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585|回复: 17

《大海,像生铁一样咆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 16: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衙口 于 2016-4-7 20:25 编辑


《大海,像生铁一样咆哮》




林冲

燃烧的水。
想杀人的时候大雪就落了下来。
“大风雪用最短的时间走遍了天下的路”。
落雪不冷。
麦盖三床被。
多漂亮的江山,怎么也值得一副脚镣。




妥协


猪肉在架子上坐不住
一脚跳下来
分开人群朝外走
想起另外一块还没有解放
他又掉过头来
重新回到钩上


旗帜

冲在最前头的,
或许并非那些不要命的刀客。
还有竹竿棍儿,
比竹竿棍儿更轻的意志,已经在那儿有了动摇。




马颊河

炊烟起来,和家乡的记忆竟无二致。
太阳不低了,我还在河边走着。
不少栾树的幼苗,藏在草蓬中。
栾树的种子容易发芽,长得却不快。
风吹草动,这些小家伙一时忘了饭点。
有时候,哪个厉害角色故意把头埋起来,不出一声。
母亲在玉米林外喊着,慢慢地焦急起来。
白鹭一只接一只地落在河滩上。


遗址

我还在坡上用力,
是真实的。月光,
影子的影子。
掉落土崖的运粮车,
是不真实的。
母亲是不真实的,
母亲在崖子下面哭泣。
黑暗的东西都是非真实的。
黑暗是火,
它烧制了东山,
也烧制了半坡兽面纹彩陶盆。


顿悟

越过了一个冬季,
房檐上的鮰鱼,忽然有了新的波澜。
原来大海,
也是可以挂起来的。


油菜花

能辜负的事物,都值得一再辜负,
我有充耳不闻的天赋。
这么多的小女子,齐声唤我,
我的幸福六条腿,翅膀透明。
一朵花就是一座天堂,
不懂得挥霍的人就不知道阳光有多碎。


蝴蝶

我以为天空不会碎,
我以为碎片会很大,
我以为琐屑不能飞,
我以为飞走的还能回来。


大平原

我在一棵豌豆中安享天年,
夏日辽阔,澄明一片。
轻贱者身在草莽,
天空中熠耀的总是少数。
蛙鸣如雨,
流水绕道过来看我。
为了和我站在一起,
黄河进入一株燕麦。


敕勒川

再次见到阏氏的时候,
她已经叫桃花了。
脚下的一头头青石都安静地卧着,
过两天就是三月了,她幽幽地说。
我说,两天如何,
你看风从来没有吹低什么。
我想抓她的手,
一伸胳膊摸到了铜槊。
我急忙起身向山下找,
果园的人问,你找哪枝?


山水谣

不可能是男的,同时又是女的,
我现在还没有调门。
一条舟里,
我不能同时是两个人。

远山,雾凇,
我人性平淡,一点碧绿都谈不上。
不是淹漾的打鱼人,
我是一首渔歌,正在归位。

亥猪
  
关于世界的性别,
我已经有了很胖的结论。
没有蚯蚓和飞鸟的思想,
我依然在泥地里打滚。
斗争过别人,
也被别人斗争。
不把卑微的生活过完,
我就不配谈论屈辱。


丑牛

吃了饭牛说该犁地了,
——你长肉吧。
喝罢茶牛说该套车了,
——你长肉吧。
抽完烟牛说该拉磨了,
——你长肉吧。
有一天这根筋不再歉疚,
它有了长肉的心就象有了杀心。


迟到

在我的葬礼上,我是唯一迟到的人,
在你们念完声明以后我再就位。

在你们烧完以后我再就位,
我值得再烧一遍。

在埋完土以后我再就位,
我需要一个向下凹的坟头。

我需要一条战线。不体罚,
我们熬鹰,游街,辩论,学狗叫,戴帽子。

一个败北的人,他有资格原谅自己,
但我们不能原谅历史。

让我迟到一会儿,让你们的爱提前,
让我们原地踏步,让我们做广播体操。


麦城

温润的荆州,
是大雪在攻城略地。其时,
远在北方的洛阳正在起着宏大的关林。
义兄随雪送去了脑袋,
然后起身,单刀赴会。
沮水凉,义兄一顶帽子盖了一切。
市人辏集,
市人是知道偃月刀的。


芦苇

没有根须,也能站立,
没有泥土也能站立。

那一河沙沙的声音,
就是芦苇不能容忍的幸福。

有一刻我看见揪紧肌肤的荻花,
她用结实的苇膜,在风中站了一会儿。


顺河路

阴凉,比石板还重。
正午时候,静寂无人。
蝴蝶远不是全天候的爱情。
翅膀碰上了,就简陋地飞上一阵。
更多的时候只是不安地等在水面之上,鳞翅落后。
木叶青青,阳光一直没有下水,碍于蝉声。


关帝

到河北去。
死亡紧追不放,
像蹄铁,
像嫂子,
像酒酿,
像金子,
像丞相,
像汉廷。
过五关斩六将,
到河北去。

供奉的馒头要大,
要头遍面。


风的秘密

不肯和解,
蝙蝠的天赋。

她用最细的爪子,
把你挂在房檐下。

如果你不晃,
世界绝对不会晃。


我的阿富汗


种罂粟,当地主,
杀人,养蛐蛐,
娶五个老婆,一起挨饿。


流经胜利路的马家河

除了主动,我们什么不给它?
清亮的河水,像一个突然塌掉的人,
它含意不申,抬着头,找人攀谈。
像牛圈里人们沤制的一段黄花梨原木。
垃圾堆的意思,就是干净的东西也能扔。


闪电​

毡房外面,我和巴特尔谈起长调,
夜晚忧郁,如芬芳的奶茶。
草叶的轻快是羚羊的,
青稞的浑圆是松鸡的,
那峻岭的悠远给了土狼。
他留给野马的仅仅是一条曲折的裂隙,
这裂隙,是天空的裂隙。


雪野

乌鸦把天山叫走,像一颗
会飞的脑袋。河流做你的衣襟。
在风中,高原严密。桦树林
消失在掐腰的地方。“裁剪雪
把它缝在一起”。一位滑雪姑娘
从峰峦飞下,像根手头,落入了扣眼。


下班路上

楼房挺立,芭蕉低回。
小孩被家长接住,家长被汽车载走。
“我剩下的部分,松如野径”。
夕阳斜得厉害。
“如此来到人生的高处”,
有些树枝,是在底层而被照亮的。


忆重庆

迷雾不是我设的,大江不是我开的,
重庆两年,巴适的话从何说起?
山东山西,不过睡了两年觉,
重庆两年,谈不上什么真心实意。
城池不是我修的,陪都不是我建的,
重庆两年,我对国是不置一词。


在海船上

海上生明月。
汽笛是琴声的一部分,
就像腥恶,是波涛的一个重音。
它满足航灯,
也满足风暴。
创造者,拥有者,
大海,我请求过它,
它几乎就是两个女人拼抢的一条醉汉。


安宁

我的被窝里钻进来一只公鸡。
被母鸡开销的家伙,把我的怜悯当成了软弱。
它的爪子蹬在我的肚皮上,甩开脖子吵闹。
每天,我都要哄它入睡。世界需要它来唤醒,可这管我什么事儿?


放鸽子

马颊河。
因为一种叫声而停下脚步的人,
随手拳起几根短指。一个
并不存在的勾引者,被他冷不防地端了出来。
那无辜的样子,仿佛根本就没有断过,或者
掉在地下,还听人指挥。


记马颊河上一位晨练的老人

腿在桥栏上一遍遍地压着,
人类的第一部刑法,在他的手里慢慢地成型。
衣服是传统的松弛,
这让他可以在一种高度上认识痛苦。
老个子的坑货,
他让自己的脊柱慢慢地享受牵连。
在双手的引导下,他观察善恶的身后,
大地,承认有罪。


杜甫

太阳的招子,还是天下是最亮的招子。
致君尧舜上,
我以植物之恶,对付动物。
我矮,有愧姓氏。
女儿像饥饿一样活泼,
妻子在鄜州反对月亮。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当一个人在一场病中,越出边界,
多少个百年是同一个百年?
黄河平原,国家又熟了一季,
而我依然在蹂躏阳光。
有一刻,我的心像榨菜丝一样难受。


过年

三十,
一个电话也没有。
我又躲过了一年的亏欠。

妻子和女儿,
归宁守岁。

孤独是这么密集的爆竹,
送走他们,既无外债也无内债。
盛大而短暂的,就是庆典。


麻雀

不能说你知道,也不能说你
不知道。至少你听到了
“其鸣喈喈”的声音,
当它们写到幸福两字。
提点横折,没人在黄河平原上
运笔如飞,是这些笔头自己
起起落落。当它们涂黑命运的
结构,是师爷自己把自己惊散。


狐狸

雪峰让月光有了藏身之所。
就像危楼上的一个“拆”字,不过是以多余
对付多余。没有尾巴就不会漏出尾巴。
当一个女子离开大山,平楚是

尖锐的仇恨,和开阔的代价。
一条小路长出了第二茬耳朵。
想起和解,
我穿了一件最小的衣裳。


我决定把我再卖一遍

为芝麻发明一种机器,
为芥菜发明了酱。
炭火和花生在商量炒货的后事儿,
虾米向虾皮打听丢失的自我。
吃豆腐的拿个瓢,
卖豆腐的掂把刀。
一只破鞋在给鞋匠下针,
一挂羊肉在教屠夫使刀。


苍鹰

他来回示意,没有黑布。
他说飞,草木就飞了起来。
他两手抖动,白云的翅膀跟着呼吸。
他摇晃眼睛,慢慢地把凶残推到世界面前。
他说没,手里提着透亮的天空。


小蚂蚁

深厚的华北平原还不够深厚,
怎么看都缺少一个洞穴。

他收割每一棵麦子,
从大别山下来。

到泰山还没有灰心,到燕山还没有灰心。
洞穴会长腿么?

那麦茬里的玉米已经长出了甲丫,青青的,
像一株株淮河。


落日

立在寨子的中央,没人孤立他。
你知道什么叫一路拔高吧,大海就做这件事儿:
男人,焦岩,一切的善,他不再噼噼啪啪,
他的手已经长成,他就要把自己推下山去。


多余

在海上,月光是多余的
在聚落,狗叫是多余的
只有黄河平原才有这么潮湿的风
露水起来,露水多余打湿一条影子
人群中,情人是多余的
身体中,心跳是多余的
横跨五个街区,从苏北路到胜利路
这是时代多余的


总调度室

在黄河下游一处
顶楼中央的大办大公室里。
电话,电脑,传真,电视,
各种指示灯,此起彼伏。
那唯一烧黑的按钮,
由上帝负责。
三十年了我在这里,
为了世界的秩序,
我从未见他向远方发出过任何一条指令。


由妻子整理卫生想到母亲礼佛

菩萨啊,
是灰全不要,不是灰全要。


东风

过了洛阳,
一台台黄土就开始别扭。
太行山和秦岭纠缠在了一起,
华山,仿佛置身事外而有了高度。
论理的沟壑,
像一群挤在一起的空眼窝。
尘沙阵阵,潼关。
背着铺盖卷的人,刚刚出门。


共工之怒

但颛顼这回他被卡住了。
他是黄帝的后人也没用,
他是江山也没用,
他是一块狗头金也不好使,
他是一穗金黄的思想也没用,
他修德也没用,这回他被卡住了。
他是一粒豌豆成么,
他是泡沫渣滓,孤魂野火也没用,
他是凶恶的阴毛成什么话,
他是倏忽也不行,
共工不仁,但颛顼,这回他被卡住了。
他卡在共工的气管里。


精卫记

依然是风。冰雪消融,
柘刺有足够的充沛,书写泪水。
每一根羽毛都是啼鸣,
每一根松针都是波涛。
当她对仇恨赋予意义,
大海,像生铁一样咆哮。


黄帝

炎帝那老爷子并不好冒犯,
阪泉一战,轩辕爷多有侥幸。
把他贴在封面上,
我们自以为天衣无缝。
而以他老人家的美德,
不可能不发现一点浆糊。
当我们谈论熊罴貙虎貔貅的时候,
不是我们自己在思考战策吧?
丈量田头原是邻里的应有之意,
你管他尺子是谁发明的?
我们还偏是对此津津乐道,
不管是正册,还是野史。
我们其实并不了解仁义的痛苦:
“都是什么体面的事儿吗?”


帝舜

历山的农民争地头,舜去耕作,
期年而水渠顺,田亩正。
河边的鱼人争夺沙梁,舜去打鱼,
期年而懂得礼让老人。
东夷的陶工有低老坏的毛病,舜去制陶,
期年而得到了牢固的器物。
弱水的小两口多年没有孩子,舜去家居,
期年而有了生产。
西戎的土地大面积盐碱、沙化,舜去放牧。
那一个个满身故事的人,正低头啃着草根。
风吹草低,
世界如此无关紧要,简直就是新的。


阪泉之战

在河北打,还是在山西打,不必过于计较。
华夏开篇,不能没有一场像样的战争,
而战地,并非是必须的。
黄帝修德振兵。
我们的发明人,驱赶着他的豆师,
莴苣师,草鱼师,水师,云雨师,鸟师。
他们凭空而战,鸡血异常。
地图上的漏洞有的是,
“通,挂,支,隘,险,远”,并非是必须的。


马陵之战

庙堂崩塌,
梧桐自立。
爱情和仇恨,
风暴有两样东西从来不碰。
黄河滚来滚去,
大平原天赋的好战场。
麦苗青青,
取人家膝盖骨当然是不对的。


城濮之战

光荣属于尊周求霸的人,
胜利不是第一位的。
我们施恩报德就是了,
我们喜好礼乐,崇尚诗书就够了,
允当则归吧,别再提什么艰难困苦。
跟对手跑的小国揍他一下,
不成器的,给楚王送女人的家伙,也不妨教训一番,
可以略微激怒子玉,把他的使臣扣留下来,
但我们不能正面迎击。
撤吧,
如果胜利要来,胜利自己有腿。
不要坏了路数,
小90里,我们还是退了再说。


炒神

有猢鼬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窝火,
善火中取栗,好什一之利。
有声誉,经年大富,势压半城,
是为炒神。
窝火生颠影,颠影生宋诗,宋诗生十二月。
九月生菜,困,与穷。
菜为灶神。
困处江水,经营泡沫,掩有西海,为追求劲爆的人所祝愿。
穷这一枝卵生,其后号有穷氏,尚祀窝火。
至阪泉大战,这些细枝末节们皆因襄助黄帝而得累世垄断炒货市场。
炒,从火从少,凡炒之属皆为炒。
是故有穷氏之流,皆得焦,黄,苦,涩之妙。


秦始皇

不要怀疑历史。
背叛了大海,一石鲍鱼,驱驰在官道上,
车马奔腾。
就算没有祝福,时代也决定这么走。


孔子

整个中原都是他的怀仁堂。
他腾出两只手放低身体,
其时,黄河近水的桑叶都是他的粉丝,
他说,诗歌不要粉丝。
匡人迎头大喝,世风柔软。
汴梁城是最好的骨头。
他拍着漂亮的大马车说,
优哉游哉,丧家犬好啊。
而先生从来没有马车。


屈原

有江河的自由
而没有崖岸的自由
有山鬼的自由,
而没有国家的自由。
士的自由是操吴戈兮披犀甲,
民的自由是炊烟,草木清楚。
臣不是渔夫,
臣的自由是跳水,外加一块石头。


荆轲

我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满意,
你无意刺偏一点。
我尊重你的无情,
我们的相交,原不是义气。


桃花寨

争执的是我,
乘机招安的也是我。
天下汹汹,
幕府眼瞅大乱。
小小的黑社会,
桃花开得不讲规矩。


鲁智深

喊破嗓子。
二月,没有梨花。
我在边关使性,
我胖。
京华是棵柳树,
我一生都在与细斗气。
我把根拽出来,
再放回去。


宋江

瘠薄,黑
这里埋葬的是最好的渣滓
好雨,流在江里
白花花的银子走在黑道上
他用最软的刀杀人
是贼,都给他面子


武松

棍子总有被丢弃的一天。
跟着武松上得山来,我也有些醉了。
嫂子从树后窜出来,武松惊得象个拳头。
鸟有羽,兽有毛,茄子黄瓜赤条条,
嫂子不穿九分裤,嫂子的屁股摸不得。
武松的愤怒二百斤。
乱棍打死我吧。嫂子哭起来。
(你知道,是棍子该断的时候了。)
嫂子的绝望,像个胸脯。
吃斋么,汉子。嫂子哭。那夜冷得很,没雨。
武松散了头发,把自己的顶骨抠出来挂在胸前。
武松坚持不做哥哥。


卢俊义

衡阳雁去,
燕然未勒,头布未勒,
女人的腰勒了,也没勒住。

想那骑马下平原的汉子,
口渴不过,
弯腰,取一瓢江湖。


晁盖

仁者不仁,恩者无恩,
上了黄泥岗才算真正的好汉。
你是面如重枣的江州车,

打熬女色,服务上层。
我是十万贯金珠宝贝,
花花绿绿,象经济关系。

没有比银子白的,
官军挑着我,贼也挑着我,
我被人架在空中,不得好死。


杨志

漕船死于庙堂,
宝刀死于江湖。
好汉早就死了,
脖子玩索而有得焉。
下山,
我便去赖了一碗酒吃。


在鹳河

白鹳飞翔。
河水绿了,
一条浑浊的目光
绿了。结冰的沙洲,
姑娘们迷上了卵石。
另一种论语,另一种仁。


黄河赋

一条大水,以其汹涌而形成了准绳,
以其汹涌澎湃而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老黄历。
山脉沉沉,青鸟通灵,
平原人家,歌舞升平。一个地方
有一个地方的戏剧,影响主要来自另外的心跳,
草木戚戚,几乎没有置喙的地方。
我们以风暴说话,我们以野火说话,
三月开河,我们以泛滥的冰凌说话。


涝河滩

船是伦理
水是道德

青蛙用叫声
交换月光

有时候就用稻田
给荷塘,和几千亩苇蓼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上天有无知的知识
洪水带来的丰年,洪水也能带走



被薜荔兮带女萝。
她赶着羊群,
象赶着遍地落叶。

她捏青了萝卜,
搓圆了土豆,
把生姜吓得不像样子。

端起山火揽照自己,
又一脚把镜子踢碎。
她的统治远达天际。

而沿河的迎春,已经搬出了嫁妆。
她惊起了鹧鸪,
吓出了豆芽?


河流
        
在亚洲,有站着流淌的河流。
他脚下这开裂的胶泥,
远比两岸那卷曲的钢铁实在。
没有巫术,就不能叫他重新躺下。

放弃回程的旅行,
永不谋面的会见,
没有内容的希望,
我能否把你放入眼睛,而不用哭出来。


濮城镇

旷野的桑叶,
比天空完整。
一颗水星千里迢迢,
飞来看我。
黄河打手一指,
她又回到了天上。


蚂蚁奔跑

蚂蚁奔跑,
有断头的欲望。

世界不缺少阳光,
但缺少一片草叶。

所以,在它被碾死的时候,
小蚂蚁已经跑过去很远了。


大风

三千宠爱在一身,
多大的幸福,走在时代的边缘。
世界要是喜欢一个人,
就会把所有的物质,一下子都塞进他的眼里。


雀鸣

从潮湿的阴影里爬起来,
鸟儿们还在林荫里商量。
樱桃已罢,苹果正红,
一串串葡萄都有了最圆的酒桶。
难以适应的依然是阳光,
季节给予的,黄河正还给南风。
而这一根根指头还没有找到手掌,
展翅欲飞,正在开放。


沙蟹

礁石,鸥鸟,浪头和铁船,
还有忘情的赶海人。
大海,要有这些。
一滴水也有自己的完整,
很少一点生活,
还要分割八条腿,和一大片海涂。


立冬记

鹰嘴岩展翅欲飞,
伴着低沉的鸣响,朝河谷深处飞掠。
平原之上的群山,
因为一只猛禽的降临,而怀上了风暴。


杨花记

昨天为是,今天为非。
昨天系小红,今天乃女人。
昨天夹七夹八,像指责,落在你的脸上,脖子里,
今天大彻大悟,忘在麦冬田里,风吹不动。
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以你不知道的方式,
那毕竟是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真理。
要么确实是昨天,
但不是这个时代的昨天。



包括它的舌头,一身慵懒,
坐在动荡中,假装没有说嘴,
而骗过了上帝。

它的利爪也骗过了女人,
把它抱起来,以两笔
巨大的的债务。什么烂了
他都赔得起,这个胡子。

无理的还有幸运,
身段灵活而柔软,每次从高处跳下来,
远方都有一个恶人放下了屠刀。

两眼大睁。
有时候它也怀疑,
自己是否真地来过这个世界。

几乎没有劣迹,
它的敏感,仅仅够刺耳记住。
它的灵魂背着它去外面流浪,
也是一副被骗的样子。


那是一根真正的骨头

露齿的仇恨,
仿佛骨头生了他

我观察一条反噬的黑狗
如何为骨头赋予光芒

那是一根真正的骨头,
几次,都竖了起来。


大海

口拙的父亲,
那些暗淡是温良的,
那些无奈是开阔的,
一碗水坐在收获后的黄昏里,
潮气慢慢上来。
我清楚听到了低处的波澜,
轻微的,一种羽毛拔节的声音。
没人知道,他也有飞的愿望,
甚至,他本来就“盘旋”过。


袁沟村

白茫茫的夜里,
我回到了白茫茫的怀抱。
皇帝来了,不是我请的。
山匪来了,不是我请的。
异族来了,更不是我请的。
某个时代来了,让他们修一座水库,
他们就抱着芦苇入眠。


吵架

父亲欠了五毛钱
被人追了三天
从屋里追到街上

看见地上正有五毛钱
父亲用脚拨了拨
给了要债人

父亲照样欠人家五毛
母亲吵了半夜
把被子都吵凉了




空里流霜不觉飞。
噗嗒嗒掉下来的是椿骨儿。
不小心招着哪棵,
够你拣一阵儿。

有时候就能碰上父亲。
夹着铁锹,肩着撮箕,
一声不响地从雪林中走过,
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水汽。

父亲从来没话
特别是当他从农场回来。
但我知道,该拣起来的,再硬他也会拣起来。
那种农场,也是农场。

逻辑

大兔子出生,二兔子奶,
三兔子偷人,四兔子逮,
五兔子出河工,六兔子骑大马,
七兔子杀兔子,八兔子吃兔子,
九兔子买棺材,十兔子哭皇天。
兔爷问你哭球哩,十兔子说,
坝坏水崩天下裂,五兔子再也回不来。


局限

当然有表妹,两个表哥。
房后是一片土山,门前是一条小河。
我知道外婆埋在哪里,
但不知道外爷埋在哪里,
他大概是被枪毙的,人们忌讳这点儿。
实际上,我也没有见过外婆,
不过是舅舅,像两笔债务,
大舅还清了,三舅还在饥荒。
我没有见过二舅,也或者见过,
二舅是舅家门上的人?
再远是梨花,和薄薄的烟雾,
而牛铃和山鸡,已入想象。


月亮

林中的烟火,
夜航船的低鸣,
狼眼,
鹧鸪明灭,
东山上的少年,一无所有,也很亮。


仿佛他已经宽恕了未来

夜里坐得久了,屋顶上的瑞兽也要起来活动脚垫。
沿着屋脊,他一声不响地向前走去。
在意识到自己离开房山很远的时候,
他两眼一闭,直直地向前趟了过去。
第二天有人问他,谁在瓦垄上乱踩。
而我们保护神,他有一声不吭的权利。


巳蛇

在树叶上摇晃,在岩石上。
肚皮摇晃,尾巴摇晃。
它的目光摇摇晃晃,
口感从左边摇晃到右边。
物理摇晃,道德摇晃,
摇晃就是判断力。
看不住就是一口,
然后继续,一摇三晃。


马头琴

云有千百婉转,
马什么也没有,马有一声萧萧。
鸟有一双翅膀,
马什么也没有,马有一世繁华。
而马什么也没有,
长调打开草原的夜晚,仿佛马的森森气息。


恶毒

蜘蛛一口,咬出了山谷的寂静,
再一口咬出了阳光的纯洁,
第三口,他咬出了庞杂的信念。
其实,就是一口,
三件事是一悬细细的白丝。
他存心用玄乎,跟世界作对。


影子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反曰影子。
可是我们没有影子。
我把自己举在烛火上,
一头蠢东西就要破壳。没有影子。

光没有影子,
没影儿的事儿没有影子。
天上,
一头猪用后腿在飞。


早晨

说好要来的人还没有打门
大街还不是大街
大街还在被子里空着

乌鸦在天空里剪纸
呢喃是没有性别的话
是枯木扎成的晨风

寒的普遍性
热的个我
狗咬了一圈

太阳的草地
太阳的早餐
太阳出门不提垃圾

拖拉机把日子弄得紧张
大街呻吟
甩头发的女孩,也甩皮鞭


奢侈

早晨的窗外,鸟鸣如雨。
尖细的是阳光,
低沉的是阴翳。
我犹豫了一会儿,
却用了一床被子,一根火柴,和一根香烟。


吠叫

马颊河是死的
抽水房是死的
粘脚的黄泥是死的
唧唧呱呱的乌鸦,是死的
杨树,用很少的几片叶子呜呜地哭
大雪正在清点,
死的,全是死的
而小雪攥紧唯一的呼噜声还不撒手
我从破门洞里伸头细看
一个老丐
独挡北风
把头抵在地上还不放心
又用两手紧紧抱住
面对我们的公共财产
他放出来一只凶恶的屁股  


蜗牛

如此之快,以至看起来
好像跑到了铁轨的前头。其实不过是
在一片高粱叶上凭空呼啸,
仅仅依靠一小段粘液。另一个错觉是,
它已经完全抛弃了大众。
不,猫叼走的仅仅是猫的那口“红烧羊头”。
时代是所有人的时代,
它宽大的手掌,
当然也包括这些至为简单,
根本就不构成知觉的生理反应。
“先出犄角后出头”,
现实从不把那坚硬的东西薅出来。


该死的蚁窟,它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出于对重心的尊敬,
这一粒粒眼睛,
正在槐树粗糙的表面上爬行,
把它们的洞穴搬到高处。
浑身响的星光俯下身来询问,“需要帮忙吗?”
火车回答,“不用。”
确实不用,一座座森林原地不动,
露湿的灯火,仿佛生前。
阴暗,潮湿,曲折,
强大的黑暗,它当然要经得起各种打量。


一枚黄叶掉在路面上

一枚黄叶掉在路面上。
航班开始了,
有没有接机,都要降落。
“当我归来我不会得到问候”。
叫唤的老屋,丢失的黄狗。
我有开始的保护,
也有结束的杳然,我不过缺少
中间一节。生生不息的土地,
太阳晒在背上,像那唯一的盗伐者。
四体不勤,
没道理的一堆脸混在一起,
而成为黄河上空的一片流云。
流水泱泱
它举目望去,对岸站着三个人。


黎明

鸦鸣是一个人,
稻草是一堆人。
“那枯树是帝王而那荆棘是荣光”,
种族,战火,道德,裤头……没有一滴冻雨在流浪。
黎明是我的私产,
但没有哪个不可以践踏。


过洮水

典雅,崇高,静穆,
夕阳再次照亮雪域。
鸟鼠山,马衔山,长岭山,
一群群牛羊下到草场。
苦瘠的盛世,
悲剧从不在这种地方发生。


信心

你把多少重量藏在你的蹄子里?
山脚下,一只猴子追问大象 。
如果我足够巍峨,
大象说,我将不回答你的问题。

谈出生,作为基因的饥饿

海的最深处是饥饿
欲望是淫荡
老鼠偷油
锅盔打在开裆裤上
总有一天
我会把国家整得没吃没喝
星星
“天空吃了好多油水”  


夜空

下弦月。一个头脑到底能想
多少东西,海岸能想多少东西?
白杨树想风,
一刹古庙,想起了北方。

一座疯人院疯掉了,
仅仅想起了北京的“四点零八分”。


王维《文杏馆》写意

是银杏,是香茅,
星宿向左走,向右走。
天空是一张斑斓虎皮,以对折的步子走路。
我在门外,和大家一起指指点点。


杜牧《遣怀》写意

在人云亦云的江湖上,我载满一船薄酒,但我不卖。
女人的腰是一件美丽的事,一个个跟断了似的,
正如那薄薄的幸名,十年一把青霜,入眼即瞎。
扬州梦就是一座明七暗八的琼楼,生命里最大一宗非卖品。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写意

盛世跳脱。从岐王宅里到崔九堂前,
浩淼的琵琶从来就不缺少颤音。
才说到开花,落花还远,但又何妨先说说黄叶。
江南真是个好地方,所有的事情都恍惚得可爱。


赠送

忧伤的人只过冬天
让他们雪埋痛苦吧

性欲旺盛的人给他夏天
让他在每一颗汗珠里尖叫

把春天留给老人
他们不能再老了

谁能跟孩子们争夺秋天呢
哈,这些甜蜜的虫牙

送出了四季
让我一个人到外头走走


松树

画石涛,
用松针漱口,
风认识每一种草药。
多少年我不能忘记骀荡,
趁着太阳沉醉的工夫,
松香走出来,叫声童子。


走神儿

一早就大红大绿地吹着
对面人家的喜事儿
在红地毯上,走上走下

人生如寄,山东山西
我在楼上闲坐
走到闹处,当了一会儿新郎


羚羊

一定是在晚上,空明,活跃,捉摸不定。
一千条春水流,野烟散淡。
问她为何在春光之上,永远也走不过桃花汛,
我又缘何到了上游?


敬意

我对胖子充满敬意
像囚徒崇拜典狱长一样
在孙晋芳郎平的排球队赢得冠军的时候
我们在歌乐山下的校园里敲脸盆砸玻璃
满头银发的老校长,难为,
用他的胖,塞了校门


写生

林暗石白的山道,一只水罐的腰肢
怎么扭也扭不断的山道。
可是,没有一个敛衣提水的女人。

瀑布一样的寂静,一声乌鸦,
聒噪三千里而来,碎在巉谷。
可是,没有一声有黑又亮的乌鸦。

高大与细微纠结不清,一座山
有如一个老人,正不知道自己那里软弱,
写画者写到寂寞,总是苔藓太碎,茅叶太尖。


黄河谣言

5、善与恶
恶说,该死的都叫他们死。善应道,说的是,都是自己做的。恶说,该活的也叫他们活不滋润。善应道,说的是,都是自己做的。既然这样,为甚么我是恶你是善呢?善应道,说的是,都是自己做的。

6、实在与虚无
实在捉了一条小鱼儿,被庞大的虚无看见了。眼瞧着躲不过去,实在涎着脸对虚无说,小鱼儿给你,你饿着我也饿着。这样,回头再吃我,我先吃个小菜,你再吃个大餐,你看可好?虚无的心软了一下,没想到实在不实在,吃完鱼一扭头变成螃蟹,钻进石头缝里没了。虚无一下子气成了流水。现在过河的时候你看,流水还在那里恼怒地翻着每一块石头。

10、一只芦花鸡向海东青讨教上天的本领。海东青说,其实不必着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14、快乐不论斤
我掏出钱要买二斤快乐。卖场里风骚的店东家给我拿了一个魔鬼和一个天使,论斤的没有,论个的有俩。我说,不要这些,我要二斤快乐。店东家挤眼打屁股,一边说一边用包装纸包了塞给我,你是北方来的吧,开始来的人,都不要这个。

30、你允许人们离经叛道,你也允许人们颠沛流离。

32、你度过了一群贱卖灵魂的人,只不放过那个作践灵魂的人。

34、好辩之功
两个好辩的人遇到一起,一个说有神,一个说无神。如此一天,你知道,他们谁能说倒谁呢?却叫赶上前来的勾命听个郁闷,对呀,到底有没有我呢?今天正是这两个好辩人的大限,勾命是来勾引他们上路的。只是勾命这一恍惚,背着他那黄亮亮的勾命索,扭头下山去了。

35、善和恶全都放弃的一块石头,在世界的最边上斜着眼,不肯坠落。而你并不会在他身上少布一滴露水。

36、快乐和忧伤
敌人围上来了,但我不怕,我有两个要好的朋友。快乐一定是打头阵。他上前遮掩了一下,偷偷溜了。我又让忧伤断后。我继续慢慢地朝前走,从山梁下到一处村社,见快乐在那里喝酒。他吱吱呜呜地对我说,真不该丢下你。我说,没什么,我也丢了忧伤。

52、尔虞我诈
壁虎和眼镜蛇结伴去西天朝圣。除了添乱,壁虎什么也帮不上,眼镜蛇试几试都想一口吃了这个四脚点心。壁虎也感觉到一定得做点什么了。此时他们来到一处盘查严密的关口前,二人没有护照必须翻山,攀扯小路。人小脑子灵,壁虎说,翻山越岭不知道要耽误多少路,出来出不来也两说。前途遥远,饥渴难保,凶险不测。这样,我们把自己尾巴先剁下来,在这里藏好。目标小了,瞅个空就溜过去了,里外里省多少辛苦?说着,壁虎就把自己的尾巴脱了,埋在龙须草里。眼镜蛇叫这一军将的,没办法,也回头一口咬断了自己的尾巴。

61、豌豆从不要要求麦子是圆的。

67、风气
麦子越黄,争吵越激烈。野鸽乌鸦认为,应该按照个头大小分配口粮。翠鸟麻雀结盟,凭什么啊,民主嘛,一票一票啊。他们从麦青吵到麦黄,又从开镰吵到麦罢。
风看不起这些俗气。风说,如果麦子是你们吵黄的,你们就继续吵黄玉米吧。
鸟们别的不懂,好坏话还是懂的。一肚子气正没地方出呢,这时一起冲着风过来了。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哪次斗气没有你?
风犯了众怒,一个筋斗,钻进炊烟飞走了。

70、虎魄
虎威不倒。高明的猎虎手,在制服老虎之前,总要设谋撤销老虎的金黄虎魄。而老虎一年只睡一天。只有这天,老虎把自己的虎魄通过目光的一种注射,暂时深藏于地面以下八米的岩窍中。没有金黄虎魄护卫的肉虎是极其脆弱的,一般成年男子都可以徒手拿之。当年武松格杀的正是这种落魄虎。虎魄在人就是气节。不同的是人类随便,进门脱鞋的时候,脚趾一点气节轻卸。事急出门,鞋子都来不及带稳,气节也就遗忘了。还有邋遢的,一辈子都找不到气节,但人总归是人,并不影响什么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3-4 18: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班路上

楼房挺立,芭蕉低回。
小孩被家长接住,家长被汽车载走。
“我剩下的部分,松如野径”。
夕阳斜得厉害。
“如此来到人生的高处”,
有些树枝,是在底层而被照亮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9 16: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帖子,三文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9 16: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兄弟,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22: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冷峻,开阔,具有精神化特质。

读了几个,感觉很过瘾。得空再来!

提上共享。问好诗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8 10: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出于对重心的尊敬,
这一粒粒眼睛,
正在槐树粗糙的表面上爬行,
把它们的洞穴搬到高处。
浑身响的星光俯下身来询问,“需要帮忙吗?”
火车回答,“不用。”
确实不用,一座座森林原地不动,
露湿的灯火,仿佛生前。
阴暗,潮湿,曲折,
强大的黑暗,它当然要经得起各种打量。

——————————————
出于对重心的尊敬!
淬炼出的柔韧,“当然要经得起各种打量”。
短小的篇幅,却有着开阔的戏剧性空间与简明、有力度的主题。
妙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4 15: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平原

我在一棵豌豆中安享天年,
夏日辽阔,澄明一片。
轻贱者身在草莽,
天空中熠耀的总是少数。
蛙鸣如雨,
流水绕道过来看我。
为了和我站在一起,
黄河进入一株燕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4: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尘兄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4 18: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吸引了我~~~~~~~~就进来了~~~~~~~~~~~我在想生铁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大海是怎样的像生铁一样咆哮~~~~~~~~~不好意思哦~~~~~~~~~~开个小差~~~~~~~~~~内容待细品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18 15:05 , Processed in 0.0667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