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62|回复: 10

张枚枚诗集:声声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9 20: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枚枚 于 2016-7-9 21:18 编辑


*声声慢

我还是故我
夏天里虫子依旧唧唧
小鸟还是啾啾
满眼帘东零西乱
兰草叶子上灰尘漫长
开花亦是枉费
依清流,眠清风
慢慢生长
散发寂寞而清幽的香气
不知有多昂贵


*忽然之间

忽然之间,星星和我一起沉默
我听见天籁里的一点微响
仿佛有一片叶子落地
又似乎一点幻觉

衣袂飘飘,善于月下弄箫的人
从渺渺烟笼处凌波而来
一曲过处,万物无言
一缕风轻轻吹过

多么奇妙,忘记了欣喜或悲伤
我想缓缓解开我的长发
在水之湄,蘸着月光
缠绵地梳理青丝


*放下

唇瓣处永远是三十七度的暖
正如绵长的爱情
不会骤冷
也不骤热

因为珍视,而低头或者骄傲
恰是相爱的必要
必得自尊
不容轻视

时光把一切放在阳光下淬炼
我是你坚贞的影
步步跟随
不离不弃


*有时候

没有什么可以表达心情,救赎自己
月亮不能,星星不能——
阳光也不能

那么多的文字,那么多那么的多呵
动词不能,名词不能——
象声词也不能

很想喝一杯杯酒,呵一杯杯地倾干
买醉不能,自醉不能
想放纵亦不能

想大声地歌唱,在高处放肆地呐喊
人前不行,人后不行
悄无声息幽咽

人说你痴什么你傻什么烦忧什么呢
花儿开了,花儿谢了
风景终是旧曾谙

浩浩汤汤弱水三千,人只取一瓢饮
潮水归来,总是记得
月圆时循着旧痕


*还有什么,能更深

你是遥远的稀世之珍,是珠蚌
疼痛泪滴之结晶,坚忍
分泌的生命之水
滋养而成

你是深埋海底千年的蓝色火焰
是沉睡的火山,骨髓
里的岩浆,喷涌
而出的爆发

我看见头顶上有你的光芒闪耀
你也照亮过我的眼睛
比天空高比海深
遥远的亲爱


*密封的院落

亲爱的,它深隐在我的青丝里
一根青丝就是一道门
一句诗一颗钥匙
你得
用心吟咏
用心轻叩

路途上必会有一些小小的惊险
一朵花就是一个机关
芳香的妩媚的诱惑
你得
目不斜视
坚决绕过

果真你勇敢而坚贞地抵达庭院
那里有安睡的眠床
温柔的缠绵月光
吻去
衣袂风尘
心上烦忧



*已是黄昏

那时我正恹恹,斜倚床头
最后一缕夕阳
投在窗棂上
空气一点点变冷
远处峰峦上,想必已是薄暮冥冥

鸟儿应该飞回了树林,一本书
正翻到某一页
一个刚烈女子,饮剑自刎
一个男子后悔莫及
抚尸痛哭,彼时桃花纷纷落了一地

疯疯傻傻,一个跛足道士
在破庙里捉虱子
那男子问“此系何方,仙师仙号法名?”
那道士答“不知此系何方,我系何人,权暂来歇足而已”
彼男子掣剑一挥而尽万根烦恼丝,与道士不知所踪

房间的光线渐渐暗下来
窗外的喧嚣随光阴浮上又落下
各人忙着各人的烟火
而我如此疲倦,那个女子似一缕香风
说了些什么,又渐渐消失不见



*掌心

听说
掌心里有许多秘密
有一些线条
能昭示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从没有摊开过我的手掌
给人看
或者自己揣度
如一茎草,糊里糊涂长了

我手心里的温度总是高过37度
因此心总是焦灼
亲爱的
可不可以放它在你的手心,让我清凉?


*温暖的河沿

狂奔真的能先时光一步抵达么
那么,你只管向前
而我
守护于你

把你前行中的那些负累
肉身里的软
骨子里的硬
让我接纳或者守护

不必担心前有埋伏后有追兵
你的丰腴
或者干涸
我与你一起承受



*秋风辞

你的剑锋削过处,萧瑟多少风光
山峰矮去,河流消减
草木摇落
花叶凋零

一轮秋月,恰是你冷冷的俊颜
菊花上轻染淡淡的霜
一抹寒烟
一握薄凉

亲爱的,别一夜吹彻寂寞的楼
我正站在枫树的枝头
淡施胭脂
等你来吻


*某一夜

她记起了前世的约定
踩着露珠
回到从前的地方
替他补上
前世的谜底

“你真笨呀”,她说
一个鸟窝
筑在树枝上
雨水下呀,下呀
总是装不满

在绿叶里安眠,呼吸
第一缕晨曦
照耀
多么美
等。可是他没有来


*临窗

一个不擅长表达的人
适合凭窗远眺
默默
或者
微微而笑

就像一只黄金的手镯
渴望凝脂的香
羞涩
矜持
光华灼灼

玫瑰的藤蔓攀上窗沿
轻轻地呼唤他
娇美
香甜
不要幽叹


*月白色的旧衫

月光没有蒙尘,她也没有
一缕淡淡的香
她的气息
似有若无

不要轻触那抹月色,羞涩
花朵上的薄烟
吐芳的唇
一瓣春色

轻抚一握细绸的软,嫩滑
就是抚着她了
笑笑的眼
体贴的心


*悄无声息

箫音漂浮在河流之上,月色如烟
抚箫的手指如兰
蓝色,全世界的忧郁
沦陷在他眼中

她在月光之上,或者月光在她之上
树影摇风,婆娑如舞
深瞳里星星闪烁,几许迷离
她和它脉脉无语

箫音声歇的时候,月儿和星星不见
一朵云飞上她的眼睛
睫毛的花朵含露
花心的粉蕊微微颤栗

我不是那个女子,但我知道我看得见
一只蝴蝶歇在她的云鬓边
翩跹。徘徊——
凝睇。飞离。回眸。


*  香薰的灯

茜纱窗下的唯一光亮,虚空的依赖
体贴香暖的密语
树枝上娇艳的红
花瓣上将要熄灭的微弱火焰

那个女子,流水样的发浮光飘过
不见风过林梢
不见水起浪尖
一颗绣花针,影子里落地
  
是寂静里的寂静,虚无里的缥缈
时光不会停歇
水流永不止息
回眸之间,我知道芳华会老


* 救赎

他乡有雨,几点雨溅上她的窗台
几痕心迹
洇湿她未眠的诗笺

她的月光,在他乡的庭院前低回
一勾残月
高高飞上她的云髻

那个女子,深深浅浅磨一砚流光
水波潋滟
爱恨在水涡深处

我不是那个女子,不知道为什么
她痛着,却说痛——
是爱的救赎


* 青衣

水袖轻舞之间,韵白清音绕
鼓点声起
眼波流转处,悲欣出场

唇启时,一声幽咽百回千转
若断若续
微雨落花枝,蝶翅轻颤

手比兰花,淡淡水袖遮羞颜
轻扬轻搭
脉脉情意,款款心曲通

不要慢施云手,轻拈兰花指
一声幽叹
马蹄声疾,萋萋芳草远

我不是那个女子,我只希望
一滴清露
坠在月光里,星光里


*虚实

相爱最是难相别,鸿雁笺传
相思惹情牵,冰心说玉意
红梅上簪一朵白雪

遥远的亲爱,挥不去的香息
屏幕上的密语,简笔的像
心海上点星星之火

痴极。爱勾勒、皴擦、点染
相思的摸样,婉约的心情
杨柳岸的晓风残月

等待。擅长写疏影、画暗香
浅淡的笑靥,娇柔的声音
喜欢把说话当做承诺

柳叶有时胜剪刀,话是柳叶
几许飘在风中,几许隐去
风痛时春花也不敢开

我不是那个女子,看不清她的眼
如果泪已倾尽,心字成灰
何必痴问在还是不在?


* 饮尽

你可以忽略我,但我确实来过。
是么,那么应该说些什么——
真不知说些什么。

月牙儿般的女子,望月,痛饮
杯子虚无,酒也虚无——
原是在饮些什么?

脸色越来越苍白,失色的诗笺。
笑如薄暮入林,空茫——
眼神是轻云在飘。

说是去了去了,踟蹰又再回首。
在灵河岸边,如是流连——
歌唱,不忍归去。

我不是那个女子,我只祈愿她:
今生好好睡去,醒了——
也不会知道是梦。


*  飞天      

浮世间会有多少尘埃,飞短流长
幽独于草叶之间,寻香——
以香息滋养性灵

旧河山上演多少奢华,浮光掠影
涤足于林泉山涧,抚琉璃琴——
让天籁亲近心灵

高旷辽远的蓝是灵魂安息之所在
让裙裾凌空飞扬,飘带曼舞——
放性灵望光亮处飞

我不是那个女子:深谙飞天的姿态
但是万丈红尘之上,百花盛开处——
如梦如幻,却不是空中楼阁


*不能自已

花正好时,惜花莫过于别离
粉蕊含珠,胭脂正艳
花气氤氲香意浓

那个水做的女子,正梳妆呢
眉是薄烟轻飞、媚眼流波
朱唇未启风含情

铜镜上尘埃暗染,婉转拂拭
画眉柔情俩缱绻、轻拥
月欲窥帘夜未央

我不是那个女子,前世今生
痴心会否坠落尘埃,湮没
我等她花好时归去!


*风景旧曾谙

不必预约,在心灵睡过的地方
清风絮语俩相见
听花开的声音,看蝴蝶闪翅
一个叮咛,一个答 “好”

月光洒满庭院,多么美的时光
玉露滴落花心里
虫儿唧唧,草儿轻烟笼

在庭院里张望,那时离愁渐浓
阶上苔藓次第生
靥上薄嗔,心上悬念起

我不是那个女子,我不会明白
为什么在疼痛处
月也缠绵,花儿会开


*一折画扇

谁遗落千年的一折画扇
在尘世迷途
江南的烟雨,还是
旧时摸样
轻展折扇的人,余香犹存

扇面深处,隐去了什么
一首小令低吟
千古缠绵
从旧时光里氤氲而来
谁的长亭,谁的古道瘦马?

浩浩汤汤,一江泛滥之水
一张红颜
沉潜于水中
在日月里若隐若现
谁的嗟叹,老了谁的春光?

我不是那个女子,泪痕难干
蜜结迦南
我只是一个扇坠
幽幽地香
等你展开爱,或者把爱折合


*离歌

一个转身,能荒凉了许多村落?
不,不会的
炊烟还在
青青山坡还在
属于你的羊群也还在

一个女子,站在村口轻轻挥手
风,微凉的
月儿弯弯
万物静谧无言
夜露打湿了她的发尖

我不是那个女子,不知道要如何
表达爱的深切
只知道
路总是向往远方
而脚步走得越远,归心越急


*那年夏天看了海
题记:那年夏天,有几位诗人坠楼,而我去看了海

伺弄烟火的人住在低处
层楼飘窗
夕阳在层楼之外

人影空沙,何处不憧憧
迤逦深浅
浪潮兮涌来归去

衣衫舞断飞飏,坠高楼
十分魂断
一分深水流落花

肌肤浓淡,些些生旧尘
海水含盐的骨肉
温软地,漾着你去


*碧潭

省略我,省略三十余年滴漏的命脉
省略发丝上湿漉的流光
足趾间暗生的浮萍
省略潭底沙砾上一粒香的影子
干干净净只一个、流云漓彩的碧琉璃

晚白垩世的单纯,花岗岩般地坼裂
碧潭上不着一缕
绿玉的温润和软,清寒和硬
巉岩凸出水面,小石子水底沉潜
翡翠上碧透的忧伤

都拿去吧,莲瓣里的浅笑,粉蕊上的芳香
夏恰如华年,而秋意拂叶
蝴蝶飞兮,蝴蝶止兮
缥缈蚕丝,嫋嫋,弱水深处一缕香
而碧潭空明,望不见一点水声


*你来,也是去
   
山风不吹尘,野径出没于草木中
旧苔未扫,黄叶新铺
她从远方来
一只红色蜥蜴爬过,是真
也是幻

古老的石头坐在高处,慢看风景
七月性感,勾勒汗滴
缓移步,理轻衫
石上人影,淡淡,是近
也是远

石头坐在山上,人坐在石头上
又一个人站在人后看天
他从远方来
枝上鸣蝉,空留音。你来
也是去


*过南普陀寺

南普陀寺是不卖门票的
寺庙雄伟 宝相庄严
但也有流通货币
游客多,就闻得些些红尘味

下午去是听不到钟声的
佛像新 庙堂新
锦包的蒲团
游客延绵, 观光或甚于祈福

我是希望寻得见一座野寺
老僧鹤颜 小沙弥懵懂
草蒲团陈旧
佛像残破,香火明灭

那时我吱呀呀推开庙门
佛像沉默
我在蒲团上跪下
双手合十,心中生万千空明

其时我点燃香火在佛前
香烟轻妙
老僧在禅房修心
小沙弥闲扫庭院,叶落蝉鸣

那时我掩门离去,轻轻
不惊动一粒灰尘
默默
不挥手作别虬枝上得道清风

但是南普陀寺里无野寺
我只在后山上看见
清修的石头
石心里藏些被烟火抛弃的佛


*莲

设若一个人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
她的裙裾上轻飏着异乡的风
足尖上沾染着苔绿色渐老的尘
七月又汗湿了双鬓

设若她倾倒眼波,在水边低下身来
月牙白的指尖轻触你的娇颜
你青圆的裙裾,燕燕于飞般的
在水面上铺开肥绿的清凉

设若你明艳的粉红吻上远山的青黛
三两只蜻蜓点亮湿热的暮色
山外山一管箫音,吹起如兰啼眼
风来与不来,香息淡淡地飘散

是否你愿意走出来,于七月的荷塘
霭霭凌波处站起滴水的碧绮
拂乱草木幽深的归途,月参差
山是你的过客,水也是你的过客


*今夜,想起虚构的你

“微冷,很好”——
我在夏天的夜里想起虚构的你
雨声远去,夏河淹没岸堤又骤然消退
断桥边
应是柳丝凌乱,水痕犹湿

想起虚构的你说起登高楼——
弄玉箫,吹起幽咽月光
更惹恼物业梦里诘责
夜酣畅
谁鬓角的风割伤谁喑哑的歌喉

谁的指尖在黑夜里弹奏烟火——
风吹,灰烬红
谁咳出的血在谁的时光里明灭
诗总是断在俗气的那一句
人间,落不下圆点

梦醒以后再也回不去梦中——
原谅我就要忘记你了
虚构的你的名字
虚构的你的城市
还有,虚构千万遍的你



*个人简介

纸笔上没什么可写的
最初是长在妈妈家的竹篱笆上
头发细软,指头柔嫩
舌尖上字音软香
凭谁的眼风一吹,脸就红了

后来省略了很多后来
青丝上落了灰尘
妈妈家竹篱笆上的叶尖儿
风吹雨
花开没开枝都黄了

很快野草将攀上墓碑
铭文上刻着
生理性心理结节,心理性骨质疏松
谁的水色
枯萎了谁的名姓


*折柳枝

一个人说起突然而至的泪
突然而至的泪说起一个人的多情

2013.10.14.19:25.


*色

只道是她的水多
人又说是她的露水多


*2015年春天

四十年了,女人们继续流产
我终于失去了没日没夜读风花雪月诗写你侬我侬词的兴味
翻过仓颉,翻过李白,翻过杜甫,翻过《本草纲目》,翻过《史记》和《资治通鉴》
你知道“双独”、“单独”、“非独”、“失独”吗
字眼里深长的泪、紫黑的血腥、幼嫩的冤魂的怨气
命也非命,法也非法
谁的国,非也,国?
黑魆魆的花瓣
走着中国的法律程序,吊在中国的枝头


*与子书

你越长大,我越懂得我所知道的人生道理毫无用处
只是在你泪流的时候
我可以像你小的时候那样抱着你,直到你慢慢停止哽咽

2015.03.16.23:46.


*伴侣

晚上他睡在我的右侧打呼噜,流口涎,腿抽筋
肩膀被褥间折一道三八防风墙
不自觉地在梦中我把人间的疲累和烦怨翻压在他的肩头腿上
不自觉地在梦中他刻不容缓反手推开
半夜他醒来叽叽咕咕抱怨我与他的远和近
白天不定期他要我算计人民币的去向逼仄我的音阶
一笔笔算到了彼此廉价的工资昂贵的物价借贷的房子儿子老父老母还有人情份子
赌咒发誓下辈子一定不要相见
他又难为情地说那一次他梦见我死了他直哭得没了气力


*隐忧

不敢听到电话
怕人问起工作十八年的绩效
问起生活起居——
我有舞步凌乱的灶台
阳台上隔夜未收的衣服
门垫上脚气葱茏的鞋子
地板上繁茂的灰尘
远方时起波澜的求学的孩子和年过古稀的失眠的父母
手机上按月提示的还贷信息
还有潜伏身上心间多年却不能与人道的暗疾


*在病中

春风还没有预备好蓓蕾
南山崩溃
桃红一霎时泼湿衣衫
洇红棉白

掏空了树枝上一切的歌唱
世界正是一座空山
思想正是一座空山
没有存在

喜欢着的那一个人走过来
身上撒点夜的星光
心跳的声音
在梦中,恰是池塘青草边年少的时光


*爱

先是,不停地说话
说至潮涨肉身
说至桨起灵魂
说至灵魂和肉体酣畅才够圆满

后来,不想说话
不说灵魂
不说肉体
空虚灵魂和肉体到无才够完满

再后来
各自听风
各自听雨
各自在各自的森林等枯枝折断


*山居者

小路,衰草,白霜
老树,鬼屋,女儿庙
有人处皆有故事
山居者自顾自在林间晨起晚卧
窗外一二三座山峦
山上四五六处坟茔
坟茔前七八九块墓碑
墓碑上王李向汤百家姓
一时雾起山林,一时雨滴叶尖
不知其因何而起,不知其因何而落
万物自有来处,万物自有去处
那时候正好安睡。阳光洒落眉间
暖暖地
似乎慈悲之手抚慰坟茔
抚慰坟茔前的墓碑
抚慰墓碑上的名姓
抚慰坟茔里白骨寄寓的众生之灵魂
抚慰众生灵魂深处的苦楚


*洁癖者

他反复擦拭
他反复擦拭家中的物什
他反复擦拭客人坐过的座位
他反复擦拭客人用过的茶杯
他反复擦拭客人打过的电话
他反复擦拭客人走过的痕迹
他反复擦拭客人来过的气息
他反复擦拭空气你看他反复擦拭
只不能擦拭他自己心上的灰


*有病者

他身上无疾
他只是说一句话怕错了要恐慌十次
他只是做一件事怕错了要后怕十次
他锁上门下到一楼又返回门前拉扯门把手检查门的开关
他把钥匙插进去又取出来
别人说一句话他要思量是否影射他
别人做一件事他要考虑是否针对他
他活在人世间巨大的阴影里
他活得就像人世间巨大的阴影


*她若不在,香去哪里?

她的眼睛里有水
肩上有花
裙裾上涨满蝴蝶

一江逝水,一面蒙尘之镜
月在,花在,她也在
只是旧曾谙

她在路上
或者路在她的脚下延伸
芳草失足于水中

一双绣花鞋,弄错了时光
细碎的步子,隐没在古旧曲折的回廊里
鞋底上沾满现世的尘

她多想修行为一张薄薄的蝴蝶标本
夹在佛祖的经卷里
看山只是山

有人见过她么,在路上?
她孑孓在文字里,气若游丝
生死,轮回,低首,沉吟

断墙上的夕阳,还照着千年前的旧影
她总想躺下来
流淌成一地月光,或者月光下秋水的闪光

她站在尘埃里
一次次回头呼唤自己
惊惶四顾,驻足,慌不择路地奔跑

多少次自言自语说
好了,好了
任凭花凋谢,听凭身成尘

遥远的呼唤——
她若不在
香去哪里?


*十指蔻丹一梦遥 (共8个)

1. 《殷勤不得语》(鱼玄机)

     蔷薇花一瓣瓣飘下来,覆盖了那叶芽尖儿细嫩的影子。

     玄机无人能解,只说绿翘穿着藕荷色的衣衫,笑盈盈弄春潮走了。唉,且让人唾骂千古,只不想揭开她的伤,说出心中隐痛。

     怒放的蔷薇失去水分和芳香,枯萎的绿翘偏是吐气如兰:谁的衣袖上笼着谁的香,谁的肉身上走着谁的影子,谁温热的唇亲吻着谁死去的的魂?

     青丝挽髻长纱飘,素手皓腕拂尘飏。噫,好快的刀法,还没看得到自己脖颈上的血渗出如线,决绝的头便断了。唉,咸宜观窗前的残月一闪而过,空气里又似乎漂浮着咸宜观床头堆积的道家书香,而那些名动京城的诗句,全都飘散在风中,让娇媚的眼风轻轻一丢,便坠落了飞扬的方向。

     只可恨一袭罗衣让人轻。“鱼玄机诗文候教”,偏要抛了虚名,冒天下之大不韪,饮酒,交游,弹一曲世间绝唱,世人诽谤又如何?人间清白,只让一双清亮的眼睛看见就好,只让她月牙儿似的纤纤蔻丹,斟上细嫩的明前茶,同啜饮——指尖悲欢、心头痛。

     温、飞、卿,穿过众生颠倒的目光捕捉你,你的一双红泪,令秋天的柳枝重绽新芽。都说漂泊令人老,为什么模糊的视线里,横卧的还是那旧时碧波;那熟悉的碧波上,轻轻飘拂的又还是那熟悉的绿枝?涟漪轻轻漾,一条幼微之鱼,在你幽冥的洞里游弋。微隙里眺望你,清风里迎迓你。

     “一双笑靥才回面,十万精兵尽倒戈”,这世界太轻贱了。影子带着灵魂走了,再没有什么,值得作千金一笑。但是温、飞、卿,真的很喜欢看你隐忍不住之泪流如血,所以断颈时,又一笑、再倾城。


2.虚心能自持(薛涛)

     心似幽篁身是芙蓉,宜长于水滨,闲看波光花影相戏,偏是被移植后花园。丰姿亭亭又如何?挡不住“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鸟声聒噪,风声狂浪,枝叶消瘦,寸心幽咽,彷徨处谁人知晓?移枕只与花细语。

     芙蓉花不能开得太妖冶,赞花的人多了,兴奋会攀上树梢尖叫,那时候边塞路遥,边关月冷,柳质花颜,怎生消受?凄凄惨惨《十离诗》,能唤回几次旧情、妩媚几次离别?枉费几串珠泪滴寒,空自几株湘妃吹冷,一骑清路尘远,一抔水中泥残。

     万里桥边闭门居,尽日独上吟诗楼。春光画娥眉,双凫弄软波;满目同心草,不见同心人。芙蓉木制纸,芙蓉花染色;裁方方展展小笺,刷丝丝缕缕心红,写颗颗粒粒心字;爱极桃红色,抛却桃花词;粉笺扫尽须眉才,汗青高踞《筹边楼》。

     风花谢尘去,浣花笺韵存。 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残云,说不尽关山月寒,写不完蒹葭笼霜;你且凝眸,看那蝴蝶似的飞。

     

3. 明月满空山  (黄真伊)

     如果不能守护初心,那么舍弃肉身吧。

     学那丹顶鹤闭紧长喙、垂下头颈、收拢双翅,盘旋、如花飞落、尘埃上舞蹈,唉,肉体的欲望总是纠结于红尘;学那丹顶鹤昂起头颅,伸直脖颈,张开羽翼,唳于云天,灵魂呵总是向往长天里的自由。

     世间的秩序真是太谬误了,谬误得如同虚幻。这虚幻之门又如此冷漠,它拒绝真挚之心。悲泣的雨不停地下,相思的灵柩滞留在相思的门前,等候那件温香的上襦,轻轻覆盖薄棺之寒;等候那句知己的话,相送将要长眠的心。

     没有什么比真心更无用的了,狠狠丢弃,或者埋葬。“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用那绝世之美,绝顶之智慧,歌兮,舞兮,咏兮,唱兮,倾城兮倾国。确乎伯牙,不学伯牙;高山流水,玄琴铮鏦;子期去矣,只不断弦。且把一干之陌路,视作唯一之知己;且把一干之情人,视作唯一之爱人。

     不要自诩高贵威权;不要自夸风流自守;莫说默言十载避世,莫说面壁十年思佛——乖乖缴械投降罢,心悦诚服拜倒罢,诚惶诚恐破戒罢。伊只深居青楼里;伊只浅藏珠帘后;伊只站在林下,听那风吹涧鸣,眼中带点笑,带些嘲弄,望远处,燕燕于飞似地吟诵:“明月满空山兮,暂休且去若何”。

     唉,一首吟完,听的人呀不要心旌摇荡,不要从系着红绸的青骢马上摔下来。伊的背影它已经远去了。伊站在深山古刹的庙堂里,踮着肃穆,对着宝相庄严,徐徐展开双手,斜线步、滑步、跳跃步,丝绸的长袖软软挥向天空。于是禅师的眼底心里,尽是一空白云飘浮;那穿着白布袜的脚尖,隐埋在蓝色裙角之中,调弄着“若隐若现”。呵那即将成佛的禅师,刹那间,感觉到肉身庞大的空虚,感觉到那空虚里焚烧的灼热,感觉到那灼热里勃发的蠢蠢欲动。身不由己地,他弃绝了佛,他纵身于欹倒的绫罗。

     修炼绝顶的才艺只为征服绝顶之人。嚇,那个绝伦的人呀!贫居花潭,讲学,著书,风没法扰乱他古拙的心境,雨没法打湿他干净的思绪。可是春花几度飘落,潭水的容颜再也没法依旧:伊踏着飒飒的秋叶来了,花开一样,温柔地凝睇着他的眼;叶落一样,轻轻地叩击着他的魂。他叹息着抚摸自己的心,说:心呀,你何以永远年轻?我残损的躯体已经随着岁月老去,果真我放纵你听从躯体的召唤,怕是将要惹取世人的讪笑吧?

     明月看不见花潭深处的涟漪,甚而那涟漪于深渊处已然翻卷成漩涡!伊只在花潭边捡取那初始的真心。伊往碧空里掷了半月制成的织女梳,又剪断了裙摆上泛滥的相思梦,望高山白雪、林下疏梅去了。

     
4. 家住西泠妾姓苏 (苏小小)

     不知伊出身何处,亦不知其可曾渴饮林间泉,饥餐月下花,倦卧红梅雪。伊就那样坐着油壁车,从浩瀚的历史卷帙里浮现出来,在《玉台新咏》里唱清丽的歌。若远若近的香,水一样浸润你,漫过你,倾覆你。

     天生丽质难自弃。怕碧瓦朱墙,深宅别院,海棠深深,遮了千里风光;怕亭台楼阁,勾栏画梁,脂粉流觞,掩了人间绝色,所以白沙堤上,牵鹂惹莺,分花拂柳,曲折而来。

解忧的不止杜康。散尽千金,遍赏东南形胜。堤上烟柳,湖上画桥,千里秋色,十万潮声,伊是逐浪圆月;重湖叠巘,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笙箫烟霞,伊是莲娃菱歌。

     伊坐着油壁车,车声画中辚辚,清词诗里袅袅;仿佛正在走来,仿佛正在远去;仿佛清风迎迓故人,仿佛明月婉拒浪客;仿佛誓约说要守候,仿佛誓约说要离开。

     兰若吴钩钩如绸,清露悬凝啼眼幽。确乎伊穿着云做的衣裳风似地轻飏,确乎伊佩着玉做的珮环水样地叮当,确乎伊站在如茵的绿草地上,确乎伊守在如华盖的松柏树下,等候。同心只如灯花,灯花只如烟草,剪剪结结,结结剪剪,剪剪缠缠,缠缠剪剪,剪到不能剪,缠到终须散。去的终须去,弃了油壁车,抛却暮暮朝朝,咯血,气绝,一缕香始于风尘而来,又弃绝风尘而去。

交游如浮云,欢会只一梦。月色凄迷的晚上,不要走出你的庭院,不要倾听缥缈的歌声,不要抚弄幽怨的玉箫,不要招引那个徘徊在花间的女子,且容她在夜的月光下吟哦,且容她在你的梦幻里翩跹。

     爱,爱,爱,声声慢,深深叹:伊尽自决绝,伊尽自残忍,伊只留一个十九岁的好模样,让你生生疼,让你生生痛。


5. 卿须怜我我怜卿:( 冯小青)

     小字竖心离情,隐钟合小钟情。离情恰似钟情,钟情原是离情。晨弄春波影,夕揆水仙恋,晨泪竞潮,夕泪竞汐,脉脉溶溶,恹恹滟滟,休说作鸳鸯一派,原厌绝相思一概。

     十岁授《心经》,一过即成诵。惊兮,叹兮,老尼说命薄,乞作女弟子,不得,乃嘱“不可识文断字”,恐早夭矣。偏是好读书,精通音律,善长弈棋。更出落得:朱朱翠翠颜色、妖妖峤峤风致。

     错,错,错,文姬误嫁昭君塞,结缡为偿风流债。妒妇远遣孤山冷,小青零丁清凉界。莫相问生又何欢,莫思量死又何悲,无非是香消玉殒紫玉成烟,无非是红颜揉碎白花飞蝶。

     只怨嗟三春颜色无人知,只叹惋难向秋风斗羽翰。幽窗冷雨,孤灯残夜,淅淅沥沥《牡丹亭》。眼见得倚风盼小立深院裙衫儿茜,眼见得袅晴丝摇曳闲庭春如线;耳听见莺莺燕燕声声生生如剪,耳听见呖呖滴滴莺歌鹂鸣婉转溜圆。眼见她蹑新履怕踏嫩芽残,眼见她惜娇花疼煞金铃小。眼见他眼角微饧半折春柳没乱里访幽梦,眼见他春心淹煎求题诗那答儿闲寻遍;眼见他转过芍药栏,眼见他太湖石旁傍;眼见她玉腕朱颜和春光暗流转,眼见他推倒玉婵娟一刹那蓝田日暖玉生烟。咦,那处曾相见,相看又俨然。呀,兀那一片落花儿惊醒一对梦鸳鸯。痴心梦醒而死,遗情啼唤而生,生生死死,柳边梅边。唉,三十三天,最高处离情;四百四苦,最苦是相思。空门深遁,也难挡绮思艳绪,翩如蝶飞。

     直是弱絮风飘,止是幽兰凌霜。夕阳流水红花影,知是谁个倩女魂?着春衫,点绛唇,临水照,诉衷情,影妖纤。窸窸窣窣捻罗裙,细细碎碎背人语:影也,我耶?我耶,缘焉?缘焉,孽焉?直照得春水凝咽,直问得菱花流涕。世无知己矣,与影自怜。

     不肯枉担“生之虚名”,不肯辜负天赐绝色,更不肯身后籍籍无名。乃延画师,画真迹,迁延三,方尽得风流传。冶服丽装,祭拜画像,连呼“ 小青!小青!”,一恸而绝:因为太看重自己,故,临终时,痛唤自己恨如爱。

     
6. 一弯眉砚葬花魂 ( 叶小鸾)

     迷雾打湿云鬓,嫩红染上桃腮,星眸微露,朱唇含香,都道伊是“绝色”,伊偏恨“绝色”二字;伊爱着旧衫,燃沉香,镇日里临窗独坐,看书抚琴。

     爱极春风,恨极春风:尽吹落花瓣如雨,尽吹皱流光渐老,尽吹得高唐梦遥,尽吹得人去楼空只剩下雕梁画栋燕声残。一方眉子砚浓,伊不画娥眉,尔休话小颦;生性烟霞,茶香袅袅写禅机。

    “ 牡丹亭畔,一梦而死,一梦而生;梅花树下见春容,梅花庵里殷勤唤。”  也羞红菱花镜中淡淡新月,也暗想画眉人意态风流。不耐看深闺里同根一朵花,香浓时移栽他院便生受风寒磨折,一点点淡了颜色,一丝丝去了芬芳;一出生便凝视的那个人,凝视了几万年的那个人,总是若自己的影子那样疏离得无法拥抱;即便拥抱在怀中,也会有肌肤压迫的不适和呼吸阻碍的困窘;呵不,就算是血脉也合二为一,也还会感到心的空虚,孤独和寒冷。

     行吟坐卧,将要被另一个人占领了么?五天之期,如何来得及逃脱。伊是多么聪明的人呵,伊好端端生一场暴病,伊病一场千古之谜;伊割弃婆娑尘世,叫别离也温软轻灵。让人忍看眉子砚上飞飞谢谢桃花雨,泪葬洁来洁去桃花魂。

     ”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呵说此话的人多么狂妄无知。伊站上枝头,在尘埃落定之前,先折断自己,给你看生死洁净之美。

     
7. 焉支枝头点梅魂 ( 柳如是)

     玉池莲叶,鱼戏东西,桨橹声声欸乃。在焉支山行走,爱着幅巾弓鞋,交游风雅,自署名曰“弟”。立意于焉支枝头,桃花深处,勾点梅魂。
归家院幼婢,故相下堂妾。恰是杨柳飞花,随风飘絮;如何名“爱”,真正“影怜”!谁人解得林下风?:蠢人一掷三十金,一笑再笑断发还。春困懒起白龙潭,锦被香拥女儿身;霜条舞风曲折拒,倭刀斩弦相决绝。
     噫吁哉,可以视作尘芥的的确太多了,譬如看重色相的世眼,譬如红舌夭夭的誓言,譬如黄昏淡月的清愁......唉,此等种种,委实是太让人厌恶和轻蔑了,操就锋利之刃,砍去蒙尘之弦,断了嘤嘤嗡嗡嘈嘈切切错错杂杂。
     灰尘里分辨风物,禄蠹中识得名士。莫暗叹姿若飞花凌波态若流风回雪,“以于也然之而乎”,平平仄仄仄仄平平,自仓颉的横竖撇捺折勾之奥妙处挑出世上最难之字,从千古累牍里吟哦出十二精雅典故,一韵呵成。纸张为绸,笔墨为针,端端绣一幅惊才绝艳《男洛神赋》,看男儿愁坐芝田馆,看女儿用尽八斗才。
国飘摇,家零丁,南楼诗话,复楚意志,“要人来,来得么”?千种相思多情苦,一般无奈由人去。
     鸳鸯诗写鸳鸯梦,鸳鸯楼断鸳鸯魂。一阕梦江南,十曲离人散。人去凤城西,细雨迷蝴蝶;人去画楼中,玲珑夜来风;人去鹭鹚洲,菡萏结秋恨;人去小池台,多情损莓苔;人去绿窗纱,可怜好摸样;人去玉笙寒,春残红豆小;人去碧梧阴,肠断误同心;人去小棠梨,花瑟泪些些;人去梦偏多,生疏自欢娱;人去夜偏长,罗衣玉光凉。
草人家中柳丝长,桃花得气美人中。湖上风清半野堂,红豆山庄如是闻。
     的确有一种真情可以使白发青丝映衬成人间绝美,的确有一种付出可以让世俗纲常沦落为荒谬笑话。青的丝,白的发,黑和白,彼此欣赏,彼此倾慕,彼此包容,彼此渗透着酝酿出最耀眼的闪电,
潇洒直如真名士。白绫若雪,优美的脖颈若雪,看她梅魂挂在枝头似地,雪白地殉情,殉己,殉国!

     

8.  青丝潺湲流来叶(上官婉儿)

     雪面上刺出苔痕,苔缕上染出淡墨,淡墨上妆出红梅。梅花隐约,唯有青丝潺湲,眉尖处漂来洞庭落叶,道是露冷,道是香寒,道是月落,却原是锦屏一派空虚。

     上官,这姓氏多么高贵,他的风仪,曾经名动长安;当他打马经过,马蹄得得处引来万人观瞻。哦,因为身为臣子的忠诚,他嫣红的血滴溅落在长安华丽的灰尘里;婉儿,这唇音唤起来多么温柔,她温润的曲调里没有绵绵的恨或者幽幽的爱。血染的尘埃上开出清芬的花。

     没有谁在娇嫩的花芽上雕刻恨。当她生长,雨露令她丰盈,日月令她智慧。站在春天里,她似桃花,也似李花,当桃花李华交错掩映,发丝拂过她的耳垂,一个声音剪春花一样窸窸窣窣走过:风定花落深,相乱欲何为?于是她写下这诗句,并因此走到女皇的面前。

     其实是没有恨的。当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无上的信任,当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无比的器重,当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充分的舞台展示自己,当一个人让另一个人无限地发展自己,当一个人发掘出另一个人无限的魅力,当一个人成就了另一个人,当一个人造就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便乖乖成为那个人的奴仆。

     她替她掌管诰命,批阅奏章,裁决政事,显明有效。人生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有恨有爱,爱恨让人欲生欲死,爱恨也让人苟活。她是没有恨的,她倾尽绝世才华辅佐灭她家族之仇人,她穷尽毕生心力服侍她知遇之恩人;不怨怼,不背叛,助她成就盛世之伟业;她是不能爱的,她用芊芊玉指拟就宣判心爱之人死刑之圣旨。黑的苔藓痕,红的梅花色,这就是她的命运玄机。

     十三为才人,四十为昭容,只道是两朝为妃荣宠加,只道是两朝专美权势隆,岂不知“通”字生造遭人谤;都说是权谋诡诈惹人嫌,都说是暗通幽曲乱朝纲,都说是秽乱宫闱罪当诛,却不知饮鸩诫立皇太女,却不知修文广揽天下士,却不知天下诗文高评判,却不知孤芳自赏高标识,却不知盛唐诗文从此开。道是石画苍苔,道是风织水文;风飘飘兮临霞岫,足翩翩兮下霜蹊;汝不知其志逐深山,汝不知其心迷曲涧。

     不知其生也为何而来,不知其死也因何而去;人闻兰心臭,不知兰长于何焉。恍恍惚惚兮她是来过的,意绪迷离矣徒然感叹其背影之迷离;真真切切兮她已长眠,心彷徨噫何处是她的栖息之地?:或许真的有一块土地,埋藏过一块青石,石头上刻着她的名字,名字里缭绕着她存在过的气息,但是盛殓她的棺椁在哪里,或者裹过她的草席在何处?惘然是坟冢里散几块碎骨,似乎是墓坑道落些许残灰,她焉,梦焉?

     丝绸似地她写就一阕大明宫词:好端端的文字,雨濛濛的灰,留给你深深浅浅地看。

   








发表于 2016-7-10 11: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大组典雅芬芳之诗,暗合明月清泉之心,且待细读细品。

问好枚枚妹子!祝诗文消夏、心凉祛暑!
发表于 2016-7-11 21: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丰腴
或者干涸
我与你一起承受

喜欢的~
只读了前大半部分的短诗
发表于 2016-7-11 21: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6-7-11 22:10 编辑



  枚枚的《十指蔻丹一梦遥》,堪称文敛古韵,诗怀真气,

  在节制中有绵延,在富含中有清透,标致灵慧,独具风情。

  渐趋洒脱自如中,痴香如故,兀自执笔美与命运之玄机


  假一己之念以承苍茫:那“深深浅浅地“走,”她焉,梦焉?“


  而惟精神之美,永无迟暮……

    ——钢克,2016. 7.11,22:09.


发表于 2016-7-12 0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慢品枚枚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6-7-12 13: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典而婉约,来欣赏!
发表于 2016-7-12 14: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钢克 发表于 2016-7-11 21:59
  枚枚的《十指蔻丹一梦遥》,堪称文敛古韵,诗怀真气,

  在节制中有绵延,在富含中有清透,标 ...

惟精神之美,永无迟暮……
发表于 2016-7-20 00: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发表于 2016-7-25 16: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八个足见才情~
发表于 2017-3-2 16: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婉约,深情,唯美的一组!拜读欣赏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2 14:15 , Processed in 0.14349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