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33|回复: 0

【邮箱投稿】李荼《生》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8 13: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

雨停了
我走进玉米地
雨滴从玉米叶滴下
我接住了2
3滴没接住


它落入土壤
它去生。


《寿衣店》

寿衣店老板
忙了一宿
早上,自己盖着寿衣
睡着了。


《轮回》

“幸亏我没轮回到被强奸”
安静下来,我这样想。
但是我轮回到屈从
我屈从别人像受穷,天生注定!

第一个让我屈从的人是我爹娘
他们控制我吃饭 穿衣 上学 恋爱(生子无法控制,我没屈从)
第二个让我屈从的人是我部长。他控制我上班 下班 加班 业绩 报表,他还盯着我肥肥的屁股。
第三个让我屈从的人是我那死去的男人,他五年前患胃癌死去,我屈从于生前他对我的感情,一直没再嫁。直到42岁,人老珠黄,月经稀少,我屈从于日渐委顿的容貌,不敢向心爱的人表白。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屈从别人像袜子屈从我的臭脚,没治了。

“还不如轮回到被强奸呢,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安静下来,我这样想。

《死了吧,死了好》
山墙下面
有个空空的猪食槽
阳光在那里饮水


猪食槽旁边是驴棚
里面空无一驴


我娘在东屋织布
织布机咣当咣当
她织着织着
就望向山墙


山墙里有个女人对她说
“红红娘,死了吧,死了好”

我娘讲这故事
我就下意识望望
山墙和空空的猪食槽。


《骨灰盒的漆未干》
鱼边腐烂边死亡
最后剩下骨架
泡在水里


人边死亡边腐烂
最后剩下气味
留在屋里


由是,我婶子为了驱除人留下的臭气
燃起一炷香冲我大喊:
“红儿,先别进来,骨灰盒的漆还没干呢”



《孔雀》
犯了死罪的女人
可以变作孔雀
继续活
所以孔雀园里
有白 绿 蓝 孔雀
就是没有黑孔雀
黑孔雀是母孔雀上辈子的情人
死亡
让母孔雀闭上仇恨的眼睛
下辈子也没有
黑孔雀。


《他等我的时候》
他等我的时候
一条蛇坠入深坑
他使劲等我的时候
那条蛇爬出声
我不想像蔬菜
既有儿子又有女儿
一顶帽子是他的清朝


他不再等我的时候
蛇游入水底不再说话
其实
它想借他的命说,你看清朝的帽子没有了
他用蛇蜕去的皮,治我的病。


《厨房里烧水壶叫了半天》
我坚持把面包袋里
已经变硬的面包吃完,再去灌壶。
此时,厨房里
烧水壶已叫了半天
常有这种情况:我陷在沙发看书或看电脑
厨房里烧水壶叫了,我总要坚持看完想看的再去灌壶
我为什么不在烧水壶开叫就去灌壶?
我想我享受拖沓的感觉,是一步步完成的。


《如今看电影的人太少了》
我站在放映厅门口
等待检票
刚检完票的女孩进去
“哇”得大叫一声,跑出来
“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太可怕了”她对我说
如今看电影的人太少了
空空的影厅只有
我,陌生女孩,一对情侣,两个保洁阿姨,剩下
全是椅子。


《父亲的耳光母亲的拧》
我挨父亲的耳光最多
因为我倔
4岁那年,我趴桌下玩
眼见钢笔从桌角咕噜咕噜滚下
父亲呵令我捡。“不捡,就是不捡”
“啪”父亲扇来一个耳光


母亲惩罚人的手段比较文明
她拧。拖过不听话的孩子不分上下
浑身乱拧
我经常被拧得面目斑斓


如今父母都死了
我不想把这绝活传下去。


《女人与蛇》
女人养了很多蛇,绳子样挂满房间
我尽量还原它的真实。女人与蛇
她们彼此熟悉,彼此信赖。它们吊在床架上
女人训练蛇,用一种咒语
她念咒语,蛇便电流样穿越一切
比如:肉体 桌椅 你做的菜

我被选择穿越。蛇从脚底冲出百会
我有勇气接受那咒语
那是藏在我体内的鬼
它变作牛马,我也认得。


《她疯到用死来给自己盖房子》
           ——献给因抑郁而死的女友
你的盲目与塌陷
多像自杀后留下的目光
——那更危险,因为我懂


我懂你的懦弱,你的无能
你的穷苦潦倒,你的“疯”


你疯到用死来给自己盖房子
来偿还现实中拖欠的房租


你用死
弄脏自己的衣服,弄脏别人的手
当别人把你抬走的时候,看到你留下的东西
那是一滩已经变黑的血——充满敌意又满怀激情
我记得它,它为我展示过26岁女孩的青春和她的抑郁
它为我记录了一场真实的疯狂
它告诉我:尊重你的血,在你的身体中



《我想让鹅去跑马拉松》
如果我训练鹅
去跑马拉松
一定不会让它喝水,吃草
我要喂它奶,我的奶
我等着,等着
等它跑过高速路口
笨拙地逃走

《钢琴师》
我坐在钢琴架上吃包子
钢琴的主人对我说“我就要结婚了”
正说着,他的新娘欢跳着进屋了
接着,他又说“婚礼结束后,我就消失”我问“为什么”
“我不爱她,又怕她自杀,所以,婚礼一完,我就出走”
“啊?”我张大嘴,对着欢欣的新娘说“你过来,我给你照张相”


我悲哀地举起了相机。

《在深夜》
在深夜,这里那里都安静了
疯子也安静了,惩罚疯子的绳和杖,被暂时收起来了
真主创造的世界,万物悄悄生长,生命啊
如果能活,尽量活到既定寿数吧
这,实在是太难了!



《冬天》
一朵叫“小白”的花死了
一条叫“我们”的路通往贫穷
一个人像地道黑乎乎
一条斑马线穿过黑乎乎


——冬天来了
我走向你


我们坐在公园石凳直到天黑
天真的冷了。我手脚冰凉
我站起来——你的旧棉袄也是凉的
我们暖暖手。银杏树叶簌簌落下


这金黄的颜色会保存到明年
这飘飞的冬天也会腐烂到明年


明年
一定给你买件新棉袄
明年
你的假牙也该换了。



《气缓缓吹来》
到处都是花
野地雾蒙蒙
树枝上
花大如盎
树下都是粪
花下也是粪


看花的心情没了
转眼看人
他瘦瘦高高站在那儿


气,缓缓吹来。

《一只猫的细尾巴》

它每天都在消磨时间
从垃圾桶跃上墙头

正好经过我的脸

我的视线追寻它——
轻巧地钻入汽车轮胎
它的细尾巴
哨棒样轻摇了两下


真的
我偶然看见一只
猫的细尾巴
那应该是
周末的下午。





《手》
我死盯着那双手
粗大油污
正攥紧扳手
卸一辆自行车轮胎上的螺丝
那样的手
如何抚摸女人?


我沉默着
与那双手划清界限。


《膘壮女人》
卖牛肉的膘壮男人
不知因何与买牛肉的膘壮男人
发生口角
盛怒之下,卖牛肉的膘壮男人拿刀
要砍买牛肉的膘壮男人
这时卖牛肉男人的膘壮女人从肉铺冲出
她扳住丈夫的双肩大喝:回去,你给我回去!
于是男人回屋
你看,膘壮的女人多有用


《忌日》
我在她活过的房间里洗衣服
屋里飘荡她的气味
她的气味陪我洗衣服
我低下头


我低下头仿佛听到她在指责我:洗衣服太费水!
同时她的魂也跑来职责我:你太浪费!


她的魂 我烧了一炷香,依然是臭
她安静地躺在骨灰盒里
小漆木中央嵌着她的黑白照片


她笑得多么慈祥
——我的妈妈
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摆下果品,瓜子,蒲团
你来,你的魂也来吧。


《小娃娃》
我娘说,从前啊
官庄村有个大美人“小娃娃”(人名)
那美的,小脚。走路颠儿颠儿的,腚锤子扭得像水葫芦


宪兵队队长都牵着大狼狗去找“小娃娃”呢


我想象不出“小娃娃”的美
在我印象中我姥姥最美!


《我在咖啡馆的厕所里静静站了一会儿》
上午10点的“雕刻时光”
临窗的好座位都让人占了
我只好在大厅拣了个有台灯的座位坐下
打开电脑。专心写作。


咖啡馆里不十分安静
服务生走来走去
离我最近的一对男同性恋
他们嘀嘀咕咕,好像在抱怨不如意的生活
其中一个起身去洗手间
天哪,他的腿,竟然是瘸的


我写累了,也去洗手间
洗手间很干净
玻璃马赛克的地面
墙上镶了大镜子
镜子下面
左边抽纸巾,右边烘手机
我解决完问题后没马上离开
而是走到洗手间的后窗前,静静站了一会儿。


《物体》

我看到了一切
那些无生命的物体
它们瞪着牛样的眼任我摆布
——椅子 拖鞋  大米 一些盐


我在屋内走动,我是荒凉的
我甚至是有秘密的


它们惊奇地看着我
如果它们从四面八方砸过来
我就得在坚硬中飞奔
“我就得在飞奔中憋死”


《牙》
热气从花心冒出
花就笑了
花一笑
就露出它的坏心眼
那是它的牙


《黎明》
村庄还未醒来
暗夜上放着天
天上
牛郎织女隔河对望
他们对望,人们就睡了


人们睡了一夜
风吼了一夜
雪落了一夜
洗脸盆里结了满盆冰


早起的男人提壶水,浇化冰,洗脸
热气从盆内青龙样盘出,紧紧咬住他的胸
仅一次,黑暗落在他的阴面,他背对一颗枣树,与他的家融为一体


这个早起赶大车的男人要在星辰退去之前赶上他的大车去遥远地方拉砖
他戴上大棉帽拴上水壶举起鞭子
“驾”——


大道上——
马屁股隆起硬硬的肉。


简介:李荼。70后诗人。2009年开始写诗。作品在《诗刊》等发表。部分作品被译成韩语,奥地利语。现居北京。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5:21 , Processed in 0.0871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