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87|回复: 8

[诗歌奖投稿] ★《聂树斌》------本作品曾上书河北省高法院长高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2: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那从来不只是些孤零零的词语
河川  洪水  沉默  爆发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它们在字典里跳动起来
让端坐在很高很高的白骨上
一边为自己涂胭脂水粉
一边继续在大地上画下阴暗潮湿的鸟兽们
心里感到发虚寒冷

河川乃是真实的河川
洪水蓄积于哀鸿遍野的衰草心中
越是受压,越要咆哮
铁链粗壮,捆住过巨大的火苗
狼眼狰狞,铺开了遍地的冰雪
却终归无法阻挡

故纸堆里血光扑面
东风终于压倒了西风
有人因此心怀敬畏
欲以此为镜,欲千秋万载
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是的
河川喷薄而出的时候
将冲垮江山搭成的积木


《》

在不在河北有什么重要
姓不姓聂又有什么重要
像一枝薄命的小草
遍地都是你
可你不是张志新,你不是遇罗克
所以,十几年都过去了
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你的名字
还压在一捧黄土之下
为谎言继续做着牺牲,写着意义不清的注脚
你是跪着死的吧
不知道你有没有仰天长啸
我发自内心地相信
你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这些擦肩而过来了又去的
红楼中笙歌水袖纸醉金迷的黑夜
在红旗下慷慨激昂地宣过誓的人们
哪里还有心走遍大地
解救遍地泣血的眼睛
敬畏穿越了几千年
仍高悬于城门之上的那道目光
你仍在十几年的尘埃黄土下辗转反侧
你还要等多久
在这方土地上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悲哀

是不是注定了无法安息

面对你
我一万零一次地痛恨自己的无力

有人说不如忘记吧
忘记了就不会再痛
忘记了才能天下太平
即使是黑夜
也和谐出一团漆黑
他们拿着鞭子,面孔慈善
他们肩扛天地公理人间正道
多像是个人
是个君子
那么,忘记了就忘记了吧
就可以名正言顺地
随他们制造下一个血淋淋的冤魂
并打上万劫不复的烙印

先烈没能换来
纸上写着的黎明,从没在头顶上升起
一群群失明太久的草木
前仆后继,无悔无怨地相信

沉默问苍天
谁还在冥冥的,远在天外的青天之上
关注草木们的生死

《》

这是越来越强大的祖国
和谐安宁繁荣昌盛
科学发展与时俱进
高举、深入、持续深入
坚定不移牢牢把握
稳中求进建设小康社会
八荣八耻三个代表
以人为本为老百姓办实事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步子再大一些胆子再大一些
连孩子们都要放声歌唱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有人高高举起话筒
问我们
你幸福吗?
这有多好
怎么却仍不肯
为地底下
一个已经十几年了的冤魂昭雪
给他一个答案
让他得到他应得的安宁
为什么当初要夺去这个生命
只用了仅仅一年的时间

这是越来越强大的祖国
我有遍体鳞伤有着越来越强大的疼痛
流着止不住的血泪
依然深深爱你
只要你一声召唤
我会立刻奔赴前线
奋勇杀敌,直到壮烈牺牲
但我不想跪着死去
跪在祖国的刑场之上
被一颗精心炮制出的子弹
夺去年仅二十二岁的生命

但如果可以唤醒
我愿意下一个是我
只要,能照亮暗黑之黑
或,跟着荷尔德林
在黑夜里踏遍大地
曙光在即
把自己燃烧成孤寂的星星
放声歌唱
窃笑不已的乌鸦,惊得纷纷扬扬

《》


还是不再下跪,不能
让一位善良的母亲
再为她无辜的儿子痛哭失声
不能让她的疼痛扩散蔓延
成为祖国和人民心中
挥之不去的隐痛
以后的我们
是忠于自己的思想者
不再以血泪干涸的目光
守望片片载着光明的羽毛
把高悬于头顶的屠刀推进历史的垃圾堆
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让一个个诗人
不再用他们脆弱的笔尖
在轻飘飘的白纸上
徒劳地呐喊、为你招魂

泥土深处的你
不像一个鬼
更像是个人
你轻轻一笑
合上苔藓密布的眼睛
发表于 2016-4-18 13: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祈祷连法西斯都闻风丧胆的封建酷吏做派永远淡出历史的视线!
知耻近乎勇,为兄弟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16: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18 13:52
真心祈祷连法西斯都闻风丧胆的封建酷吏做派永远淡出历史的视线!
知耻近乎勇,为兄弟点赞!

哈哈。问候刁民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23: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18 13:52
真心祈祷连法西斯都闻风丧胆的封建酷吏做派永远淡出历史的视线!
知耻近乎勇,为兄弟点赞!

我去年本来也想搞个诗歌奖,后来看看形形色色的疯子骗子毫无感恩之心敬畏之心的各类小人,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写上诗了,还是算了,乐得清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9 00: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变奏曲 发表于 2016-4-18 23:30
我去年本来也想搞个诗歌奖,后来看看形形色色的疯子骗子毫无感恩之心敬畏之心的各类小人,真不知道这些人 ...

中国的文坛和政坛也差不多,如果有财力的话,每年直接推出一位你看中的诗人,几百元几千元都可以。
当年法国龚古尔奖只有五十法郎,但获奖者并不掉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09: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19 00:12
中国的文坛和政坛也差不多,如果有财力的话,每年直接推出一位你看中的诗人,几百元几千元都可以。
当年 ...

法郎的数目多寡还是很重要的,这个关乎人气,毕竟这是天朝,不是法国。就像,如果北网拿出的不是五万,而是五十,老兄,起码孟大屎人的龟头不会探到这里。你信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1 21: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设个劳什子奖,250元奖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2 07: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你要是搞个诗赛,至少我支持。我野心不大,奖金无所谓,关键是奖品,如果奖品是十本西方油画大师的进口原版画册(成本两千左右),我就来。真格的。明年有时间。哈哈,也不是说完全不要利益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2 07: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网站不能回复,官方应该注意维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4:06 , Processed in 0.08787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