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87|回复: 12

[诗歌奖投稿·短诗] 自恋者(诗1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4 16: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绪东 于 2016-4-23 01:45 编辑

《格物诗》

七月还没过去,让窝藏一冬的棉毛品
一一见光。毫无避讳
翻箱倒柜后,紧接着
八月的惆怅开始绽放开来
人们说金秋十月,秋高气爽
他答应带你去北方。感受夜短昼长
看雪如何缓慢地撕扯后坠落
直到什么都看不见,只剩一片真空
只剩下原初的幸福流离失所


《折子戏》

古人着意于浓墨重彩,
秉烛夜读的青年金榜题名。
随后的日子落红如花,如锦鲤
摇曳、游弋。悲喜皆落幕,  
好比商场、情场、赌场和官场,
五味杂陈,酸甘苦辛咸。只要肯想、
只要东方升起了紫色雾霭,
想一出就绝对是一出。


《枉然诗》

一个人在几个新年里遥想当年
青春觥筹激荡。如今不约而同做减法
面对异己者,日久必生倦怠
有人谋求发展,酒局牌桌挤满了日程
有人父母双亡,没必要点原籍的烟火

小篆般精致的生活,涂鸦般潦草的肉身
修行者蛰居深山,刽子手手起刀落
无关孰是孰非。唯苍天居上,不时俯瞰
有些事物沉潜、凸显或缥缈,遑论谁对谁错
世间散落的座座坟茔,正如雕塑般嵌入沉默


《这狗》

我家的佐罗,跟别家的宠物犬
毫无二致。乖巧、厚道,比我可靠
清澈的眼神甚是专注
一日三餐不挑肥拣瘦。都八岁了
它从不轻易悲观,哪怕为一根
连着命的骨头,一次连着心的慢待
它在人世区别于人。即便
被毒打、饿死、冻死、碾死
亦或是不死,始终有个狗样


《学习雷锋好榜样》

本来可以一路坐下去,从喜来酒店
一直坐到泽达酒店。公交车更换
增容,仍装不下逼仄拥挤的生活
看看抱孩子的,柱拐杖的
前段时间一个老人摔倒起不来
想想一些人和事就相当狗血
但一想到这是三月,想到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
我就立刻忘了所有忧伤和不屑
我像到达目的地一样站了起来


《征婚启事》

本地的一份市民报,16版
信息量大。能像杂志那样翻阅
每当我看完文史文娱栏
视线便停留在地线
那里是芸芸众生浓缩的小舞台
我很高兴的发现了它——
某女,生于XX年,离异
公务员或私企老板,无负担
欲觅或愿与40—50岁,有车有房
有稳定的经济基础
踏实可靠善良的男子为伴
携手共度美好一生。
时尚、肤白貌美、身材高挑
最后这句很雷人,霸气十足
这很有挑战群雄的意味
她要在有限字数的广告里
征服无限领土



《好学生都是被逼的》

好多年没有复习待客之道
首先要沏好茶,再摆上糖果瓜子
手上煎炒烹炸嘴里不忘招呼
程序基本是这样走的

席间他们由衷发出啧啧声
抹着油嘴,剔着牙缝
他们比较像人民师表。有数学老师
物理老师,还有一个是英语老师

他们走时给我留下一大堆难题
我素质很差,是严重偏科生
在正道上,并不打算为一声赞美
和一个口碑,去改变什么


《卡萨布兰卡》

我来到这世上,一直在寻找
我从清晨穿越露水倒向黄昏
磨破草履,我梦见一个
白色的房子站在月光下
我从来未去过。哦,卡萨布兰卡
摩洛哥的夜晚因你混乱倍感孤寂

注定了相聚后分离
我身边只有普洱茶、老干妈,囤积已久
可是香槟和鱼子酱的气息?
将一盏灯常明,聆听窗外
随时准备重返、抽取灯芯。老式的雪佛兰
在行驶北非的路上,换上新衣

而临别更加绚烂。谁一转身离开了水
被迫上岸,迁怒了火,被热长久隔离


《自恋者》

我出现在这个城市
就像一个汉字
出现于一本书

我的出现没给任何人
带来惊扰,有可能
是你曾经的一瞥

在某个角落
在某个章节
一个短暂的折痕

就这样。你起身
留下我在这个城市
在你熄灯后的黑暗里


《年华限》

三月燃起的一场大火已无新意
让其他时节无端拉长了影子
轻薄了自身。早晨一觉惊醒
微光晓寒,余烟它带来小抱憾
带来河流踹急的上游,苦难之轻
飘升的气球,粘贴于天宇。你看
宿醉如此,往来空虚
你看远去的人,都牵着一根线
直至平行于地平线。你开始在文火里
翻旧帖,慢慢温吞如玉


《活着》

3月18日,单向历提示:忌死去活来
为了不孤单、不寂寞、不无聊
阳春宜踏青。赏花。水塘摸鱼。兀自飞翔
缆绳绞转,完成了一轮轮凌空验证

花仙谷是个诱人的名号,不宜喧闹
漫山寻仙子不遇。山道上只有几个民工
口渴时才停下来,目光顺便扫向山外来客
他们是制造陆海空的一小部分

作为一小部分,郁金香、杜鹃花、三角梅
还有红枫、丹桂。这些不拒水之清浊
不惧人之往来,山谷里不作死的自由草民

看一些人在滑草道上尖叫,他们并没有
疯掉。而另一拨儿人观望在滑索边缘,上下纠结
一心向往山水,又囿于波澜起伏的自身


《备忘录》

很久以前,我把名字省略了全拼
只需敲下T-X-D,结果剃须刀跳了出来
提醒我天天拿起它。痛心的跳了出来
挺像的跳了出来,对有些事物和人物
开始装,好歹无所谓

在手帐里,我只愿意记录精彩部分
日常琐事。经过、翻篇儿、离开
关键的部分与时刻,它会提醒
我——提醒沉睡
先天笨拙、记下的逐个赧赧以对


发表于 2016-3-4 21: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兄的诗作精凝聚力,纯粹结实,具独有的情怀与诗学风格。赞!
发表于 2016-3-4 21: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兄新作,先睹为快:
绵绵之中,有蹄筋之力。
 楼主| 发表于 2016-3-7 15: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6-3-4 21:06
唐兄的诗作精凝聚力,纯粹结实,具独有的情怀与诗学风格。赞!

过誉了,问好新周~
 楼主| 发表于 2016-3-9 21: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围围 发表于 2016-3-4 21:19
唐兄新作,先睹为快:
绵绵之中,有蹄筋之力。

问好付兄,多给意见~
发表于 2016-3-10 19: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折子戏》

古人着意于浓墨重彩,
秉烛夜读的青年金榜题名。
随后的日子落红如花,如锦鲤
摇曳、游弋。悲喜皆落幕,  
好比商场、情场、赌场和官场,
五味杂陈,酸甘苦辛咸。只要肯想、
只要东方升起了紫色雾霭,
想一出就绝对是一出。
 楼主| 发表于 2016-3-10 22: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象小鱼 发表于 2016-3-10 19:57
《折子戏》

古人着意于浓墨重彩,

谢谢临帖,问好小鱼~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13: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事物沉潜、凸显或缥缈,遑论谁对谁错
世间散落的座座坟茔,正如雕塑般嵌入沉默

 楼主| 发表于 2016-3-30 02: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6-3-4 21:06
唐兄的诗作精凝聚力,纯粹结实,具独有的情怀与诗学风格。赞!

一直期望潘兄给出意见和批评的声音
发表于 2016-4-2 00: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6-3-30 02:36
一直期望潘兄给出意见和批评的声音

感谢唐兄抬爱。

请待我安顿好后再多交流。如能晤面一叙,当尽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6:25 , Processed in 0.0620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