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87|回复: 0

【邮箱投稿】组诗《乡愁的距离》 作者:其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8 17: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愁的距离》(组诗)



     文/其然





《在乡下》



村口有条小溪,据说

可以通向长江,甚至大海

早些年,公社的大坝

让很多的年辰,风调雨顺

现在的堰渠坍塌了

一些水流走后

就再也没有回来,水没了

鱼没了,禾苗没有了

杂乱的草蓬,有一种腐烂的味道

据说,很远都能闻到







《偶然走过》

诗被挡在窗处,雨被挡在窗外

一杯酒,安静地默数着窗外的雨点

每一阵喧哗,都是风的声音

其实我愿意看到雪的娇喘,在南方

很多情事被雨打断



爱,已经说了很久

语言放飞后,总是没有下落

象那首不着边际的诗,搔不到女人的痛痒

这时代,修饰过的汉字远不及一句土话的真

你明白,她也明白,没有半点缝隙





《芒种》

五月,已经没有兴奋,没有

高音喇叭的呐喊鼓劲,没有

二两苞谷酒的慰问

五月的麦收是静悄悄的,象五月

埋头准备的高考复习考卷



田野里,雇佣的收割机

在来回穿梭,象从前小说里

打短工的汉子,没有剥削

讨论的仅仅是时间与工钱



芒种,在农历里越来越淡

含恨的镰刀,一直盯着着电话

百度、微信支付,在五月穿梭,或者

干脆撂荒,虚弱的田地

绉纹,一天比一天深



《姐姐》

风,是从故乡吹来

很快地又吹回了故乡

风来的时候,每条路都很暖

柳树条下飘动的絮语

讲述着季节的变迁



风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很老了

记忆却是非常年轻,每条旧径

都是黑白的,毛笔填充的

水彩,是风留恋的足音

密密的树枝上,仿佛

还有一些没有采摘完的笑声



采摘的记忆,在风声中是绿色的

草绿花红,叶儿青青

很多苦难,甚至扭曲的伤痛

都成了甜甜的回想,山明水静

天空中偶尔路过云朵,象雪



风,总是很温和

没有惊动一片树叶和鸟鸣

习惯与不习惯的霓虹

惹不动她的情思,只有

时间做空的花朵,让她落泪



几只雀鸟来与风告别

湛蓝的天空,忽然有了

细雨的痕迹



《空房》

风,常常穿过一些空洞的词组
让乡愁汗颜,芭茅草高举的窗口
没有留下一个汉字,读书声
在远处,没有渠塘的蛙鸣宏亮

油漆慢慢剥落,平顶的晒台
从来没有见过一粒粮食,半山腰的风水
守着未老的寿材,虫蛾长出
小名,在孤独中来来去去

原配的锁蕊有些锈蚀,钥匙圈
钥匙疲惫的在远方出租屋狭窄的空间
拚命地扭动,太阳立在高楼的那边
隔着一条不宽不窄的小河

霓虹灯是美丽的,但有些虚幻
宽敞的大道是汽车的天地
没有田埂的随和与亲切
农时还躲藏进心底,计算着天气的变化

长高的瓜藤在门前孤单地摇曳
一个说着故乡,一个唱着流浪



《乡愁的距离》



我不能阻止推土机辗压下的花草和庄稼

我不能阻止推土机辗压下的故乡

和故乡的老屋、牌坊,很多人数着钞票

兴奋地离开了,诅咒多年的土地

再一次穿上新衣,作了嫁娘

这不能责怪他们,土地太贫穷了



固守多年的根,在阳光下消失,回望的

只是一颗漂泊多年的心,用字符拼接乡愁

远处与近处,高处与低处

沉淀的梦境,依旧如童年般的清澈



痛走了,留下的都是亲切

被视觉、味觉、知觉打乱重组的记忆

只有土地是最精彩的节选,劳累被模糊

汗水被模糊,所有的伤痛和黑暗

都被模糊,土地的宽容,收下了所有漂泊的感叹



时光无法靠近,暮色中的乡情也无法靠近

童年的小路一直在疯长,长长的小路

象一根干瘪的脐带,在夜里摇晃

没有哭声,也没有笑声。。。

灵魂在高处,无可奈何地交出钥匙


窗口的鹧鸪声,在那一夜暗合了

童年撒野的旋律,执拗的春天

是不是又找到了一条泄洪的借口





《蝴蝶》

蝴蝶没了,害虫也没了

大地的名利场一片荒芜

没有虫眼的树和打不起精神的花

都是一种沮丧,象相思

被抽空了整个灵魂



爱是一种诠释,在风和日丽

在不缺阳光和不缺水份的年代

唯一缺少的是痛和苦难

花开一半,而另一半

开在一只镜子的后面



农药显然是功臣,敌杀死

在广告强化的声威里,害虫

真的举起了双手,举起双手的

还有鲜花和阳光,以及

诗人的想象和孩子的想象





《站在牧马山,我有一个想法》

我想在这里,种下十里桃花

种成古时的驿道,不需要召唤

马蹄声会顺着驿道而来



我想在这里,搭两间茅屋

搭成唐朝的样子,不需要召唤

风声会顺着茅草和桃花而来



春暖花开时,柴扉湿润

有一大坛美酒,借着桃花的小手

喝酒,读诗,踏春



大雪漫卷时,火炉红红

把一大碗美酒,借着访问的飞雪

写诗,弹琴,喝酒





《子夜的小村》



都走了,只有断续的蛙鸣

和一把老蒲扇

还在絮叨,夜越陷越深

星星牵着走远的日子

墙角的破洞挂着一串发黄的笑



农谚在孤零零的犬吠中颓败

小孙女也进城了

瘦长的苞谷杆在微风中呼喊着它的玩伴

一团揉皱的成绩单

扑闪一对明亮的大眼睛

小村,在生锈的咳喘中
搬动着明灭的光阴
日子,困了





《回乡》



我其实不懂故乡

在父亲的手指下,山

成了路,鲜花成了路

蜿蜒的山道,是父亲的兴奋



长江在左边,流走的故事

被父亲一一拣回

那些飞过的鸟群,象往事

往来于宜昌至万县间

走累的老木船,始终

停放在父亲第一次走出夔门的地方



我其实不懂故乡

我怎么也不明白,在坡度很陡的

山道,父亲的节奏会突然变快

那些依稀清晰的旧景色

可曾有过秋天的迹象



父亲的步伐很快

八十多岁的老人,仿佛

如冲出教室的蒙童

一路翻找记忆的

残枝败叶和远去的亲人



我不懂故乡,但我懂父亲

懂从小就能随口咏出的古诗

几十年的情怀不断

发黄的枯叶下,忽然长满了

雀跃的童心



今夜,我会坐在梦的边缘

读一些故乡的文字,读一马路、二马路

环城路这些不熟悉的名称

读父亲口里的杨森、钟楼、辅成学院

读带他真正走出夔门四野的124师



我其实不懂故乡  无法去告别九宫十八庙

秋风在故乡心中走过,寒露

不是唯一的理由,可以让你在故乡的某颗树上

独坐





《山中即景》



太阳象受精卵,正一点一点进入

在山凹处,我们走进子宫

让孤独的爱情开始有了温度



草木挺直了腰身,花朵嫣红

时间的一点点忘怀,将露珠上的水份

沥干,血色充盈



生锈的蛛网,开始脱落

不管是五月,还是七月,复苏的土地

左手抄写经文,右手也抄写经文



轻风无意经过,是看不到山里的风景

沉默许久的词汇悄然地发动

为一场生命的礼赞,记录



没有惊涛骇浪,云是从高处来

可以起兴,可以赋诗,也可以删改山河

落叶颤动的背影,为赶路的的夜色,提早地

准备好了铺垫





  《荷田》

小船没有声音,而荷花在笑

风轻轻荡过,将视觉拉近

一支花与另一支花低头交谈

在期待一场能将浑身湿透的

暴雨,红蜻蜓不为所动



七月的天气还没有成熟

莲田里全是一片少女的声音

轻笑,不时在某个角落响起

不时又被另一阵笑声掩过

弯着身子的笑,仿佛

就是对幸福的一种憧憬





其然:本名:陈红兵。男,1959年8月生于成都,祖籍重庆市万州,现居成都。诗歌归来者。八十年代习诗并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四川日报》、《凉山文艺》、《孔雀》、《绿风》、《青年作家》、《天门文艺》、《新诗》、《时代文学》、《中国文学》、加拿大《北往》、《剑南文学》、《诗选刊》、《星星》、《中国诗人》、《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台湾《葡萄园》、《四川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等报刊。并荣获过由中国作协主办的“筑中国梦。抒襄阳情”三等奖、新津“十五届国际梨花节”征文二等奖、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红旗连锁杯”二等奖、天津城市诗歌节入围奖、《星星》诗刊“大刀向鬼子头上狠狠砍去”优秀奖、“记住乡愁·诗意柳街”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奖、第二届金迪诗歌奖等若干奖项。有作品收入《今生我在现代爱情诗歌精选集》《中国当代红色诗歌选编》《爱情照耀着我们》《百名诗人作品集》《诗意宜宾》《诗意九寨》《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选编》等多种选本。



本人生性愚顽,惟一腔真情。崇中国古典文化,犹喜诗情画意。主张以景带情,以情言志。从自然中感悟生活,感悟人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6:21 , Processed in 0.05655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