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209|回复: 42

[诗论随笔] 只有这样,诗歌才能无愧于灵魂探路者的光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9 19: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蟋蟀 于 2015-10-21 14:34 编辑

一、关于诗歌的定位
农耕时代,诗人信奉的是“耕读传家”。自足,自洽。行与思,有高度统一。人格不致于分裂。
而今,人格分离是诗人的普遍印记。不管你是否承认。
如果以“诗”作为终极价值,诗人就会发现,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会使得“思”变得怪异,狭隘,荒诞,脱离时空;
如果以“现世”作为基础,诗人依然会有背离情感,道义,理想与自由的绝望。
在两者之间游走,很难做到完全统一于行与思——
那么,当下,诗人的最大课题,不在于写出了多么玄妙的作品,而在于真切地致力于行与思的高度统一:
在行上,应与当世任何一个普通人没有二致,而不致于让诗变成任性表演、空洞游离的工具;
在思上,应与当世任何一种平庸思想保持距离,包括让诗歌变得离奇、虚无、枯干、炫饰的种种特技。
汉语诗歌要再度开花结果,必须再次与现实生活交融,并脱胎于芜杂功利的底层命运,寻求一种真正能够植入到世俗人心中的全新的美学理想。
其意义不在于提供一种有别于他人的典范和特例,而在于探求一种汉语使用者普遍认同的新的诗化人格。
在一个充斥着世俗本能和天人合一的想象力的国度,我们将迎来来自两者的巨大诘问。
只有这样,诗歌才能无愧于灵魂探路者的光荣。
唯于此,诗歌才能像一缕阳光照彻精神的窗户。

二,关于诗歌作品的批评
眼下,对诗歌文本的批评,甚为奇妙。
批评者从立场远溯,都能找到足够的理论、作品和经验予以观点的支撑。
这已经说明,末法时代,任何世间法都是佛光普照。
但我们渴求一个时代的刻度,虽然这个刻度不断游移于前行者的作品里。当一个诗人捕捉到时代的肚脐眼,他就能缴断时代的脐带,从而呱呱坠地。
而这个肚脐眼,就是时代风暴的核心。
当我们对一个成熟诗人的成熟文本表现出一丝不满,就等于是承认了这一文本尚未抵达核心,或仅停留在边缘。
超越于个人喜好地评价一首诗,就会让批评者难堪。因为这样一来,他很难以真正找到一个植根于普遍认同的参照物来进行客观、有效的批评传递。
于是多数批评家退而求次,在篇末,会合乎时宜地告诉读者,这是个见,请原谅。
是的,当诗歌的字句占满我们的大脑,来自时代的斜风,会遭遇到头骨的坚硬抵抗——
但众多头骨挤在一起,我们就更能看清,我们虽然是游戏参与者,但大BOSS还在后面,仅凭一人之力不足以攻城通关。
每一个诗歌个体和文本要抵达的,最终会造就汉语在这个时代中能够抵达的。
这其中有宿命,也有创造。
因此,我保持对两种写作范例的习惯性置疑:
来自生活的肉实的条件反射性的陈述;
和来自头脑的星空的闪烁其辞。

三、关于诗歌形式
汉语的长短句占领诗歌阵地,已经花掉了百年光阴。
当内在的节奏成功推翻平仄押韵,意味着现代人运用白话文来思考的现实语境的实现。
而诗歌的节奏,就是我们所能够呈现的当下时间的节奏——这一点,在布罗茨基对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歌的论述中已经完整揭示。
可以不夸张的说,诗歌的节奏感,内在的韵律感,已经超越文字本身,成为诗人的显著标签。
对文字的解读,因为其岐义性,已经退位于对韵律和节奏的感受之后。
一个诗人在世间如何呼吸,完整地通过这韵律和节奏层层剥开:
我们要解读的不是诗歌所抵达的意义,而是诗歌的处世态度。是的,这一点必须强调。
诗歌在文字中挟持的思想,逻辑,情感,美学,经验——都会妥善地通过节奏表现出来:精致还是粗糙,堆砌还是精简,忠诚还是背叛,坦然还是萎琐?
是的,这即意味着一种诗性生存的态度与方式:当你提出来的生与死、存在与虚无、自由与妥协、个体与宇宙;抑或爱与恨、新与旧、白与黑、大与小……任何一种基于语言概念的思考轨迹和结果几无新意时,你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立场。
大量文学经典、哲学巨著、诗歌文本的存在,令诗歌的每一行字,成为一次规避陷阱的足迹。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陷入陈旧的思考洞穴与蒙尘的情感故事。而你唯一鲜活的是你经历粹炼的某个立场,它基于你生存的命运的唯一性,和你洞察埋伏的敏锐,以及对诗歌理想持之以恒的绝对忠诚。“戴着镣铐的舞蹈”,不仅是舞蹈,还有镣铐的存在,你才有可能舞出声响。
所以,把对诗歌的形式的注意力,转移到生活态度与诗歌价值的充分揉合中来,把开诗歌研讨会的精力,放在为家人烧一桌菜的晚餐中来,把三朋四友争论诗歌观点的时间,放在身体力行扶老太太过马路不留姓名的机会中来;把那些急于为诗歌谋求影响力的念头,放在诚实地承认诗歌的势单力薄,而乐于与之终身相伴的平常心中来。

(待续)
蟋蟀,2015年10月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4 0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 于 2015-10-24 00:50 编辑
667 发表于 2015-10-22 19:50
都说要体验生活,体验生活,
文艺作品的创作者,脱离了生活自然是不可能写的好的。
而且,现在社会也在慢 ...


现在,诗歌只剩下一个道场可去
那就是生活的真相——

某些作品,靠文字的堆砌,为自己在真实生活面前的懦弱,失职寻找借口
需警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11: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10-20 06:52
老弟,只提一点:不必美化某个“时代”。
农耕时代,人格照样分裂。电脑时代,人格也可完整。

问候杨师。
确实,诗人置于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因为追问的禀赋,而在人格上呈现巨大的分岐,恰如是,诗歌才会有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想象空间。
只是自然,纯朴,天真已经确定无疑,让位给了置疑,荒诞,偏激与虚无。
这里的分裂,从一开始就让现代汉诗浸淫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报复与失落感——
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在一个一切都会落脚到世俗化的国度里,我们的语言何尝不是如此?
我们的精神价值体系一直不是寄存在庙宇中,而是在口口相传的道义中。
汉语诗歌曾经承载过这一切,或者说,这一切都曾经隐喻在诗歌中。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语境。
前路在何方,实在令人茫然。但作为一个阅读者,又何尝不是在苦苦寻求?
眼下,谁能说服一个街头小贩,你也可以拥有一个诗性存在的一生?
而且,这个”存在“,是你的亲人,不是仇敌。
以上,只是个人心中的块垒,一时兴起。作为具体的观点,也仅是某个立场删枝去叶的表达。
愿聆听更多教诲!
深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23: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读了-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05: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汉语诗歌要再度开花结果,必须再次与现实生活交融,并脱胎于芜杂功利的底层命运,寻求一种真正能够植入到世俗人心中的全新的美学理想。


我保持对两种写作范例的习惯性置疑:
来自生活的肉实的条件反射性的陈述;
和来自头脑的星空的闪烁其辞。



我们要解读的不是诗歌所抵达的意义,而是诗歌的处世态度。



把对诗歌的形式的注意力,转移到生活态度与诗歌价值的充分揉合中来,把开诗歌研讨会的精力,放在为家人烧一桌菜的晚餐中来,把三朋四友争论诗歌观点的时间,放在身体力行扶老太太过马路不留姓名的机会中来;把那些急于为诗歌谋求影响力的念头,放在诚实地承认诗歌的势单力薄,而乐于与之终身相伴的平常心中来。

很有见地,学习蟋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06: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弟,只提一点:不必美化某个“时代”。
农耕时代,人格照样分裂。电脑时代,人格也可完整。

端看自我定力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09: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西刁民 于 2015-10-20 10:21 编辑

来自生活的肉实的条件反射性的陈述;
和来自头脑的星空的闪烁其辞。
.......................................


这两大现象是所谓现代诗的通病,对于已经海量的各国文学宝库来说,不少曾经的经典都开始褪色和剥蚀。
农耕时代,普通的升斗小民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机会去制造文字垃圾。现代社会则不然,随着学校
教育日益普及,理论上,只要受过初中教育的人,都可以整出几行貌似诗歌语言的文字来。文学史上确确
实实有不少文化层次低的爱好者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最终成为一代大师的例子,这对教育程度较高的现代
人而言,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所有的人都曾经是文盲,所有的人都可能通过长期甚至终身的努力成为
大师,但仅仅是可能而已,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可能走向大师之路,即便是终身为之努力的艺术爱
好者。彩票中奖的概率是几百万分之一或千万分之一,而大师可能百年不遇,这样低的成功概率,痴心妄
想者可以清醒过来。

我说过,就北网我个人的视角而言,具备大师潜质的不下五十位,但能不能有五人甚至零点五人成为大师,
要看造化。现代汉语诗最大的难点不是学识、阅历、勤奋或气质的问题,而是是诗歌语言问题,我们面临
的是一个崭新的发育中的语言环境,最终成为奠定现代汉语诗歌开创性成就的第一人,首先必须是新诗语
言大师,其次才是学识、阅历和修为。

颇有那么几位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坛友,或有一定水准,或连基本常识都不具备,但就凭缺乏自我观照
的理性这一点,他肯定不是大师的料,莫泊桑、惠特曼、朗费罗这样的二货其实都很了不起,无厘头狂妄
的结果,成为二货甚至三货的可能性都不大。
{:soso_e1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23: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哪!光荣与梦想

吾辈当自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1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围围 发表于 2015-10-20 05:38
汉语诗歌要再度开花结果,必须再次与现实生活交融,并脱胎于芜杂功利的底层命运,寻求一种真正能够植入到世 ...

问候围围。
有感于我们的文本,很难以为当下“生存”二字提供注脚。“生存”,不仅是生命个体在现实中的命运;还是诗歌理想在世俗精神中的价值呈现。尤其是后者。
写作者基于自身体验、思考和美学追求,会不自觉地形成诗歌的某种怪癖:对当下的抗拒与嘲讽、冷漠。
而事实上,无论世事多么艰辛,刻薄,现实总有不为你所知的至善,至真的一面。
诗歌就应该有一种莽撞的精神,去撞破这重重阻障,尤其是我执之囿。
要在与生活的实时肉搏中寻求胜出的可能——
要在黑暗中点亮烛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17: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10-20 09:49
来自生活的肉实的条件反射性的陈述;
和来自头脑的星空的闪烁其辞。
.................................. ...

问候刁民兄。
世事洞明,已经不是那个王候将相的世事;人情练达,也不是那个君臣父子的人情。
我们需要诗意,才不致于活得这么卑下,冷漠,侥幸和茫然。
这诗意不仅针对承前启后的思考,也要传递某种坚持如一的价值。
在这一点上,除了语言,还要有超越语言的力量才得以支撑。
再次致以祝福,祝老兄身体康健,心情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17: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5-10-20 23:55
嗯哪!光荣与梦想

吾辈当自励

问候傻兄。
你和你的作品正在践行一种具有俗世精神及宏图雅量的美学观。
在精致与粗犷之间,你选择了后者,但只有后者才更帖近这个言不由衷的时代。因为我们还没有创造出
想什么就说什么的现实语境;也没有想怎么说就说得清楚的文字体系。
这其实是我们共同的痛苦!
努力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4:04 , Processed in 0.0598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