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老钢克

【钢克】  史诗《永光》(2016,正式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0 21: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钢克老师大诗出世,敬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2: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复吾兄来读,夏日炎炎,啃这个大家伙或许不合时宜

  吾兄不妨随意切下一角,如有意趣,再进一步,惟愿开怀……

    ——钢克,2016. 7.11,12:02.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2: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领地诗人 发表于 2016-7-10 08:00
宏大架构,幽深指向,厚重诗意!顶起!

  也见光永兄在长篇中跋涉,长诗有如远征,愿与吾兄一道——

  “……全神贯注仰看着,看这天堂之光,陶醉天堂之光……”(无领地诗人《爱——   殇?情——   殇?》)

    ——钢克,2016. 7.11,12:14.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3: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6-7-11 13:40 编辑
牛耕 发表于 2016-7-10 10:10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循环生息的象征隐码串起万有,叙事变轨为预言和哲理的反复光照。巨量文字奔涌着非凡启 ...

  老牛的《一束光》,便是一束《永光》,记得曾有言:


    “……明显地,

    老牛这样的活火山,到了一个喷发的临界点,

    非有一个大制作,不足以吞吐他那内在广博的动荡,

    其走向与实力,明显预示着精工细构的蓝图,

    早已秘密地隐身穿行于其举手投足-字里行间,

    老牛把自己修练成大海雷暴中的矿藏,

    其动荡,其喷发,其摧枯拉朽,均为必然!

      ——钢克,2013. 6. 4, 2:33.”



  三年后,《一束光》犹若土耳其行棋傀儡,行云流水见其莫测,

  而催动格局之变幻,仍自看不见的手……惟愿这《一束光》与《永光》

  “互化与自度”在“向晚的梧桐轻拂”中,便有吾与老牛“呼儿将出换美酒”之快意……

    ——钢克,2016. 7.11,13:05.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3: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加红 发表于 2016-7-10 10:42
恢弘巨制,收藏学习。问候老师!

  长诗亦如加红兄的《清唱》,惟愿神龙轻羽,一起来听

  “那些鸟飞过屋檐和水面的声音”(潘加红《模仿》)……


    ——钢克,2016. 7.11,13:17.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3: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6-7-11 13:37 编辑
刘诺的诗 发表于 2016-7-10 11:33
是的 它们隐藏了时间 但她们却显现了时代的血手印

  “正如没有空无不被血红地渗出 而渗出的

  是蝴蝶 和前世的兄妹并行 飞是奢望
  她自纤纤一叶望向众生 没有盈盈之翼 能递减其不祥”

    (——钢克《六月的弥撒》)

  诗,正是那只蝴蝶,自受难之血与奥斯维辛中重生,

  饱含“前世的兄妹”之笃念——飞的“奢望

  以不祥,死磕着非人道……

    ——钢克,2016. 7.11,13:34.


发表于 2016-7-11 16: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牛耕 于 2016-7-11 16:16 编辑
老钢克 发表于 2016-7-11 13:05
  老牛的《一束光》,便是一束《永光》,记得曾有言:


承蒙钢克兄谬赞,让俺羞愧难当。这首《一束光》只用半年左右的时间,按照系列诗的观念,串句组合而成。既不同于焚膏继晷而萃其精华、兀兀穷年而成其精魄的史诗《永光》,也不同于灵感突至、一气呵成的长诗《鬼把戏》(通过境界涵养和技艺锤炼所激发的词力线,通过彼此的相切相契,将诗的内熵减至了接近于绝对零度状态下的理想值,使之一初始便具备了经典化的特征),我不过是在词与物之间实验着想象力能量的释放而已,所成自有预期,岂敢托大?论坛上贴出来,只求激发诸位诗侠的参与热情罢了,焉有他求?
陶船兄在《投稿及评审问题的公告》的跟帖中尝言:
未来,书写诗歌史的人会怎样描述“北网诗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北网”这种独有的“诗歌竞赛型论坛”逐渐孕育了、催生了一批真正有高度的诗人,故有理由预计,今日的“北网”会像过去的“今天”那样被后人反复提及。“国有颜回已被知。”这个诗歌赛、论坛,不论有多少不完美,但它确实抵达了彼岸。其中一些人的实践事实上已使中文诗有了新的拓展。从这个角度来说,发起者的初心会实现。
船兄所言,愚极认同。虽则,“高度”各有标尺,“拓展”各有见解,不可强求对此的认识统一。对此,我之感慨有二:一是钢克兄自始至终参与此论坛的建设,对其境界铺垫(发“光”)和氛围营成(供“热”)功莫大焉,引为我等学习之楷模(虽则诗人们未必习惯“楷模”这个词);二是,对应于“发起者的初心会实现”, 参与者的初心也要体现,我想这是包括钢克兄、蟋蟀兄和我本人在内的写诗者,在投稿截止日期之前出手贴诗的原因——不论评奖结果如何,北网论坛一直并永远需要不同声音的交流、不同风格的汇聚、不同观念的碰撞,一直并永远需要重在参与的热情、以诗联谊的赤诚,不如此,它如何成为一干人长久以来取暖、聚智、赏景之家园?!
两条感慨,化为一句:学习钢克好榜样!(料想钢克兄也极不惯于“榜样”这个词,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替代词,暂且如此了,呵呵)
遥祝诗文盈庭!并向阎逸兄转达问候,期待他能够来此多交流!
发表于 2016-7-11 16: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钢兄大作
发表于 2016-7-12 00: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磅礴大气之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20:23 , Processed in 0.05365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