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64|回复: 3

[诗歌奖投稿·短诗] 诗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9 00: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月十五,三十月

月白如酒
渐渐地满了,天空馥郁起来
人们的寒暄中透出桂的芬芳,鸟雀怀念着蝉鸣
这个夜晚,每片树叶都拥抱了一颗星星
它们彼此寄托各自的今生与来世
很多魂魄在这个时候苏醒
有的吟诗,有的作赋,有的只是伸了一下懒腰
光亮的世界,安详宁静的世界
人心各自敞开门户,与天地相接,焚香,祭拜
皓月当空,如盛开的白莲
我对着明月起舞,对影成三
三十岁,我想起自己的年龄
三十轮月亮,三十坛美酒,有苦有甜,有酸有涩
我尽数品尝,没有漏出一滴
此时可醉!


与天上的云彩干杯

飞鸟隐入林中,云开始孤独
它把影子投入水面
与潋滟的湖光嬉闹

什么时候水中烧起了大火
不对
那只是酒后醉醺醺,红扑扑的云彩

因为我近日同样孤独,所以
与天上的云彩干了一杯
然后,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湛山寺

平静地活着,爱是一件凶器
身体中住着另外一个人
一些心事碎成陶瓷,一些梦境恍如琉璃
我对着尘世乞讨
所求的不过是继续我的卑微
星星与稻草都有它们的姓氏
上天给了我双手
一只是毁灭的火焰,一只是永生的种子


古代城墙上的落叶

叶子落在城墙上,忧伤拥抱着忧伤
手持笔墨的男子,已经到了别处
冷风,沙尘,它们还在
却已听不见马的嘶吼
一些机器在响动
那美丽而骄傲的马儿
瘦成了一堆骨头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句子
在诗章里发着光,最后转化成
一些来不及落下的泪滴
以及不曾饮完的酒

叶子睡在城墙上,如同投入情人的怀
它等着被吹干
不愿与泥土一起日渐腐朽


金色婴儿


没有人能证明我的忧伤
比大海更宽,比一缕头发更窄

月色荼蘼,风霜也是一生
夜晚总是苦口之药
劝慰着病中的大千世界

我在人世间感知了所有的痛楚
独立之心
孑然之骨
了悟之念
洞悉之怀——

最触目惊心的疤痕,是不朽之爱
爱上大地
就要背负起她所有的沉重

令我高兴的是,今夜星光正好
像是一群活泼泼的婴儿



每一朵花,都是故乡

少年离开了村庄,越走越远
夜莺的啼声高不过火车
露水醒来,怀疑母亲讲过的故事
是不是真实。也许那些故事里的人
正是此刻它所在的坟丘
为什么他们宁愿腐烂却不愿意化成
一片云,一阵风,一场雨
为什么他们不愿将灵魂献祭于宇宙
来换取自由

“这是个失忆的场所
眼睛一睁一闭,一切都已改变”

三月
虫子的尸体沿着河流漂下
每一朵花,都是它的故乡


步行街

最终,这里安静了下来
店铺里的亚麻与茴香,都已入眠
星辰如锦鲤上剥落的鳞片,充满伤痛
被车行道割裂的城市
像是一只庞大的野兽身躯
将死未死
路灯照亮的广场
像是一颗光秃的头颅
梦与风景,都是禁忌

此刻,我正在寻找白天掉落的玫瑰
并试着用歌声掩埋哭泣


磨刀者


磨刀霍霍,手上多出一圈圈的老茧
森然的寒意不准我目视远方
冰冷的铁禁止我怀念一个女子
我能感觉到磨刀石变得越来越光滑
好像一个人身上的毛发,牙齿统统落光
如同一个念诵佛经的僧人
我看到他渐渐地变成了一枚舍利
刀已磨成。



屋顶

上面
总是覆盖着黄金
以及青色的玉
它不停的变化着,风光绮丽

我躺在床上
如同果核里的一只小虫
大风吹破过茅屋
又试图吹破我的房子
我的肉体将与萧瑟为邻
但天地依旧大不过四壁
我摸过这房子里的每一寸角落
唯有屋顶,不曾触及

因为它的飞起
或者落下,乃是神旨



冬天,我的信仰是众生


血管中流过的不是寒冷的冬天
而是对无数个季节的继承
在冬天里,我信仰的是众生
并不是唯一的神
一片枯落的叶子,隐居的蚂蚁
它们都是我的信仰

神性在它们身上单独存在
我追随它们抵达之处
不是天堂,不是地狱
不在现在,不在将来
亿万年之所以存在
也是我之所以存在


丁香赋


油纸伞惦记着,月光的白
丁香抚平凹凸的夜

小提琴上的弦,是东逝的江水
清冷的长街,忧伤里掉落的花瓣
我愿在黑暗中等待,就像大树的深根

闪电般,穿越祖国的泥层
我爱过,并非虚无的历史
我能给你的,唯有
饱含生命质感的邂逅与重逢


小径交叉的花园


月光在迷路,找不到方向
春风不是好的向导
博物馆才是,但它沉默着

花吻鸟,也许是错觉
花园好像一下子变得很大
对着无限缩小了的夜空



关节

他在北京的饭馆里喝酒
咬碎了一块坚硬的骨头
那来自猪大腿上的某一处关节
上面连着腱子肉
啃这样的骨头实在过瘾

他在北京这么多年了
步步经营,有声有色
每一年,都会有很多的乡亲来看他
甚至还有他们那的地方官
也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
来与他会上一面

听说家乡发展越来越好
他知道父老不会忘记他
因为他是他们在京城里
最重要的关节


仲夏夜


夜里,我起来饮水
月光盈室。墙如纸一样的白
那上面曾经张贴过的
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
占据不了,现在一粒灰尘的位置
杯子空空的。如同动荡过了的青春

青春已经离开
就像一只猫,穿过少室山的竹林
一些情绪燃烧,成了灰
墙头上的蔓草里,长满了尖叫
抽屉里的硬币
愈来愈冷,像要冻结万物

一只壁虎,聆听
深巷中蝉的啼声
窸窸窣窣的夜,生命在相遇间相互干扰
然后,彼此遗忘
它们未必不是在寻找自己的图腾
只是一瞬间,成了对方偶像
我喝了一口水,然后睡觉
梦里,青春只剩下
一些被啃噬过的骨头


明月升起之时


我推开门,看见了月亮
银澄澄地挂在半空
在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
杀死了一只河蚌,剖开了它的贝壳
将它体内的珍珠取了出来
天涯共此时,没人意识到
我是一个凶手


乌孙  

前提,后缀
这就是生活

我将来富有
会买下整个匈奴与乌孙

然后跟他们一样
豪放地喝酒


发表于 2016-6-29 0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湛山寺

平静地活着,爱是一件凶器
身体中住着另外一个人
一些心事碎成陶瓷,一些梦境恍如琉璃
我对着尘世乞讨
所求的不过是继续我的卑微
星星与稻草都有它们的姓氏
上天给了我双手
一只是毁灭的火焰,一只是永生的种子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钱松子 发表于 2016-6-29 09:44
湛山寺

平静地活着,爱是一件凶器

问好松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02:21 , Processed in 0.05518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