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21|回复: 2

[诗论随笔] 朱曦:为煤油灯诗集《写给秋秋》说几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2 16: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明朱曦 于 2016-7-23 00:07 编辑




        诗人煤油灯这一束爱情诗札,是在继承中国可以傲视于世界诗坛的优秀诗文化传统的基础上的创新之作。其一,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基本上是用韵的,同时又能够最大限度地追求汉语诗歌语言的内在韵律、节奏美。其二,毫不讳言地说,这种诗歌,是“中国诗歌流派网”上迄今为止最优秀的爱情诗。抒情自然,无矫揉造作痕迹,且在抒个人爱情的同时,折射出社会人生中的种种酸甜苦辣味,与普希金写给俄罗斯贵族美女的诗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风格,对于被当下权钱魔术弄混了头而醉心于苦吟什么“干预诗歌”者言,完全可以作为他们潜心效法的正宗诗艺;其三,虽然诗人用韵,但他在用韵的同时,又不被“韵”这个自由诗创作的桎梏左右其情思的自由自在的发挥与呈现——已经达到了孔子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诗艺、文艺高度。完全不像现在中国诗歌流派网上那些所谓“诗人”的顾此失彼:只知道自由思想自由感觉自由呈现表达,完全不顾及中国诗文化凝结出来的结晶“韵律美与节奏美”这两个“美女”的感受(话丑理正:有强奸的意味);他们的诗创作呈现出的骚样,正如一位被暗箱炒作出来的大腕级歌星光着屁股,裸露出生殖器,在舞台上扭扭捏捏鬼哭狼嚎的模样。其四,外国人,永远写不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种简言达意,尽致表情风格的诗歌。
    缘于此,朱曦站在弘扬中国诗文化的基点上说,诗人煤油灯的诗创作,是中国诗文化发展的希望星火闪烁;中国诗坛上呢,大多数追求绝对自由的诗人的诗创作活动,当然包括上过中国最权威的《诗刊》和时不时上了中国诗歌流派网《诗歌周刊》的那些诗人的诗创作活动,只能算得上是毁坏和即将埋葬中国优秀诗文化的缺德行为。
    所以,凡是从“中国优秀诗文化当后继有人,当不断健康发展”这个观点上看问题、且有民族责任感的诗人以及诗学理论家,都应该大声疾呼:要大力扶持并倡导煤油灯之类诗人及其诗创作的态度和诗歌风格;毫不留情地摒弃一切去我中华优秀传统诗文化于不顾的垃圾诗。真正让中国诗文化起死回生,返老还童,让中华诗文化,永远傲视于世界诗坛。


附煤油灯诗集《写给秋秋》



我不想做一叶远去的孤帆
给你留下伤感的背影
不想做一支刚刚燃过的蜡烛
让你看见我的泪痕
即使命中注定
我们只是一次擦肩而过的路人
也请你不要频频回头,我害怕看见
人群里有一双兔子的眼睛
秋秋,让我们站在
这秋天的渡口,挥手告别



我已挤上南下的轮船
离别半天,恍若十年
每一个前方都晃着你的影子
握在手里的船票,不知贴在何处
才能止住密如汗珠的思念
秋水已凉。江风如剑
你是否还站在离别的码头
将脚尖踮了又踮,企图望断天涯
关住这满江滔滔的流水
让我永远漂泊不出你担忧的视线



秋秋,才到这个还叫不出名字的他乡
刚放下行囊,就迫不及待
在手机屏幕上亲吻你的头像
这边已是落叶连天的深秋
穿上你千针万线织成的毛衣
如偎在你温柔的胸膛
故乡呢?此刻是否也有太阳
正照在你姣弱的身上,你可知道
那些抚摸你的阳光,是我温暖的手掌
秋秋,我爱你!请允许我的自私
把你名字写在我左边手心
把我名字写在我右边手心
十指紧扣
让今夜的他乡,看不见寒冷的月光



今天收到你的第一封来信
我一个人跑到小河边,模仿
你的语气。一下读了十遍
当读到你先喊我小名,再喊我亲爱
头顶树枝上的鸟儿也笑出声
知道你经常去看望我瘫痪的母亲
洗衣,做饭,洗头,换床单
秋秋,你把本该是我应尽的责任
提前扛在你还没有名分的双肩
也许,写信时
你的天空有雨。此刻
我的天空也有雨
在你模糊的字迹上,又下了一遍



其实,我们离得并不远
火车票,不过一百三十元
却像二万五千里长征
三间砖瓦房
如一条河,把我们隔在两边
秋秋,为了节约
我戒掉了酒,戒掉了烟
却染上了诗
一个朋友说,这是一种病



秋秋,今晚又梦见你了
梦见村口那棵偷看过我们初吻的槐树
梦见我们又在一起捏泥巴人
你捏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写上我的名字
我捏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
写上你的名字
在后山的土地庙,过家家,拜天地
秋秋,知道为什么
我把你捏得那么难看吗
意思是将来你即使老成那样
我也依然爱你



对不起!昨晚我犯错了
偷偷躲在被窝抱着一张裸体的女人画
亲嘴,做爱。长得太像你了
她光滑的身体,俘虏了我
燃烧了我。但我发誓
闭上眼睛心里的每一声呼喊
都是你的名字
秋秋,你不懂
这是一个男人怎样的痛



你说有人到你家里说媒提亲
最近几天,我一直走神
不想睡觉,不想吃饭,不想说话
一下子瘦了十斤,那些胡须像疯长的苜蓿
割了又长,长了又割
想到快要失去你,却无力阻止
我心里就很空。空得
像一只木鱼,一敲就痛
秋秋,你知道吗?多么可笑
那么爱你,我居然想到了南山寺



为了让你讨厌我,忘记我
上次在电话里故意骂你
虚伪,财迷,坏女人
用你最介意的词语刺伤你
当我挂断电话,一拳狠狠打在墙壁
秋秋,我不痛。但那墙壁痛了
它吐出一滩殷红的血
像一朵快要凋零的红玫瑰



秋秋,知道你在故乡反抗
绝食,割手腕,出逃
我在他乡,因为自己的穷
一拳一拳捶打自己胸膛
你说要来找我,没敢告诉你地址
秋秋,我最担心,你走了
你年老多病的父母呢
你年龄尚幼的弟弟妹妹呢
我怎么可以自私
忍心摘去他们天空唯一的太阳

十一

我终于把你弄丢了
你已成为别人的新娘
我在他乡,学一枚石榴
把破碎的心裹起来,伪装坚强
曾经的爱像幻灯片
一幕一幕总在眼前回放
我们一起浇灌这么多年的爱情之花
如今夭折了
秋秋,我的心好痛
今夜,关得上那扇挡风的门
却无力关上那扇思念的窗

十二

来到山坡上
找到一个面对故乡的地方
挖一个小坑。把你照片
把你手织的毛衣,还有把那些
写给你的诗句,全部埋葬
采一把带露的野菊花摆在坟前
替我守灵。秋秋
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会遗忘
不再对昨天的爱心存幻想
我必须尊重,另一个男人的脊梁

十三

一生纸上行走的人
注定命里犯煞
漂泊,多病,贫穷,早死
顾城,海子,梁小斌,许立志........
无不难逃此劫
秋秋,我在他乡,误入诗途
故乡和他乡,像两扇石磨
把我夹在中间
白天碾。夜晚碾
秋秋,我只此一句
若有来生,不再写诗

十四

虽然有的人站着
却早已跪下
虽然,我每天都跪下
却在尊严地站着
秋秋,这座山都被挖空了
至今,我还未挖到
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请你相信,我会挖出一条
属于自己的血路
不会让这里成为自己坟墓

十五

最害怕
一个人在深夜
听情歌。感觉那些歌词
写的就是你和我
杯子里的茶,越喝越苦涩
手里的诗,越写越落寞
秋秋,还好吗
你在我心里,抹又抹不去
忘又忘不了,说又无处说

十六

秋秋,我在一个三寸屏幕的手机上行走
在一块三寸玻璃上写诗
一字一句,一笔一划
我像一个泥瓦匠,修补自己
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哪里漏风,哪里漏雨
秋秋,一部手机,就是一条渡船
把我从黎明渡到黄昏
又把我从黄昏渡到黎明

十七

看见那片叶子
在枝头摇晃,我就那么紧张
她长得特别像你,一张黄色的瓜子脸上
过早染尽岁月风霜。此刻
秋秋,我无法控制吹来的风
唯一能做的就是
双手合十
向上帝祈祷
给她坚持活下去的力量

十八

当你问我,在他乡还好吗
我总是用最快速度回答:好
当我问你过得怎样,尽管你只迟疑了
一秒。我依然捕捉到一种信号
每次问,你母亲治病的钱够不够
你总说,没有钱还
秋秋,如果要谈钱,你苦等八年
把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我
你说,我应该,给你多少钱

十九

今晚,为一位兄弟的八十二岁奶奶守灵
她有八个女儿,八个女婿,二十六个孙辈,三个曾孙
他们披麻,戴孝,磕头,起身,再磕头
白晃晃一片,像风吹芦苇。也像一群白鹤饮水
在奶奶柜子里发现一袋钱
百元。五十元。十元。一元。硬币
足足有三万八千多元。一张发黄的遗书上
写满密密麻麻的后人的名字
秋秋,每一个母亲
都是一口井
总是喂养,心疼着几代人

二十

前几天煤窑又走了一个兄弟
我们都没有哭,早已麻木这样的别离
只是闷着喝酒,互相不问家世
害怕喝着,喝着,一群大男人会痛哭流涕
秋秋,一个穷字,只有七画
想一笔一笔挖掉,却要一生年华
每一个挖煤的人,都是蚯蚓
其实,都有一颗渴望光明的心

二十一

一只鸟掉进水里
另一只鸟站在旁边,跳来呼去
我走过去,它始终没有逃离。我猜
他们不是亲人,就是深爱的伴侣
不然怎么会如此难舍
我救起那只小鸟
他们在我头顶转了三圈才飞走
秋秋,连这鸟类也懂
有一种爱,叫生死相依

二十二

答应给你写九十九首诗
其实这些不算诗,不过是自言自语
我必须抓紧每分钟时间
害怕一块流动的岩石
突然就把我带到地狱
让一架风筝的倾诉,嘎然而止
秋秋,生命是一张纸
不防火,不防水,不防土
我们都要好好珍惜

二十三

写到此处。正好与我所读兵法
不谋而合。走为上策
天色刚亮,我坐在一辆煤车上
犹如胯下骑着一匹黑色快马
从重庆出发,穿过四川,抵达昆明
江津,宜宾,水富,昭通,曲靖
这些途经的驿站,不过都是蹄下的泥丸
秋秋,异乡人在异乡,孤魂,野鬼
最缺乡音和烈酒
一句问候,便有一份亲情涌上心头

二十四

凌晨五点,我在昆明,麻县营
安营扎寨。一场秋雨早已等在这里
为我接风洗尘。它不是雨中送炭,而是
雨上加霜。陷我于感冒,咳嗽,牙疼
秋秋,此刻,我必须借一些句子当做银针
扎在外关,风池,合谷,下关,太阳
才能轻声念出
人生,有一种痛,叫做:漂泊

二十五

整个下午,和一块煤炭对坐
我像个学生,听它讲课
比压力,比苦难,不及它十万分之一
而我,却抱怨命运,埋怨生活
秋秋,每一块煤炭都是得道的高僧
当你把它放进火炉,才能读懂
它一生所有的修炼和缄默
只为证明,最后的燃烧

二十六

秋秋,当人们进入梦乡
我又奔跑在路上,去一个叫都匀的地方
这里路灯高举送行的火把
让我有种别离的惆怅。粮食在哪里
我的足迹就在哪里
沿途看不见流水,也看不见青山
只有汽车灯光,像一把银色的长剑
划破黑夜胸膛
秋秋,我要踏过这茫茫黑雪
马不停蹄,走向故乡

二十七

一首长诗写到一半。恰似人生走到中年
放下激情浪漫。多了理智沉淀
不再说江湖,不再提从前
未曾经历苦难的人,怎能读懂其中酸甜
秋秋,一首长诗爱上一个沧桑的男人
一个沧桑的男人爱上一首长诗
你告诉我,他们该怎样互相拒绝缠绵

二十八

这些公路,像地球血管
铁壳虫东南西北循环
随便一座青山,都是我的枕头
随便一块白云都是我的被单
每到一处,我就对着远山大喊
把秋秋的名字传遍祖国河山
我要让那些花草,树木,峡谷,河流
骨头上都刻着秋秋。只要
秋秋走过他们身边,他们就向秋秋
点头致敬,摇臂呼喊

二十九

路过一座小镇,去拜访一位神交已久的诗人
只知道地址和笔名。几乎问遍所有大人和孩子
都不认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向路边一个鞋匠打听
他说,那个异乡人,早死了
我执意请他喝酒,给我讲讲那个诗人的故事
他未拒绝。我们像两个陌生的酒瓶,彼此说话
都小心翼翼,生怕碰碎,割伤对方和自己
当我不经意拿出一本诗集,他一下从桌上拿去
用只有六个指头的双手抚摩很久
眼含热泪,像见到自己久别的孩子。我猛地明白
没再多问。我们只是一杯接一杯喝着闷酒
直到告别,握着那双六个指头,满掌硬茧的大手
我终于未能管住自己,与鞋匠抱头痛哭
像两个受尽委屈,他乡重逢又即将分离的亲人
秋秋,多少人,总是用苦难的生活,养活自己诗歌
却无法用自己诗歌,养活自己苦难的生活

三十

一条小河,一夜消瘦
鱼和小船早已离乡背井
那些走不掉的石头
像五脏六腑,裸露在河底
苦苦等候一场大雨,再次漫过心头
写诗的人,都是好人
不忍领略这破败的景象
秋秋,我只有一件破棉袄
这么多过冬的蚂蚁,我该怎样悲悯
才能对他们,都施以援手

三十一

当写到三十一的时候
我的心痛了一下,心里充满自卑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而我
还在他乡,每天向黑色的生活下跪
遍山的野花,开了又谢
谢了又开。满山的树,绿了又黄
黄了又绿。这么多年过去
秋秋,矿上一拨一拨的工友都换了几批
可我依然看不见归期

三十二

我的诗歌,总是习惯在雨夜诞生
滴滴嗒嗒中走来,正好
与黑夜里一根秒针合韵
有风在敲门,我装着睡得很沉
任一双高跟鞋从我的心上
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秋秋,一个漂泊,穷困
潦倒的男人,只合适一辈子单身
谈情,说爱,论责任
不过是纸上谈兵

三十三

一条小溪比一座水库
更懂得经营爱情
细水长流,让每一滴水珠
都懂得精打细算每一寸光阴
决堤般的爱,来得澎湃
去得也快。不过留下片刻精彩
秋秋,大自然真是神奇
随便一根草,一棵树,一块石头
都是满腹经纶
我们不管多老,在它们面前
显得多么肤浅幼稚

三十四

请求窗外的雨,模仿我的字迹
为我代笔。在绿色的信笺上
写上我的名字
请求窗外的风,为我快递
在凡是有人烟的地方
贴满大街小巷
让秋秋遇到的树叶
都在向她說
秋秋,我想你

三十五

殡仪馆,比起煤矿
这里又是一个新的课堂
死去的都是老师
活着的都是学生
老师以一袭青衣
给学生示范
什么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给学生示范
如何以一个瓦罐
装下自己漫长一生

三十六

一位老人住院一个星期
我从未看见她亲人
她走的时候,很冷清
一张白床单,像一片白云盖住她一生
护士在她枕头下
发现四叠一万的人民币
上面分别写着四个同姓的名字
秋秋,我想
他们,应该是老人的儿女

三十七

一个小男孩
失血过多,死在医院门口
任凭那位妈妈,怎样向医生跪求
一张交费单,就是不松口
秋秋,都说白衣天使,救死扶伤
其实,这里的天使
也有许多阳光照射不透的地方

三十八

回乡的路,像一根橡皮筋
有的人越走越短。有的人越走越长
每一个异乡人,都是一架远飞的风筝
手握风筝线的人,在故乡
一会怕拉得太紧,一会又怕放得太松
时不时拽几下,总是把彼此扯疼
秋秋,我在他乡,已是一只断线的风筝
没有谁牵挂,只有不停写诗
安放自己疲惫的心

三十九

很少提及父亲,去世多年
其实,他离我很近
就住在我第二颗纽扣左边三寸
他把自己遗体捐献,我只能在心里
为他砌一座坟
秋秋,我也会学习父亲
平凡一生,做一次不平凡的决定
哪里黄土不埋人,不管在哪里倒下
我也把自己捐给那些需要的人

四十

每一列火车,都是一句会行走的诗句
相聚或别离,都在哐当哐当中
演绎。这生动的朗诵,感天动地
坐在这句诗中间,正好符合目前境遇
人到中年,首尾难顾
经过每个陌生站台,我都记下这些站名
不为回忆,只为来生轻车熟路
找回那些沿途走散的人
秋秋,我还要经历多少没有归期的漂泊
才能结束漫长而执念的相思

四十一

列车在黑夜里,轰隆轰隆吟唱
漆黑窗外,不见星星
不见月亮。离故乡
越近,心越慌张
空空如也的行囊,如何去见
那些久违的目光
秋秋,不是所有的船儿
都能越过风浪。不是
所有外出打工的人,都能衣锦还乡

四十二

每个醒来不曾问好的早晨
感觉对你都是一种冷淡
每个睡前不曾道安的夜晚
感觉对你都是一种亏欠
每天给你写诗,这已养成习惯
不知没有我的唠叨
你会不会感到有些孤单
秋秋,菊花
正在深秋里凋残
想着我们曾经的誓言
我必须学习冬天的小草
如何走向春天

四十三

朋友见我最近多病
要我去天台寺,拜拜菩萨
我说,拜她做甚
不过是块石头,又冷又硬
很多一生向她磕头
下跪,吃斋念佛的人
照样穷的穷,死的死,病的病
秋秋,我即使要拜
也是拜那些,在我落魄时
曾经扶我一把的人

四十四

安静写诗。读诗。把灯红酒绿
都关在窗外。我关注,那些蚂蚁的冷暖
落叶的归宿,还有秋秋在哪里
每写一首诗,就好像
又给自己垫了一层稻草
每读到一首别人优秀的诗
就获得一种灵魂的指引
秋秋,与一支啤酒手把手交谈
它告诉我,获得新生之前
必须先倒空自己

四十五

秋秋,你是深情的大海
我是痴情的海螺
在我身上,曾有你温柔的抚摩
那些指纹证明
我的生命,你确曾来过
而今, 我搁浅重庆
耳朵里总是回荡着往日情歌
秋秋,告诉我
一只离开大海的海螺
怎样开始新的生活

四十六

深夜。一个梦
将枕头淋湿
我怕黑,只有把台灯
叫醒
它用温柔的目光抱着我
我们都默不作声
直到清晨,阳光已站在窗外
它还睁着熬红的眼睛
秋秋,它多像
你曾经对我的关心

四十七

当寒风伸出舌头
吻着城市冷漠的脸颊
我在大街小巷寻找氧气和水
陌生的城市
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路边的残疾人
把一首《让世界充满爱》
唱得如诉如泣,揪疼我的耳朵
我紧捏的10元纸币
始终没有走进纸箱的勇气
秋秋,请原谅
我空怀一颗菩萨的心

四十八

深夜。带上耳机
听一首首伤感的歌
这些歌词
好象特意为我而作
我的思念
像窗外雨滴沙沙滑落
不想说太多
春天播下的种子
到了秋天
也未结出想要的果
当风儿轻轻
轻轻在你窗前划过
秋秋,你听见了吗
如燕的呢喃
那是我
唱给你听的歌

四十九

故乡在长江边
选择他乡,我也习惯
在长江边
命里缺水的人
不得不像某种游走的水生物
这一生与水结缘
多数与水有关的词语
漂泊。流浪。澎湃。汹涌。沉浮
与我都有牵连

五十

每个喜欢写诗的人,都是
一条感性的小溪
笑过。哭过。爱过。恨过
痛过。碎过
秋秋,每条小溪
也都是一位优秀的诗人
都懂得如何
抒情。叙事。说理

五十一

秋秋,对于一个写诗的男人
一朵鲜花短暂的美丽
根本无法支撑他,诗写一生
他所追求的是太阳与月亮
那样的爱情。彼此
路过同样的路,苦过同样的苦
即使一生不能拥抱
天涯海角,心心相印

五十二

这个冬天很冷。那么多明刀,暗箭
飞向你。我一直沉默不语
既然选择做个诗人
就应该做一个善良干净的人
所以,我忍。不想亮剑
秋秋,千里之外
你多像一朵孤独的寒梅
独自摇曳。而我不能站在你跟前
替你遮风挡雨。也不能
为你抹去眼角的泪滴
只有写下这些句子,寄给远方的你
扎成一道栅栏,把你围在中央
从此不再遭受
那些流言蜚语的袭击

五十三

我不能在这个冬天
因为没有爱情,就像一条蛇
进入冬眠。深圳的那场泥石流
流在心上。我必须醒来
为那些漂泊异乡,被埋葬的蚂蚁
写下内心沉痛的悼词
每一次挥手,每一次拥抱
每一次争执,也许
都是最后一次生死别离
秋秋,你若安好,我的天下
便是太平。每日都能给你写诗
这是我生命中
最幸福的事

五十四

你說,你的天空满是我洁白的身影
我說,我的世界全是你盛开的深情
你說,你要在这寒冬,为我绽尽一生的美丽
我說,我要在这冬季,为你飘洒一世的心声
你說,今生,你若不谢,不许我独自溶化
我說,来世,我若不来,不许你独自芳菲
你说,就在这冰天雪地,我们缘定三生
我說,天地不老,谁也不许丢下谁,独自转身
你說,拉钩。盖印。八百年,一言为定
秋秋,时过境迁。你是否偶尔还会
想起。这梅雪之恋曾经的誓言

       诗人简介:煤油灯,笔名;真名:黄彬;曾用笔名:心灵港湾,流沙,煤油灯。现用笔名:苦行者。男,68年生,重庆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文学会会员,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的诗歌爱好者,用五谷喂养我的肉体,以诗歌喂养我的灵魂。用心写诗,用良心写诗。力争做一个真实干净的人!
联系QQ:289024873。QQ邮箱:289024873@qq.com来自群组: 当代诗实验创作室
发表于 2016-7-22 18: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朱兄一直对灯的鼓励支持,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3 00: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苦行者 发表于 2016-7-22 18:20
感谢朱兄一直对灯的鼓励支持,问候!

贤弟客气了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3:40 , Processed in 0.05739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