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92|回复: 3

[诗歌奖投稿] 远离赌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5 10: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也不回头
连房子都付之一炬
到Las Vegas去
到半醉半醒的夜空下
撞倒一个即将和他相爱的妓女

到Las Vegas去
躺倒在别人的屋檐下
和死亡擦身的间隙,喝酒
嬉笑,唱歌:
“深黑的八爪鱼爬上了我们的床
床上铺着白色的尸布
我们只是两个孩子
就已经熟透了
就已经开始死亡”
酒精在蔚蓝的身体中
燃烧,发出密集的噼啪声
“我在移动”
“我其实是个幻影”
“那不是酒精
那是我的种马!”

“你是我最后一件奢侈品”
醉眼乜斜,对那个身体烂透了的妓女说
“我将在四星期内宣告死亡”
死亡,使万物变得美好
包括面前这个妓女
“我们在空旷的黑暗的房间中呆坐
还要爱
我们爱上了气若游丝的对方
最后一声爱来不及说出口
就会永远合上眼睛”

生,日日夜夜
都是重复,厌倦
而死亡,只有一次
无法重复,无从厌倦
再爱
也将再不回头
云雨远离了白色躯体
盛着夜色的酒瓶,近在咫尺
世上唯一的,最真实的爱
可他无力抓起它
“那不是酒精
那是我的马!”
“秃顶的马”
“性欲旺盛的种马”

“驾着它
我才能横渡”
“那么多人
可是他们和我毫不相干
他们,的笑
仿佛天边的雪
不断飘下
我只有我
和一个没有名字的妓女”
粉红色的壁虎
静静地
守护着五边形的悲哀
他看得见长白翅膀的天使
贴着天花板轻轻地飞翔
“我们,在黑漆漆的角落呼吸
遗弃一切,也被一切所遗弃
用酒精告慰自己
等待第一个拉开窗帘的人
然后我们在熹微的黎明中相爱
死去
爱,使我们多么坚强
爱,使我们多么柔软”

“一只沾着Tequila气息的手掌
从遥远的黑夜中伸过来
拂去遍地的泪水
拉开窗帘”
他在微光中颤栗着
终于抓起了酒瓶,喝上一口
闭上眼睛之前,最后一口真爱
这身体烂透了的,胸部巨大的妓女
眉目如画,身形曼妙
赤身躺倒在白色的床单上
“爱我吧”她说
和天使有什么分别呢

两个人,黑色的八爪鱼
最后的
完整的欢乐疯狂
最后的
完整的宁静痛苦
就像,他活着的时候
写过的剧本
“夜夜都是重复的乌鸦”
“阳光
是乌鸦穿起的镀金长袍”
只是别人谁也看不懂
并因此骂他是个疯子

“秋天都过去了
雪花都下来了
我们怎么还是孩子呢
还是孩子的我们
为什么要呆在黑暗中呢
呆在黑暗中的我们
为什么要猜测风的去向呢
是谁让只是孩子的我们
呆在黑暗中不停地说起死亡呢?”

众多灵魂浮沉在Las Vegas夜空中,他看见
霓虹光影,里面藏着无边无际的黑
冲破玻璃的阻拦
朝他淹没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17: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4 18: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有灵魂的冲击力,仿佛多年前第一次读到《嚎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23: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6-3-24 18:11
这首有灵魂的冲击力,仿佛多年前第一次读到《嚎叫》。

春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7:44 , Processed in 0.0530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