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上官南华

[诗歌奖投稿] 雪崩何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6 07: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6-2-16 00:03
感谢谷子理解,拜年贺岁,共襄诗歌盛事

上官兄此帖先发,谷子就不单另发帖了,再附上徐剑铭的网络诗歌三人行,无意间2016春碰撞出一段佳话。


新年第一天,开眼第一件事,干什么,写诗啊
文/上官南华


雪崩何处

雪崩何处啊,阳光砰的一声,阳光普照
没有河水,祭祀雪崩何处
大白鹅像足迹化了,雪崩何处
阳光离地一千米就化成祭祀
阳光是祭司,雪崩何处,我需要一个故事

引征地下的鹅群,飞起来,盘旋
雪崩何处,祭祀的灰烬
阳光照在后背最温暖,像身后的坝头
鹅群飞过哑然无语的灰烬

回来了,到处都是回音
像雪崩,雪崩何处

渴望一种掩埋,一片银白的杨树林
那不是一个故事的一千种情节和节外生枝吗
越错越美丽,越错越好听,迷人
杨树林嘎嘎大笑,雪崩何处啊

人已老得像轭,老得像一句唐诗一个字都动不得
弯曲吧,大白鹅多么柔软,黄色是白的
雪崩何处,山里是石头,石头里是花
像一万双鹅的眼睛,花天酒地的冬天

你一口气爬上东山顶,热乎乎的就是一壶好酒啊
看看吧,天边是什么
惟有苍茫前途无量


2016年大年初一,十点,32分,阳光正好,鞭炮滂沱




网上西安一位70多岁的老作家徐剑铭先生的诗作:

我现在就跟你打赌,
趁这个年气未褪、爆竹初歇、
雪花还在飘飞的时候 :
把你的手伸过来,
咱们击掌为誓,
我赌的是你小子一定会输,
输掉你最后的一只裤头!

要下赌注吗?
别说我一无所有。
我良心尚在气节未丢,
热血没有凝固,
再有就是还能敲出响来的
这一把老骨头,
输了,就让你拿走!

记住:今年是猴年,
我是一只72岁的老猴!
即使为了族群的荣誉,
我也不能容忍你,
把这么多中国人当猴耍喽!
我不是赌徒,
今天要破回戒,跟你打赌!

你那场拙劣的“演出”、
已经被万人“吐槽”,
让国粹蒙羞!
可我管不了你,
我可以闭眼、可以拂袖。
但不能任你用暴戾与谎言
践踏我的尊严,
剥夺我选择的自由!
“牛不喝水强按头”么?
老汉我偏要大喊一声“不”
挺直我的腰杆,
扬起我高贵的头颅!

前有指鹿为马,
今有指鼠为牛!
哈哈,你真的以为,
暴力加谎言,
可以让地球不转、岁月不走,
历史是任你涂脂抹粉的“傻妞”啊?
残渣铸剑,
你能砍断几座苍山?
稀泥筑坝,
你能堵住几束江流?
麻绳结网、
你能遮挡几米阳光?
污纱织布,
你能捂住几人之口?

我记住了:
记住了你的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记住了你的百分之九十五的“满意度”;
记住了你的“好评如潮”,
记住了你的“掌声如瀑”。
记住了你的傲慢与骄狂:
不好的意见可以置之不理、不管不顾!
记住了你的暴虐与蛮横:
“不许评说”再加上
封号与删除……
知道你的皇冠上写着“中央”,
知道你身后的人腿壮腰粗!

可小民我就是不怕!
老朽我偏就不服!
我是宁为“死鬼”
不作“活奴“!
快,快伸出你那舔菊拍马的双手
与我击掌为誓,
我现在就跟你打赌——
趁你躇满志、春风得意,
即将封侯拜相的时候!

我赌你一定会输,
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我的理由是——
民心不可欺,正义不可辱,
天道罚逆——
历史潮流不可拦阻!

如果你输了——你一定会输,
你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人民的诅咒!
如果我输了——嗯,我也许会输。
我说过了:这把老骨
任——你——拿——走!
拿走!      

   (大月亮点评:姜还是老的辣,可爆炒腊猪心,供剑兰下酒。这只愤怒的老鸟 ,针砭时弊,是在给我党搞针灸呢,我是文化部长,就请他洗桑拿。长江之水清兮,可以涤我头,黄河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所谓“人民”,外一首
文/谷子

大地一直忍让
绿草与树林努力编织发际线
收敛起生命苍劲
一任钢铁在喧嚣轰鸣

月亮静静的
躺出胃的模样
消化着石油、铀和瘟疫与灾难
月光敌不过霓虹
历史在时间里流产

生死不过是一聚一散
家岂是远方
亲情绝不是彼岸
绑架民族或国家所索要
真那么多么
强奸百姓一辈又一辈所求
是谁的欲望

左边一切法事献给台南地震
右边海南母亲掐死男婴扔垃圾桶
万声唾骂春晚
舞台演成了课堂
静不下心读一座空城
敲一敲生活风湿瘫了遥远的山村
兆民就这样欠着家乡吧
父母就这样欠着孩童吧
生活就这样欠着灵魂吧
社会就这样欠着公平吧
一代又一代就这样欠着尊严吧
以诅咒替祝福吧
1949演绎到2016
饿死的冤死的病死的气死的
蝼蚁人民活着铁证
所谓“共和”
不过月华织出千年
胃里的食物


外一首

谁说的话我都听不见
想抽根烟
摸出钥匙链上百年老号的小刀当打火机
送不出电话
一次都没拔够11个号码
我当手机坏了

医院每个科室都派有指标
医生的话习惯往极端处说
住院吧
动手术吧
生或死是两码事
回去吧
“别人财两空”

我冷冷站在一茬茬儿女身后
解构一滴泪水离开盐或体温
不一定比那叶草绿捧着的珠露干净
中国穿白大褂那群人
白之所以白只是想像之白
谁敢讲良心

拔开人间清澈
抖落衣襟上那缕发霉阳光
点燃骨头暗烧出磷光
力道消失处撞开眼光所见
指引年轻人

2016年2月9日于桂林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13: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谷子 发表于 2016-2-16 07:41
上官兄此帖先发,谷子就不单另发帖了,再附上徐剑铭的网络诗歌三人行,无意间2016春碰撞出一段佳话。

...

都有趣,欣赏。
发表于 2016-5-10 19: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来
发表于 2016-5-10 21:1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学习!“天空就要决口/再点亮一盏灯给夜晚多一道缝隙/我是原想用袈裟灿烂你的黄昏”欣赏!祝老师夏安笔健!
发表于 2016-7-15 22: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崩何处,雪崩何处,雪崩何处。。。。。。回环萦绕之美,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6-7-15 22: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鵎鵼 发表于 2016-7-15 22:08
雪崩何处,雪崩何处,雪崩何处。。。。。。回环萦绕之美,喜欢!

辛苦了,感谢鼓励
发表于 2016-7-18 11: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一口气爬上东山顶,热乎乎的就是一壶好酒
发表于 2017-9-3 15: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崩何处啊,阳光砰的一声
——惊心动魄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5 17:54 , Processed in 0.0529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