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60|回复: 4

[诗歌奖投稿·短诗] 《十四行诗十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 23: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平 于 2016-4-2 23:23 编辑

     《伊吾》

这是惬意的北国,你知道吗?
我的旅行会继续,但我愿意,
停一停脚步,为你描绘,
我们的南方没有的切肤刺骨的风,
漫山遍野的春色,哪儿有水迹,
哪儿就有春意盎然的春天。
星星点点泛着白雪的山脊,
乱石激流的溪壑芦苇,
野山杏树杂错其间,
松林涛涛,水草茂盛的草原,
在天山脚下星罗棋布。
你羡慕,喜悦,但于事无补,
她精神炯炯,象一滴圣洁的
泪珠留在我心灵深处。



    《致诗人》

是谁,肩一个行囊,行囊里
放本诗集陪他去流浪,
陌生的城市,遥远的村庄,
匆匆而过的人们哟,是否关心,
落日星辉繁霜鬓的老人,
他的欢笑,他的自言自语。
没有高歌引亢,只有徐徐的海风,
椰树林,呢喃不歇温柔的海浪,
听他叙说,他少年的梦想;
不为危难而忧愁,从不气馁,
不轻易掉泪伤心,不放纵自我。
歌咏,也抨击,这块他热爱的故土,
云淡风清,日思夜想的诗歌,
快活地居住在他心窝。




    《过沅水河怀屈原》

我抬头看看蓝天,又低头看看
脚下的大地,青翠峥嵘的峭壁,
象饱经沧桑的老人讲述的故事,
阴气森森,悲郁扑面,当你默默

念诵他的诗句寻找他的足迹,
一心要与他会晤,去做他的知己。
在湍急的河流中去倾听,去察觉,
他的嘉言懿行,忿忿不平的一生。

美德的羞赧,无枝可栖的爱国
情殷之心挥一挥便情致毕现?
你没看到漫山遍野的杜鹃

年复一年为你而开?在人们
口中代代相传的伟名才让人
脸红,欣然仰望你写在自然的歌。






       《黄鹤楼留诗》

别对我微笑,你璀璨的故事,
在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里
留辉,诗人唱吟,题壁
早长满了青苔,锈迹。

随风掉落在滚滚长江水,
又何止是现代人的心?
一列重音节武装风驰电掣
而来,汽车轮渡满蛇山。

唯有蔷薇静静绽放,
沐浴阳光,吹长江的风,
听千百年诉语,巨变。

诗人的忧伤在眉间舒展,
有一位听众掬同情的泪,
我的忧伤便不复存在。




     《鸭婆洲瞻杜甫像》

你微仰着头颅,深邃的眼睛,
注视着前方若有所思,
温和,沉毅,现代人的画,
现代人殚精竭虑的思想,
在你身上表露无遗。
号寒啼饥,颠沛的一生,
脑海里那些耸然动容的诗句,
都仿佛与你无缘。
这就是我熟悉的诗人吗?
在漫漫长夜悲痛得不能成眠?
只因他有一颗仁慈的心?
走在耒阳街头耒阳河畔,
我浮想联翩,言语不能倾诉,
也无法表达我此刻的感情。




     《给女儿》(两首)
                一
哭吧,哭吧,我的小女孩,
让爸爸听一听你的声音,
多么希望爸爸象传说中的国王,
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有够长的胳膊隔着千山万水,
抱着你亲一亲;
吻一吻你颤栗的泪珠,
不盈一握的娇嫩的小手。

爸爸的汗味,爸爸满是
油污的工装,爸爸高高
举起的朝你伸出的双手。

迎着太阳迎着满天繁星,
上工归家的神色匆匆的人们,
他们不会知道我多么爱你。



                 二

是什么让你忧烦?我的女孩,
嗷嗷学步居然愁眉不展,
仿佛满腹的心事,尽管打扮得
多釆多姿,白白胖胖的脸蛋儿

嘟起的嘴唇,裙裾飘飘的侧影,
晶莹的眼睛忽忽闪闪。
我的美人,我的宝贝,我的女孩,
我的小冤家,你的泪痕让爸爸

也陪着你情不自禁流泪。
羞愧的滋扰象涨潮的海洋,
此起彼伏撩人心弦而灼痛。

天涯海角我拣了那么多贝壳,
在异乡我不停地买着玩具,
你不知道吗?爸爸做梦都在回家的途中。



     《答凤舞》

写一首诗,扪心自问,要写一首
什么样的诗才称心如意不背叛自己,
直抵灵魂深处的那个人?
我为什么要写诗?念兹在兹?
我追溯探源,说来羞于示人。
当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
对世界还睁着一双好奇的眼晴,
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让我泪水涟涟,
一直想给予她一个美好的结局,
提笔把胸中的云彩气贯长虹,
绘洒天穹,没有漫天飞舞的雪花,
是一丛丛烛火,温暖而迷人。
谁说人世最美的是人的憧憬,
现实却是不幸?我要写首诗告诉自己。






      《给网友》(两首)

            其一

与你们相识我又怎能不快慰?
如果你们在我的身边替我
出谋划策,我不陷入孤独,
形单影只挤在你们当中。

寻找那份温暖,无私的,
友爱的笑容给我的不仅仅
是欢欣鼓舞,还有人世间的美德,
和“幸福”“善良”这些动人的词语。

薄暮冥冥,我仿佛回到了童年,
嬉笑无猜的一幕,温馨的一页,
我舍不得长大的一页。

眼巴巴望着远方,打开弥足
珍贵的记忆之链把你们亲切浏览,
尽管它一度锈迹斑斑。


        其二

你让我满脸的愁思一转瞬便消失,
你银铃般的声音隐蓄着欢乐的
泪珠,久别重逢的欢乐的泪珠
淹没了我,那是世上最美的声音。

有如歌曲,潺潺的流水,说千道万
一遍遍暖人心窝的祝福都不足
打动我的心坎,是你,是你,我几乎
感到整个世界就在我面前展露笑容。

值得爱的生命,有谁象你这般?
一句温柔的问询,一刹那的沉思,
也许是我按捺不住的景仰之情

在这一刻攥住了我,我如此夸耀的
孤烛在你面前不堪一击,你一颦一笑
那般妩媚替我逐出了周身的寒冷。


   
       《请你别哭泣》

请你别哭泣,痛悔的泪水,
请你拭干,别再挂上脸颊;
它能洗去脸上污垢,——
却永远难抚内心的悲哀。

拭干!无用的泪难浇灌
世人所奴役我们的土壤,
只予我们重负,压抑与孤独,
窒息的空气又弥漫着四周!

正如鄙俗的现实嘲讽理想,
市侩们嘲弄乞丐的贫穷,
残暴,讥笑,我们何曾畏惧?

只要有一颗顽强不馁的心!
——孤独便不成其为孤独,
趁着青春年少去追求幸运!


     《不幸的遭遇使我们走到一起》

不幸的遭遇使我们走到一起,
不再害羞,向友人吐露心怀;
奋斗,抱负,我们相似的主题,
让我们不约忠渝着同一种爱情。

坦白!我们唯一骄傲的率直,
也向你折服,称羡不已
流出我由衷的赞意和钦佩,
它出自内心,出自正直和穷苦。

与妒忌无缘的言谈,虽觉乡愿,
却给人宽宏,公允和无私,
不感到偏见却洋溢着美的庄严。

这才是应当的生活,没有虚伪,
奴颜,完全倚仗自己的劳动,
自食其力,去征服生活的目标。


     《光明》

我们虽然在光明和黑暗中徘徊,
然而,却是黄昏的时刻!余温——
也振翅飞逃,再不复出现,洒落,
光临人世;代替它的是茫茫的黑夜。

好象初时,我们诅咒东欧的软骨,
如今轮到他来嘲笑,我们的软弱!
恰象另种迟早的痛苦折磨着我们,
让我们恐怖于昏暗的月光下疾走。

所触起的渴望,孤独,心灵的苦闷,
以及迷茫,他的趑趄与找不到出路的
未来的曙光,可当知己的志友!

它摧残着我们判断的准则的依托,
畴日敏锐的观念成了陈腐的信条——
旧的一切都崩溃了,新的却难觅!


         《 给冬香》

谁说你缺少迷人的身段?那眉宇,
眼角,嘴唇轻视的神气,多么可爱!
我爱你,凭着你的秀发隽美的双手,
与温存,我的心要订下这样的盟约:

永不变心!我的情爱亦只向你奉献
尽忠,好好把昂贵的爱情来卫护!
就象无人惊忧的睡眠,除他自己,
缪斯,你的心儿再没有别人来夺走。

谁敢来夺走,这初恋浓厚的痴心?
还未曾厌倦,我们相会的默默无言,
别人的指责就不过是爱情的夸赞。

人世的欢愉,怎比上天的赐予的情侣?
给我们羞涩都柔美而揪心,因真情
而迷醉着幸福的时刻与幸福的人。



       题《约翰·克利斯朵夫》贝多芬像

既然我们无法摈弃心灵的痛苦,
替不惑的烦忧作出有益的预卜;
又何必苦苦揭示去探幽它的蒙蔽,
为心灵的惊讶作无用的悲啼?

即象人杰和他们优秀的作品,
在各个历史的高度展示的思想,
能那样剧烈地震撼人们的内心,
却不能指引人们的主宰和心灵。

而多少假像却诉诸着我们的生活,
使我们重新沦为现实的奴隶,
为不可知的命运担忧受惊。

言行也一样虚假,造作,变得
滑稽,仿佛戏上冷血的偶人,
逼真却已失人类的天赋和尊严。



    《  题人民英雄纪念碑》

我多眷恋那刚正不阿的年代,
唯有勇智者高居屹立在云端;
重述历史的新篇,树立榜样,
象一支支天鹅绝唱令人警策。

怎可瞧清?历史酿藏的激流,
它曾抗拒了多少民族的耻辱?
从金沙江畔直欲崇岭的渡河,
多少被迫,耐苦艰卓的行旅。

茫海风雪,草泽倒下的身躯;
在日寇,狼豹下奔走的战士;
还有那静静覆着百合的墓碑。

令人景仰,肃然敬爱的事物,
虽然血腥,残酷却那般温柔;
不由人觉得往往却那般温暧。



     《雨落山林中》

打赤脚走山林中,
身上什物丢得老远,
再不想那些忧愁,
计算,瘪胀钱袋,情欲。

枯叶落枝象天鹅绒,
吻我的脚趾,象小刀,
一次次把心灵雕刻,
触目惊心却不痛苦。

敞开胸膛,呼喊,
迫不及待与你相拥,
雨林中沙沙作响的万物。

躬腰寻声望去,
鸟儿惊逃,树丫摇晃,
唯雨儿紫荆花瓣飘落。





 楼主| 发表于 2016-4-6 00: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下,
 楼主| 发表于 2016-4-22 17: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下,
发表于 2016-4-22 20: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自然流畅的十四行诗,谨严与宽松的格式,都是选项,主要是诗歌本身。
为你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6-5-1 20: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6-4-22 20:02
很自然流畅的十四行诗,谨严与宽松的格式,都是选项,主要是诗歌本身。
为你点赞!

感谢老乡赞评,五一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3 00:28 , Processed in 0.05592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