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18|回复: 9

诗4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31 18: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砌墙术

砌和拆的区别,仅仅在于技巧和力道
拆是开放性的,而砌
必遵循内在的严谨和公允。细微的灰口
缝合砂浆的饱和与凝聚之力。

整整一个冬天
我看到父亲在某人家屋顶砌墙
把一片冰凉的北风
码得整整齐齐。

2016-01-01

河流

厘不清流水的关系。
清澈的和浑浊的水,奔腾的和
沉静的水。
制造暴乱,侵扰,排斥
又融合在一起。

修改了几次之后,我的心思就是河道。
流水左奔右突
多少次梦里,彻夜磨牙。

三月的岸边,柳丝鹅黄
笔杆草一寸寸拔高
风一吹,就是明晃晃的骨骼。
如果不是那年你把一朵浪花摁得生疼
我会冲动到
接着赞美河里的石头。

2016-01-03

黄昏

如是。所有的耳朵适合参禅。
燃灯人与我
旧相识。我们隔着相同的黑暗。

北风有些急,坏脾气,猛烈地吹
他回来的路上
遇到小麻烦。

2016-01-04

考场记

笔的尽头是墨迹,掺合和对比
潦草的一生。

每一枝笔,都在纸上奔跑。
白纸黑字
判断或抉择,错误或正确的旅途。

而窗外大片雾霾。包裹着红豆杉和香樟木
视野不足三十英尺。

在冬天,阳光大好是一种赞美
但我真的说不出口。

2016-01-06

想一些零度以下的事

每一座村庄
都是故人庄;每一条道路
都是半生的随笔
半径三十里
白,易碎而悲悯
风如弹头
一遍遍击穿岁月的头盔

想一些零度以下的事
王二狗
张大柱
朱海洋
黄三喜
……
他们都是上一个冬天里
没迈入
下一个冬天的人。

2016-01-06

雪上的葬礼

雪,洗不白棺木的黑
喜鹊在悲伤
为了区别立场
乌鸦
从队列中挣脱出来

2016-01-06

乡村诊所

无需虚构和修辞,光阴
都从剥落的日历上离开

霉变的墙体,想从褪色的针灸学
得到医治。而年轻的药剂师
显然刚带着某所大学的专长毕业
厚厚的眼镜片
正用凹透镜成像物理学的心思

年老的躺着,年轻的坐着
发热头痛的躺着,伤风感冒的坐着
微弱的火炉旁立满撑杆
多只液体瓶,拥挤得,白白胖胖

空气混杂着碘酒和凡士林
屋外落雪
门,显然没有敞开

2016-01-09

晨读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我还保持着黑夜的习惯——
不停地抽烟
火炉是个狠角色
这个冬天
我是一个充满预言的人

2016-01-09

早春

雪,融化一块水田
风的皱褶里
翻卷阳光破碎的残渣
麻雀的仿声学
轻轻掠过水面

远处,母亲的油菜地
正倾尽一生歌唱
黄得发亮的唱腔
一只蝴蝶追赶另一只蝴蝶

万物复苏,山川适合锦绣
风一吹
暴露农民的小心思

2016-01-10

一味中药的简历

说爱,就一树繁花。有冬日
取凉水之意。比如它曾经的心形叶
藤蔓,都是活用的动词。
而现在它是对称的,受过切刀
工整的笔法。它们依偎
杂乱,而忘记撞身取暖。
“是药三分毒。”把一句古话沿用至今
便是一句矛盾的方言。
它携带着褐色斑和泥土,以及
某座山某块土微妙的胎记和偏旁。
遵医嘱,它有所忌
凉水,豆花,豆腐。开水上盖
蒸服。不宜敞开
我把老中医机械的手势再背诵一遍
他说,能医治我们的沉疴和方言。
对不起,亲爱。冬日漫漫
真的没有捷径,帮你提前抵达春天。

2016-01-10

橘子

把一袋橘子放在白瓷盘里
是不是就意味着给它们安了家
最大的那只发号施令
其余的因为拥挤而愤愤不平

我对其中妖媚的那只说:来
跳到果盘中央来。
解开自己,像一个女人,露出
多汁而感性的部分。

我的孩子刚满11个月
剥橘子的方式略带野性
他用小手不停地戳。整个下午
流淌着甜蜜的橘汁。

2016-01-11

天空被剥开一层橘黄

跪下来,仿佛为了迎接衰老的事物
如大寒小寒
盘踞草叶之上。

而晨光中有鸟鸣唱
穿对襟的松针
把腊月一粒粒解开。懒腰的前言
还有人为黑夜立传。
穿堂风忍了良久
咳嗽出一篇芦苇的白发。

这是早晨,纷扰的事物
成蔓延之势。梳妆的时候你屈服于
光阴和故人。山间湿气动荡
天空被剥开一层橘黄。

2016-01-11

夜读

我们相遇时
北风已经卷曲
一个占卜星象的人
明火执仗
占卜不出人世的悲伤

我们相遇,离开
我和他交换生的耻辱
他和我交换死的虚无

2016-01-14

黑夜书

你看不见我的安详
我看不清你的形体
我们都黑
没有敌意
置身于伟大的修辞中央
眼睛睁与不睁
都是摆设
我们都盲了
委身盲人的世界
只能触摸自己心跳

2016-01-16

坟场

男性别和女性别
秀恩爱
已忘却人间

多半是我们熟悉的那一幕
白石墩子
后来者比先来者高
缩写生平和姓氏

从坟场回来的人,打死人的主意
半夜又溜回坟场

抱着某座新坟又亲又想
想让她挪挪而
老泪纵横

2016-01-16

雨中

远山如黛
近水如绸
小清新坐在大清新怀中。

在雨的呼吸里
想一个人,思念如绞绳
流水到寸断
焦躁,不安,一身坏脾气。

取一把伞,撑开,合上
撑的越快
合的越慢。

2016-01-16

煮鸡蛋

两张纸巾浸湿,铺开
三只鸡蛋洗尽,平放
插电源,合锅盖
而后按下煮饭按钮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剩下的就是等待,三分钟,五分钟
与那只生蛋的母鸡不同
当电饭煲按钮调到保温按钮时
我会迫不及待的取出那几只鸡蛋
敲碎,剥壳
如此反复几次,确保实验成功
这是来自一台老酷派手机的消息
我把它转发给很多人
并告诉他们
好东西要与人分享

2016-01-19

鸟语

牛车拉着帐篷
道路牵出山坡
鸟们用清脆和早春交谈

林子空旷,阴影从左边移到右边
陡峭的喧哗里
停顿或留白
任何一种语言都没有捷径
你熟悉语速里的
欢快和缓慢

而黄昏的景致大有不同
左眼春望千山远
右眼早随了洞庭波

2016-01-21

高速路上

想说的很多,比如匀速或超速
轱辘和轮子
物理学的摩擦和地心引力
思想的流弹炮
以及一千次的错过,方向感
被击中
你会在平面上设置障碍
相似的情节复述树木花卉
隧道是一截水袖,岩石
旧表情。架高桥取流水表意
虚构旅途
你侧身,让过一切可能
而时光在快进
远去了方言和村庄

2016-01-21

擦玻璃的姐姐

擦和“擦”
之间分隔着水桶和抹布
十八层
她是我够不着的姐姐
蝴蝶命
跃跃欲试,一张红头巾

2016-01-23

踏雪归来

如同预谋,我们参与了那么久
静谧的味道                       
    取近似值,每一张嘴巴都紧闭着
无人揭露其内在的慌张

诚然,洗礼也是救赎。这是一条通往
生门和死门的道路。
    宽松,辽阔,没有局限性
一直延伸,舒展着自身的曲线美
    最后又归于阖寂

告诉每一个来者,我们都弄丢了影子
彼此爱着这清脆的摩擦,像极了梵音
    因此爱天空,爱大地,爱野兽的小足迹
爱小鸟,病态的小宇宙
    已记不清怎么流利的表达飞

我确定了那些冷的形状
颓荡而色情。一些钻进了我的身体,另一些
    继续调戏行人
沿着一条道走下去,雪没有标记
    人世,没有偏旁

2016-01-23

夜读(2)

“大风撵着马匹,清蒸的落日
刚刚好。”

民国2年,她爱碎花裙
而满满的一排梧桐叶
正涨破整条筒子街
有人补锅,有人打铁。耍猴人
牵着旧把戏
铜锣和响鼓,远去三二里

彼时,有一座花园叫深闺
有一种花,只开夜晚不开白天
寂寞是一座城,烽火
起南边燃北边。我们的皇帝
有一根战败的阴茎

村寨有响马
市井有杀伐。容我往后翻
凌晨有三刻,纸累,我鸣金收兵
你城门紧闭。
高挂免战牌,明日再战!

2016-01-24

雪后记

马匹藏起火焰和肋骨
向上的树,“通向天空的旋梯。”
道路是旧机器履带
蓬松而散漫,契合的力度,铆紧
一座座山峰。
城池无恙,需要几个纸片人
在山头大吼几声。
而后千山尽,百鸟藏,落日
一步一蹒跚。

2016-01-29

冬天了

应该从衣服说起
棉,羽绒
比一个随时准备
和往事私了的人
秘密还多
空下来的玉米地
无力喂养骨头和马匹
多久了
我看着一群蚂蚁,搬运或被搬运
贮存食物
眼角的霜花和冰凌,纷乱而慌张
做一个厌世者
是何其艰难
这尘世
还有许多事物等着我去爱

2016-02-01

岁末之书

日月如梭
我们忽略了穿针引线的人
倒剪双手
练习光阴倒立
修辞里的蚂蚁,托着月光的钵盂
四处奔跑
推理出食物和故乡
日子的公平性
同样是一场未完的交易
穷人和富人
都在过渡相同的一天
而不分长短
无论黑暗和光明怎样交织
都是温情的轮回
翻一张新历把旧历覆盖

2015-02-05

纺车

“一个沧桑的面壁者。”
除了这句话
我几乎给不了它任何安慰

祖母还健在
所幸还有人复述着它
千丝万缕的一生

面对一个逐渐庞大的姓氏
它已没有立足之地

有时它在堂屋的东面
有时又挪到西边

2016-02-15

无的放矢

我在看蚂蚁爬树
作为代表的蚂蚁或作为蚂蚁的代表
踩油门,点刹车
陡坡起步
它甚至在十字路口流露抉择的两难
而远处,一棵树的嗡嗡声
世界听不见。
远山洇湿,乌云偷换白云
春天在做爱
到处是流水婉转的叫床声。

2016-02-19

片段

鸟在枯枝上鸣叫
这是我清晨相遇的最富有弹性的语言。
片刻停歇
它们刻意延长
音差里有一只明亮的耳朵。

鸟鸣总是先于春天醒来
法度的国家,视觉上依旧缺少一朵
妖娆的后庭花。抒情的技巧
照常需要疏通寒气
冰雪的断裂声被称为伟大的绝响。

五丈之外即春天小蛮腰
食色者尽可能大口啖食。
村庄处女色,田垄上的农民
用锋利的性器向土地示爱。

2016-02-19

秘密

我有一个体弱多病句的妻子
这话,我没对别人说。

我爱她胜过了任何人
这话,我也没对别人说。

此生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她
健康,快乐,平安!

乡下的神婆说:她总是点子低
走到哪里都会撞着鬼神。

我和鬼神的过节就是这样开始的
虽然,我求过神,拜过佛,访过郎中看过医生

我经常夜不能寐,怒目圆睁
像个巡夜的夜叉

2016-02-20

农历正月十六,食鱼记

春天迟迟未归
所有的想法都如云朵薄凉
坐在石凳上喝茶
很接地气的想法
看服务员又一次用旧棉絮擦拭天空
和顺鱼庄是一个潮湿的词
贴近水。柔韧的思维、断想
虚构一条食物链
适宜和杀生者互换意象
预谋一场绝望的晚餐
手持木棍的后生敲打乌鱼的头颅
孤独的重量
持不平一台天枰称
之后有沉默,仿佛大海长久的唏嘘
浪花在锅里扑腾
鱼已上岸
我们都有苦主的名字

2016-02-23

旅途

我们都认了这颠簸的命运
让其机动
且能证实,这雪地上一次次打滑的
想法。人生的拐角处
露出悬崖和峭壁
提心吊胆的雪山。
荒诞的一天,每一个人都需要言语安慰
像蜗牛,托举笨拙的行李。
而事实得以证明
我们还有牵挂,尚未离开大地。

2016-02-24

火焰

当叙述里第三根椽角燃尽
它就是那个复仇者!
华丽转身,有炒作的头颅。
借东风,而反被东风当作陀螺抽打!
它在不断壮大
坐实一个叛逆者的形象。
如一个生活的客串演员,透过它
可以延伸演技的悲伤!
那些道具在燃,添油加醋,噼里啪啦。
在一个蹩足的农耕时代
易燃物触及粮食和瓦片,牛嘴上咀嚼的春天。
它不合时宜
于大年初一正午被某个村庄的时间
刻意叙述。
然生活的狐疑性始于猜测
等同于幕后缉凶。
迎风趔趄的老夫妻,像石头
他们流泪
但似乎忘记了怎么悲伤。

2016-03-04

致大海

月光照耀大海
每次梦到的蓝,都翻滚
鳞甲。每次梦里
我都像浪花
后浪推前浪,扑腾,摔打

每次我都看到潮湿的自己
崩溃而忧伤
每次我都问自己相同的问题:
它那么大
我该用什么喂养它?

2016-03-05/11改

春望

读朋友赠送的《百草集》
如收发草木信件。
春已深。草又青……
家书以泪奔的形式湿透
旧时山河。
雷声和去年相似性。
雨水里奔跑旧人,裸着鞋,提着脚。
田畴里耕地插秧
河堤上柔柳惆怅
樱花开,桃花开,蜜蜂给蝴蝶写回信
慢半拍。

2016-03-05/12

春雨记

雷声炸响在对面的山岗上
雨就来了。
散如珠帘落幕,遮住这小小的民间。
千丝万缕啊
仿佛我们与土地和村庄
总也撇不清关系。
油菜花开了,樱花和杏花不请自开。
我光脚的父亲回来了
他提着鞋。

2016-03-06

春之叙事

她敞开来,美好的事物
适合做爱和远游。
樱花已经开过了,我得慢慢计算
之后有什么花儿接着开。

如果春天已萌生爱意。
又如果……甜蜜的语境,正舒展嫩芽
我就是你们熟悉的蜜蜂先生
每一朵花朵都有好听的名字

而春风浩荡,攻占一个露水的
王朝。那些开过的花儿
注定晚节不保
时而桃儿,时而杏儿、梨儿……

每一块土地都重复结局或宿命
春天是一道选择题
如法炮制
你可以把一些人种下,也可以
把另一些人挖出来

2016-03-08

折耳根

用一把生锈的小锄头
刨开春天
它们都是土地白白胖胖的孩子
说泥土的方言
我们的秘密,都知道春天
有寒凉的口感,泥土
褐色的内伤
至于后来,我还知道它叫鱼腥草
过于世故的名字
我不喜欢!

2016-03-10

倒春寒

该说到雪。
无疑是虚构的事件中的
又一次例外。
它像骨粒;像图钉,铆紧风。

正如喧哗过后的气息停顿
所有的舒展都慢下来。

而雪,又一次置入生活的
假设之中。
她的洁白像爱情
白桦林是不存在的。
三月,柳絮不高飞,花朵不折枝

只有高贵的爱情
才会相遇墓碑和流水。

2016-03-10

三月的马

多年了,我觉得
应该分一小片三月给它
让它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青草地
让它舒适的生活

然后再告诉它
我爱它的多条理由:光滑的皮毛
健硕的四肢
引颈嘶鸣,仰天长啸
在弯曲的山路上
驮运煤炭和粮食

多年后,我将准备好的
告诉我的孩子
美好的事物,一定源于
深刻的体验和记忆

2016-03-15

春日笔记

读一首翻译过来的诗
我记住一个名字——
沃尔科特。而下午还在这里
时间漫过字面上的海峡
整点报时
分秒和还未抵达的,忽略不计
我也还在这里
整个下午都不曾离开
只是变换姿势
把浪花和涛声泼洒墙上
阳光慵懒,足够制造一场春困
而万物有高贵的戒律
一些树吐出新芽
一些花开或未开
黄昏还没到点,一个忧伤的人
还不至于露出尾巴

2016-03-15

日记

“一窝白兔在赛跑。”
这假设,让我又低着头
把那丛开放的
白玉兰默数一遍
沿着梦,那破碎的提议
黄昏的叙事中
我再次取出一枚故人的头颅
多少次了
分离的必然性了无头绪
人世徒显悲伤
我一直在虚掷的线条里前行
落日还在
影子又随手掐灭烟头

2016-03-17

下午茶

观流水和春天内斗
叶芽里有绿树
杯水里有大海

我并不能代表谁
一个始作俑者
口径保留到绝望的地步

流水沸腾
叶芽翻滚
采茶的女子和打水的女子
不是同一个人

2016-03-19

山间晨雾

太不真实。它来得像梦
或拥有梦的质地。
它像极了我很久以前写下的一首诗
给故人的。
它幻化多颗找不着身体的头颅
它拒绝了我伸出去的手。

它选择背对世界,那坚硬的部分
它让山水暴露柔弱的软肋。
阳光不来,它就不被正视和折射
它是谎言,有能力不被拆穿。

而实际上,它像一件柔软的衣服
穿在三月身上
我对单衣的热爱,比对棉袄的热爱要多。

2016-03-21

挖土的人

天阴暗,远处的绿,迫切
需要春风继续产卵
而一树梨花握紧颤抖
像看图说话,乌云骑着乌云

像读某小说的开头
应该为她质疑和铺垫
她的出现
没有影子。胯下鼓满风

她舞动的锄头像一块脱臼的
肩胛骨。流线,半圆
摔打出去。而雾从沟底不断升起
她的面目再也记不清

2016-03-25

夜,或祷词

夜被打开来,一浪紧接一浪
扭动性感的腰肢
世界在巨大的漩涡里
而猫在泅渡
撕裂鼓胀着花粉的尖叫
我把眼睛闭上,又打开
黑暗总是汹涌而至
光明有锁匙之说
写什么呢?
我空下来的心口如一个
广阔的村落
那一定是神居住过的地方

2016-03-25

三月,致海子

想说的事,已如衰退的
性欲。一个没落的王朝
溃不成军。黑暗里
依旧是受难的人民,炼金术士
白米饭喂养家国天下。
而我时常偷练分身术,患健忘症
饱食担忧。一首诗读到一半
昏昏沉沉又睡去。兄弟啊
最近我经常跑题,发狠抽烟
尝试对残缺的世界进行赞美。
铁轨像大地张开的双腿,落日
还是睾丸似的落日
而我在人间,苟活,糟蹋五谷。

2016-03-26
发表于 2016-3-31 20: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清流水的关系。
清澈的和浑浊的水,奔腾的

字打错了?
发表于 2016-3-31 20: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一组!
发表于 2016-3-31 20: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茶

观流水和春天内斗
叶芽里有绿树
杯水里有大海

我并不能代表谁
一个始作俑者
口径保留到绝望的地步

流水沸腾
叶芽翻滚
采茶的女子和打水的女子
不是同一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16-4-5 15: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钱松子 发表于 2016-3-31 20:30
厘不清流水的关系。
清澈的和浑浊的水,奔腾的和

不错吧。呵呵,感谢来读。
发表于 2016-4-5 16: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磨较细,如果能打开眼界会更好!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4-5 21: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阳阳 发表于 2016-4-5 16:51
打磨较细,如果能打开眼界会更好!问好~

谢谢点评,问候。
发表于 2016-4-6 09: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雨记

雷声炸响在对面的山岗上
雨就来了。
散如珠帘落幕,遮住这小小的民间。
千丝万缕啊
仿佛我们与土地和村庄
总也撇不清关系。
油菜花开了,樱花和杏花不请自开。
我光脚的父亲回来了
他提着鞋。

——————————
寥寥几笔,漫漫长夜。
发表于 2016-7-21 22: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夜,或祷词

夜被打开来,一浪紧接一浪
扭动性感的腰肢
世界在巨大的漩涡里
而猫在泅渡
撕裂鼓胀着花粉的尖叫
我把眼睛闭上,又打开
黑暗总是汹涌而至
光明有锁匙之说
写什么呢?
我空下来的心口如一个
广阔的村落
那一定是神居住过的地方

2016-03-25
发表于 2017-5-23 11: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永富 发表于 2016-4-5 15:18
不错吧。呵呵,感谢来读。

不错。本义如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0 16:40 , Processed in 0.20247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