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80|回复: 2

[诗歌奖投稿·长诗] 火与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7-7 15: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冰 于 2016-7-7 16:04 编辑

或许怀疑可以相牵
观念的落差命令彼此凝视


无疾的雨袭来
世界敞开在它的色相中


众魂灵沉默之夜
活着成为卑屈

让一切得以安顿
灵魂吐露白骨的花朵

向下,接触到黑夜
然后是黎明

从半坡长出了药草
可以医治生活的隐疾

最坚韧的魂灵
来自这百花丰茂的旷原

在少年的阅读里
你已经洞察到玄奥

历史的书写里
有两道弯曲的影子

一个藏着阴谋
一个藏着哲学

一个叫帝王学
一个叫民主经

陌生的人们不理会这一切
他们在另一个房间里安详打盹

幸福之花在某个午夜突然出走
一个姓氏的影子孑然倒下

遗忘是一位不请自来的贵客
人们有理由对六月的洪水保持更高的心悸

震卦有它必然的风姿
它的裂纹里生长雷电

但我们依然不能就此走向澄明
我们依然陷在迷雾中

追杀的脚步声并没有休止
而命运的涡潮也只会更加诡异

当某人出现在我面前
或某个声音牵动我的心弦

我并不感到诧异
我只是想时光总是姗姗来迟

一杯午后茶
治愈我的病症

一个梦
延宕我一生的传奇

茶浮动
置换经期

静虚如期而至
一个电话迟迟没有拨出

远行背囊
装载着故乡的山山水水,梦里红莲

只是渴望真实
在四维的房间里放稳自己的身躯

与朴素靠近
与劳作融合

对每一个迎着我走来的人,或者驴
都保持应有的谦卑与尊敬

在更多的影像中看见我自己
从低处的水面中露出我的面目

在六月
在水性植株的吟咏中

漫步跑过了大雾
影像消失于原野

这是一个诗性的季节
植物敦厚,光阴绵长

岁月呈现出高贵的宝蓝色
有人已经在大气里游泳

现在是时候收藏果实了
成熟的芬芬从六月每一个边缘弥漫过来

很多事都开始发生
果实纷纷开裂

光热升腾
沉没之地裂现彩虹

逻辑被搬运
屈子重新弹唱起天问

涉江之始
我们购回黄色泳衣

明亮色调
暗含现代性

拒绝成为新的起始
把哭泣让渡给远古

并召唤
游方的女侠

无物之阵
我们再次发起冲击

钢制的雾
统辖河道

游鱼从梦中苏醒
赤蜂飞行

你打开在流水的床上
叹息淹没额头

那是些不可解的方程
祖国在每一具沉降的躯体里受难

你感到了郁闷
与每一株植株一同郁闷

影子倒戈
在流水的江中

庞奇的云阵
收集耳语,酿造风暴

现在,虚无的花朵升上来
黑夜的颅骨流淌膏汁

藉着回忆我们向着远古漫溯
母亲的叙述里有童年的光闪烁

并非来自飞翔
甚至神话

刚刚道过早安的人
又在走向黑夜

一杯茶可能会呈现金色
而郁金香也会长久安静

该是我向你表白的时刻了
众神都已聚集,星光高囧

这是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也是独有的夜晚

最美妙的,与最糜废的
一同发光

陷在迷雾涡旋的某人
挣扎着露出死亡的面孔

无言的苍白
比恐惧本身更骇人

你徒手进入搏斗
与史前的空洞

序幕徐徐展开
你只能作为一个笑话出现在前台

不要争辩
不要学习蚂蚱,飞象才是样板

如果郁金香盛开
我将走向田野

化作一道渊壑
拥抱亡骨

你愿意前来为我献祭一束白花吗
当我们只是陌生的人

我会提前偿还债务
为灵魂之途打扫干净生之耻辱

落潮之声渐远
幽暗闭合

往事被再度提起
意义的沙丁鱼游出了铁皮罐

你正陷入一次次破产
梦的大陆板块漂移

坚持,是的
你手握枯树的拐杖走出雨幕

高山之巅有你的金蝉在鸣响
大地的凹陷处也涌现蓝光

我在自己的居所
为永恒聆听熬制蜜饯
雨水带来了清凉
不改夏日的进程

热度依然在持续
风暴在酝酿,聚集

许多事物都正达到鼎盛时期
它们努力着,盛夏给它们提供充足的动力

带原罪的涡轮
被呈现出来

独角之士,忍耐力
已达上限

游方的货郎
念动隐秘的咒语

花朵出现在午夜
剑鞘闪烁血的寒光

为欲牵引
有人坠入渊谷

光辖制
黎明与黄昏

更加昏昧的场景
苍蝇血溅上夜的墙壁

带启示的语录
敲打六月正午的阳光

你的樱桃时节
一片鲜嫩的红火

穿红衣的美丽女子出现在十字路口
引发人原罪的基因正在发芽

谁没有过舍生忘死
就不懂真正的六月

不懂人生的意义
不懂万物为谁而生,而存在

很显然,我们已追不上一些美好的日子
亦无法挽留随身路过的风景

墨镜下的目光有些犹豫,含羞
但不能阻止宇宙整体地成熟

真理敞露
大美欣然

然后热量蒸发
季风销毁大地的证据

惟剩悠然
与石之寂没

风再次吹送过来荷花
隐现风姿

幽暗之水
流淌在午夜

你在遥远的异地
发回故园的电波

为香气所主宰
眼眸里携带着光明

你看见我在安逸里沉坠
而你在上浮

你率先到达的场景
危险而自由,所有的种子都怀抱一个

明日的梦。所有的梦在结痂
在六月的热风里成熟,薰美

世界在热浪中升腾
生活日日升高

你奔走在火中
脸上挂着梦与笑

绽放的花朵
在爱的世界里独自挺立

而你在变得安静
偌大世界里竟没有可观之物

你遥想起秋日落叶冬日飞雪
是否有一首诗存在,引导某人莅临

梦在生长
时光挂出累累果实

沿街叫卖的人
他们把自己绘上石壁

历史是一道虚幻的影像
从里面走出了英雄人物

现在,光移动
搬动生活的方桌投往虚无之渊

大海昼夜翻涌
把狂野步伐再推前一步

而你沉浸于海浪复诵的月光
制造了礁石的吟哦

六月再度狂放
一首伟大的诗篇酿造出来

记忆,被敲打
时光中长出蠕虫

一个死亡的人主宰着帝国
黑暗中的呓语者月畔行吟

每一个日子都成为最后审判日
双重标准制造出欢娱与悲辛

这亦是讨伐者的节日
沉思的人借助星光度过漫漫黑夜

疲惫涌升上来
突然到来的沉寂令人哀伤

一个人说,来吧,杀死我!
别让专制占据了我的生活!

梦倒立,午夜
突来的思想令花朵打嗝

冷凝月光里
一个帝王的梦正被解析

我们最后都成为了旁观之人
各种义理里不见生活的证词

昔日的理想主义藏进了书页
英雄的呼唤化作虚幻的叹息

这个民族不见有分毫进步
恶却更加肆掠繁殖

雨水翻过时令的堤坝
夏至在鸟鸣中如期而至

有没有可期待之物
当洪流聚集,死亡的洪轴滚滚转动

时光之虚,亦
绸缎之虚

花漾
你的薰衣草梦正被晒制

靠近黎明的窗前
更加靠近脆鸣的鸟语

梦在流泻
在朝日的阳光中

你回来带着城市的理想
数个日子你已翻遍它的浮华

精致的奢侈
与堕落

你绘制一朵金蔷薇
寄放你漂流的思想

长大的你镶上了金边
灰姑娘正成为故事主角

肉体的盛放与凋落
是一座城市原始冲动的别名

遮掩好自己
用花叶的乡村,以及奶奶的言语

她摔断的胳膊正在流血
而一座村落都沉默

带利角的少年走出
光阴正蓬勃

世界敞开山色
语言的鸽子飞进暮窗

你不改往日之见
沉浸于对理想的遐想

一朵性器之花开放在夜晚
愈发的苍白,没能唤起机能

爱更深地沉潜入水色
你把玩生活如一条春秋之蛇

寂没,更大的寂没
所有的言语都在飘坠,世界

归于寂静本质。你最终厌倦了众人
重回居所,灵魂的流徙之地

真理是从未有过之词
正如太阳没有阴影

日子越来越凶险
死亡的铃声响遍月份

泪水不识回家的路
受审的魂灵取消白昼

垂直听觉
直达玄武

你把忧郁带回居所
随身悬挂

后室里有你命运的钟摆
摇荡着六月月色

所有的人都必有一个姿态
包括月下站立的你

异形时空里人们检索记忆
耻辱之门敞现卵石斑驳之色

空灵之书被反复诵读
审判日诸神自宫声调喑哑

你反手踱入书房
录下文字

复调声部
乳汁流淌

你擦亮左手边的星辰
顺手把右边的夜风掖紧

在宿鸟独立的颂歌中
你以泪洗面迎接朝晖

受洗的世界
滴落晨翳脆啼

升高的白昼
隐现双重灰影

爱的时刻
亦是受难的时刻,深刻的时刻

世界巨象
在银灰的鞭鞘中酣然沉睡

脚步声渐近
音乐温婉

工程再次动土
商人密谋

赤贫艺术
析出走胎面孔

深隐丛林的某人
瞳孔闪动

变更的姓氏
意志凸显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所有的词汇都在坍塌,腐坏

从内部世界
从一只鸟的脏腑

笛音飞出
小曲温暖

来者险峻
烈酒淬变为午夜刀丛

你守淡如菊
抵御突起的飓风

瞬间来临
又消逝

你对自己产生错觉
仿佛人间

沉寂是必然的
某人出现在巨大的倾斜的

冰面。他的脸
显出圣洁

以及不可消释的悲哀
他望着我们,朝向虚无

然后从整个盛大的六月
他摘取到一片梨花

带回你到最初的时光之岸
无名的雪寂然落着

跨越季节的沟壑
我们依然相知

这就是最好的了
在转身中我们也看见午夜雪梨

你笑得天然
化解我心中的悒郁

最初的言语
也还鲜艳

陶制的贝
复活在掌中

我们相携走下台阶
银辉月光没过了脚踝

并非期许
仅是重逢

世界在它的完好中
云漂来七月

下一刻,我们将会相逢的某人
已等在灿美的年岁

每一次当我走向尘世
月光铺下如许台阶

你从远方寄赠给我的海浪
带着金蛇的舞蹈

饱藏的蜜意
经自然的洗礼而温润

在你我的世界之间
填补了意义的空缺

许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丧失
当我们瞬间醒悟过来

而更多的人们
沉入极大的混沌

在暴戾的语词前
他们放下原则

他们以左手谋杀右手
并在这交换中获利

以黯淡远行
托起一只水母上浮

在怪诞世相中
我绞杀食物

以毫不掩饰的粗鲁
安慰一位早先时期的友人

然后我们告别
连城的雨水惊动四方

我们寻找水下出口
在湍急中反省自身的文明

许多的真相拖延到此刻
在城市的蝶鸣中隐现罪恶

七月,隐遁的季节
人们怀想早日的安然

登机的人们从空中俯瞰
眼里盛满繁华与荒芜

水淹的岁月恰似天国布景
梦幻四重奏展现华丽阵容

最初的发动者迅疾转身离开
他的睿智清醒令沉醉者茫然

耻骨再次发出歌吟
大道回潜于迷蒙风雨

一个劫难程式的铺排
梦想中的七月以如此方式莅临又遽然远逝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8 22: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者险峻,你守淡如菊……


提读蓝冰诗兄新作。问好诗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9 16: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次当我走向尘世
月光铺下如许台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7:43 , Processed in 0.05075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