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北京文艺网关于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2014-2016)投稿及评审问题的公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5 0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8-11 22:24 编辑
陶船 发表于 2016-7-8 12:40
未来,书写诗歌史的人会怎样描述“北网诗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北网”这种独有的“诗歌竞赛型论坛” ...

任何时代,
真诗人寥寥无几!

你陶船这样的假诗人还想出名?
还想流芳百世?

看你写的那一堆堆文字就好笑,
你把你写的东西拿到全国各大诗歌论坛上走一圈,
就会有很多诗友们笑你写的是假诗,
全国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7 15: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谢谢,两点意见:

一个谢谢:谢谢北京文艺网对本帖的加精荐读 及朋友们的回复鼓励。

两点意见:1、希望某初评委下次不要在极短时间内集中提帖、集中加精 而不对作品精在何处做出必要评议。这是很鲁莽草率的。某初评委员这么做无非打压其他作品。这种心态不适合做评委。
2、希望初评委的素质尤其是诗歌方面的素养更全面,视野更开阔。我之所以直言 上官南华是南郭先生,是认为他对汉语现代诗的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他几乎不懂何谓现代诗。

经慎重考虑,还是说出来。评不评奖无所谓。
发表于 2016-7-27 16: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谢谢,两点意见:

一个谢谢:谢谢北京文艺网对本帖的加精荐读 及朋友们的回复鼓励。

两点意见:1、希望某初评委下次不要在极短时间内集中提帖、集中加精 而不对作品精在何处做出必要评议。这是很鲁莽草率的。某初评委员这么做无非打压其他作品。这种心态不适合做评委。
2、希望初评委的素质尤其是诗歌方面的素养更全面,视野更开阔。我之所以直言 上官南华是南郭先生,是认为他对汉语现代诗的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他几乎不懂何谓现代诗。

经慎重考虑,还是说出来。评不评奖无所谓。
发表于 2016-7-27 18:4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用18371072269注册中国诗歌网一一投稿栏目,发布诗歌百余首,审核通过过,可能是思想与意境不算深遂,浅显易懂。只有学现代汉语词典在学遍遍,为了诗歌的行句努力吧。
发表于 2016-8-5 09: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又不能发帖了,QQ也加不进去,不知从哪联系,告知原因,多谢!
发表于 2016-8-6 21: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方夜谭 于 2016-8-6 22:31 编辑


很久没有到北京文艺网了。真的,近十个月一直没有打开过。
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和安排。
这两天刚上了一次。今天终于读到了“精华作品全录”。
笑死我了!孰我直言:这些都是精华吗?这两年多的好作品都在这吗?这里有好几个以国骂和支持国骂者为主导的人,都被大肆加入精华。并被抬举得很高。丢人呢!这就是北京文艺网的最高水平吗?
你在全球华语诗人面前拿得出手吗?你在北京文艺圈(不是北京文艺网)拿得出手吗?你对得起国画大师杨总编出钱出物费心支持举办的国际华文诗歌奖吗?
别不多提,看最后结果出炉!


发表于 2016-8-11 15:4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咱挤不进去呀I请编辑老师搞个邮箱,把诗歌作品发里边,以观后效,来点创作动力,靠诗歌让灵魂不在空茫。
发表于 2016-8-13 09: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孟祥忠 发表于 2016-7-25 00:03
任何时代,
真诗人寥寥无几!
我孟大诗人只要求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大赛必须公正,
只认好诗不认人,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

举办这次诗歌大赛就失去了意义,
就是在浪费资助人杨佴旻先生的钱财。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3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方夜谭 发表于 2016-8-6 21:16
很久没有到北京文艺网了。真的,近十个月一直没有打开过。
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和安排。
这两天刚上了一 ...

我们要让我们的文学我们的音乐重拾信仰,
用我们血管里的声音写作,

用我们血管里的声音歌唱。

反对没有灵魂的假诗,
反对没有灵魂的假唱。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3 11: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8 20:33 编辑
天方夜谭 发表于 2016-8-6 21:16
很久没有到北京文艺网了。真的,近十个月一直没有打开过。
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和安排。
这两天刚上了一 ...

这就是极具生命力极具穿透力的真诗——



《你的良心掉在地上》

你的良心掉在地上
你停下脚步
朝它看了看

你在思考
你在犹豫
最后
你不肯弯腰捡起它
走掉了

我捡起你的良心
叹息
这么好的东西
被你扔掉了
你会不会走进监狱



《人是人,人不是人》

用情专一的时代,时远时近,多么清晰
现在是什么年月,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人是人,人不是人
一切故事都是闪电,核心是炸药
你的主人是你,你的主人不是你
你是玩具,你是伤心太平洋
我是痛苦,我是快乐的假象
我是一朵塑料花,向你走来,没有花香



《担心一位少女》

你的苗条,使斗争充满曲线
你的脸蛋,能赶走吻我的黑暗
你丰满的胸脯,是多少男人向往的高地
你站在大街上东张西望,让我感觉你像一只鹿
吃你的老虎正在悄悄地向你靠近
你没有看见,我也哑口无言
我担心你无济于事,老虎吃你
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我只想对你说
在老虎没有吃你之前,让我再多看你几眼
把此时此刻的你,当作我的黎明



《我是炸药》

我不想骗我自己,我已经是一身炸药
我担心有一天
我会像闪电一样刺激
粉身碎骨是多么漂亮的家园

我看见董存瑞高举着炸药包
呼喊着什么
现在,我就想向董存瑞学习
让一身炸弹成为闪电
带给人间几秒钟的光亮



《做一个有良心的人》

做一个有良心的人,是正确的
不管讲良心,多么悲伤

那些街边的绿树,我要赞美,我要学习
绿就是它们的良心

夕阳逃走,夜色沉沉
那些闪闪发亮的街灯,让我落泪
让我也想成为一盏街灯,闪闪发光

别笑讲良心的人多么落伍
别笑讲良心的人有一点傻
别笑讲良心的人多么狼狈,多么忧伤
你们谈钱,眉飞色舞
我谈良心,看见良心照亮每一个角落




《你的泪水流在我的脸上》

高楼大厦林立
为何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你是一个好人,也是一朵鲜花
一朵在泪水中盛开的鲜花
一朵在我的心中盛开的鲜花

你的泪水流在我的脸上
这是爱上你的迹象
我的嘴巴从不说爱你
我怕谎言把你弄脏
我怕海誓山盟是垃圾

你的泪水流在我的脸上
我们两个人脚踏实地
前途隐藏在何方
你的泪水流在我的脸上
这汹涌的泪水
如何打湿传说中的上帝

你的泪水流在我的脸上
我们忍不住拥抱在大街上
你的呼吸鼓励我的呼吸
我的心跳支援你的心跳
相依为命成为明媚的春天




《南海百货》

南海百货很响
让我想起中国南海
我必须表扬南海百货的老板
取了这么一个响亮的名字
让我这个中国人的热血沸腾起来
我的血管里也开始响起南海的波涛声

我的几个同事也喜欢逛南海百货
说让他们想起了中国南海
他们说走进南海百货买东西
买的东西也有了南海的味道
这话好像没道理
又好像挺有道理

家里没米了
我到南海百货买米
每次来到南海百货门口
我都会朝“南海百货”这四个大字看一看
觉得这四个大字挺精神挺温暖

走进南海百货
发现人很多
南海百货的生意越来越旺
把它附近几家超市全部比下去了




《我在淋这场雨》

我在淋这场雨
需要一名少女成为我的伞
这名少女的姓名
闪闪发光
像三颗星星
正在雨中歌唱

这场雨要下多久
雨中的声音
很丰富
有古代的声音
有现代的声音
有女人的声音
有男人的声音
有青蛙的声音
有知了的声音
它们汇聚在一起
摧毁了皇宫

站在雨中的我
是自己的墓碑
又是自己的灯
自己医治自己
自己是自己的道路
自己从自己的身上踩过去
看见了前途

雨什么时候停的
我不知道
我的身体里没有一滴雨
我的身体里灿烂辉煌




《我来了》

沙滩生产快乐。黄瓜从天而降
被我抓在手中。寂寞是一万只蚂蚁
在我的身体上爬着

永远有多远?腐朽变成明星
堕落财源滚滚。讲良心的人
闭上双眼,看见泥石流,垃圾遍地

走在大街上,我是谁,你是谁
谁是谁的玩具,谁是谁的深渊
谁是谁的泪水,谁是谁的火焰

我来了,伤痕累累的地球在呻吟
祖国爬满蝗虫。行尸走肉主宰的舞台
心灵成妖,笑容沦陷成塑料花

人生空荡荡,存在进入虚无
信仰生锈,感情沙漠,精神破烂
养家糊口成为疼痛的经典
知足常乐成为唯一的地盘




《夜色是一件免费的衣裳》

穿在我的身上,让我无法拒绝它的厚爱
我爱你,你成为会行走的灯
照亮我,让我落泪

古代的美女,向我走过来
现代的美女,向我走过来
我视而不见;你像一盏灯
照亮我,让我忘了
夜色是一件免费的衣裳

有一天,你笑着对我说
夜色是一件免费的衣裳
我笑着回答:你是我的灯
让我忘了,让我忘了
夜色是一件免费的衣裳




《心爱的女人》

用包子馒头爱你
你会生气么
用青菜萝卜爱你
你会摇头么
用一个个红苹果爱你
你会笑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爱你
荣华富贵距我很遥远
升官发财是别人的风景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才是我的风景

陪我粗茶淡饭吧
如果你爱我
陪我白头偕老吧
如果你爱我




《我爱你》

成为一棵会行走的苹果树
每年为你开花结果

亲爱的
请原谅我不是一根金条

如果有来生
我仍是一棵会行走的苹果树
每年为你开花结果




《用泪水淘米》

从古代到现在
老百姓用泪水淘米
让那一粒粒米被泪水洗亮
像数也数不清的星星
把老百姓带入黎明

用泪水淘米,看见生存的刀光剑影
看见老虎吃人;看见强拆现场
棍棒威武,法律成纸

用泪水淘米,一粒饭掉在餐桌上
也像星星闪耀,我会忍不住
把它捡起来,吃掉

用泪水淘米,你会成为一粒米
吸引我,我会成为一粒米
吸引你,两粒米相亲相爱,成为香喷喷的饭




《爱上一碗稀饭》

早晨
一碗稀饭
闪闪发光

我已经到了
爱上一碗稀饭的
年纪

一碗稀饭
多么简单
我不简单
被欲望纠缠

一碗稀饭
多么干净
我不干净
我骂自己肮脏

喝着一碗稀饭
吃着爽口的泡菜
好舒服




《今晚的月亮是一个残疾》        

今晚的月亮是一个残疾,
知了的叫声割破命运的神秘。
借一片月光打捞前程,
月光下的树影模仿记忆里的人们。

月光亲吻一条干涸的小河,
这条干涸的小河是谁的尸体?
我是谁?在月光下寻找着什么?

把记忆撑破,把多余的焚烧。
当活着遭遇空头支票,进行冷处理。
谁在开玩笑?活着的内容
一改再改,最后一无所有,乞求月光。
泪水奔跑,无人问津,前途在月光下喊叫。

今晚的月亮是一个残疾,
让我想起残奥会。
夜色总是免费,用漆黑隐藏万物。
而夜空的月亮显得有一些孤单,
不愿意投降,把投降当作耻辱,
把投降当作死亡。

望着残疾的月亮,我强作笑颜,
内心的痛苦如万里长城,
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
已经变成月光。而谁是不朽的秦始皇?
焚书坑儒的时代忽远忽近,
诗歌变成塑料花,向读者们走来,没有花香。

残疾的月亮只是一个代表,
我们都是隐形的残疾,我们都在生病,
我们病得一塌糊涂,病成得意忘形;
看见世界末日的景象,无动于衷;
看见伤痕累累的地球在呻吟在哭泣,熟视无睹。

当黎明来临,残疾的月亮隐退,
我们内心的残疾仍在延续,
精神的残疾又开始发作;
望见火葬场的烟筒正在冒烟,
我的脾气好多了,原来火葬场的烟筒
是了不起的医生,逗我笑起来。




《我们病得不轻》

我在一张白纸上写道
脖子上的金项链
像上吊的绳子
我太老实了
我太坦白了
我知道我病了
病得不轻

你向我走过来
对我说
我们都是病人
病得不轻

我问为什么
你笑着说
时代病了很久
时代撒网
我们是网中鱼
挣扎无力
不如哭泣
泪水流完了

笑迎一切





《我的良心是日夜不熄的灯》

今晚月圆让我悲伤,
因为我看见圆月
像我的良心,
这让我忍不住哭泣。

我的良心闪闪发光,
至今无人理睬,
难道它真的不如人民币?!

我认为我的良心
比人民币精彩;
夕阳下山,
我不恐惧,
我的良心是灯,
日夜不熄的灯。




《脖子上的金项链,像上吊的绳子》

脖子上的金项链,像上吊的绳子。
我想把这一句话
寄给某个大人物,让他明白,
我病了,病得不轻。

心灵病了,精神病了,感情病了。
信仰烂了,方向烂了,日子烂了。
到处都是腐烂的味道,醉生梦死的刺激。
我怀疑我是会行走的尸首,
我不爱逛公园,我爱逛火葬场,
我要在火葬场里安静地学习,学习死亡。

我是烂人,烂人的时代,垃圾遍地。
我必须学会喊叫,在大街上喊叫,
想把夜空的月亮喊下来,一块儿喝酒。

我疼痛,莫名其妙的疼痛,疼痛导致失眠;
我于是在失眠的夜晚,披头散发,
浓妆艳抹,三更半夜去敲贪官污吏的门,
贪官污吏坐立不安,以为阎王索命,彻夜失眠。

荣华富贵就是漂亮的冰箱,也可以说是冰毒,
正如我脖子上的金项链,像上吊的绳子。
精神已经枯萎,心灵已经干裂,感情已经沙漠,
剩下膘肥肉满的身体,正在一步步走向火葬场……




《梦想是我活下去的另一种粮食》

梦想,是阳光,也是月光,
穿在我的身上。
脚下的道路摇摇晃晃,
好像要被命运拿走,
我有无路可走的危机感。

命运,
就是一条毒蛇,
你无法拒绝
这条毒蛇的欺凌与恐吓,
它是我们无法消灭的恐惧。

梦想,被风吹远了,
我无数次追赶,把梦想又捡回来,
梦想是我活下去的另一种粮食。




《蜗牛》

背着房子,艰难地移动,
无法把房子卸下来,这是命中注定。
不知道散步是什么滋味,
不知道活蹦乱跳是什么滋味。

我不会笑蜗牛,它就是我,它就是你。
脚踏实地的蜗牛,背着房子,向火葬场爬去。




《抚摸一个红苹果》

(一)

它好新鲜
它红红的
它闪闪发光
像害羞的少女的脸蛋

它是美好的事物的代表
相信它
没有任何阴谋

我邀请它
到我的身体里
旅游

(二)

如果你的心
是一个红苹果
我会忍不住爱上你
因为我的心
也是一个红苹果




《主动跑进老虎的嘴巴里》

风在吹,雨未停
听见老虎的声音
弱者恐惧,弱者藏匿
不让老虎看见弱者的身体
不让老虎听见弱者的呼吸

我却听见了你的呼吸
因为我爱你
你的呼吸成为我活下去的动力和魅力

如果有一天
我遇见老虎要吃你
我会挺身而出的
主动跑进老虎的嘴巴里
趁老虎吃我的时候
你赶快逃命吧
你好好活着
我就高兴




《你是黎明》

山坡上的野花
模仿你的笑容
芬芳未来
让我听见你的呼吸
听见你的心跳
生动时光

人们晕头转向的时候
我追逐你的身影
发现心地善良的你
像皇宫
我很高兴成为
你的卫兵

为你唱赞歌
为低头吃草的牛羊们唱赞歌
晚霞烧我也烧你
美丽的夜晚不是棺材
有你陪在我的身旁
每一分
每一秒
都是
黎明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
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5 10:15 , Processed in 0.05861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