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822|回复: 2

[诗坛动态] 诗歌,为何又一次成为“网红”——诗坛泰斗谢冕吴思敬孙绍振玉林解读中国新诗这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30 19: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歌,为何又一次成为“网红”
       ——诗坛泰斗谢冕吴思敬孙绍振玉林解读中国新诗这个“问题少年”
   
              本报记者  曾 昶
   
  
       4月16日,重庆诗人唐诗获“遂宁《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十万元大奖的作品《在暮色中赶路》被爆与另一位重庆诗人金铃子的诗作《暮色多么沉寂》“基因相似度百分之八十”:这不是赤裸裸的抄袭吗?然而,唐诗坚称没抄袭,而金铃子的诗歌早已经在杂志发表,究竟是谁抄袭了谁?一时陷入了重重迷雾中。现在一方坚决否认抄袭,另一方已拿出自己是这首诗原创的铁证,正准备起诉对方。


       就在此事持续发酵、感叹两位诗人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之时,又一吸引眼球的诗坛“不要脸”事件又出现了:4月19日晚,北京东城区一酒吧,在所有乐队演出结束后,一名年轻女子站立在舞台中央30分钟,让现场观众上台伸手触摸她的胸部!她是1993年生的音乐人、诗人。这,究竟是“摸诗”还是“摸胸”?是行为艺术还是“流氓艺术”?是写诗者想出名想“疯”了吧……

      小众的诗歌,又一次挑逗了大众的眼球。
   
                                                   新诗百年:这个“问题少年”
   
   
       4月19日至2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扬子江诗刊》和玉林师范学院承办的“中国新诗百年论坛走进玉林.当代诗歌与校园文化建设”系列活动在玉林师范学院和北流市举行。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新诗研究院院长谢冕,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诗探索》主编吴思敬,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孙绍振等诗坛前辈及《扬子江诗刊》编辑部主任白小云、广西师范学院教授罗小凤、广西艺术学院教授简圣宁等参加了论坛。

      说到诗歌的创新、革命,先锋派诗人可能会振振有词: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难道不是口语诗的鼻祖吗?但是,把诗写到下面这样了,恐怕连李白也想不到吧: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把一句大白话硬硬分成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诗?2008年,“梨花教主”赵丽华的类似于按回车键的诗歌意外走红。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 ”
     ——2014年,在网络开始走红的是乌青的这首《对白云的赞美》。乌青本人对自己写作的诗歌相当自信,也试图自圆其说——— “诗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大众不知道而已。”或许,让乌青理直气壮的是,诗歌一度晦涩难懂、高深莫测乃至于痴人呓语、自说自话,让民众摸不着头脑。如今,以口水话、大白话乃至于废话体,来稀释、冲击和瓦解诗歌的“高高在上”,还诗歌的平民化、生活化,这或许是许多有识之士的希望和努力。就连诗歌大腕韩东、张执浩等也纷纷站出来,力挺乌青,肯定其对诗歌过分修辞的刻意反叛。

       2015年7月,因诗歌参赛未获奖而怒砸电脑、问别人“砸”字怎么写的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写有一首奇葩的《耒阳赞四》:

       耒阳天下第一福地,/竹海第一福地中央。/身在福中要惜福呀?/惜福才会福多多啊!/舞文弄墨文人事呀?/吹毛求疵很不好啊!/劝君不要肝火旺呀?/弘扬正气才/正常啊!

       这还不算,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著名垃圾派诗人徐乡愁的一首《屎的奉献》:

       屎是米的尸体/尿是水的尸体/屁是屎和尿的气体/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屎90公斤/尿2500泡/屁半个立方/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庄稼一支花/全靠粪当家/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

       中国当下诗坛,标新立异者争先恐后,流派圈子眼花缭乱。文学固然应该百花齐放,诗歌应当鼓励多元化探索。但是,市场化时代,诗潮滚滚,难免泥沙俱下,也有为迎合社会逆性心理,以低俗变态内容,穿上诗的外套,吸引读者眼球,达到炒红自己的目的。这些“流派”,似乎来者不善,“祸诗祸民”。比如,像这首写屎的诗歌,直接让人无语。

       在中国诗坛,有两个著名的流派“南帝”“北丐”,“南帝”说的是垃圾派,“北丐”则是“下半身写作”。读读沈浩波下面这首《挂牌女郎》,你就知道什么叫抓狂了:

       我呼吁/把普天下女人的胸/划分为两种/可以随便摸的/和不可以/随便摸的/并且每个女人/胸前都挂一大牌/上书:可以随便摸/或者:不可以随便摸/这样,当我走在街上/看到那些/丰乳肥臀的女人/就不用犹豫/不用彷徨/更不用把脸色/憋得象猪肝一样

    ......梨花体、羊羔体、乌青体、啸天体、“睡你体”,种种奇葩走红的诗歌;只有13个字、其实很垃圾的诗获奖10万元;一首诗动辄奖励50万元、100万;为了博得诗名,不惜裸体读诗、吃蛆、让人抹胸;抄袭成风,厚颜无耻......诗坛,如今怎一个“乱”字了得!
   
      诗坛泰斗为“问题少年”开处方
   
      当天,在玉林师范学院东校区举行中国新诗百年论坛上,谢冕、吴思敬、孙绍振三位教授分别从中国新诗百年的历程、诗的自由与文本解读等方面主讲了《新诗百年历史经验的思考》、《心灵的自由与诗的发现》、《文本解读的策略》,并对中国新诗百年这个“问题少年”进行了诊疗。

      谢冕教授从古典格律诗、近代白话诗,再讲到早期的朦胧诗,和对朦胧诗影响巨大的1980年南宁诗会,讲到中国新诗百年的演变过程、发展,各个时期的特点等,对“为什么会进行诗歌革命”、“朦胧诗时期的论争与观点”、“新诗不能太自由”等作了生动的阐述。他强调,诗歌语言非常重要,诗要有音乐感、诗能诵读是一种美学高度和追求。他认为,当今很多所谓的新诗已经非驴非马,根本不能叫诗了,究其原因,都是“自由”惹的祸。

      吴思敬教授着重阐述新诗的创作与心灵的自由,并强调新诗的“自由”不是今天某些诗人这样的瞎写,成为诗坛甚至社会的笑柄、网红。

      他从“俄罗斯大自然歌手”、白银时代农村诗人和意向派诗人代表叶赛宁说起,再说到一生都在追求新诗自由、一生与新诗相伴、2005年曾来到玉林参加“新世纪华文诗歌国际研讨会暨第三届中国现代诗年会”的蔡其矫先生,再说到写出中国新时期最早写出反腐诗《将军,你不能这样做》的著名诗人叶文福,说到以独特奇诡的语言与惊世骇俗的女性立场震撼文坛的四川诗人翟永明不为“200万折腰”而放弃新诗。他认为:诗是高贵的,诗人应甘愿清贫寂寞,拒绝媚俗低俗,诗人要有自己的做人原则;诗人要“时常仰望星空”,实现自我与自然的融合,超越自我,才能写出震撼心灵的好作品。

      孙绍振教授则从文本出发,从“情感”、“意象”、“动态”三个关键词出发进行作品解构。他从李白的《静夜思》说起,说到边塞诗人王昌龄作品里的月亮,“月亮高手”苏东坡的写的月亮,比较了每个诗人不同的月亮,阐述了诗人不同的浪漫情怀。他还从杜甫的《春夜喜雨》、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入手,着重讲述诗歌是情感的结晶,解读诗歌文本,要进行诗歌逻辑的“还原”,才能真正读懂诗人。同时他认为,一方面新诗要“自由”,另一方面新诗写作还是“有规矩”的,不是现在这样的“乱写”。

    原载《玉林新闻网》:2016年4月27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72de4d0102wf8q.html
http://www.gxylnews.com/news/bencandy.php?fid=31&id=123538
发表于 2016-5-1 17: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坛泰斗?谁加封的?
发表于 2016-5-4 22: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认为,当今很多所谓的新诗已经非驴非马,根本不能叫诗了,究其原因,都是“自由”惹的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瞎起哄吧。这跟自由有一毛钱关系?无非是世人傻傻分不清诗歌与娱乐的界限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4 09:22 , Processed in 0.0514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