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37|回复: 0

[原创贴诗] 几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 12: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会,玛丽安

我们走着走着走进雾中,
俯视临窗那条河。左上角两三个男人留在清早,
一群山羊打桥洞底下经过。

如今我们已不站在
那个老人钟爱的岁月里,回望我们一生的穷困,
成队乞丐吟唱着游荡在大街。

你走那天我看见出生的河谷。整整一下午
加深的阴影背后,一位小胡子男人,你笑话里
失踪的邻居,赶着羊进入暮色。

我老了我失散于昨天,他们之中任何一片
流浪的叶子。玛丽安。你途经尘世破败的钟楼和广场
你转头听风。让肮脏的乞丐带走你的心。

但我仍在生活我遗忘了所有,
他们吟唱着冬天。整个下午我们尖叫,尖叫,尖叫和
彼此祝福,你偷走了我的穷困。

我们已不急于死亡。梦里我一次次降生
在巨大刺耳的房子,他们拎着酒罐从远方穿行。
很多年你回到对面望着我走来


我感到寒冷。离别前抽完我们最后的烟
我想我忘了他的名字。他们也不会很快从日头下离开,
城门外,羊鞭驱赶着人群慢慢走。再会,
再会。玛丽安。


◎阿黛尔的空谷

我的夜晚升起黑睡莲
漂浮在星星与湖水上。半岛上空翻滚的墨彩间
船在飞速划着。

巴尔干居民沉淀在底部。我祖母说,
有一双手收集他们的亮光,小心翼翼撒进
群山围绕的黑丝绒匣子里。

如果那双手和她一样,还在不断掉落
岁月斑驳的纹理,它就在亚麻布天空绘出墨线
令我们的范围占据一个十字坐标。

我感到村里的人加速死亡。几小时前
妈妈挨着我坐下,然后我认出太奶奶,叔叔
我的堂兄妹们,一大圈石膏捏的人
陪我享用尘世的晚餐。

很多次我们落座听见有人叩门,也许是
山谷的风试图推开这个小房子。后来我转身返回
灯盏更亮,一大群萤火虫疯狂舞蹈。

我想起一生中所有闪亮的名字,直到我们当中
有个人首先变得严肃。夏夜热哄哄的风搅乱湖底
星星们消失了。

她飞快地划,
下面死气沉沉的面孔令她失望。夜晚扫荡房间
如此迅猛,相对于你们白昼底下漫长的生活。
仿佛日头游荡在山谷中,从人们劳作的姿态
刮掉黑暗涂罩的最后一层神彩。

我不跟妈妈说话已很久。但巴尔干居民

有人一起消失,成为我祖母手心
最后捕获的点点光亮,像被黑暗守护的远方。
他们撒入山峦他们回到水底照耀
许多面孔。让它们喊出彼此的名字。


◎ 冰与火之歌

这是一颗心脏,
跳动在黑暗中。

现在,
一个冷酷的人开始舞蹈,
他的心在黑暗中。

这是一个时辰
这时辰告诉他现在,一个死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他的心脏跳动,
他的心在黑暗中。

一个炎热的午后水手询问着时辰
这时辰说就是现在,一个灯下的男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醒目的心脏跳动,
醒目的心在黑暗中。

这是暗无天日的年代水手询问他的时辰,
它说就是现在,一个乌云垒的男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闪电的心脏跳动,
闪电的心在黑暗中。

一双手推开高墙岁月掉落着石灰
在暗无天日的年代水手询问命运和时辰
它说就是现在,一个远方的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哑默的心脏跳动
哑默的心在黑暗中。

这是古老的后方、女人和希望,
一双手推开高墙岁月掉落着石灰。
那时辰和命运告诉水手它说暗无天日的年代里,
它说就是现在,一个妈妈的男孩开始舞蹈,
他命令倒地的心脏跳动,
倒地的心在黑暗中。

这是一个坟坑人们彼此温暖,铺盖着大海
风云,古老的后方女人和希望。
一个士兵从水手那听见命运和时辰它说暗无天日的年代里
它说就是现在,一个纯洁的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古旧的心脏跳动,
古旧的心在黑暗中。

这是许多炎热的午后、铁塔和灰鸥,妈妈们
在暗无天日的年代一双手推开高墙。
一个疯子泪如雨下聆听命运和时辰他说岁月掉落的石灰里
他说就是现在,一个醒来的人开始舞蹈,
他命令我绝望的心脏跳动,
我的心在黑暗中。


◎草帽歌——致枪花

去远方的路去往灰色大海
穿过赤脚走在石头上的贫民,集市晒得黝黑;

去大海的路经过你身旁
他们转身离开影子溜着冰滑入镜中。

我的消失回应你,
当你唱出我时。

去空无的路去往冬天更深
我跨过一个又一个下午梦游的人
静止在客厅里,挥别人影与时光。我静止在一个个
滑过街区向后退的孩子他们正在遗忘
眼睛。
他们的妈妈离开生活他们没有呼喊。

我行走在墙壁上天色太暗窗口正被涂封
我手抚一行行名字
人们掉落阴影斑驳的石头墙。我开口询问,
他们的声音
躲进一个又一个收藏落日的小框子,他们在回忆

他们在死亡。
我走向你——

去往地平线落日的纵列叠起来
它们重合的印象巨大。我路过一个
又一个玩杀人游戏的男人在某个封闭空间
同一顶帽子下。一个老动作永远在那儿重复
和它自己玩“打碎妈妈”,当他开始惊恐他听见
没有回声。

外面流水依然照耀
你唱出我们。日头底下尚不是最后一个老人
吆喝着他的背影离开。

去往灰尘的路
第一个午后出现在那里
一个接一个
一位少年溜着冰远去经过他在傍晚
他坐在那里沉思而某个窗口
在和一摞旧照片猜“谁是影子”它不明白
多年前他把它们搞丢了。

你从“早安”的灰色走来,穿过城市与记忆
带回一捧寒冷。你轻轻唱
大街上照亮的是面孔面孔
一个淹没另一个你看见
他们并不悲伤太久。如果你能随身携带
他们生前一直寻找的,那就会是我每天都听见
我躲避的
一声呼喊
在我自己的躯体里醒来。

我的沉默望向你,
当你走时。而

妈妈,还能记得我吗。当我重新得到
我的一无所有。当我明白这一切我就会在
从未离开的房间,世纪在挂历上走动,
你的脚步声点亮镜子。许多年
空旷消耗我们的日子,哦妈妈你望着我的脸
你和你所有
望着我的脸,它们刻在生命的石头上
此后我们一起聆听。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5:56 , Processed in 0.05131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