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07|回复: 5

走在路上,一个人的荒腔野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1 10: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在路上,一个人的荒腔野调


1坏牙

天地苍茫,生命暗涌
高原上的尘土,用一种放肆而张狂的节奏
伴随着枣木梆子,高喊秦腔
河流两岸的沙子,经历了你我看不见的繁华
一路艰辛,寻找叶中弥陀,袖里道场
花果的胚胎崩响,运转的齿轮更加嘹亮
找个没人的地方,独自饕餮
一不小心,筷子打落了一颗坏掉的牙

2 柔刀


岁月跌宕中,世事如天女散花般缭乱
总觉着脸贴着地面,才能看见真实的世界
风火山林,都用很强硬的姿态,宣告自己的重要
什么时候开始,心中缠着一把柔软的刀

3 破角

幻想着有一匹战马,可以更舒服地去流浪
即使碰到浩浩荡荡的丐帮队伍
也可以跑在最前面,进行一次华丽的乞讨
可是风不同意,它猛烈地吹,执着地咆哮
终于,吹响了马背上一只残破的号角



群山环绕,失眠者的故乡


除夕夜般寂静的峡谷


路过风声已经沉溺的河谷,万籁俱寂
怎样打捞梦的篇章,故乡太远,这里夜色太过苍茫
甚至品读不出其中的忧伤,唯有期盼
河底的鱼跟天上的星星一样闪光,互映着
让我怀念,过年时祭拜天地的,一柱高香
那时候灯烛也是无声,宁静安详

一只狗的怀念,触及肝胆

指南针与狗,各有所长,它们用不同的方式识别着方向
我甚至认为,狗是指南针跟猎枪的总和
与狗相比,很多现代化的器械,总显得别有图谋
因为我无法走入它们的内心,肝胆相照
这时,我不由地想起一只追随过我许久的吉娃娃
对玉林的狗肉节,我嗤之以鼻

假如我有一辆火车,装满失落的木柴

木柴,在这里能捡到很多
而故乡的柴却很少了,因为生态已经严重地破坏
甚至一棵刚发芽的枣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保护起来
我要是拥有一辆火车,就拉一车回去
松木,樟木,榆木,点燃后的清香,与煤气的燃烧截然不同

发表于 2016-5-21 11: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流两岸的沙子,经历了你我看不见的繁华

喜欢这一句。
有一种意气洋溢在文字里,但语气文气太重,就是语言操作性的作品,生活、生命的另一种真切感不到。或者当下感。

可以加精,好久不加精了。
发表于 2016-5-21 11: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的又过于泥实一些了。期待更好
发表于 2016-6-10 11: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莲华兄!

端午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3: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6-5-21 11:36
后面的又过于泥实一些了。期待更好

谢谢评委老师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3: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6-6-10 11:26
问好莲华兄!

端午吉祥!

谢谢欣赏,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00:41 , Processed in 0.05432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