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03|回复: 3

佛灯短诗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6 12: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佛灯 于 2016-2-6 12:21 编辑

人生如戏

午夜
打瞌睡的楼道
听到声响
警觉睁开眼
看没什么动静
又关灯躺下
一年都睡不踏实
孩子们隐约的敲门声
老人不停透过猫眼往外瞅
和千里外的人捉迷藏
每年见面三两天
却要投三百多枚空硬币
蝶衣唱:人生如戏


年三十的焰火

大年三十
六楼窗口在张望
八点的嫦娥
红灯笼开满枯树
广场有大人顽童焰火
五彩花、丰收黄
此起彼伏的亮,如白昼
照亮角落的绿垃圾桶
角落的拾荒老人
结束了焰火
像未出现过那样
月佝偻,婆娑而过
拄一





鸟巢

我想画一只小鸟,一种自由,一对翅膀
穿越高楼大厦,井巷祠堂,荒原小溪
油菜高粱,白杨垂柳,童年爬过的土墙
我想穿透白云,抵达天宫,拜访嫦娥
我想探望,河流消瘦,星光闪烁的村庄
我想让汉子把丰收的红高高扬起,高高的
凝聚成远方的太阳,撒下沙棘枝,黄灿灿的
儿时玩耍留下的窑洞,娇艳欲滴的纸窗花
绿枝捅破寒冷,温暖的土炕,来自前后拉扯
夏日不知疲倦的手风箱,吹的瓮中水透凉
所有压过井的人手脚相连,把甘甜一并奉上
拿瓢的老妇,泪水穿越时空,滴到远方
高楼的左手,握着那滴泪,我的左手
握着夏天,一个嘀嗒的雨夜。我的右手
握着一轮二十四色的彩虹,火烧云的天空
足够铺开梦想,我想画一只小鸟,一种自由
一对翅膀,早已高飞,只留钢铁浇筑的
鸟巢,硕大的,空巢,高悬华夏大地
供游人瞻仰,供游子安营扎寨,供候鸟归巢


贪吃蛇

是候鸟
把多余的夜
一点点运往南方
直到春天
又把多余的昼
一点点搬回到北方
来来——回回
贪吃蛇的死,贪婪所赐


走路

这条路——我常走
从小时,到后来
颤颤巍巍到越走越熟
再到,越来越生
入了梦——这条路
从偶尔,到经常
越走越熟到颤颤巍巍


风月

一见钟情后
清风小树摇摇晃晃
一夜生出千万片美好
年轻气盛的日子
不出汗就下雨
光阴短暂时
转头秋岁已高
久病床前
什么都瑟瑟发抖
说走就走,孩子们随父
落叶风一样
何时才是个头
雁南飞,天深蓝


回应

生活不易
这么冷的天
他只有一张嘴
却要养活那么多
幼鸟。巢叽叽喳喳
觅食的他在枝头
不时侧目回望
或偶尔叽喳
回应生活


我是个特殊

我是个特殊
走路不随大流
穷乡僻壤野花草
每每人们狂欢
我更爱寂寥
春晚欢歌刚起
难忘今宵便绕心头
我是个特殊
不善抱团取暖
手捧闲书
脸冰冷、没笑容
如果,我是说如果,艾略特
没遇到庞德,荒原不会如此辽阔
红被子鼓起,斜躺在土炕
我多么想,一回头
里面钻出个人来


白玉

白  玉
这,杯
中之物
  水
抑或酒
逝去便
知,不舍


钓鱼

鱼竿钓鱼
于湖畔
日出又落
无所获,有时
一尾
接一尾
诗句,于集市
波光粼粼
渔人之所得
抑或本就存在


神经病院

她,一丝不挂,那么自然
像天空蓝,像伊甸园的青苹
像上帝,把她错放了地方
为什么会在精神病院
她眼睛告诉我什么是纯洁
她只是不喜穿衣,像所有裸睡的少女
她有什么过,没有家,又不能赤裸
药糊的糖衣把所谓文明的关键点
一一紧裹。青苹套着塑料袋
未来,红脸蛋会长出天然的祝福语
商人变着戏法让大众看到世界的美好
衣服布料日渐萎缩,总有东西在暗处膨胀


土扫把

毕业后,他立志一条道走到黑
母亲手拿电筒,比太阳更早出门

落叶在脚下,秋天让梦越走越远
少女挥动魔法棒,将自己变老

母子,平行线,没有交集,只有转
弯,后悔路上,白雪作的缓冲垫
母亲摔倒很久,没人知道,这些年
她是怎么过来的,足足三十年
他才攒足力气,推开门
空空如也,扫了一辈子大街的女人
被命运一把扫倒……天明了
他要走了。那根土扫把,还立在墙角


候车

晨无雪,却冻得要命
鲜花插在我心
有暖气把守
无补。冷风频入
冬过敏的艳全被吹掉
空留干瘪的我
于花洒下
等。一班绿皮车


红色高跟鞋

大雪纷飞,大同的雪,九龙壁对面
拆迁小区的雪,大的要命,厚的要命
人们纷纷出逃,风雨前蚂蚁的迁徙
不远处,却还有一只高跟鞋,红色的
比我高,也比我大,年过古稀
去年还上了新漆,血红色,很艳
比那些牢里的拆字还妩媚耀眼
他,立在荒原坡顶,万物为他倾倒
高楼为他倾倒,老衣服旧报纸为他倾倒
万物为你倾倒,主人为何弃你而去
让你孤傲于天地间,远离文明的狡辩
红色高跟鞋,无人领养的红色儿童滑梯
终于有雪白的脚愿穿上你,去哪里
我不知道,我也将离去,去哪里
我不知道,你是上天为我显露的足迹
我知道,我不富有,但愿为你垦片荒地
一块永不会有人把你囚禁抛弃的乐土
你将永置那里,供万物瞻仰,永不褪色



把柄

他想抓住鱼的把柄,像剑客
抓住剑柄。一把揪出那根白刺
诛之而后快,这场想象
因鱼携匕首刺入他喉咙深处
可现在,他不得不按下沉默的开关
嘴,被大夫抓住把柄。改造成
食物传送带入口。灭绝了,表达功能
啊,啊,啊,啊。四胞胎
同一身衣裳,同一个模样,却有
四个音调,四种思想,四套活法
字典倒出一堆汉字密码
长城,硕大无比的密码墙
会有人解开吗?世界三大数学猜想
两个已解。至于哥德巴赫猜想
当下很难,陈景润答道
越来越多雾学会同霾勾肩搭背
越来越多陌生人选择齐心协力
垒起灰色的高楼,湖水和天
空中,红塑料袋随风起舞,不知西东
这本没错,世上本没什么对错
验证一加一,的确很难,让没头苍蝇活着
却不算难,在另一个时空
另一个语境,只要对透明玻璃,不断点头
就无人能掌握,藏在鱼身上的把柄


披袈裟的人

扶摇而上,一缕青烟,一根云编的绳索
朝上爬,身披袈裟,踩着木鱼的鼓点
左袖猎豹,右袖雄鹰,马步牢扎
撒些汗水,脚生了根,大树底部,绿海尽头
朝上游,一片叶内躺会儿,周围都是绿
外面学音乐的幼鸟练嗓,啊……
俯冲而下,刚会飞的翅膀,扶摇而上
一缕青烟,一根绳,这头系桶黑暗
那头是谁,老井早没了水,他还往上拉
一桶黑暗被拯救,再捞一桶
你来啦,接引的阿弥陀佛笑着说
用力!婴儿从摩耶夫人右肋诞生,没有啼哭        




发表于 2016-2-12 09: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支持新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6-2-15 15: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6-2-12 09:36
过来支持新朋友!

问好诗友,多谢支持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02:21 , Processed in 0.1105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