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48|回复: 7

[诗歌奖投稿·短诗] 石破.天惊(另5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2 20: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虚,或者,实,我都在
没有死的禅让,哪有生的位置?
没有虚幻存在,哪有存在消逝?
上帝和虚无,谁是父亲?谁是孩子?
那两个经常沉默地坐在角落的人
为何每次从他们身旁走过
我总会听到猛虎压抑的喘息?
躺在夜的床榻,这两张面庞,这几行文字
先后,在漆黑中升起
又依次,沉落下去
黑,渐渐模糊
我沉到了海底
然后我夜归
大院的门扉悄然洞开
我飘然而进,再飘忽向前
我看见院落里一幢幢小楼
在冷月下,全部铺满霜雪
所有的灯盏,都紧闭着眼睛
月色下的荒城,悄无声息的幻境
我疑惑,忐忑
刚飘到了楼下,夜枭
突然把灯盏们惊醒
高远的朗月,蓦然缩回了身子
我惊叫一声,逃出了梦境
此刻我醒来,仍躺在漆黑的汪洋中
而刚刚幻境中的那个我,正在上楼
向床榻走来
150516-1607120100
琐事不停将我追逐,直到我再也不见
不是不想停下来,慢下来
而是不能够-----
今天好不容易从一件琐事里,突围而出
明天又有新长出的琐事,挡住我的去路
此刻刚从一件琐事里撤离,下一刻
一件新的琐事又等着我,去收拾残局
琐事先后,或者同时,不期而至
夹击我,围剿我,命令我,必须臣服
这些年,我与琐事进行着反复的不停的
此伏彼起的战斗
但每次,俘虏,必然是我
琐事奔流而下
我只爱其中极少数的那几朵,浪花
余下的那些我不爱的潮水
汇聚着让我焦虑的泡沫
我抵抗,它们进攻
我逃避,它们追逐
最后,我都被驯服,身不由已
被那些潮水挟裹着,推搡着
踉跄趔趄,一路向东
我头顶的白雪,是琐事一片一片堆积
我脸上的皱纹,是琐事一笔一画勾勒
此时,琐事仍在继续逼近
它们要一直将我追逐
直到我疲惫不堪,奄奄一息
彻底逃出“存在”,这个空壳,
躲进墓穴
它们才撒手,撤离
转而去追逐另一堆血肉
胁迫她,跟它们走
1606192339
筑路
前半生,我什么都不屑作
我只是筑路,去远方
是我活着唯一的意义
当半生已去
路已筑好
我却不知道它要通向哪里
后半生,我终于为我修筑的路
找到它通向的地名
然后我耗尽我所有的力气
精心设计道路的造型,栽种路边的风景
我呕心沥血,精益求精
要让这条路完美到无懈可击
可当我把一切准备就绪,踌躇满志
我却从梦中
醒来
1605052325

我也走在这条路上
第一个10年懵懂
第二个10年迷茫
第三个10年在梦中
第四个10年,在一个又一个深渊里
第五个10年开始,终于从水深火热中浮出
找到与自己最匹配的道路
可这时艳阳,已老成落日
他们的眼中,只有落叶,堆积,日复一日
蓬勃,已生无立锥之所
死无葬身之地
这条用40年时间才发现的路
当它伸向他们的时候
他们的腿
已经生锈
1606300100

鼠事
引擎盖下腐臭的肉块,堆在一起的鸡骨
一次又一次被咬断的线路
厨房下水管
茶几上突然失踪的水果
沙发下突然多出来的垃圾袋,泥鳅头
花盆里的深坑,被吃得光秃秃的植物
每次回家,饭桌上被掀翻在地板上的碗盘和杯子
清晨倒扣在厨房里的垃圾桶,污垢的水迹
被咬坏的贮米桶,蜂蜜盖
灶台上的屎粒……
屋子里的家什,我害怕触摸
煮一碗面条,也要先把整个厨房和饭桌清洁消毒
床单也恨不得随时罩住
我在我自己的家里,被老鼠绑架,放不开手脚
那些被我节约下来的钱,却被它们挥霍
我忍无可忍,又束手无策
每次,它们都先在厨房门口探头打量
看一眼倚在沙发上的我
然后就开始大摇大摆
在电视柜,沙发,冰箱,饭桌下来回穿梭
如鱼得水的感觉
我故意咳嗽,它们也依旧我行我素
甚至就在我的裙裾下,横扫而过
我真的后悔童年时,用竹竿把它们从水池里救出
在网上寻找对付它们的方法
在邻居那里讨教驱逐它们的诀窍
但不是叫用粘鼠板就是用鼠药
看着它们孩童般亮晶晶的小眼睛
我只想它们主动搬离我的居所
今天一个鼠仔,却主动束手就擒
卫生间的水漕里,它扑腾又落下
我耐心等着它逃走,可最后
它竟然一不动不动望着我
找来铁钳,夹起它,可又不知把它扔向何处
看了看楼下绿化带
太高,怕把它摔死
于是夹着它,来到楼下,终于把它扔向花台下
可为什么它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烈日下,奄奄一息的小身体
我在心底不停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上得楼来,猜测它苏醒过来
会不会一路寻着母亲的气息,又回到了我的居所它的家?
忐忑不安中刚清理完厨房
听见叩门声,心一阵狂跳:莫非它真的回来了?
急急把门打开
我只看见
正午悄无声息的空旷
1607121506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0: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老师们多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6-7-17 17: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大诗们多指正,谢谢!
发表于 2016-7-17 21: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虚,或者,实,我都在


没有死的禅让,哪有生的位置?
没有虚幻存在,哪有存在消逝?
上帝和虚无,谁是父亲?谁是孩子?
那两个经常沉默地坐在角落的人
为何每次从他们身旁走过
我总会听到猛虎压抑的喘息?

躺在夜的床榻,这两张面庞,这几行文字
先后,在漆黑中升起
又依次,沉落下去
黑,渐渐模糊
我沉到了海底

然后我夜归
大院的门扉悄然洞开
我飘然而进,再飘忽向前
我看见院落里一幢幢小楼
在冷月下,全部铺满霜雪
所有的灯盏,都紧闭着眼睛
月色下的荒城,悄无声息的幻境

我疑惑,忐忑
刚飘到了楼下,夜枭
突然把灯盏们惊醒
高远的朗月,蓦然缩回了身子
我惊叫一声,逃出了梦境

此刻我醒来,仍躺在漆黑的汪洋中
而刚刚幻境中的那个我,正在上楼
向床榻走来

.....................................

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6-7-18 20: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7-17 21:17
虚,或者,实,我都在

没有死的禅让,哪有生的位置?没有虚幻存在,哪有存在消逝?上帝和虚 ...

谢谢老师来读,盼多来串门,多批评指正。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09: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自提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02:21 , Processed in 0.05904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