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蟋蟀

[杂谈漫议] 论诗歌与安静的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3 22: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6-4-23 22:29
老骨头,祝你永远青松不老!

青松不老不就是等同于万寿无疆、永远健康吗?O(∩_∩)O哈哈~
发表于 2016-4-23 22: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西刁民 于 2016-4-23 22:42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6-4-23 22:27
其实,什么样的文本又能真正不朽呢。歌德的《浮士德》不朽,但到现在我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遍,我的吃喝拉 ...

在我的偏好中,浮士德还不如雪莱十九岁写的爱尔兰人之歌、普希金早期的《致查阿达耶夫》^_^
不少青涩的作品照样永垂不朽。
发表于 2016-4-23 22: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4-23 22:46 编辑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23 20:34
只有在安静中,才能生发出悦耳的音乐;否则,连用手指甲刮黑板的噪音都会自认为是天籁了。既然是一种样态, ...

你在你的诗歌中骂这骂那,你懂个屁呀,
你根本不懂写诗的技巧,
写诗是不动声色地呈现人间真相,
你在你的诗歌中骂来骂去,
完全暴露了,
哪还有什么诗意可言呀!!!

所以我说,
你湘西刁民才是真正没有掌握写诗技巧的人,
更不懂得“四两拨千斤”的诗歌魅力是怎样创作出来的。
你写诗,
真是差太远了,
我孟大诗人瞧不起你这个只会在诗歌中骂来骂去的家伙,
完全暴露了你自己,
也完全暴露了诗歌,
你就是一个诗歌半调子,
或者说你就是一个诗歌傻逼!!!

发表于 2016-4-23 22: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4-24 00:59 编辑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23 20:34
只有在安静中,才能生发出悦耳的音乐;否则,连用手指甲刮黑板的噪音都会自认为是天籁了。既然是一种样态, ...

首先告诉天下诗友们的是
孟大诗人不是我孟祥忠自封的,
是与我素不相识的古河蔡俊郭伟等诗友们评价孟祥忠的诗歌评价出来的。

我孟大诗人在全国各大诗歌论坛上发表诗歌两千多首!
十几年前,孟大诗人写的《三盏灯》《纽约世贸大厦》《木头》等诗成为中国诗坛的笑话,
杨克当时在论坛上给我写的《纽约世贸大厦》打了30分,离及格还差30分呢!
十几年过去了,
杨克每年编的最佳诗歌一本又一本,还有他自己创作的那些无效的破诗,
还有全国每年那么多获大奖的诗歌,
请问大家记住了哪一首呢?!
时间证明,那些所谓的好诗都成为一首首无效的诗歌,
被时间无情地扔进了垃圾筒里,
再也无人问津了!!!

十几年后的今天,
孟大诗人写得这些像“小学生水平”的诗歌《三盏灯》《纽约世贸大厦》《木头》等孟祥忠诗歌
却经过十几年时间的检阅,在中国诗坛闪闪发光起来,不再成为笑话了;
而当年笑话我孟大诗人的假诗人杨克张执浩之流至今没有写出一首有效的诗歌,
他们现在成为了中国诗坛上的真正的笑话!!!

时间证明,孟大诗人才是一名真诗人,
而至今没有写出一首有效诗歌的杨克张执浩之流却是被时间淘汰出来的一个个假诗人,
和一张张假人民币一样让孟大诗人讨厌!!!



发表于 2016-4-23 23: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孟祥忠 发表于 2016-4-23 22:34
其实写诗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复杂,
写诗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让你血管里的声音

孟祥忠诗友,中国有“诗教”之说。诗能将人熏陶得温文儒雅,也能将人渲染得刚烈忠直。关键要分清,温柔可爱和金刚怒目应该在怎样合适的场合使用。对同道温和,对邪恶怒目喝叱,这才是对的。你刚好弄反了:对诗友肆意妄为,毫无尊重,那么你学写诗有什么用?你到处挑拨是非,到处燃战火。请问历史上哪个诗人是到处找人干架的?还请收敛些,对人尊重在先,才有权谈诗。自己想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23: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孟祥忠 发表于 2016-4-23 22:34
其实写诗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复杂,
写诗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让你血管里的声音

无论你对诗歌的看法如何,也无论你未来成就如何。
诗歌的成长不仅在诗歌文本中,也在诗歌生态的多样性,和对那些埋头写诗的每一个人的平等尊重里。
现代社会文明的成就,恰恰就在于对异类的包容,对个体的苛护。
而诗歌,更应该率先抵达和构建这一价值体系。
越是优秀的诗人,越是能够意识到,对这一普遍价值的呈现,其意义远远高于个人的声誉与荣耀。

写得好,与写得差,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这些天生对语言无比敏感的人们,在世人一再对他们加以冷嘲热讽的同时
应该得到同类的足够理解和尊重——
在生活中,他们因为遵循着诗歌的美学与道义
小心翼翼,甘守清净,承受着庸常生活的磨损。
他们对滚滚物欲浪潮的退避,恰恰说明他们的洁身自好与心有敬畏。
他们在诗歌之途上的探索,穷尽一生,步履蹒跚,不见天日。多数人的一生心血必然会飞灰烟灭
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印记,而他们在牺牲世俗生活的同时,多么渴望进入精神殿堂!

然而这么奢侈而贫苦的游戏,他们一路坚持下来。
我们无法猜测,他们各自为之付出了什么代价,但可以肯定,这些付出所得到的回报,仅仅只能安慰他们自己。
比如做过保安、卖苦力当搬运工的刁民;每天在城管的躲猫猫游戏中摆摊卖卤菜的傲鹰
富士康工人郭金牛,守着风雨飘摇的钢铁车间寸步难移的牛耕,车床工人雅克……
这些人的诗歌形式,诗歌追求大相径庭。

他们不一定认同彼此的诗歌观,但他们总能轻车熟路地找到共同的价值观。
因为那里才是他们得以栖身,彼此取暧的家园。
因为诗歌,他们从陌生到熟悉。
因为诗歌,他们从争执到理解。
彼此为对方预留着一片宽阔,安祥,雨露丰沛的原野。

如果你的到来,只是携带着你的诗歌观点,让这里更鲜活,那么欢迎你,诗歌的合唱多了一个声部
这里的层次会更立体,音色会更丰富。
如果你的来了,只为了让他人谢幕,你来自导自演——无论这是你的本意,还是你的策略
那都是得不尝失的——
眼下,诗歌正在进入一个休养生息的时代,它的多样性一旦爆发,会让整个汉语为之一振。
这才是诗歌的未来所在,才是这个民族建立全新价值体系的希望所在。

如果你真心爱诗,写诗,请安静下来。
请听听别人的声音,听听那些炯异于你的音色。
学会欣赏他们,只会丰富你自己;
学会尊重他们,你必将受到尊重。




发表于 2016-4-23 23: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疏一看,谈得真好,量小义丰,引人深思。待细读而回之。

欢迎孟兄细论文,最好别太情绪化哟……
发表于 2016-4-23 23: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4-23 23:47 编辑
罗傲鹰 发表于 2016-4-23 23:01
孟祥忠诗友,中国有“诗教”之说。诗能将人熏陶得温文儒雅,也能将人渲染得刚烈忠直。关键要分清,温柔可 ...

你说得不错,我能明白的,接受你的好意,
诗歌就是我们无比温暖的家。

发表于 2016-4-23 23: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6-4-23 23:10
无论你对诗歌的看法如何,也无论你未来成就如何。
诗歌的成长不仅在诗歌文本中,也在诗歌生态的多样性, ...

用诗歌证明我们虽然渺小卑微却无比自信地活着!!!
用诗歌书写出老百姓的微型历史,让子孙万代去评说!!!
用诗歌证明我们的呼吸我们的心跳,证明我们来过地球一遭!!!
发表于 2016-4-24 05: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6-4-23 23:01
孟祥忠诗友,中国有“诗教”之说。诗能将人熏陶得温文儒雅,也能将人渲染得刚烈忠直。关键要分清,温柔可 ...

跟没有心肝的孽畜费什么口舌?弟兄的帖子上,可以回复顶贴。孽畜的帖子上,就点评一下吧。O(∩_∩)O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3 18:00 , Processed in 0.09973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