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12|回复: 5

只有召唤的人获得应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8 12: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霜白 于 2016-8-1 21:10 编辑

◎不 朽


每年夏天,这片草地都像以往那样青绿和繁茂,
这让我相信草是不死的。
这一根根脆弱的、屈服的草啊,
它们被践踏,在一场秋风里仆倒,
甚至被连根拔起,被烧掉……
我也哀叹过每一棵草的一生。
而我
未曾追问过一滴水的去向,
当河水经过我们,浪花
日日夜夜地喧哗——
我已找到了答案。当
这些古老的汉字再一次经过我的头顶和手掌,
渗透着我的体温、盐分……

               2016-06-15



◎只有召唤的人获得应答


这些稻草、桌案、烛火、白纸的幡,
这些精心布下的标记暗中连结。
招魂的人念念有词,
反复拉扯和调整着一个世界
和另一个世界的边境线。
那不可知的仍不可现身。
那无法接近的
只有交出自己的人和它交换了彼此。
只有召唤的人获得了应答。

                2016-05-11



◎光 辉


劈柴燃烧,火焰在舞蹈
它们噼噼啪啪的声音
像热烈的话语,像我们的爱情、生活……
像持续的焦灼
绝望——
无数的木头里都藏着火焰
而它们在黑暗中
从不知道灰烬。
我也恐惧过
也曾羡慕那古老的树木,恒久的山峰。


                2015-11-8



◎劝诫


唯一的劝诫是不要给他人太多的劝诫,
不要试图扭转别人此刻的想法
和方向,让他们顺从地走下去。
谁也不能预料在哪里
有怎样的深渊,背后又有怎样的风景。
我们可能是错的,真的,我们所有的假设都是错的。
没有人会走弯路,每个人
走的路都是笔直的,都是对的。

                               2016-01-10




◎终其一生


我一生写下浩瀚的文字
能被人念起的
最多只有几首
剩下的都是泥沙
我一生中大部分光阴
都在庸庸碌碌中消匿
能被我记起的
只有很少的一些日子
一些片段
我一生遇见的人
大部分永远是陌生人
我一直爱着的人
更多是在孤独
和相欠中度过
我的岁月在浪费
我的旅途埋没在黑暗里
只有经过的一些路口
和一些路标
挺立着,发着光
像一种绝望

           2016-06-21



◎在尘世


我最先学会的是用整个身体爬行
然后是在妈妈两只手的搀扶
和带领下学着迈动双腿
再后来两只手减为一只手
直到我能独自走两步
在这不断减少的依赖中
一个婴儿练习走路,学会
适应人间的生活
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
在舍弃。我肯定摔痛过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后面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风刮着尘世,叶子在不停地脱落
参加又一场葬礼回来我没有回屋
天光是一点一点褪去的
黄昏是慢慢变黑的
后面将是一个无比宁静的夜晚

            2016-01-08



◎棉 花



棉花不是一种花
但它也开过好看的花
它没有声音但它也有过
迎风而舞的小小棉铃
我们所谈到的棉花
是一个个干柴般的身体上
顶着的白头
是大片大片的
我们把它穿在身上
我们不再想起它
我们都有一样的母亲

            2016-04-25



◎定风波


每个名字后面的括号里
标注着这个人的生卒之年
在一道小横线的两端
也有另一些人的括号里
横线后面是空的
他们一直是亏欠的

每个人都包括在两半大小相同的弧中
都有一个长度相同的横线
死去的人是完整的
而我们是没有做完的填空题

像我们爱着
我们追索,相遇又离别
我们写每一首诗
所有的残缺之物都值得赞美
我们存在
在那些尚未存在的事物里

                2016-03-13



◎少年游


一到夏天,小水库的水如荷尔蒙般饱胀
鼓动着一个个孩子投身其间
每两三年都能听到有人
溺死的消息,有的最后连尸体都没找到
而少年们依旧在不听劝阻地奔赴
只有大人们充满了呵责和担心
有一天,我亲眼看见邻村的一个男人
带人在打捞他消失于水面的两个儿子
那时我还不懂得一个父亲的悲伤
那时,我也曾向往那片宽阔的自由之地
一年一年,水越来越少
小水库最终变成了工业区
而少年们依然在奋勇前行,仿佛从不惧死
只有那些中年人在茫然地看着,在空空地打捞

                                2016-03-08



◎生如寄


凭方寸蜗居安身,借一叶扁舟远行
身有根而心无涯。尘世太过苍茫

还可望月思乡,借几多旧物怀念故人
你在此刻,亦在彼地,在经过的一草一木间呼吸

也在另一些人的皮肤里。你说着爱、怜悯
这仅有的躯体可能过于狭小

还要向逝者借一方墓碑。灵魂一直在攀缘
一生太短暂,唉,我也借这山河与星斗,叹息过

借这一行行诗托付卑琐的命运。我也打探过神灵
或是他于永恒中也借用了一次我这具肉身

                          2016-03-03



◎声声慢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李清照词中的这句
“晚”字,一作“晓”

是早晨还是黄昏
已经分不清
只有满地黄花堆积
只有寂寞梧桐细雨淋漓
只有说过的话是慢的
只有风
是急的
从秋天吹到秋天

犹有雁过,依稀旧识
无可奈何愁落花
一杯酒寄无限事
恍惚是黄昏
恍惚是早晨
恍惚是北宋
恍惚是去年

         2016-04-02



◎命 名


“我对他的爱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当你谈到它,它就是对的,是真的。”

因此要感谢那离开的人
他埋在你的伤口中
如同灰烬说着燃烧

我们谈到一种信仰
当你否定它的那一刻你已经
肯定了它
如同我们不能说出一个未曾出生的人

我也不能看见你眼中世界的样子
在同一个地球上
我们隔在各自孤单的世界里

因此每一次相遇
我们都被重新命名一次,活过一次
我要赞美那死亡
那所有流逝中的事物

          2016-04-14



◎赞  美


桃花开的时候
杏花开始落了
等槐花再开过
田野里的花朵越来越多
现在是腊月
大地上只有雪花
它们是一点一点融化的
水是一点一点变干的
我想起很多人
已经不能再见,失去了联系
很多疯狂过的事
连叹息也没有
似乎没有哪一个日子
值得怀念,可以刻骨铭心
我曾养过几条狗,很多只猫
现在还有一条叫哈雷
一只叫河西
土豆在地窖里发芽、腐烂
铁皮管在屋顶上生锈、剥落
每一个都这样孤单
而又完满
每一个都这样平稳。多好
我和你们还在同一节车厢里
滑行。一起虚度着光阴
多好,看所有的事物慢慢死去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2016-01-15



◎布 谷


五月到了
布谷又来
房前屋后
呱呱咕咕
麦子麦子
快黄快熟
哥哥归来
割麦插禾
高天厚土
速速播谷
昼啼夜唤
如钟如鼓
田地已荒
高楼相望
无枝可依
无人可顾
布谷布谷
你在哪里
但闻幽鸣
看不见你
布谷布谷
不如归去
一年一度
你又何苦
布谷布谷
孤不孤独
布谷布谷
不哭不哭

      2016-06-03



◎葵 花


春天怒放的那片油菜花田
如今铺着一层皑皑白雪

我爱那些油菜花,也爱雪花
在清晨我爱那初升的太阳
傍晚
我爱淡薄的暮色

在你的光照里
我想到以后、从前
野葵花在旋转——
我爱你,却无可奈何

            2016-01-02



◎譬如桃树


春天到来的时候
桃树们积蓄满了力量
它们暗中你追我赶,一定要在夏天
长一树又多又大的桃子
桃花羞答答地开了
桃花齐刷刷地落了
如今果实已经挂上头顶
就要来了,就要来了——
可是风再吹过的时候
桃树林里充满了叹息——
那些无用的桃花呀
那最好的时光已经一晃而过

            2016-01-11



◎凡人歌


那终生遭人唾弃的叛徒
如果在酷刑之下咬紧了牙关
他也是一名被人敬仰和歌颂的英烈

那新闻里拾重金而不昧的楷模
如果没有归还失主
他可能是一个贪婪的罪人

那见义勇为的英雄
可能也是那个麻木冷漠的旁观者
那拒绝和你成为同盟的人
早已成为了你眼中的仇敌

他们是坏人
我们和他们水火不容
亲爱的朋友,你们都是好人
我们要彼此珍惜

要对生活感激,要祝愿
好人一生都安全
有些人最好别看见
有些事一生别碰见

         2016-02-03



◎变 脸


很多街巷都消失了
很多房子也消失了
连田野都消失了
一样的房子在一样的街道上
追赶着另一些一样的房子们
每一刻都在分裂、变幻、膨胀
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一天
我在变,而这城市
比我变得更快
它把我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没有地址的人
一个偷渡者,突然闯入的人
一个空口无凭的
心虚的人
为了不被怀疑、被驱逐
我必须揣好身份证
追赶并混入前面和我一样的
浮动的人群

                2016-06-17



◎白 鸽


广场上又一次放飞了成群的鸽子
像节日里燃放的烟火
像五彩缤纷的气球
齐刷刷升上天空
纯洁的鸽子,自由的鸽子
白纸一样白的
鸽子
一个孩子问我——
它们是从怎样的笼子里
飞出来的?
它们还会回来吗?

                2016-06-01



◎ 浮生记

     ——乙未岁末致自己的生日,
          兼致这又将逝去的一年



每一年,都比以往更加平静
又听到几个人离去的消息
已有些漠然
活着就是慢慢融化、消散
在岁月里
惟有它看厌了这过往
我接受了命运给我的一切
在不断地磨损
抵达不朽的过程中
所有的生离死别
都是别人的事情

        2016-02-07



◎果 树


我也将和你们所有的树一样
继续失去更多的叶子。
我还会失去花,失去更多的果实。
在风里说话,在四季里行走,
在大地上,不多不少,
我们都是一棵棵一样的木头。
一样的年轮在体内
提醒着——
你也拥有了这么多。

               2016-02-09


◎又一年


雪变成了雨夹雪
雨水变成了惊蛰
叶子要回到树冠。那经年的荒地上
草又将再绿一次
所有的旧事物都准备着
来而复返,徒生厌倦
而那些小家伙们此消彼长
光滑的茎上冒出了意外的芽苞
新的蜜蜂改写着新的花朵
总有些差错潜伏着
让我期待并欣喜于
这无味生活中的无常

          2016-02-26



◎底 色


车窗外的风景在后退。我
在想你……
看着玻璃上自己的脸
像我这样看着你
它重叠在窗外旷远的田野上在
不停变换的景物中
总是这样,我一直
在追赶却从未抵达
我走过千山万水不过是
在守着我自己,在经历你

            2016-02-26



◎纪 念


在一幅印象派的油画中
满树的桃花如燃烧的炭火

每一年,我都会见到这样的桃花林
每一年我都会想起
一个走失在春天的人

如一朵桃花的湮灭
没有声音
我甚至都快忘了她
我想她可能已经死了

你我永隔迷雾
大地年年清明

        2016-04-09




◎瓜 藤


“为什么我们一家都姓刘
只有你不是呢?”
我也问过我母亲这样的问题
当时她正牵着我的手从张庄
走到南奇的一个小院里
那是我外婆的家
——“哪一个才是你的家呢?”
我躺在午后的土炕上闭着眼睛
从窗棂透进来的阳光在偏移
那时的外婆
大约是母亲现在这般样子
或者更老一些。也只有这么多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姓氏
母亲也不知道那一刻
一个孩子有过怎样的一丝心疼
就像一根失落的苦瓜
找不到一条藤
的那种疼

              2016-04-21








发表于 2016-6-30 00: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无法接近的
只有交出自己的人和它交换了彼此。

我走过千山万水不过是
在守着我自己,在经历你

沉甸甸的~
发表于 2016-6-30 06: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多多!点赞!
发表于 2016-7-11 21: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度欣赏、品味~
发表于 2016-7-13 13: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霜小白好诗!提起!
发表于 2017-5-25 10: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感动,霜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0 22:41 , Processed in 0.38398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