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1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怜惜(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9 09: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巴戈 于 2016-6-9 09:16 编辑

%怜惜(下)

小船的荡漾是它的本质
你的脆弱象叶片上的一滴露水
随时都有可能滴下
那些抵销的情绪
为你展现出一个平静的湖面
杯中酒本来自那湖水
而你的空虚象那空了的杯子
盛满了在咀嚼中剩下的时间
自我,自私,重力加速度
这些都装在了一个盘子里
一切都感冒的象在下一场大雪

有一种深深的机械感困扰着人群
努力的定义成为努力本身的奴隶
一颗樱桃了解西红柿被摘下的那一刻
但愿那种伤感能溶化海浪
剩下的半杯水
会把喝掉的半杯水当成记忆
寂寞的海岸线要永远经受住海浪的挑衅
在双关语的暗示下,
秘密终将剪断自己的脐带
手指清楚不能够指向自己
命运在开花前屏蔽了镜中的自我

喷涂在言辞的华丽面前失效
岸不需要拥有丰富的颜色
那些拍马屁的家伙
怎么没被太阳晒成一根竹竿
胜利者把失败者钉在耻辱柱上
为的是证明一加一等于二
世间的烦恼莫过于在蔬菜间种植杂草
眼泪晒干还带有盐分
你这辛勤的蜜蜂
为什么不去花间采一壶酒

假如时间可以被分割
假如时间可以凑成两毛钱
我一定不会在这里
那么,被海浪冲上岸的尸体
哪一个会是我?
摆渡人摆渡了一个时代
用自己的形象揉碎了水中的太阳
在梦境中,这种圆满被打破
月亮的弯被人们广泛的模仿
结果变成了吃剩的一丝西瓜

花朵在坠地的那一刻释放了所有的压力
她不至于粉身碎骨
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羞耻可言
在地心引力的门口并没有失败者
有的只是一把叩开门的钥匙
一颗允许破碎的心。
在顾影自怜者眼里
悲剧可以被解毒
在没有到达彼岸前
鸭蛋只适合做成圆的

你在怀疑你的感觉
就象风走过树梢,
会带走一两片不坚定的浮云
你明白
蛋熟了就不能再变回生的
西红柿熟了就再也看不到羞涩
当你提起两个裤腿在雨天淌水的时候
你正走过你的童年
一部连续剧在黑屋子里唤醒过你的自我
你现在不知该感恩还是该咒骂

没有激动成分的门关闭着
时间成了一条直线
成了可以在嘴里磨碎的食物
飘飘荡荡的雪就是成人眼中消失的纯洁
在最寒冷的时刻到来。
言辞的分母比分子多穿了一件衣服
于是向肮脏倾斜了
进入到省电模式
大大小小的街被虚构成了一种装饰
抑或是一种装死

雪花用自己的消失赢得人们的尊敬
墙弹回所有不屑眼光
它不拥有雪花那种湿润的白
颜色是一种烦恼
而烦恼缺少一粒敏感的钮扣
用来将最敏感的部分遮好
每一年,春天都忘记了雪
陶醉在自己的春暖花开里
而墙还是那面墙
永远看不出怀孕的迹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12:43 , Processed in 0.0534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