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92|回复: 13

[诗歌奖投稿] 《老愤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6 07: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栾复吾 于 2018-11-2 12:29 编辑

《容器》

坛子、瓦罐、啤酒瓶、夜壶、避孕套、胃、
大海、膀胱、睾丸、无底的深渊......
我不想再添加一只多余的容器
我知道如果再追加一只砝码,世界就会因此倾斜
潮汐就会漫过山岗

我不敢说出我是一个诗人
我努力憋着最后一滴汗、一滴泪、一滴血
我抱着纯洁的诗歌,无处安葬
我找不到干净的容器,放置灵魂
我不敢歌唱爱情
不敢漠视苦难、背叛信仰
我苟且于一个水深火热的成语
寄存在这荒荒唐唐的世界,不是为了献媚
不是为了握你的第三只手掌
不是要巴结走火入魔的女巫男巫

我分不出什么海市蜃楼,地狱天堂
我路过你的坟墓时
甚至毫无修养的大吼一声——干你娘




《 某一天 》

其实,我想避开某年、某月、某一天的人民广场
我害怕踩痛那些永远烙在地面的影子
我想捡起他们轻如羽毛的姓氏
与残破的青春
我想向这一天再三道歉
错!
错!
错!

每一次路过黎明或黄昏的广场
我都会遇见他们
学生,工人、小资女孩、地主后代
他们站在光芒里
如黑色的石头!

悬挂在一面老墙上的伟人头像
有些褪色了
我想是不是应该重新画一张
画一只鸟首
眼睛里容得下大地悲怆的面孔!


《无题诗》

我要画一幅画
画上鸡肋一样的牧师
画上十一个信仰,一个叛徒
画上药片、尿布
画上丧钟、波纹
画上一线绳索
画上梯子与星辰

画上嫉恶如仇的我
遇见卑鄙无耻的自己
左手抵抗右手的凶器
......

我要画一幅画
需要画布,颜料、五根多余的手指!




《依旧叫无题》

那个人好几天,没有抛头露面了
那个安排好后事,重新检测遗漏的人
那个蓄谋已久,策动反攻曹营的人
那个希望用诗歌纪念他
每次念及,人民会以泪洗面的人
那个脑后没有反骨
扬言要在另一个春天登陆的人
那个把一坨影子,拉到云端
需要喝点白酒,才能睡去的人
那个只有两只睾丸,一只嘴巴的人
那个挖空心思,手捧灰尘
埋葬自己的人
那个走在下坡路,遇见老虎
骂过我的人
那个病的不轻,嘴生痔疮
哦!那个坏了的人

今夜,我忽然想起他
并且想到了一个一点意思也没有的笑话






《临摹》

给我一张纸
如一个笨拙的孩子
生硬的描摹一个自由舞蹈的人
画出一个飞翔的姿势
画出镣铐的火花
以及叮叮当当的铁器之音

我还想描出一个从前的村庄
画出大风在皮肤上的划痕
画山坡的坟茔
如掌中星辰

画一些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
刀、弓、车、舟
木、禾、米、竹
......

画一个笨拙的孩子
一盒彩色蜡笔
一个贴满鸟鸣的黄昏或清晨



《蚂蚁,蚂蚁》——栾复吾

还是回到一群蚂蚁中间
帮他们搬家
把白天搬到夜晚
把夜晚搬回白天
把一生搬到树顶
这是我的朋友们
不会飞,不会游泳
不会像人一样把交配当作正事
不会认为这里是它们的祖国
我跟随他们来回的跑
喘着粗气跑
撇着嘴跑
一拐一瘸的跑
南辕北辙的跑
......

今夜
谁把一场雷雨搬至安全地带
谁把苦难垫到云端
走在传说之中的千里江堤
我觉得那个成语随时都会坍塌
并伴随十八级大风
一道穿过龙体的闪电


《画》

第一笔
群山连绵。高大却并不凶险
两道瀑布,落进深潭,深潭四周有两颗高大的乔木
这种树早已绝迹两千年
树上有鸟巢
巢里歌声与鸟粪纷纷落下

第二笔
屋顶上铺满厚厚的茅草
窗户是打开的 ,隐约可以看见两个人接吻拥抱
一只猫趴在墙角潜伏时间太长,累的睡去
花儿在花架上盛放

开始画第三笔
画我自己
骑在一头驴上,手捧一本奇书《金瓶梅》
前去应试今年的高考
那驴头始终低垂着
满脸大汗的往前走


《我不是诗人》

早就说过了
我并非是一位诗人
咬文嚼字是那些文化头牌的事
我更喜欢隔壁饭馆虎头虎脑的妞子
或是他亲手调制好乳香味的一碗羊杂碎

相对于泡制诗歌
我更在行灌溉跟收割
更熟习酿酒的具体过程
我不会承认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诗人
尽管你们会说我是一个懂得谦卑的人!
尽管无为大师与肾虚道长结成联盟
会拿出我的一叠罪证
尽管诺贝尔并不知道我有一条狗叫 旺财

我以前的理想是做一个修鞋匠
或者是一个医生
如今我更愿意
做一个农夫躺在白露与霜降的节气上
温暖日甚一日的冷
想远方的白
更远方的白


《你们的北京》

朋友们邀请我去北京
我回绝了
我对北京并不熟悉
我是一个鼠目寸光,手无寸铁的外乡人
除了老毛我并不再熟悉其他人
如果去,我想与他下一盘中国式象棋
并且允许他悔棋三次

我想告诉她共产主义社会是个好主意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想告诉他现在的美国总统叫奥巴马
是一个黑皮肤的人,不是一匹马
我想告诉他钓鱼岛还有一个名字叫
:"尖,阁,列,岛"
我想告诉他什么叫股票、什么叫双色球
什么叫菜鸟,什么叫人妖.....

我想告诉他有一种人叫房奴
有一种病叫 “艾滋”
我想告诉她诗歌基本死了
信仰里有很多叛徒
我想告诉他新宇是个聪明的孩子
会用铅笔写字了
我想告诉他其实我是故意输掉这一局的
呵    呵!!!

朋友们邀请我去北京
我回绝了
长安大街是你们的
清华北大是你们的
纪念碑是你们的
......
北京很大
没有我可以尽情春梦的床
没有我的黄昏与清晨
没有哪一条狗熟悉我的气息
......
我的家乡在山东一个叫东山的村子
全村人畜共居,彼此友好
类似湖南一个叫韶山冲的地方
是一块福地
我不会去北京
北京是你们的北京




《有必要的担心》

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想到这件事情,我就恐慌,我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我觉得对不起关心我的每一个人,每一座山,每一条河。
对不起南京、波兰......
对不起新盖好的一间房子,饲养了十多天的小鸡
对不起约好私奔的女人,苦命的茄子
对不起全世界等我的沙发、椅子、老虎凳......

我举着火把前行,沿着一拐一瘸的脚印前行
照亮每一张悲怆的面孔
没有你们的祝福,我不可能死的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我会提心吊胆以后的每一个纪念日或情人节。
担心每一根少盐的咸菜
担心教授的阳具太短,理论太深。
担心纪念碑比一片饼干还脆
......

某个清晨或黄昏,
某座茶楼或青楼
我死了一万年了
我有必要担心——你还在读栾复吾大师的诗歌!!


































栾复吾:除了拥有几首破诗,其余生活与全国农民如出一辙。中国需不需要这样的诗歌,答案是否定的。中国甚至根本不需要诗,除却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的悲鸣,除却一帮马屁精的马屁之作,诗歌方显出诗之本色,诗歌是匕首,是斩不断的绞索,是政权喉咙中无法发取出的一根鱼刺,是无法溶于俗世的重金属,是毒药,是流不尽的英雄血......     在唐宋我不敢妄称之为诗人,然古风已逝。在秋瑾、鲁迅的世界我不敢妄称为诗人,然世界还在腐烂。在天地良心,父母姊妹,兄弟义气面前我不敢妄称为诗人,然谁来爱他们,谁来舔舐他们的伤口,谁来梳理他们的羽毛。我是诗人,我点燃怒火。我是诗人,我搅动一潭死水。我是诗人,我挥泪斩了纯洁多情的自己!!!
































u=862701616,796884243&fm=21&gp=0.jpg
发表于 2016-6-26 10:1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就是不够克制,有些多余的词句!这可能是情感奔放的后遗症!许多首都有成为好诗的潜质!只是需要再磨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6-6-26 10: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石菩提 发表于 2016-6-26 10:16
挺好的,就是不够克制,有些多余的词句!这可能是情感奔放的后遗症!许多首都有成为好诗的潜质!只是需要再 ...

问好,谢谢宝贵建议,最好指出具体需要修改之处,闲来无事,偶遇赛事也就图个热闹
发表于 2016-6-27 06: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西刁民 于 2016-6-27 06:43 编辑

看似疯狂随意的句子,其实蕴藏着别具一格的匠心!
坚持下去,把疯狂随意进行到底!诗歌是傻逼的事业,与聪明人无缘!
发表于 2016-6-27 06: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栾复吾 发表于 2016-6-26 10:23
问好,谢谢宝贵建议,最好指出具体需要修改之处,闲来无事,偶遇赛事也就图个热闹

我眼本明,因师故瞎。O(∩_∩)O哈哈~
发表于 2016-6-27 0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见梵音唱响
山谷开满金黄的花朵
大群褐色的马
飞入天光!


..................................

好极了!
发表于 2016-6-27 06: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西刁民 于 2016-6-27 06:53 编辑
石菩提 发表于 2016-6-26 10:16
挺好的,就是不够克制,有些多余的词句!这可能是情感奔放的后遗症!许多首都有成为好诗的潜质!只是需要再 ...

你的学识比他好,他的诗歌比你强。你是天生的教师、学者,他是天生的诗人。得罪!O(∩_∩)O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07: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6-27 06:42
看似疯狂随意的句子,其实蕴藏着别具一格的匠心!
坚持下去,把疯狂随意进行到底!诗歌是傻逼的事业,与聪 ...

诗歌是天才的事业,人中之龙的理想与生活,除此之外皆为芸芸众生!!!问好刁民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07: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6-27 06:42
看似疯狂随意的句子,其实蕴藏着别具一格的匠心!
坚持下去,把疯狂随意进行到底!诗歌是傻逼的事业,与聪 ...

还是那句老话,愤怒出诗人!!
发表于 2016-6-27 09:5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我说的克制让二位产生了误解!我说的克制不是指对愤怒的克制,而是如何表达才能使这种愤怒更深沉,更具有持久力,这是我说有多余词句的原因!例如第一首,第一节我跟喜欢,但到第二节作者的表白性诗句出现的时候我阅读时就产生了厌烦感!当然,我所说的任何意见都只站在读者角度,绝对不是教师或者学者角度,纯粹是个人意见,若有得罪或者让二位不爽还请抱歉,我只是说说我的个人读后感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18:43 , Processed in 0.06077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