们至今仍是一个个无名小卒,
你牛耕还在这里吹牛六千个评委,
你们身边六个读者都不会有,
你们这些神经病人写得神经病作品就是垃圾,
让读者们纷纷远离之,
你们永远是一个个可怜的无名小卒。












发表于 2016-9-28 06:4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拜托辛斐不要把我和孟狗杂放一起相提并论,他满脑子得奖,臭不可闻,我不是。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6-9-28 08: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6-9-27 19:57
具体的理由?
真没有。

       晚上并没上网,不晓得你竟然举了个这样的例子,真是很不恰当啊。
       假如你的诗歌是丑女人,你要还要把她拉到比赛来,我不知道你将通过啥样的手段让其他评委领略她的好呢,何况还有终评评委了。你领略了她的床上功夫就算了,难道那些初评评委已经领略过了吗?还是说你还有信心其他评委也即将领略并且肯定会满意?如果真是我的女人,那床上功夫我还真不愿和其他人分享。
      诗歌比赛是公开的,你把自己的丑女人放那里,心里暗自自豪于她的床上功夫。其他人倒是一无所知,你说我不需要说服其他人,我知道她的功夫不错就行了,何必和你们说。但是你把她放在那个位置又不说明理由,肯定是禁止不了其他人的质疑。当别人问你为啥她长那么丑还在那个位置的时候,你说不出来理由,只说一句我愿意,我和你解释不清,恐怕不足以服众吧。
     你有表达你自己观点的权利,我也有,我也不会因为辩论就气冲脑门大动肝火。既然说服不了彼此互相理解不了,那就这样吧。还有许多的观众,我并不认为他们的智慧和理解力能低到哪里去,或者比我们本身还高。
      但是回到诗歌比赛,一个作品入围了,获奖了,它究竟需不需要获奖理由。还是说她是某个诗人的女人,根本就说不清楚也不用和别人解释清楚。那个艺术家会不会来看,我不晓得,我想假如他来看的话,某些人应该花一些心思把他的丑女人介绍下,或许还有其他。

发表于 2016-9-28 10: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顾 发表于 2016-9-28 06:43
还有拜托辛斐不要把我和孟狗杂放一起相提并论,他满脑子得奖,臭不可闻,我不是。谢谢

孟大诗人是公认的孟大诗人,
在诗人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诗名远播。

你四顾写诗不行
所以你至今仍是一个无名小卒
你不获奖不冤枉。

孟大诗人不获奖才冤枉啊,
是老天爷瞎了双眼
老天爷也欠我孟大诗人的,
我骂老天爷,
老天爷也得洗耳恭听。





发表于 2016-9-28 10: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28 11:47 编辑
狗剩哥 发表于 2016-9-28 08:43
晚上并没上网,不晓得你竟然举了个这样的例子,真是很不恰当啊。
       假如你的诗歌是丑女人, ...

北京文艺网口口声声说“以诗为大”,
结果是“以差诗以假诗为大”啊,

过几天天下诗友们就会看到
差诗假诗马上就要获大奖了。


你真的关心过别人吗?
你真的爱国忧国忧民吗?
你心中无爱
你不够爱这个世界
凭什么写诗?!
你有什么资格写诗?!
你写不出好诗,
正是因为你缺德,
你先修德
先学会好好做人
做一个爱心挺忧国忧民的人之后
再学写诗吧,

天下诗友们明白了吗?!












发表于 2016-9-28 17: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 于 2016-9-28 17:12 编辑
狗剩哥 发表于 2016-9-28 08:43
晚上并没上网,不晓得你竟然举了个这样的例子,真是很不恰当啊。
       假如你的诗歌是丑女人, ...

狗剩哥,唉,你还真的是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啊。我举个丑女人的例子,你也能扯到评委的头上。评奖这档子事,就别老是挂在心上了。弄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算得上是跟这评奖能撇清关系。你也别动不动你们,我们的。我们其实也是你们。说明一下,有人想当然地觉得我跟这劳什子评委有个什么勾搭,事实上我当初跟你们是一伙的,也是个无名草辈;只是因为爱在论坛乱喷口水,出风头,才被人捋了一把,相当于客串。这里任何一个评委长啥样,我跟你一样,乌七抹黑没印象的。人家对我也从来没有发放半毛钱的口水补助,我也犯不着为他们哪个谁卖命。我还是我,这个得说说清楚,省得有人觉得我一定是受人指使,拼命为了维护什么见不得光的玩意儿。我能在这乱喷,纯属兴起,管不住这嘴而已。要不然,就论坛里指名道姓要我尿他一壶的某某某,我还不一天一泡尿死他?

你口口声声要我说清楚,一首你不待见的破诗在我眼中倒底好在哪?不是我侮辱你的智商,真心不是,你的智商肯定在我之上。而是你这么动不动真理在握的斗士姿态,人多力量大的想当然气势,让我觉得,我要不说出你心中想要的真理,就纯属犯罪了。我们俩的差别,还不是诗歌审美的差别,而是诗歌态度的差别。这个差别说小,小到打个呵欠就过去了,说大,大到以命相搏都有可能。就拿人家的《立春帖》来说,读不读得下去,我觉得小学五年级就够了,差不多能读明白了。诗中选了几个场景,透着一股子冷落与无奈,散乱中有哪么一点穷途末路的死不认错和心有戚戚;通过“神”这样一个妄念中的他者,“各得其所”,无所谓好与坏,得与失;一副失魂落魄过尽千帆的苦逼样。当然,我理解,如果硬要说这里面有什么值得提炼的,就是一种罗列之下产生的现实意义消解过后的“无关联”,和“如如不动”放弃执念的“有关联”。这使得语言背后有了某种生气和有序,而不是你所强调的碎乱和无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如此这般地真为你做起课外作业来,这种感觉让人心里发毛。现代诗歌(这也是一种很扯蛋的概念,哪一代诗歌都是现代的,只不过针对的是当时语境下的一个现代)的解读,岐义太大了。抽一根烟的功夫你一会儿就发现,我的解读没在你的诗歌标准范畴内,也不符合你的趣味,甚至很有点牵强附会。没办法,我生下来也是读《静夜思》的,我们的分岐是可以远溯到第一次吸吮娘奶的姿态的。在人生的路上,我们“各取所需”,造就了对不同语言模式的追随。因为《立春帖》不是什么经典意义上的作品,更多是一种个人写作生涯中,某个阶段的境况再现。其语言符号中有许多私密性的东西,比如“一群人在黄昏的田野里小便,无需惊慌”,这里一句十分突兀,按照常理,“小便”入诗,可不像我嘴里时常挂念的“尿炕”这么理所当然。但注意,因为涉及到“私密性”,这个场景或许跟当事人某次集体活动过后的印象有关,我们就只能无条件接受这种粗暴的植入。可以想见,在这个地方,你的观点肯定要再次被激活到临战状态,“什么玩意儿”说不定就破口而出,完全没有我这样的宽容之心,体谅之心。在你看来,私密性是个什么鸟,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置读者不顾,亲人不顾,人民不顾,诗歌标准不顾,评委不顾,世纪诗歌大奖不顾吗?还是回到前面,我个人谈的是如何去理解——是以文本为前提,调动阅读经验去接近文本;而你,和你身后的人民性,决定了你以审美为前提,去拣选文本。前者强调的是阅读的适应性和主动性,后者强调的是文本的适应性和主动性——瞧,我就说过,我们不是能尿到一个壶里的队伍。同样是革命军,你是正规军的打法,而我,可能也就只能在游击队里混了。


还是那个丑女人的例子。你不仅没有幽默感,还体现出你过于“着相”的思维定式。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句话不陌生吧?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耳熟吧?一个词语,你所认定的,教科书般的,确切无疑的词义,事实上是不断在变迁,幻化,无一刻不是风起云涌;尤其是汉语。比如你这样纯洁的人可能听不懂“小姐”的岐义,只有在餐厅这样喊服务员,被人泼一头开水后才有可能明白,“小姐”已经变成麻烦了。同理,当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改变,首先变化的就是语言,所谓语境。从这个意义上,执著一端虽然是好事,但也是阻障。当你放下你那一心求得真理的强迫性,而去倾听世界,打量每一个人在语言中活生生的排他性你就会知道,对语言的把握,只能像一捧沙子,越捏的紧,越失去多。如果没有“晦涩”作为水分支撑,干砂子你是捧不了多久的,倒是湿砂子你还可以玩弄出许许多多造型来——不是有砂雕节这一说法吗?咱这北网,就是办了个砂雕节。你不要揪住这些一碰就散的作品硬要拿着与花岗石雕像,青铜雕像比较。人家说了,你来了,看到个造型就行,能不能留芳百世?去他奶奶的,谁管呢。


发表于 2016-9-28 17: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28 18:12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6-9-28 17:07
狗剩哥,唉,你还真的是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啊。我举个丑女人的例子,你也能扯到评委的头上。评奖这档子事, ...

《立春帖》虽写得差一些,
但它可以算是一首没有什么水平的真诗,
由于它没有写出什么内涵,
只能成为一首无效的快餐诗歌,
会被读者读后很快忘记。

但你蟋蟀写的《落日》
却是胡说八道东拼西凑的一首不折不扣的假诗,
假诗是永远欺骗不了读者的,
到目前为止,
没有一个人说你写的《落日》是好诗,
就是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
蟋蟀写的《落日》是一首胡说八道东拼西凑的假诗,
假的就是假的,
永远真不了,
就和假人民币一样让人讨厌!!!

孟大诗人把你的假诗《落日》贬损一钱不值,
欢迎你蟋蟀也用尽你的才华和力气
贬损孟大诗人发在这里的一首首传世力作诗歌,
就看你蟋蟀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哈哈哈!!!


孟大诗人的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不能获奖
你们写的那些臭狗屎诗没有资格获奖,

你们写什么中国现代诗,
你们只懂一日三餐吃饭。





 楼主| 发表于 2016-9-28 17: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狗剩哥 于 2016-9-28 17:54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6-9-28 17:07
狗剩哥,唉,你还真的是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啊。我举个丑女人的例子,你也能扯到评委的头上。评奖这档子事, ...

      一直就听某些人鄙视某论坛,然后另一边吹嘘北网才是真正懂诗歌的网站如何如何,听得多了,就想来看看,究竟差距在哪里。而现在我来了,也看到了,沙雕节也无所谓,最后结果也无所谓。我就想替那些写实口语类的好诗歌发出声音,也抒发藏在我们心底的困惑,因为这样的争论产生的价值观念和评价标准很有可能会影响一批人,引导暗示一批人,北网选取如我所说的诗歌的数量少吗,非常之多,这不仅反应的是一种偏好,这反映就是一种标准和判断的体系。这种体系不是赞扬一批人,而是否定一批人的同时赞扬一批人,这种体系内部眼光能这样保持一致我也儿很吃惊。就像我说的那个例子,小孩子张口就是“我有钱”,某人说自己诗歌写的不错也是说,人家获奖诗歌就这样写的。这正常吗?现代人某些人自觉地远离诗歌有没有上述类型诗歌的影响?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余秀华同志,她虽然未必有什么好作品,但是作品写实反映生活,把中国人眼光拉向诗歌,把诗歌的表现力拉向现实,对诗歌的推广和贡献恐怕要被如这之类的无数比赛要强的多了,她带给我们也是一种价值的标准。尽管有人认为她作品没那么好,但是她的这种不好的东西刺中了多少人死穴,就如同我上面举得诗歌例子。余秀华在农村但是真实,不做表演。而我们北网欣赏的诗人类型几乎是在表演的诗人类型,诗人在表演,真是精确极了,但是评委难道不是也在上演吗,还是《皇帝的新装》呢。
       争论来争论去,有些问题始终没有谁敢负责任的回答。服气不了人的诗歌如此多的数量出现在入围名单中,评委又说不出具体好在哪里,难免别人质疑诗赛的专业性和公平性,就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样正常。当然孟诗人就不用说了。当如果比赛仍然不动声色如常的举办圆满,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我理解,毕竟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回事。

      还是具体说每一首诗歌本身吧。
发表于 2016-9-28 17: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12-23 17:41 编辑
狗剩哥 发表于 2016-9-28 17:41
一直就听某些人鄙视某论坛,然后另一边吹嘘北网才是真正懂诗歌的网站如何如何,听得多了,就想来 ...

在这里耍嘴皮子都是无才无用的表现,
孟大诗人用一首首实力诗歌文本说话吧。



孟大诗人每天在北京文艺网设下诗擂台,
你蟋蟀和几个不懂中国现代诗初评委们如果不服,
请你们赶快拿出你们的实力诗歌文本出来,

在论坛上在诗擂台上将一首首孟祥忠传世力作诗歌打败,
打败了孟大诗人的实力诗歌文本,
这样孟大诗人会知趣地离开这里。



诗歌能证明很多东西 ,诗歌有时候就是最厉害的武器 ——


《纪念林昭女士》    (欢迎蟋蟀几个初评委们联合反击和羞辱一首首孟祥忠传世诗歌力作

林昭女士
戴着镣铐的林昭女士
用血在白床单上写作二十多万字的林昭女士
是谁在1968年
把罪恶的枪口瞄准了你
是哪颗子弹凶狠地击中你的心脏
时间在流血时间在哭泣
时间又把你林昭女士扶起来了
让你的形象重新站立在神州大地上
指引我们寻找自由与民主

强权扼杀无辜的生命
多么卑鄙多么可耻
当自由民主像一只只兔子逃之夭夭
人民群众会愤怒如火
会地动山摇
所以我们要永远纪念林昭女士的凄惨结局
永远纪念林昭女士的英勇顽强
不向恶魔们卑躬屈膝
不与强权讨价还价
永远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永远做一个心安理得的人
永远做一个追求真理的战士

林昭女士惨死
让天下人沉思
让天下人隐隐作痛
林昭女士还活着呀
她正在我的心里散步
如果我到苏州玩
一定会去苏州园林拍照
也一定会去林昭墓看一看转一转
就让林昭墓成为世界上最亮的灯火
照亮神州大地
照亮子孙万代



《将一台地球仪固定在我的头顶上》

将一台地球仪固定在我的头顶上
走进人群里,吸引眼球

千万别说我有神经病啊
请跟我一起听一听
地球在呻吟
地球在哭泣

为地球节约一点吧
为子孙万代节约一点吧
知足常乐
就是最幸福的家



《傅艺伟,我想忘记吸毒的你》

傅艺伟
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为什么要吸毒呢
难道你已经看破红尘
心灰意冷了么

吸毒
就是慢性自杀
你想将自己慢慢地杀死吗

人生失去了方向
把毒品当作方向
人生失去了意义
把毒品当作生存的刺激

吸毒的时候
你的身体
可不可以叫尸首呢
你的父母你的儿子
应该为你担忧

我想忘记吸毒的你
抬头看见蓝天白云
欣赏街边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树
喜欢一亩亩燃烧的油菜花
赞美在油菜花田里飞来飞去的蜜蜂

我想忘记吸毒的你
父母养大我不容易啊
我必须好好活着
全家人每天团圆平安健康快乐
就是我要的天堂

我想忘记吸毒的你
看见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动荡不安
我明白了
没有强大的祖国
就没有安宁的家
热爱祖国热爱人民
我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人生充满意义



《心地善良的自己像一盏灯亮起来》

明月高悬,我的良心却找不到
合适的位置,在大街上流浪,徬徨
感觉自己深陷无边无际的沙漠

高楼大厦林立,何处是我的家
没有答案。只有每月的薪水
打扮成上帝,朝我微笑

爱情,成为奢侈品
真理,穿着漂亮的衣裳
商品房,有钱的人争着买,争着炒
没钱的人,像一片片落叶,借风飞翔
飞向天涯海角,寻找柴米油盐和孩子的学费

我问自己,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多久呢
活成一只麻雀,叫成功
活成一根车前草,叫无名英雄
为养家糊口努力奋斗,成为活下去的动力
做一个好人,累累伤痕,却哈哈大笑起来

忍耐,再忍耐,索性闭上双眼,静坐
我不是和尚,却喜欢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于是,心地善良的自己像一盏灯亮起来



《纸上的两室一厅》

努力工作一辈子
省吃俭用一辈子
竟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
我的人生多么失败
安居乐业成为奢侈

商品房的价格触目惊心
像一把无比锋利的刀
像一名恐怖分子进入我的心里
怎么也赶不走

我拿着一支圆珠笔
在一张白纸上画起来
画出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
把一家三口也画入了两室一厅里

纸上的两室一厅闪闪发光起来
看见纸上的一家三口甜蜜地生活在
纸上的两室一厅里
我悄悄地站起身
尽量不发出声响
生怕打扰了纸上一家三口的美梦



《在垃圾筒里寻找生存的光亮》

那位老大娘正弯着腰低着头
在街边的垃圾筒里寻找着什么
我知道
她在寻找着生存的光亮

我看见她
从垃圾筒里找出了两个空饮料瓶子
她把这两个空饮料瓶子
放进了她身边的蛇皮袋子里

蛇皮袋子里装着一些有用的东西
这些有用的东西
曾被人扔在大街上或者垃圾筒里
如今被老大娘捡进了蛇皮袋子里
这些有用的东西在蛇皮袋子里开会
感谢老大娘救了它们

在老大娘的眼里
蛇皮袋子里的东西闪闪发光
渐渐变成了粮食……



《我整个身体成为一所难民营》

从电视新闻中
我看见饱受战火的叙利亚土地上
一座座楼房被炸成了千疮百孔的危楼或废墟
曾经住在这些楼房里的平民纷纷逃离家园
逃往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希腊德国……

这些叙利亚难民
也逃进我的身体里
我整个身体也成为了一所难民营

地球在呻吟
地球在哭泣
任何战争都是愚昧和倒退
所有地球村村民团结起来
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焚烧



《床上的枕头是微型的台湾》

打开中国地图
我想亲吻几下
郑成功收复的台湾
我想反复抚摸
刘铭传保卫的台湾

郑成功没有死
他正在陪我喝酒呢
刘铭传没有死
我和刘铭传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拥抱成了一个整体
泪如雨下

蒋介石没有死
蒋经国也没有死
蒋经国搀扶着年迈体衰的父亲
站在中国宝岛台湾上
痴痴地望着中国大陆的千山万水
泪如泉涌

我的双眼也湿润了
想找一个台湾同胞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拥抱成一个整体
互相取暖

夜深人静
我失眠了
发现我的床上的枕头呀
就是微型的台湾
我将微型的台湾
紧紧地抱进我温暖的怀抱里
笑起来



《用蓝天白云治疗自己》

走进公司,真实的自己
不敢像鲜花绽放
走出公司,来到河边坐下来
望着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
像看见美好的未来
像看见纯洁的爱情

用蓝天白云治疗自己
心胸开阔,心情愉快
河边的丛草绿油油的
邀请我成为一根默默无闻的小草



《活着》

风撞在古老的城墙上
品尝千年时光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躲在不远处偷看着我们

麻雀叽叽喳喳着
比流行歌曲好听

蜘蛛网网住了几只飞虫
那是谁的美味佳肴呢

路边的车前草绿呀绿呀
没有任何声音

河边的垂柳把我抚摸
河里的鱼儿把自由自在借给我一会儿

某个少女骑着自行车从我的面前驶过
像一朵栀子花盛开在记忆宫殿

我在海边散步哟
海阔天空舒服我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哟
看见枝繁叶茂的自己




《散步在湖边》

太阳照在湖面上,那金灿灿的光
是真理长出的翅膀,到处飞翔
波光粼粼,引人遐想,像我们的未来

湖边的树,不请假,不逃跑
它们绿着,绿着就是快乐
绿着在湖边游玩的人们

我在湖边散步,看见一名女孩子坐在湖边读书
欣赏她读书的模样,书里也有许多阳光
我继续散步,把未来当作一次次散步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
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你蟋蟀几个初评委们不是很会评诗的吗?
你们也可以评孟大诗人的实力诗歌文本呀,

你们可以说孟大诗人写的不是
也可以说孟大诗人写的诗是一首首假诗
欢迎你们用尽你们的才华来反击羞辱一首首孟祥忠传世力作诗歌,
哈哈哈!!!





孟大诗人的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不能获奖
你们写的那些臭狗屎诗没有资格获奖,
你们写什么中国现代诗,
你们只懂一日三餐吃饭。
























发表于 2016-9-28 21:54: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狂妄的诗人都有点水平。你是第三个牛人了。第一个是白天,第二个是郁林,第三个是@猛大诗人。但愿继续涌现牛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4 12:39 , Processed in 0.05642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