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555|回复: 63

[诗歌奖投稿·长诗] 《呆》长诗连载(已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9 09: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魁 于 2016-6-5 11:46 编辑



有一个呆子,他每天都要把家里的脚盆顶在头上,才肯出门
妻子是个哑巴,每天朝他呜呜呀呀地叫,用手敲他的脚盆
发出砰砰砰地击打声,其中夹杂着妻子的怪笑声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他说你个哑巴娘们
啥又听不到,笑个屁啊,老娘们还是嘻嘻嘻
他走到大街上,孩子们朝他丢石子扔破烂
幸亏我有它,他将脚盆更紧地扣在了
头上,小金莲从窗台打下的竹竿,也打在了
他的头上,更准确地说,他听到了脚盆和竹竿相撞的声音
他抬起了头,看见了金莲,见她面似桃花,笑若金铃
小娘子,为什么你和我老婆一样,傻笑个啥呢,金莲不理他
继续扔下了一盆花,哗,这下砸得呆子不轻,呆子正要发怒,金莲
敞开了衣襟,露出了两个粉嫩粉嫩的大奶子,上来啊官人,啊,呆子
吓了一跳,小鸡鸡已经开始硬了起来,这是闹哪出,他扶了扶鸡鸡,呆
难道你也想戴她的红脚盆,砰砰砰





呆子上了楼
金莲开门
进门
关门
金莲开口

只不过头敲了三下
噗嗤
呆子掉了出去





金莲说,你个狗日的,咋一下就软了,呆子说,不止一下,好几下行吧,金莲摸了摸他的头,小朋友,来,再硬起来,让我好好包紧你,呆子说,那再试试吧,做了几下,她有些不耐烦了,你能不能把头上的盆子摘下来啊,呆子说为什么啊,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啊,不行,呆子两手紧紧扣住脚盆,大叫一声,呆,两眼一翻,下面又抽将了起来





呆子,能让我舒服一次吗






呆子下楼
和萍儿撞上了
萍儿问呆子
不再坐会吗
呆子扣紧脚盆
嘘了一声
临走拍了下萍儿的屁股
嘿嘿笑了两声
你个死鬼
看我不把你的头给扳下来





呆子继续晃悠
张屠户正杀猪呢
猪头冲着呆子嗷嗷叫
呆子觉得吵
你他妈杀猪不能把猪嘴缝上去
好,老子先把你个屄嘴缝上去
张二蛋刚把压猪头的手松开
猪不干了,嚎得更起劲
呆子二话不说
跨上前去
抢过刀来
噗嗤一声
白刀子进去
红刀子出来
猪脖子飚出一箭红
将刀递给二蛋
不叫了吧
猪得这么杀





操你妈的
你敢杀我的猪
二蛋不干了
追着呆子要他的小命
呆子眼看被追上
用头一摆
连着脚盆硬生生挡了一刀
呆,拿命来





呆子说不和你玩了
不就一头猪吗
二蛋欲哭无泪
再一回头
猪已放干了血
贴在地上
他妈的我的小籽猪啊





呆子转了几个弯
天快黑了
该回家了
老婆要急得呀呀呀了





还离家一截子子
县衙有人敲鼓
咚咚咚
呆子走上前去
是一妇人
披麻戴孝的
这是干嘛
呆子心生大恸
低头迎上
来吧小娘子
来敲我的头





差役连同呆子
将他们一把推入公堂
大人
什么
民女有冤
那人是谁
我是呆

哪里来的狗
大人有所不知
他就是前任老爷口中的脚盆头





无论何事
两人先掌二十大杖
岂有此理





大人
小女名翠兰
只因地主王二宝欺我一家
逼死我汉子
强抢我田宅
甚至
甚至
甚至什么
胡大人竖起了耳朵
逼我为妾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脚盆
你又有何冤屈







老爷
小人不识妇人
什么
来人,威武
给我再掌此呆二十大棒





眼看屁股就要被打烂了
呆子不干了
大人
话音未落
咚咚咚咚
堂外何人击鼓
大人,是张二蛋
令进来





二蛋一路骂骂咧咧
横入大堂
先掌二十大杖
慢着
二蛋边走边瞧
好你个呆子
也敢来衙门
老子正愁找不着你呢





走进老爷
暗自掏出一黄白之物
塞与师爷
老爷只做不见
却对师爷道
怎处
大人
此人乃我县义人
多有义举
可免杖责






大人
我怎生赔他老母猪
那是你的事了
怎地
呆子
要不你妈的给我过一窝猪籽子
此事便罢
大人
我夫君乃被人下毒致死啊
你有何据称其乃被毒致死
大人
我有银簪为证
尸体呢
已被凶徒掳走
不知下落
大人
我生不出猪啊
大人想了想
也是
那就你老婆生吧
可以大人
二蛋跑了下去
眼看往呆子家奔去





啊啊啊呀呀
出人命了
张老爷一手牵着呆子媳妇
一腿踢飞呆子老娘
县太爷说了
呆子杀了老子的猪
老爷要我拿呆子的哑巴婆子回去
替我过小猪籽啰
老爷老爷
去你妈的





你他妈耍老子是吧
没尸首我怎么断案
大人
别啰嗦
下了大狱再说
师爷来
好的大人
把张老财偷偷给我叫过来
好来
记得走后门





呆子刚被轰出县衙
就见二蛋倒背着他媳妇
歪歪扭扭地就蹦过来了
媳妇儿啊
啊啊啊
呀呀呀
老丐头孙正靠着一棵大槐唱小曲儿
瞅见了这一出
心中一惊
脚盆
你这是怎么了
老孙头啊
大官人要把俺老婆过给屠夫张啊
为啥啊
生小猪籽





呆子
还不摘下你的盆子
跟他拼了
那不成
盆子比你老婆还重要
那也不
那啥
我一生下来
它就扣我头上了





活该
眼见呆子媳妇远去了呆子
盯着他媳妇儿
怎么看怎么像那头被宰的老母猪
冲着他大声嚎叫
呜呜呀呀呜
脑子一热
冲了上去





二蛋早有准备
夹紧哑巴婆子
甩起一脚
正中呆子卵子
啊哟
呆子蹲了下来
娘子
呀呀呀
别生猪啊
生一个
给老子掐死一个
为啥
要饭孙奇怪了
老子丢不起这人啊






夜半
二蛋屋里传出一阵嚎叫
稍倾转暗
不过一刻
叫声再起
遍地呻吟
圈外
有猪颤抖
哼哼,哼哼哼





呆子
你婆姨呢
呆子不说话
只顾大动
萍儿翻了个身
揪起呆子的鸡头
怎么了

说话啊
呆子半天没说话
两眼一翻
汨汩地从鸡头吐出了白脓






呆子娘说了
你不去把媳妇儿讨回来
别再见我,
呆子说哪讨去
早他妈得和杀猪得呀呀呀了





呆子隔壁是个书生
姓童
告诉他
这是县官收了好处
呆子问如何
童书生摇头三刻
计上心来





王老财从县衙出来
长舒一口气
小四子
老爷
这事办得不利落
明个你再来这里
晚上老爷我把东西给你备好了
什么口实呢老爷
就说给县府的赞助费






哪里来的猪
呆子媳妇儿一看见猪
吓得跳上了床
怕啥
一头小猪
送上门来
不剁了对不起自个儿
大门一关
杀猪





大人

二蛋杀了我的猪

你凭什么说那猪是你的
这个
来人
二十大杖轰出堂外





呆子找到书生
小童考虑不周
害呆兄受苦
算了
不过二十大杖
还有头猪
童生道

我的个猪啊





呆子娘见讨妇无望
还赔了头猪
一时气急
跌在地上
没了气儿





刘大锤过来
给呆子穿麻戴孝
这头怎么办

脚盆
直接糊上去

啪啪啪地拍了半天
这还少一块
哪儿
呆子撕下纸片
张开大嘴
贴于舌上
一口气送出去
纸条抖立
状若蛇信
发嘶嘶鸣





金莲萍儿兰儿将呆子围在中间
扣盆玩儿
呆子大哭
别哭
我认得一好汉
可帮你出头





呆子卖了宅院
收拾包袱
与众人告别
至金莲处
洒金送器
至萍儿
抱头痛哭
带我走吧
老板娘带家丁抓我们怎办
没事
有脚盆就好
我不敢
你个呆子





还没出二里溪
金莲的爪牙就从后面赶上了
萍儿气弱
再也跑不动了
呆子急得没法
扒了萍儿的衣衫
罩在自个儿身上
正要引开追兵
萍儿一把扯下脚盆
放我这





别看呆子平时瘟鸡一样
此时身轻如燕
几道山梁掠过
早把追兵逛花了眼
分不清山南山北了
歇了一刻
呆子起身
往萍儿藏身处猫了过去






这个是
你瞎啊
小松鼠不知道啊
怎在你这
不带跑的
它累了
在我这睡一觉
不行啊





呆子无可奈何
只得带着小松鼠
和萍儿再次上路
眼看天就黑了
小松鼠的黑眼珠子
却越来越亮






你看它像不像你
萍儿打趣呆子
呆子扣了扣脚盆
嘿嘿了两声
有归鸟入林
呀呀一片





呆子闻声睹物
哭了起来
萍儿精灵
知道呆子是想起了哑巴婆娘了
便敞开对襟
将呆子一把搂入怀中

吃奶奶哦,不哭吃奶奶
松鼠兴起
一窜而上
也要嘬奶

被呆子一把唬到地上
哗哗地翻了两下
萍儿就又开始叫唤了起来





金莲问管家怎办
丁头提议告官布告示
将两人缉拿
她摇了摇头
你们谁认得呆子
个个摇头
不能叫画师画个大脚盆吧
可萍儿我们认得
金莲又想了想
算了
这丫头片子心早飞出去了
带来也是浪费口粮





周巫婆跳到中间
突然直挺挺往地上一躺
再没发声
王老财道
看见了么
看见了么
伍二郎落在了什么地方





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
还是个女的
真得吗

呆子露出一张空白的脸
吓死你了吧

你骗我
你娘你媳妇呢

你看
呆子把面皮一翻
有鼻子有眼的
可我不喜欢


发表于 2015-12-10 17: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起式,值得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1 16: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钻石兄,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1 16: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子下楼
和萍儿撞上了
萍儿问呆子
不再坐会吗
呆子扣紧脚盆
嘘了一声
临走拍了下萍儿的屁股
嘿嘿笑了两声
你个死鬼
看我不把你的头给扳下来





呆子继续晃悠
张屠户正杀猪呢
猪头冲着呆子嗷嗷叫
呆子觉得吵
你他妈杀猪不能把猪嘴缝上去
好,老子先把你个屄嘴缝上去
张二蛋刚把压猪头的手松开
猪不干了,嚎得更起劲
呆子二话不说
跨上前去
抢过刀来
噗嗤一声
白刀子进去
红刀子出来
猪脖子飚出一箭红
将刀递给二蛋
不叫了吧
猪得这么杀





操你妈的
你敢杀我的猪
二蛋不干了
追着呆子要他的小命
呆子眼看被追上
用头一摆
连着脚盆硬生生挡了一刀
呆,拿命来





呆子说不和你玩了
不就一头猪吗
二蛋欲哭无泪
再一回头
猪已放干了血
贴在地上
他妈的我的小籽猪啊





呆子转了几个弯
天快黑了
该回家了
老婆要急得呀呀呀了





还离家一截子子
县衙有人敲鼓
咚咚咚
呆子走上前去
是一妇人
披麻戴孝的
这是干嘛
呆子心生大恸
低头迎上
来吧小娘子
来敲我的头





差役连同呆子
将他们一把推入公堂
大人
什么
民女有冤
那人是谁
我是呆

哪里来的狗
大人有所不知
他就是前任老爷口中的脚盆头





无论何事
两人先掌二十大杖
岂有此理





大人
小女名翠兰
只因地主王二宝欺我一家
逼死我汉子
强抢我田宅
甚至
甚至
甚至什么
胡大人竖起了耳朵
逼我为妾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脚盆
你又有何冤屈




呆子下楼
和萍儿撞上了
萍儿问呆子
不再坐会吗
呆子扣紧脚盆
嘘了一声
临走拍了下萍儿的屁股
嘿嘿笑了两声
你个死鬼
看我不把你的头给扳下来





呆子继续晃悠
张屠户正杀猪呢
猪头冲着呆子嗷嗷叫
呆子觉得吵
你他妈杀猪不能把猪嘴缝上去
好,老子先把你个屄嘴缝上去
张二蛋刚把压猪头的手松开
猪不干了,嚎得更起劲
呆子二话不说
跨上前去
抢过刀来
噗嗤一声
白刀子进去
红刀子出来
猪脖子飚出一箭红
将刀递给二蛋
不叫了吧
猪得这么杀





操你妈的
你敢杀我的猪
二蛋不干了
追着呆子要他的小命
呆子眼看被追上
用头一摆
连着脚盆硬生生挡了一刀
呆,拿命来





呆子说不和你玩了
不就一头猪吗
二蛋欲哭无泪
再一回头
猪已放干了血
贴在地上
他妈的我的小籽猪啊





呆子转了几个弯
天快黑了
该回家了
老婆要急得呀呀呀了





还离家一截子子
县衙有人敲鼓
咚咚咚
呆子走上前去
是一妇人
披麻戴孝的
这是干嘛
呆子心生大恸
低头迎上
来吧小娘子
来敲我的头





差役连同呆子
将他们一把推入公堂
大人
什么
民女有冤
那人是谁
我是呆

哪里来的狗
大人有所不知
他就是前任老爷口中的脚盆头





无论何事
两人先掌二十大杖
岂有此理





大人
小女名翠兰
只因地主王二宝欺我一家
逼死我汉子
强抢我田宅
甚至
甚至
甚至什么
胡大人竖起了耳朵
逼我为妾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脚盆
你又有何冤屈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2 21: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爷
小人不识妇人
什么
来人,威武
给我再掌此呆二十大棒





眼看屁股就要被打烂了
呆子不干了
大人
话音未落
咚咚咚咚
堂外何人击鼓
大人,是张二蛋
令进来





二蛋一路骂骂咧咧
横入大堂
先掌二十大杖
慢着
二蛋边走边瞧
好你个呆子
也敢来衙门
老子正愁找不着你呢





走进老爷
暗自掏出一黄白之物
塞与师爷
老爷只做不见
却对师爷道
怎处
大人
此人乃我县义人
多有义举
可免杖责






大人
我怎生赔他老母猪
那是你的事了
怎地
呆子
要不你妈的给我过一窝猪籽子
此事便罢
大人
我夫君乃被人下毒致死啊
你有何据称其乃被毒致死
大人
我有银簪为证
尸体呢
已被凶徒掳走
不知下落
大人
我生不出猪啊
大人想了想
也是
那就你老婆生吧
可以大人
二蛋跑了下去
眼看往呆子家奔去





啊啊啊呀呀
出人命了
张老爷一手牵着呆子媳妇
一腿踢飞呆子老娘
县太爷说了
呆子杀了老子的猪
老爷要我拿呆子的哑巴婆子回去
替我过小猪籽啰
老爷老爷
去你妈的





你他妈耍老子是吧
没尸首我怎么断案
大人
别啰嗦
下了大狱再说
师爷来
好的大人
把张老财偷偷给我叫过来
好来
记得走后门





呆子刚被轰出县衙
就见二蛋倒背着他媳妇
歪歪扭扭地就蹦过来了
媳妇儿啊
啊啊啊
呀呀呀
老丐头孙正靠着一棵大槐唱小曲儿
瞅见了这一出
心中一惊
脚盆
你这是怎么了
老孙头啊
大官人要把俺老婆过给屠夫张啊
为啥啊
生小猪籽





呆子
还不摘下你的盆子
跟他拼了
那不成
盆子比你老婆还重要
那也不
那啥
我一生下来
它就扣我头上了





活该
眼见呆子媳妇远去了呆子
盯着他媳妇儿
怎么看怎么像那头被宰的老母猪
冲着他大声嚎叫
呜呜呀呀呜
脑子一热
冲了上去





二蛋早有准备
夹紧哑巴婆子
甩起一脚
正中呆子卵子
啊哟
呆子蹲了下来
娘子
呀呀呀
别生猪啊
生一个
给老子掐死一个
为啥
要饭孙奇怪了
老子丢不起这人啊






夜半
二蛋屋里传出一阵嚎叫
稍倾转暗
不过一刻
叫声再起
遍地呻吟
圈外
有猪颤抖
哼哼,哼哼哼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9: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子
你婆姨呢
呆子不说话
只顾大动
萍儿翻了个身
揪起呆子的鸡头
怎么了

说话啊
呆子半天没说话
两眼一翻
汨汩地从鸡头吐出了白脓






呆子娘说了
你不去把媳妇儿讨回来
别再见我,
呆子说哪讨去
早他妈得和杀猪得呀呀呀了





呆子隔壁是个书生
姓童
告诉他
这是县官收了好处
呆子问如何
童书生摇头三刻
计上心来





王老财从县衙出来
长舒一口气
小四子
老爷
这事办得不利落
明个你再来这里
晚上老爷我把东西给你备好了
什么口实呢老爷
就说给县府的赞助费






哪里来的猪
呆子媳妇儿一看见猪
吓得跳上了床
怕啥
一头小猪
送上门来
不剁了对不起自个儿
大门一关
杀猪





大人

二蛋杀了我的猪

你凭什么说那猪是你的
这个
来人
二十大杖轰出堂外





呆子找到书生
小童考虑不周
害呆兄受苦
算了
不过二十大杖
还有头猪
童生道

我的个猪啊





呆子娘见讨妇无望
还赔了头猪
一时气急
跌在地上
没了气儿





刘大锤过来
给呆子穿麻戴孝
这头怎么办

脚盆
直接糊上去

啪啪啪地拍了半天
这还少一块
哪儿
呆子撕下纸片
张开大嘴
贴于舌上
一口气送出去
纸条抖立
状若蛇信
发嘶嘶鸣





金莲萍儿兰儿将呆子围在中间
扣盆玩儿
呆子大哭
别哭
我认得一好汉
可帮你出头





呆子卖了宅院
收拾包袱
与众人告别
至金莲处
洒金送器
至萍儿
抱头痛哭
带我走吧
老板娘带家丁抓我们怎办
没事
有脚盆就好
我不敢
你个呆子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5 18: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出二里溪
金莲的爪牙就从后面赶上了
萍儿气弱
再也跑不动了
呆子急得没法
扒了萍儿的衣衫
罩在自个儿身上
正要引开追兵
萍儿一把扯下脚盆
放我这





别看呆子平时瘟鸡一样
此时身轻如燕
几道山梁掠过
早把追兵逛花了眼
分不清山南山北了
歇了一刻
呆子起身
往萍儿藏身处猫了过去






这个是
你瞎啊
小松鼠不知道啊
怎在你这
不带跑的
它累了
在我这睡一觉
不行啊





呆子无可奈何
只得带着小松鼠
和萍儿再次上路
眼看天就黑了
小松鼠的黑眼珠子
却越来越亮






你看它像不像你
萍儿打趣呆子
呆子扣了扣脚盆
嘿嘿了两声
有归鸟入林
呀呀一片





呆子闻声睹物
哭了起来
萍儿精灵
知道呆子是想起了哑巴婆娘了
便敞开对襟
将呆子一把搂入怀中

吃奶奶哦,不哭吃奶奶
松鼠兴起
一窜而上
也要嘬奶

被呆子一把唬到地上
哗哗地翻了两下
萍儿就又开始叫唤了起来





金莲问管家怎办
丁头提议告官布告示
将两人缉拿
她摇了摇头
你们谁认得呆子
个个摇头
不能叫画师画个大脚盆吧
可萍儿我们认得
金莲又想了想
算了
这丫头片子心早飞出去了
带来也是浪费口粮





周巫婆跳到中间
突然直挺挺往地上一躺
再没发声
王老财道
看见了么
看见了么
伍二郎落在了什么地方





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
还是个女的
真得吗

呆子露出一张空白的脸
吓死你了吧

你骗我
你娘你媳妇呢

你看
呆子把面皮一翻
有鼻子有眼的
可我不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6 17: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兰
你夫君死之前
可留信于你

但未说全人就断了气
说了什么
此乃王二宝
后面呢
没了没了
没了
庄头
你能救我吗





王老财书信备好
交于丁头
如有缺少
叫大人开口
只要此事平息
小娘子到手





呆子渴了
要萍儿坐下
他去取水
山崖无路
这一路看得萍儿心惊肉跳
呆子灵巧
滑至泉边
摘下脚盆
舀了一小盆水
再上山来
爬至萍儿面前
竟然末洒
萍儿笑道
好坏
要人家喝你的脚盆





呆子径自喝了一大口
包入腔中
勾来萍儿小腰
对准樱唇
长吸一口气
直入萍儿口中
但觉一股热流
送入腔内
咳咳
呆子
你呛到我了





你说金莲的线头
能行吗
试试吧
听说那人捕头出身
杀人不眨眼地
没事
我有脚盆





翟大王本乃捕快
因抓一人犯时误伤人命
被仇家利用
陷入大狱
得兄弟帮助
打开牢笼
劈翻巡役
翻出墙外
叹天下之大
无落脚处
一气投入山中
历时十余载
终成大盗





你家金莲怎认得崔三枪
有年大雪
他乔装商贾
来我们那喝酒





妈的
没好酒啊
客官
姑娘要吗
老子要你
干吗
客官说笑了
兰儿绿儿水儿
出来接客
不中
客人从怀中抽出一把尖刀
拍在桌上
入木三分
我只要你





每过半年
崔三刀都会派喽啰过来
吃酒收钱
这人行吗





又是一夜
山中阴冷
呆子将萍儿抱入怀中
萍儿有些发热
呆子想了想
先不急找崔三刀
得把你的热退了
萍儿笑笑
两人顺势贴在了一起
如果你没了脚盆
会怎么办
我会死的
不行
萍儿将呆子的脸皮翻了下来
好好活着
这眼珠子还黑着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0 19: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一个狱头商量过了
在这里是下不了手的
那没办法了吗
有,可以在王老财保你出来的路上
我们想办法把你弄走
庄头,谢谢你
没事
只要操作得好
没人能看得出来





你得在明天天亮之前
准备一碗鸡血
二两黄纸灰
待会我给你画张符
能不能熬过今晚
就看你的阴钱能不能打动伍二郎了





你看这样剁行吗
呆子掰断一截枝桠
对着大树用力抽了下去

得把他剁得没人样了
我才解气






二郎,你听见没有
老爷的意思
你明白了吗
老爷,我没法在月底前还清利息啊
那我家老爷可不管
呢,你要还不了也有一个办法啊
什么办法
去死啊





抢人啦
抢人啦啊

一个小家丁给土匪踢飞了出去
一帮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翠兰给一伙强人掠了去
翠兰大叫救命
救你妈了个屄的
虎头人怒道
到哪里不是日





什么,啪
王老财一气之下
狠狠地扇了丁头一个耳光
老子养你是干什么使的
妈的
老爷,不怪我们啊
我哪想到这出啊
你给老子滚
嗨,嗨


那些个贼什么模样





萍儿
呆子
你娘什么时候把你交给金凤楼的
记不得了
那时你多大
也就比这茅草高一点吧
那这么多年了
你还记得你父亲什么样子
记不太清了
说不定
你老子没死
不可能
为什么
他要不死
为什么还不来找我和我娘





实话告诉你
周婆啊
伍二郎的死和我王二宝确实没啥关系
那翠兰怎么在县衙告你毒杀了他啊
嗨,我下面人不会干事
说话重了点
那二货就自己寻短见去了




老爷
不好了
二郎他死了
白沫直冒
死得好
给老爷再去看看
死透了没





透了透了
老爷
都结壳子了

给我把翠兰叫来
没钱不行
男人死了
就拿女的抵债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3 1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王
你要小的去巡山
结果撞见这两个鬼
嗯,女娃不错
这男娃咋戴个大脚盆子啊
哈哈哈哈





大王不知
这就是南华县的脚盆头
哦,我不是有个相好的在那儿吗
对,就是金凤楼那儿的





三娃,三娃
你醒了啊
哇哇哇
老爷,别摇了
小家伙才回过来
魂魄还不稳当
要是不小心再晃出去
那个伍二郎可再不好糊弄了





老爷
那个翠兰还接吗

否则前面的功夫不是百花了吗
不怕二郎再来报复吗
老子这是救济他的老婆
怕啥,哈哈
对对
老爷,这翠兰性子可烈了
没关系,今晚接过来
你先帮老子把二郎他媳妇儿绑好了
对对,嘿嘿老爷
你真是考虑周详啊
不周详行吗
别被那婊子把我鸡巴蛋给嚼碎了






妈的,一个人都接不了
气死我了
大人,我手下的不中用
你可有我家翠兰的消息啊
王二宝,你要搞清楚
我们可是把好好的个人儿送给你了
你自己不小心
我到哪去问
大人你看
这个,不是不要送嘛
嗯,算了
我去问问庄龙赵牙他们有没有
这个虎头人的消息





石头
此去山下可有什么消息
大王
这是庄头书信一封

方信接过书信
对着烛头
看罢叹了一口气
翠兰这姑娘也是和我有缘
庄头要我们在这留住她
她在外头没有亲人了
石头
大王
翠兰那里有什么缺少
随时来找我要





啊啊啊
这呆子好像想说话
把他堵头摘了
看看他要说啥
女的也摘了






呵呵呵
脚盆头喘了几口大气
萍儿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大寨内一时极静
只听得呆子的喘气声
顺着盆沿转下来
把一帮老小看得火星直冒





呆子半天还没则声
萍儿忍不住了
冲着为首的歹人道
这可是二郎山
是啊美人
不怕吗

萍儿扯下半拉衣襟
露出白嫩嫩地大半个胸脯
有种过来吸两口
要不你就不是姓崔的





三枪心头一惊
好个泼辣的女子
你不怕我宰了你下酒吃
我看你们舍不得
哈哈哈哈
崔三枪撩了撩二当家的鸡巴蛋子
我看是这家伙舍不得吧
大当家的
舍不得
舍不得
你看这姑娘生的
真的舍不得
哈哈哈
老子看你裤裆都湿了
哈哈
大当家的英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1 19:34 , Processed in 0.0562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