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蟋蟀

[杂谈漫议] 论诗歌与安静的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4 18: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我理解的诗歌,应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它自己是没有声音的,它只有回声:风声,雨声,人的呼喊声……却以它自在而独异的绝壁反射着不同的弧度、延迟与浑响……
——————————————————————————————————————
蟋蟀提到的诗歌中的“安静”,对应到古人那里,大概是一种“心斋”功夫:

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庄子•人间世》

“气”,没有自己的声音,但它通过“待物”而聆到物的回声,就像蟋蟀说的“风声,雨声,人的呼喊声……”这“心”是“自在而独异的”,这“斋”呢,大概和蟋蟀提出的“绝壁”差不多。“集虚”者,用蟋蟀的现代话讲,就是“反射着不同的弧度、延迟与浑响……”

所以呢,两种描述大体是对应一致的——今人蟋蟀能够猜透古人之思(蟋蟀未必读过庄子这段话噢),大概是诗自身的禀赋或意志使然——“诗”者,言寺也,差不多是相同的提示吧。

现代人太躁动,安静不下来,“心斋”功夫常常就下得不够,以至于往往是卯足了劲在“写诗”(主体太充溢了,常常出现词语的定向垂落),而不知道其实真正的诗歌里面,一定还有“诗写”(主体虚空,让词语自由浮现,谐序组合)也即“虚而待物”的一面——也许,只有领悟到语言并非我们手中的玩物,而是高于我们的存在,一个人的诗写才能进入那“一志”的正途。

接下来,这“诗写”,这“主体虚空,让词语自由浮现,谐序组合”,一定迎合/应和着蟋蟀在后半部分所提的“守在低处”,“彼此尊重,相互开敞,拒绝遮蔽”,“把屁股挪一挪,让别人的屁股也有点位置”,等等——这“内方”的“心斋”,一定须通达了“外圆”的“处世”,才可能是真功夫啊!就如同蟋蟀历练身心的农庄运转,或者傲鹰磨砺心性的卤摊经营,那可是通向诗歌的康庄大道啊!


最后说一点:帅哥如果将自己的诗歌言论梳理出来,辑成一册《蟋蟀诗话》的话,我觉得一定很帅,足可以媲美于秦晓宇先生的《七零诗话》,虽然你们的写作路向差别很大。如是,我们期待着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4 22: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牛耕 于 2016-4-24 22:44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6-4-23 22:27
其实,什么样的文本又能真正不朽呢。歌德的《浮士德》不朽,但到现在我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遍,我的吃喝拉 ...


在我看来,你手中的卤爪一点不亚于你吟诵的诗句。就像我现在,卖出的每一根白菜,因为是我用手递给这个世界,我觉得,即使我不再写诗,这世间也会有一首诗恰如其份地是为我所写。
——————————————————————————————————————
海德格尔有“先行到死亡中去”的名言,所谓向死而生嘛,这个从生存意义向度上的追索,写诗的人多少都知道一些。模拟一下海德格尔,写诗的人大概还应该有一个生存意味向度上的追索——“先行到艺术中去!”

这里的“艺术”,可以指写诗作画谱曲等日常行为,但加上“先行”这一指令和前缀之后,又使这些行为显得过于外在了。因此,我揣摩着,这里的“艺术”更多关涉一种本源的人生样态,而不在于具体的人写不写诗、作不作画。追溯起来,这本源的人生样态,一定含了像傲鹰的卤鸡爪和蟋蟀的卖白菜一样地劳碌的辛苦,也含了推己及人、能近取譬般地体世的慈悲。当然,也包含了卤出特色、植出优点、获得收益等创造的欢欣。——如果不承纳这日积月累中的“悲欣交集”,“艺术”在我看来是很难成立的。

与专业写作者有工资不愁吃穿、发表即有稿费、经常获奖这些所谓的“优越条件”(离辛、悲、欣的本源,是不是远了?)比较起来,蟋蟀和傲鹰在我看来,倒是更加本真且又坚实地走在“先行到艺术中去”的路上,因了卤鸡爪的辛苦对于诗的词句源源不断的镀亮,因了卖白菜的劳碌对于诗的节奏恰如其分的传接——上帝说,你们有福了!缪斯说,你们有美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6 11: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6-4-24 18:33
所以,我理解的诗歌,应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它自己是没有声音的,它只有回声:风声,雨 ...

庄子的这段话我的确没见过,奈何!当初我上课的时候,都基本用来走神和逃学了!
正因为学识上的溃乏,使我在日常中不得不贸然踏上了劳力者之途。
作为一个爱瞎琢磨的农民工、地摊主和小商贩,我的思维的拘限性也是显而易见的。
起码,我知道,在自己的文字中,因为带有深重的个人习性与自说自话的封闭空间,是为“魔障”。
而且,我非常关注诗歌之“用”,某种意义上,它是平衡世俗生活的另一极,我需要它具备一定的重量。
这重量来自于自我置疑,和对存在之意义的触碰——
“心斋”,大隐隐于市。我毫不怀疑,牛耕兄的“心斋”就在隆隆机器声中,清净自如。
发表于 2016-4-26 13: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6-4-23 22:27
其实,什么样的文本又能真正不朽呢。歌德的《浮士德》不朽,但到现在我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遍,我的吃喝拉 ...

安静活着就是最牛逼的事,安静写着就是最牛逼的诗。
感佩蟋蟀兄真言!
发表于 2016-4-27 18: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这个世界是浮躁的,相对而言,安静是一件精神层次的奢侈品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所以需要救赎,有的人在罪孽里疯狂到最后的迷失,有的人则行走在自我救赎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写作么,应该也是一种自我救赎,在黑夜里摸索前进的方向,在尘世里审视自己和这个世界,在不断抉择和顿悟中写下文字,记录之

兄弟提出安静这个词语,的确值得思考,三十功名尘与土,与其在名利场里打滚,不若放逐于天地,寄情于山水之间,做一个大写的人

写与不写不是重要的,有我无我,把持自己,守住底线,然后去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也是极好的,人生不过短暂半年而已,何苦来哉
发表于 2016-5-20 15: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我爱绘画,也就是那种铅笔画,。一次,我掏出一点钱(自己攒的),请一位大哥代买一点染料。他没接,说挺贵的,我们买不起。很快,我放弃了绘画,开始了写作。因为写只要一只笔和几张纸——小小年纪学会处经济帐了。问好!
发表于 2016-5-20 20: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是安静的事业,诗,也是喷浆的事业。在微时代,诗的“语境”与诗人的处境,如何在“变化”中维系“魔术棒”的神秘性?

先分享收藏。再细读学习!问好蟀兄!!
发表于 2016-8-1 17: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理解的诗歌,应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它自己是没有声音的,它只有回声:风声,雨声,人的呼喊声……却以它自在而独异的绝壁反射着不同的弧度、延迟与浑响……”诗歌就是在安静的倾听中用文字表达出万物沉默的声音。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10: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女 发表于 2016-8-1 17:19
“我理解的诗歌,应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它自己是没有声音的,它只有回声:风声,雨声, ...

感谢雪女留步~~你的诗作让人印象深刻~~问候!
发表于 2017-11-23 09: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文!从头至尾,朗读一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5 12:36 , Processed in 0.0527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