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01|回复: 2

[诗歌奖投稿·短诗] 戏剧性(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3 14: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戏剧性

舞台落幕,我也该出来了。
东莞戏剧院外的街道车流如水
散漫的光线——似曾相识的剧情,从来都没有完结
我深刻理解的却是与现实的无缝衔接!
而戏剧性不过是一种艺术技巧罢了。
刚才不过是跨过一条哑巴的大理石门槛。
罢了,罢了,更不能揣测另一个人对此的看法
但是我如此渴望想让另一个人知道,哪怕
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死寂的脑袋。
至少是孤独的。
我从来都不缺乏孤独有如孤独的戏剧性如影相随
那可以当成一个高贵的傀儡。
而他却说:“可以写个剧评吗?”
幼稚又可爱的想法让我觉醒,而眼前的一切
不都是完好无损吗?
——正确,光明,伟大。
……罢了,罢了,口头禅罢了。
我不想告诉他亦不需要再使用隐喻。
夜晚这么黑,连自己的手指都快成为叛徒
我想远离黑暗——黑暗——我也会有情绪泛滥之时
苦闷,沉默,痛苦,甚至暴跳如雷。
好吧,我已经习惯荒诞。
好吧,荒诞已经构成世界的重要部分。
好吧,假如打算让我重构艺术。
“好吧,我会写的,也许是诗句。”



婚期

侄女已经记不得,一起曾经逛过的草丛
哦,那时作弄她,让她分辨花的色彩
我们大声笑着、并注视她的窘迫和惊慌,而她是不会哭的。
而现在,她长成了。
而草丛还是老样子。
早上穿过露水打湿的晚秋,野花在晨风中轻盈摇摆
远处——才是风平浪静的博贺港,
还有什么可以准备的呢?

我想起贵州。以及还在那里的同事,并通了电话。
开心又快乐的他们感染了我,
并提醒那些容易忽略的细节,如石榴花香。
(事实上,我故意忘却。并视而不见。)
是的,有时会抗拒“花好月圆”的事物,少了些抗争。
但在外省的旅途,甚至沉溺雨水——柔软的面孔,曲线。
再在沉默之中享受沉默的寂静——

寂静之后,只能模糊的对应时间。
我读过梵高,不仅仅指他的作品。
(以及作品包含的时间,植物。)
多少年过去了——国庆节,你才从外面回来。
我们又见面了——至少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湿地公园、
岭南印象园、还有你随口的外星人,彝人布偶
重要的是,最后我们去了一趟夜晚的海边。
黑暗之中我们都看见半岛的灯塔——生活的绚丽部分。



呼吸

活着,如何努力让呼吸顺畅
或呼吸的地方——森林,河流,污染多年的肺啊
多苦多难的器官能否在星尘的散落之中康复?
而夜,一旦临近黑暗就发出深深喘息。
木星的呼啸哪,
“Help!”
“Help——”
只有望远镜才可以接收。
我想说,我们当中
已经出现一个以上的叛徒。
隐藏在饭桌、岩石、森林,
以及杂乱的闹市。
书本也有他们的足迹,标点符号尤其重要
请不要轻易让人修改你的作品。
一不小心可能将指针指向无聊的窟窿。
那么,怎么说你也将显得很是徒劳。
如果你在一个静寂的国家,连呼喊Help的发音都是歪曲的
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
所有生命仰望夜空的银河也都是美好而幸福的。
请不要让别人剥夺你绝对拥有的视野。
-----
2015-11-19

论统治


如果诗人有意规避政治,
只因手中的笔还存在懦弱
或是语言出现了问题。
如果他以手艺人来阐释自己的立场
不过是对于生存最为迫切的解决,
于是,是可以理解的。
要知道,只要对现实作出回应
就让我们原谅作为一个人在统治之下的探头喘息。
多以国家作为管理机器并维护的秩序
再多的头颅也不能为之动摇,
那是更多的头颅所捍卫、所获得的成果。
但是,如果我们的智力有违于自然的发育
必然是受到统治阶层的迫害,
这种迫害深深挫折了自然的力量,但不会消失
只会蕴藏到满是弹簧的枝条,
作为统治者他们害怕这种力量,却不能根除
除了剥削同类,面对自然即将反弹的灾难
只能束手无策。这是他们的耻辱。

当然,如果他们非要对立的话。

当然,在所有的统治者之中也存在光明使者。
他们让你无时不刻都在赞叹作为一个生命的存在而骄傲;
你想拥有的即使得不到也是幸福的;
至少,他们给予你想象力的权力,表达的权力,
说不好还送来橡胶轮胎——张开的——翅膀的筋肌。
更为敬佩的是,他们顺从了自然。
而自然的意志在于智力的进化,开发,储备,和应用
在于,开拓人的视野——
在于宇宙,
在于,当我们都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缈小——
在于,当我们都以理想作为第一生产力。
就不会羞于谈论政治。
不会迁怒政治,
不会敷衍政治,
更不会产生恐惧。





冷漠者


你接受过何等的教育?
渔夫,地痞,半个流氓
又半个大学血统的雕像。
那有什么关系呢?
当道德站在另一边——
哦,道德!
更容易让人产生仇恨和妒忌。
而浑然不觉。
是天性让我们如此淘气,任性。
又怪得了谁呢。
是的,那你接受过怎样的教育?
跟随教父拿起规尺举向天空的明朗,
还是居住在精致的盒子
盒子?供人洗漱、做梦的白痴病房。
不,那是精明人的选择。
足够安全,又充满荣誉感。
(一个国家所提倡的价值观。)
当然,这关乎生存。
半个动物,又半个文明的王国
熊掌与鱼兼得!
是的。
那就不要在我的面前谈起良心!
不,那是人性。
(可以理解的人都说那是可以理解的啊。)
不,那是幻兽。
(当你进入森林,当你孤独的时候。)
不,那是留给忏悔者的窗口——
宽容哪去了?
(那得相对谁。)
理性主义者,还是冷漠者?
其实都不重要——其实,你谁也不憎恨。
当这个时代延续下去,
当冷漠之墙继续得到巩固。
而死亡,依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如果道德真的因人的德行
而存在,并非神的创造,
而是人群形成的规范。
那么,人人都应该推崇真善美。



胡桃木


那是葫芦的形状,
我听见他是这么说的。       
在窗子的西边,他手里拿着一件木制品。
转来转去。
又好像提起与爱情有关。
那是一个怎样的表述呢?
我肯定的,那是一小块木头,近似胡桃木
稳定的品质,更值得珍藏的品质。
是我对感情的依赖,
薄荷味般的层次感?包围着我。
哦,那是老弟对爱情的看法而已。
虽然有点悲观,也有点大男人主义
但他是认真的。
那是我听见他最为完整的碎片。
——其实大部分幻视来自我的专注,
昨晚,我们在制作茶几
我们的作品是将大理石安装到胡桃木筑成的台面,
简单,简约,且实用。
连我们都沾沾自喜。
以至连夜里做梦,
都梦到甜蜜,竟然以一小块木头作为汤勺。
其实他所理解的爱情就是生活嘛。
嘿,这家伙。



来自檀村的狮子


我来说一群狮子的故事吧,但未必是寓言。
由于都是雄性,其实是威猛的四兄弟。
两个大的在子女干部学校接受教育,两个小的不详。
大哥先毕业,去了镇政府工作
由性格、思想独特又有点自负,
屡屡叹息真他妈的难以容入集体。
也许他故意这样为了保护自己的理想?
我实在无法理解他所理解的理想,也无从说起
虽然他常常提起理想,不过是看见别人升官发财
自己却无法得到更多而已,甚至打了领导。
这样的行为,后果很严重。
虽然他有着狮子般的威严,始终无法绕过惩罚
权力本身就具有复仇的象征,更是顶尖的武器。
他受挫了,再暗地里吸毒。
吸毒的事被刚毕业的老二知道了,
这是他进入社会的洗礼——他们之间的一次长谈,
可以当成他的政治启蒙。
于是,在择业上老二决定选择经济道路而非政治。
——多年后他们仍然是失败者。
老二敏感的神经被居高不下的GDP糊弄得精疲力尽,
不过是他得到的太少了——当别人提起谁得到更多时,
他的瞳孔会放大,放大,再放大
弄得疲惫不堪,借酒消愁。
他们的家啊就是狮子窝,大家都在时
围在一起啊,围着古老的石磨吸烟,喝茶,酗酒,
高谈阔论,咆哮,好不热闹。
他们的母亲在旁叹息,唯一的母狮,
衰老,多年的寡妇。
她非常绝望。
虽然后来他们戒毒,戒酒。
迫切的是,她多么希望儿子能够招来年轻的母狮群
家庭没有女人多么可怕,肮脏,四处都是蜘蛛网。
我想,她的希望可能破灭了。
最近我见过他们——
他们继续在谈论理想,且不大相信女人。

发表于 2016-7-20 11: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09:48: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上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27 08:42 , Processed in 0.05238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