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09|回复: 17

[诗歌奖投稿·短诗] 割尾巴(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 12: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割尾巴

割一截烂而不断的尾巴
割  割  割……
你重复着冒傻气的动作
重复  重复  重复
从夜晚到夜晚(是到夜晚)直到你犹如困兽
掉进挖好的陷阱  被捆牢
被束住  彻底丧失逃离的勇气  
不可思议的又一个夜晚降临了
暗下来了

它们安营扎寨  一而再  再而三围攻  
剿灭你清醒的意识
分解你惯常连续的思维
散乱的暗点  奇怪的光斑
碎镜子尖锐不怀好意的笑

那是谁的尾巴  为什么丢在这
为什么不带走
那是什么动物的吗  藤蔓植物的  杜撰出来的
它是钢筋铁骨的吗
你需要一把削铁如泥的刀  两把  三把
更多把刀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充满悬念
而必须持续下去的战斗

天使快来


快来  快来  快一点  再快一点
我在这  在这  我一直在这
我不能确定“这”是哪儿
这里没有标记  我没有航海图
也没有星星引路

快来  快来  天使快来
我已经好久看不到白天了
眼睛快要辨别不出你绸质的白袍子了
我说我在这  “这”是哪儿
告诉我  快点告诉我

我在下沉  我在急速旋转
被引力纠缠  抛上抛下
被内力外力  第N种力之外的
还无法探求到的力拉开
拉开成绷直的弹簧
然后又被突然放手松开

我的内脏开始变形  翻江倒海
可我呕不出我的心  我的苦胆
我无法自动使它们复原
天使快来  快来  快来
我在这  我不知道“这”是哪儿
这是一块疯狂下坠的石头
还是不能确定的某一块
你要凿开  凿开  直到微弱的喘息声
升起在白天  升起你白袍子的白
不一样的白  神圣的白  闪耀的白  
天使快来  快来  快来

晚祷时刻

我不再坚持梦  梦见你  你们
还有我自己
我请求  一切有关梦的字眼请你删除
拉黑它  那一片茂密的树林
在幻觉的山陂上哗哗响的叶子
响尾蛇窜动起的风声  
那些远古的恶意  请斩断  

不要客气  不要怜悯我  因为我善良
你就犹豫不决  我请求:  
我数到三  你已经杀死了许多老鼠
黑老鼠  白老鼠  灰老鼠  还有
不知名不能一 一列举的老鼠
都被消灭掉  
我千疮百孔的粮仓  千疮百孔的回来
回来和我一起忍受饥饿
和我一起渡过冬天

这没什么  我不要力量我就不需要
勉强支撑自己
这真的没什么  我请求此刻
请你降下  请你下降俯瞰
请你挥一挥大手  一大片宁静足够
我请求——

沉船

我相信有人已经逃离了
你恐怖的摇荡  因为你已经不再
摇荡  恐怖已经彻底飞离
危险警报解除
海浪的安魂曲一遍一遍重复
重复到麻木  到摔死在岸边
这不是隐喻什么  我是想说一次又一次的
死  已经变得平常而圆滑
没有缝隙  也不再卷起千层巨浪惊心动魄

你一下子拥有了十分之七的天空  
浩瀚而难以想象
幸福或孤独?  比陆地更难以预测
确定方位
或许还有深蓝或深邃(那些鱼群  贝类  海藻)
的忧伤  但我不知道也不懂得
你的忧伤和它们有什么不同
(假如你也忧伤)但我更愿意这样想象:  
沉下去的船
可能也是另一种飞翔

黎明前的打赌

我搬出心脏  肺叶  大脑  灵魂的大片
大片阴影  搁在这
它们离开我的身体快活的了不得
它们要联手和我下一盘棋
我怕什么  我什么都不怕
不就是和我赌一赌几点天亮
天会不会亮吗
这有什么  我豁上了我这稻草人
轻飘飘的破壳子
我坐在这等  等持续已久的雾霾散开
等你们散开
这很简单  这不简单吗?


发表于 2016-1-1 21: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沉下去的船 可能也是另一种飞翔      
发表于 2016-1-2 12: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 黎明前的打赌

我搬出心脏  肺叶  大脑  灵魂的大片
大片阴影  搁在这
它们离开我的身体快活的了不得
它们要联手和我下一盘棋
我怕什么  我什么都不怕
不就是和我赌一赌几点天亮
天会不会亮吗
这有什么  我豁上了我这稻草人
轻飘飘的破壳子
我坐在这等  等持续已久的雾霾散开
等你们散开
这很简单  这不简单吗?


猫这状态很好啊

提读

发表于 2016-1-3 18: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很有现代感
割尾巴迎新日新年^^
发表于 2016-1-3 18: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沉下去的船
可能也是另一种飞翔

写诗的猫
就拥有另一个圣神的灵魂
发表于 2016-1-4 14: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真是好,它可以随意到达心绪之密境,我就随着这密境之中的鼓点,抵达天使快来的内幕。我也希望这样的天使降临,她护佑一世安康——没有疼痛和无望,没有阴影和陷入,只有安稳的四季如春。多好。天使,快来,快来。
日常所思入诗,也表达得很别致,喜欢呢。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9: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桑田 发表于 2016-1-1 21:59
沉下去的船 可能也是另一种飞翔

嗯,也许是的,问好桑田!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9: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6-1-2 12:22
◎ 黎明前的打赌

我搬出心脏  肺叶  大脑  灵魂的大片

争取回到一个好一些的状态吧,努力中。。。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9: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芒 发表于 2016-1-3 18:44
喜欢。很有现代感
割尾巴迎新日新年^^

阿芒好,很喜欢你的诗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5 09:40 , Processed in 0.05674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