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09|回复: 11

[诗歌奖投稿] 说吧,剑门蜀道 { 非参赛交流稿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6 17: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吧,剑门蜀道{组诗}



秋风吹荡剑门绝壁


忧伤使语词与沧桑之间遥不可及
我能触摸的忧伤
却随心境的秋风而起
在这亘古的峭壁之间徘徊
混合松针、落叶和沙粒
与梦想和冒险交织在一块儿
令,道在群山之间的蜿蜒中上升苍穹

无边无际的风
为道找到了一个内在的联系
它吹来了那位称为诗仙的超然独行者
他骑着长有翅膀的诗歌白马
在古木掩映和岩石嶙峋间彳亍着
探测人的真实存在
残月和冷雨溅满了他的眼神
他说世界与他同视
而道之光,是在世界失败时闪现

石阶、石梯、栈桥、壁道和激流
衍伸着秦栈道、金牛道、水道和纤道
在风中,道凝视它自己
它看到它就是那鲜花隐映的山谷
就是那如蜜的河水
它的海子宝石般倒映着星河浩荡
它在群山外出散步时
居于群山指掌

就这样,我与旅途相遇于绝壁
铁道、国道和江道可还合于古风?
非我之道被转换成了另一种物质的所在
它的境地涉及到我的所有
秋风的唇在动,它言语如流
涌满了我的耳朵和血液
我明白人生与风有着相同的运行轨迹
可现在,我说不清它在岩壁上说的是什么?


化入昭化


这城门被月亮关闭,又被曦光打开时
它平静地立在群山怀抱,犹如立于世界中心
而它只进入属于自己的世界
饱含着流动的梦想
砖石砌筑的街衢,连接四方旱路和水道
流转出幻觉和灵气笼罩的城邦精神
它原可以延伸到无穷无尽的远方
可现在,它只愿意筑居于自身
时间昭示的,不必是大厦金光闪闪的玻璃幕墙
高速公路和汽车环绕的城镇
也不必是与计算机相连接的产物
远在干涸与焦渴边缘的心愿之乡
古老而稀缺的事物代表着温暖与光的回还
当我从某个飞檐下找到眺望夕晖的基点
或在灰褐门楣间聆听小燕唤醒童年寓言时
我明白了,愿意将自我置于孤独的原因
而那从雕花窗棂里探触花伞间流动的雨光的
必然是一对恋人不约而同的眸子
扑面而来的刀枪剑戟和羽扇也镀了一层亮丽光环
这是对历史争战本质的抵偿
坐在驿栈的石墩之上,像是坐在地球核心
我恍然省悟,剑门豆腐何以使柔肠如水
雄关酒何以使气节坚如青竹
而我只是一个行吟诗人
在蜀道咽喉间找到了一杯香茗的泰然自若
恰如我和我歌诗的灵魂相遇
却又在它的气象中迷失了方向


金牛道上寻金牛


我们的金牛走失了,假如它归来
我们之中谁会认得它?谁会懂得它的
哞叫之声?它的实体又意味着什么?
在世间所有事物的汪洋之中,它似乎
留下了全部余音,在昼夜旋转的时光里回响
可我们只听到了一点微声
随这荒山野岭和村坝的野风流转
我们捕捉它,在草叶露水的光斑里
在四时虫鸟的鸣唱间;也在月光隐映的
岩崖上和那扶壁而立的栈道上
我们隐约听说它曾随老子过了函谷关
将遗迹留在了一篇玄言上
还有人说,它升入了星际的黄道带
伴着天堂之光,闪现复破灭
关闭复打开。也有人说它就是泥足的垦殖者
它的故事仍无尽而切实地发生着
而人们被城际的欲望裹携了
再也没能见到它的踪迹
我们一直在呼唤它,犹如呼唤
无常世界的必然阐释,在千古故道金牛道上
也在金牛道之外的所有道上
因为,无论它身在何处,世间都企望
它负荷那不可承担的。在时空的版图上
在万物再次闪耀之前
它或许是照彻我们黑暗的一个启示
在金牛道上这个秋日黄昏,一阵金光,一阵阴霾
再一阵冷风吹醒了我的流连
一声杜鹃的空山之鸣,稍稍提高了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6-4-6 18: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一个旧作活跃一下气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6 21: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缜密的追思穿织着繁复的物象和精警的词语,织就密实而又坚韧的诗意之锦。端得是好!

川北剑气森森,蜀中胜迹处处,对照孙谦老师的大作和川多兄的《蜀中地理志》,天府之游愈发引人向往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7 09: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有写过一旧作,
发来此处交流!

《蜀道剑门》

我没有赶在蜀道竣工前走过
已然看不到匠师们热火熊熊的壮阔
更无从知晓
其时有多少人从此暗渡了陈仓
我没有登上剑门山惊出一脸疑惑
穷山尽水处尚感找不到豆腐渣工程
靠的是一双双挖掘手
构造再构造,突显雄关漫道
我不由想到壮士出川驱贼寇
仅血肉之躯,生生扭转了乾坤
而今迈步越过的人谈何从头
但看草木峥嵘之下
可能有川魂发着壮志未酬的呼声
你为蜀道
如若关前收起的剑只怕误伤于人
你在西南狩猎,十万大川就矮了一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7 10: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谦兄第一首,令人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0: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6-4-6 21:06
缜密的追思穿织着繁复的物象和精警的词语,织就密实而又坚韧的诗意之锦。端得是好!

川北剑气森森,蜀中 ...

谢谢牛耕兄谬奖!涉足在时间的长河里,人与自然的相遇,永远是诗歌的主题。人只有在全身心地凝视和聆听造物之时,才能与自己的根性相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0: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人孙谦 于 2016-4-8 20:26 编辑
李秀锦 发表于 2016-4-7 09:12
我也有写过一旧作,
发来此处交流!

但看草木峥嵘之下
可能有川魂发着壮志未酬的呼声

我们都在呼应着“川魂”和诗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0: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6-4-7 10:11
孙谦兄第一首,令人喜欢!

同感!谢谢罗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9 01: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孙谦 发表于 2016-4-8 20:25
但看草木峥嵘之下
可能有川魂发着壮志未酬的呼声

孙老师所思更为开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9 11: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书生写诗,得先学会去掉江山与时空。你事先不清空自己,能给读者些什么呢?谷子此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9:26 , Processed in 0.0575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