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蟋蟀

诗选辑:《剪纸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1: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6-7-10 21:34
读外语老师,我突然地理解了——让词语活在诗中,让诗活在生命中。

感谢楚楚的关注和耐心品读!近日在处理雨后农庄灾情,几乎没有时间上线,迟复,勿怪!
诗与生活,的确是一种需要时时提防的关系。一方面,需要有真正的生活的经验,另一方面,也要警惕被生活劫持。《马路是死者的储蓄所》,是想由七月半烧纸钱这一普遍的仪式,提醒人们,生者对死者的承诺,需要以生命去兑现——而我们对这承诺往往视而不见,因为死亡终究会将我们悉数清点,所以,必须时时铭记生与死的庄重。《外语老师》,则是对我初中时代一位英语教师的记忆,她性格开朗,活沷,漂亮;身上有一种“洋气”;正如她所带来的一门外面世界的语言一样,她悄然改变了古老村庄的审美观;当然,时间的推移,她离开了学校,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但我们依然会在记忆的深处,留承着她的形象和印记;甚至,将外语的清浊音,元辅音注入了自我的方言;就这样,她以另一种隐秘的方式加入了最为底层的现实生活,并形成了传统的一部分。《书信中人》恰如你所言,对已经封存在书信中的古老汉语所承载的耕读时代的生活,我们可望而不可及。语言的断裂,蜕变,现在已经成为诗歌的伤口,每每触及,令人黯然。这其中,人为的改造;语境的颠覆;物欲的冲击;都让古典诗词中那些记忆如此遥远,恍若隔世。没有传承的生活,是浮躁的;没有依托的精神,是肤浅的。而我们灵魂深处的故乡已经被搁置于书信中,无法拆开,不可回复——每一个参与这个时代的断层中的人,都有一种切身的负罪感。《乡村卫生院》感慨于对底层人物的救济如此单薄,更多的人处于自生自灭,很少有人性的关怀与精神的救助;一个一辈子靠体力吃饭的人,一旦生病,自我的那种厌弃感挥之不去。没有哪个亲人能够抚慰这种孤独。所以,结尾处,无所依托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偷闲一刻,匆忙回复,远握!期待你和你的故乡能平安度过这个汛期!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2: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6-7-8 18:06
余晖。守夜人的黎明……

那双手从不知疲倦——

问候黎明兄!祝福你的媚州岛!祝福你的小小故乡所盛载的心灵之海!祝福你的扬帆启航!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2: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斐 发表于 2016-7-8 22:15
抱歉,如果我引起了一些混乱,这混乱对于我却是最深的。当我说损害了诗歌,仅是缘于预设的对于诗的原初的神 ...

走在探索者的路上,而不是躺在语言的温床上,探索本身的快乐已足够令我们宽慰。
——————————
对这一说法深为赞同。对现实来说,诗歌是反对惯性的旗手。不甘现状,是每一个写作者的初衷。不仅是审美的惯性,就连思维的惯性都是魔障。
至于诗歌的专制,不如说是诗歌的忠诚,而且,这一忠诚需要经受来自现实的所有追悔,置疑,背叛与怜悯。在语言中安放自己,甚于在时空中。这一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不断自我置疑又自我丰满的过程,无限接近但永远不可触及。
与你的交流令人愉快!谢谢留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2: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6-7-9 14:20
一,路,读,来,
感谢枚枚的关注!一直以来,有如一束淡雅的鲜花,不远不近地绽开……令这个夏日丝丝清凉……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3: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秀锦 发表于 2016-7-9 20:17
那些仰面的池塘还在迎接
月亮在天空拖动的粉沫,
它们盛装的水

问候秀锦兄!生命中那些小小的意外蕴藏着诗意的源头,正如你我的问候,彼此陌生却呼啸而至!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3: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6-7-10 11:22
那些尚在睡梦中的孩子——
他们活着,还没有成长为整钞。
——《马路是死者的储蓄所》
牛耕兄,我哪里是什么高手。只不过落笔之前,有过漫长的犹豫期而已。来自现实的蛮力和自我渴求的舒展是每一个文字都必须要面对的,需要经过计算,称量;再加上一个敏感的舌头。倒是兄长的《一束光》,内置多层逻辑,多种向度,思维磅礴,构思精巧;充盈着智性与想象力,想要彻底解读,我还需时日啊。另,已经与陶船兄相约金秋十月,兄定当赴约!至于你所担心令我这边耗费精力,兄自无须多虑。届时虽无甚排场,但彼此皆是性情中人,坦率随性即可!望兄再勿犹豫!
顺祈夏安!


发表于 2016-7-16 18: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6-7-14 11:55
感谢楚楚的关注和耐心品读!近日在处理雨后农庄灾情,几乎没有时间上线,迟复,勿怪!
诗与生活,的确是 ...

我想,我的理解还是狭窄了,在你的带动下,重新读了诗歌,又加深了理解。
在我这里,听说梁子湖被淹了,但从没有想过,你的农庄也受到了影响,想一想那些辛勤的劳作被泡在水中,想一想都心疼啊。

还有一个小时就去健身了,读你和牛耕的评,总是感得蛮有意思,精妙之处会记下来,呵呵。

发表于 2016-7-17 00: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取梦之酒精的过程

拍打着翅膀,一只飞翔的碗
掠过头顶——
在风中,它的线条熟了


发表于 2016-7-17 00: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之不易
出之弥坚
发表于 2016-7-17 00: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鱼 发表于 2016-7-8 13:39
读蟋蟀。读到许多人,许多现实生活,许多负重,时有冲刷而下的洪水之力,面对生活的粗暴给予诗的回应。最想 ...

周鱼还是读进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18 08:03 , Processed in 0.16159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