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82|回复: 3

十三首(半年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0 22: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十三 于 2016-6-20 23:30 编辑


十三首(半年选)
------------------------------------------------------------------------------



鳄鱼


对面房间住着露西
对面房间住着鳄鱼

露西伸展手臂没有表情
鳄鱼张开嘴巴没有表情

对面房间住着露西一个白昼
对面房间住着鳄鱼一个黑夜

露西吸烟时灰烬缓慢(落着)月亮没有声音
鳄鱼趴在地板上灰烬(缓慢)落着没有声音

没有对白塑料花永远
没有对白橡胶花永远

露西复制露西
鳄鱼复制鳄鱼

露西开始奔跑露西藏匿
鳄鱼开始奔跑鳄鱼藏匿

一个房间落着(冒烟)
一个城市缓慢(冒烟)

下沉
下沉

燃烧一会儿露西躺在身边涂抹眼影蓝色
燃烧一会儿天使躺在身边涂抹口红蓝色

燃烧一会儿皮肤反光
鳄鱼们躺在身边反光

一个塑料房间
一个玻璃房间

蓝色的血液蓝色的湖水发光
蓝色的烟雾蓝色的镜子发光

下沉(充满)
下沉(充满)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沉沦
沉陷

一个露西房间
一个鳄鱼房间



红鞋


红鞋子跳着
夏夜的华尔兹
夏夜的广场
黑色布谷鸟手挽手
跳着
人群
探戈
弗拉明戈
二月迷雾的脸
消散
在我冰面的胸膛
黑色公鸡
鸣叫
白昼苏醒
红鞋子跳着
掠过
因此死者发光
跳着
滑步
喊你的姓名
直到你苏醒
尾巴
手指燃烧
捞取
墓碑潮湿
捞取黑暗的树杈
戳破
一幅画到另一幅
春天的
鹿角
冲撞
尖顶的教堂
众神的肖像
耀眼的玻璃
天空
背景
彩虹泡泡清脆地
碎裂
气球使者
跟随你
跳着红土地分解
跳着跟随你
孩子们分解
捧着月亮
一只眼睛凝望
对岸的孔雀跳着
升起来
无人
射落
另一只藏在羽毛里
安琪儿
捧着脸颊
唤回你的丛林
洁白
贝壳耳朵
木头脑袋
齐整
水晶脑袋
跳动的心
赞美夜
赞美雨
赞美上帝
但你们
不在此刻停留
不在春天停留
燕子
不在一束光中
因为红鞋
跳着
变幻的序曲
野兽的序曲
在那儿云端
跳着
跌破
千万间宫殿
富有魔力
辉煌无比
你们在那儿敲打曾经
十三个金色的季节
金色小路
手挽手
金发的死神
吻着你回忆
狰狞的脚踝
跳着
不停止
跳着打结
眼睛里
看不见自己
码放一双
又一双
红鞋



我们可以聊聊音乐


我们可以聊聊音乐
现在是50年代
女王之夜
我躲在角落里吸烟
听万达唱歌
人们欢呼时我也跟着站起来
并且与他们一起陷入梦境
像堆沙子的孩童
很认真
一个躲在背后的小恶魔
趁机毁坏城堡
我知道
我曾经属于这里
于是扔掉盔甲
回到现在
雨季
万达在唱歌
你走进来还有朋友们
圆桌旁
一个穿格子衬衫的女人
阴影中看不见脸
茉莉花香
我们互相问候
有几个人正在消失她说
有些刚刚离开
我们找不见她
艾丝美拉达
如果你出去买烟
我要红苹果牌子的
爱人
午夜行人稀少
711的售货员没有光泽
只有百乐门
整齐地码在货架上
没有红苹果
我想睡一会儿
外面暴风雪还要持续几天
最佳女配角杰森李
下毒的是谁
是不是你
热泪喷洒
我需要一杯热咖啡
离开电影院
离开那些绯闻钉在走廊过道
一些木头开裂
一些蚊子卡在里面
你走进来还有朋友们
大笑
一起跳舞欢呼
一起游行在橱窗外
巨人们的身影
很久
很久
酒瓶躺着
你们泛着绿光
互道晚安
你们紧紧拥抱
互道晚安
我们的旧野马自己开回家
或者一直开进港口
老人们坐在长椅上看大海
一动不动
孩子们跑来跑去
阳光里
今天很愉快
明天也是
等你睡醒
或者陷入梦境
我们聊奥克拉荷马镇
决斗的枪手
林肯年代的美国



我们也可以聊聊诗歌


如果不懂
你可以傻笑
比如
一匹马戴着假发
嘴唇泡在黑夜里
然后是很多匹大马戴着假发穿着袜子奔跑在无人的高速路
你的眼睛泡在白昼里还没长全
还没齐整
这是我在酒吧看见的
一个女人在洗手间刮胡子
我说我来听音乐
不喝敢死队
10连发后他吐在酒保脸上
酒保没有性别
他们开始蹦迪
乱蹦乱跳
一个外国人在跳芭蕾
透视装
深V
他的女友打太极
空中画圈
我说你们不要这样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一匹马的感受么
动起来别盲目
别给大清帝国丢脸
动起来
臭小子
猫们纷纷跃出六国饭店
猫们不是横路敬二
撞倒一辆宾利没有齿轮
没有牌子的树
没有商标的女人
保质期一到我就想起王家卫
不是汪精卫
卖脑袋不卖身
也不是挪威森林
我是来听音乐的你知道吗
我们也可以聊聊诗歌



四月


早晨有
尖叫的公鸡
晚上有凤仙花
受难的主
晚上有一个孩子吃掉
另一个孩子

你把那称为艺术
关于神圣信仰的生成
天使们
脸颊苍白
天使们贴紧墙壁

这些石像
和箴言
也在一本烫金的小册子里
术士们
提醒我三月艰难
都会过去

四月
因此梦见弹琴的手
抒情诗人
我梦见你走向一座高楼的残骸
第二座第三座
以及
种满桃林的旧城
干燥的风
干燥的
机器

我们躺在上面
我们躺在上面唱歌
大海听不清
人鱼
听不清
而独角兽们吻着野草和星星
独角兽们跟着音符
升入天际

四月
全部的四月
离开河床
离开闪烁的先知
水晶球
红房子
我们掠过水面和灰发的
死者

林中唱歌
四月
木偶唱歌



疯猫


我认识一只猫
名字叫莱斯特或布鲁克林
冬天从不出门
裹在被子里发抖
他说身上的小虫总在夜晚爬起来打仗
排成行打仗
大炮飞机坦克机关枪
轰隆隆啾啾轰隆隆
白天真安静
乌鸦挂在树上不叫
几个细腿火烈鸟游泳池边晒太阳
几个脏猪吸大麻
他们脱帽致意尽管没有帽子
下午好疯猫先生
有一个说
小丑杰克死掉啦
踩钢索时掉下来刚好狮子集体打哈欠
那些狮子也死啦因为消化不良
疯猫莱斯特皱眉头
不解
疯猫布鲁克林接住一根儿大麻
真热
软绵绵的街道溢出影子溢出
干瘪的
电线杆在熔化
他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要去哪里
影像在熔化
眼前的幕帘一篇一篇翻页
杜松子酒谢谢
独眼酒保在擦拭酒杯一个个码好
我听说
这些畜牲洗劫村镇贩卖女人孩子到陌生的地方
这些畜牲
莱斯特
吃食鹿肉露出犬齿
充满能量与诱惑
莱斯特撕掉悬赏令
骑上黑马像一阵风消逝在铁轨尽头
在无尽的白天在夜晚
机器依然轰鸣
从小作坊到大工业
一直五音不全
尤其在早晨伴着汽笛声
牧师莱斯特祈祷
牧师莱斯特唱赞美诗
训斥打闹的孩子
每个人都不习惯这嘈杂
包括布鲁克林先生
来自穷乡僻壤的小伙子们组装美梦面无生机
传送带是一条贪婪的大舌头
连着牙齿的山谷
胃的深渊
吃掉一些野花和年轻赌徒
包括布鲁克林
杜松子酒
嘿疯猫新来的女孩儿不错是不是
我打赌三杯香槟你不敢搭讪
疯猫微笑
站起来整理领结
还没死透么他妈的
恶魔
莱斯特站起来骨头嘎嘎响
一条新手臂钻出披风
残肢陷入泥土
被大地吞吃
我只要他的脑袋
用来装满100个金币
魔王大笑
黑色月亮隐现
大地咀嚼血肉不停止
马贼四散
奔逃
一声巨响然后寂静
一座异教徒的神殿
啤酒馆坍塌
小石块儿纷飞彩色的
玻璃碎片
花瓶碎裂
酒水流淌
布鲁克林感官模糊
寂静里一个世界开始
自由回忆
外祖母做好馅饼晾在窗台
外祖母颤颤悠悠地走进黑暗
外祖母招手说该回家啦
缓慢地
布鲁克林够到女孩儿的脸颊
我曾见过这样的脸颊
那么美
不真实
你叫什么名字
疯猫
别人都这么叫我
别惹我
你想永生么小孩儿
我只想吃饱我不是小孩儿
呵呵我睡得太久新时代早已到来
你愿意跟我去旅行吗
只要能吃饱
很好
很好
以后不要偷东西能不能做到
可以
很好
婚礼定在复活节
八匹马的婚车
布鲁克林握着她的小手最后
天使降落抛洒塑料花
像一幕肥皂剧
布鲁克林沉浸其中想要改变这些回忆
而另一些人陷在恐惧的情绪中
胸口画十字
黑人白人黄人
种马与牛
一些情绪激昂吞咽口水
那个人在演讲
摘下高高的礼帽
莱斯特在吸烟
在公园的长椅上
布鲁克林说
我听不清楚看不懂他
没关系
一个时代终会过去
你拿走我的戒指做什么
小孩儿



蝙蝠


它吃完剩下的
欢愉的头颅

它穿上我的衣服
镜子里笑

它说微弱之物跟随我
夜渡

中箭的女巫
降落女巫

不迷失
也不畏惧

等花
漫过篝火

等谦卑的雨洗去
宽恕

陈列在前

与明灯
望向你

展翼
低飞
杀戮



德沃


十六世纪
呼出一口气就有果实
就有粮食
黑山羊德沃住进
翠绿的房子

我从未诅咒过这男婴这个家庭
他这样说

三年前他就死啦
上帝作证
我没篡改时间

他们死于毒蘑菇或曼陀罗带来的
美好幻觉



奥斯威辛小镇


在奥斯威辛
有一个壮汉
长着女人屁股
我们时常捉弄他
取笑他
直到他瘦成骷髅
最后几只戴肩章的翠鸟
衔走他的骨头
吉普赛人也慢慢不见
据说他们善于读心和穿墙
少数哲学家和精神病人
不再祈祷
小白鼠们和金丝雀
一个一个通过钥匙孔和门缝逃走
什么也没留下
包括旧拖鞋
接下来的几年
没有报纸和新闻
(邮递员不小心死啦他是犹太人吗)
我们终于意识到奥斯威辛原来是个大纸箱
也意识到
我们过得很无聊
数星星数山羊
每天做同一个梦
甚至厌倦吃饭和穿衣
厌倦厌倦本身
有些人因此不知不觉死去
没看到上帝显现那天
阴霾消散时
我们和上帝互望
每个人都失去啦最珍贵的!抵抗的
屁股
如果你质疑又不解
在奥斯威辛
第二珍贵的是手套
当我们决定清理尸体
一定会用到它



红龙(2016)


在清晨的曙光里
在死鸟的白臂里
在落日的灰烬中

在清晨的曙光里暗月污秽的手指捞取腐烂的童谣
在清晨的曙光里鞭挞
鞭挞
它比死亡可怕
比美梦漆黑

僧侣的舌头
在死鸟的白臂里不忏悔
花冠缝上眼睛
七个夜晚你躺下来
分解的躯体七个夜晚在清晨的曙光里
与天使交欢

在落日的灰烬中放射
垃圾堆
上帝赋予人形
贪婪的七个秋天丰收银苹果与翻滚的蛆虫与强酸
这物质的盛宴
走向谁

和宁静的兽
你走向谁
在闪电拖拽的殿堂外
一棵火树
撕开的一扇迷雾
黄昏



伊卡洛斯


当我躺着
我是黑暗
当我行走
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
从一个地址到另一个地址
从一个线团到另一个线团
牛角开始滴血
向下
一个声音开始追踪向下
熔化的蜡
滴血
恐惧被延时
通过闭合的小径午夜森林
通过树
树根
垂下的手指
摘下王冠
而风捧着你的年轻脸颊
(那是一个早晨蓝色鱼缸和美人鱼脸颊)
通过暗流继续向下
喊叫
犬齿
鸟的骨头
这些轻盈的骨头拼成龙的骨头
星体和花瓣
旋转
熄灭
逃出死者细长的眼睛
念出祈祷
这里有一个尽头
有爪痕
有暴躁的混沌不动
守望
念出这里有个密封时空我大口呼吸惨白的空气
伊卡洛斯
沙粒一样冷却惨白
嘴唇颜色光圈
不再有疑问一直向下
没有尽头
没有大地
天空
众神
当我飞翔
黄金的翅膀
明天
比任何太阳都明亮



昨夜II


它们出现于树林
与许多鸟儿一起
在烧焦的宫殿膜拜月亮

梦里它们会行走
跟着金盔的骑马的王

也会微笑
黑洞的眼睛
伸长指甲

梦里它们穿黄马褂
顶戴花翎



开场(2116)


舞台
幕布
细雨
淡入


01 • 夜雨(彩色)


2061
2060
2059
指令错误
指令错误
2056
2055
2054
2053
嘀嗒
心脏跳动
仿生品
型号Z
稀有金属
X星系元素
2045
2044
2043
判定不可延续
终结再造终结判定
回收
2039
2038
2037
滴答
在我们之中
音乐雨
缓慢继续行进
我们
回家
2028
2027
视觉记录延时
鱼群水母
在城市上空
无声
漫游
漫游
漫游
指令错误
无权更改
无权更改
2016
2015
指令错误
指令错误
2012
_
_
_


02 • 繁星(黑白)


蛋白合成完毕
元素流动正常
其他性能正常
指令输入完毕
视觉连接成功
其他反射正常
完毕
开机
开场


宝贝,看那繁星闪耀
亲爱

等我,现在——
(画外音)

身边闪耀
(等我,现在)

每一颗
每一个冥想者
每一天
守望


03 • 地平线(彩色)


隐没的夜
黄金太阳
升起白光



-------------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3: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十三 于 2016-6-20 23:51 编辑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0546590/singlePlayer.swf
发表于 2016-6-20 23: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奥丁在上空扫视了一眼,看到海洋边上有一片发光的区域——于是就进来了!
给神话赋予变量、为科技添加血肉、让诙谐生出画面、从颓废变出光亮!
这就是青十三一直致力于的事业——不是写作,甚至叫创作也不够,而且更为深刻的东西——
这是皮格马利翁的激情加希帕提娅的意志,它从本质上不同于那些犹如“笔仙游戏”一般将主动性拱手让位于手中的笔的“写作”,
真正的诗人,真正的匠心!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10: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奥丁二舅 发表于 2016-6-20 23:56
奥丁在上空扫视了一眼,看到海洋边上有一片发光的区域——于是就进来了!
给神话赋予变量、为科技添加血肉 ...

昨天踢比赛特逗,一球友绰号僵尸,动作特像,外表也神似,乐得我们哎,听音乐奥神,一直喜欢这乐队~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4261313/singlePlayer.sw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7 20:42 , Processed in 0.06597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