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19|回复: 19

[诗歌奖投稿·短诗] 活人的世界(外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3 15: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居明 于 2016-7-22 17:01 编辑

               活人的世界(外七首)
                        王居明

               活人的世界

新房,父母的微笑
悄悄地,悄悄地,
把室内的墙壁,地面,门窗,玻璃,天花板
涂了一遍又一遍
把室外的墙壁,庭院,屋脊
涂了一遍又一遍
把看不见的希望或愿望都涂在上面
“上了年纪,只要他们开心
有什么,就给他们什么”

黑白无常这两个公务员
接客的司职,从不预约
进了谁家的门,就要带走人
父母把沉重的铁链扛在肩上
不弄出一声的声响
去哪里,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地狱?天堂?
他们只想给子女留下最后合理的美好的猜想

子女请来阴阳,选了最好的风水
一抔黄土埋了父母,在寂静的林间
黄土高出了风水的地平
成了乳房
风,带来温暖,带来青绿,带来花香
铺上黄叶,盖上白雪
在清明的时候,才看到人迹的纸灰

新房里,
他说要挂一张自己喜欢的歌星
放大照,或在客厅或在卧室
他说要挂一张自己认为的伟人
位置选在中堂
他说要请一位有名的风水大师
在室内选一个财神的神位,早晚烧香
养八条锦鲤,精心饲养
他和她说着室内室外的角角落落
没有一面墙,是留给父母的遗像

              2015.10.6.


                我们,一群卑贱的鱼

打开经卷
合上经书
佛珠和铁链,一念而穿
活着的人们,总是熙熙攘攘
形色匆匆

百草和树木
紧紧地抓住时机
疯狂地绿着
或开花或结果或长高
出污泥,历夏炙,经秋浴
只为花落莲出

这世界
上帝拿走自己的
凯撒拿走自己的
我们,一群卑贱的鱼
在水深火热中争着上水

            2015.9.24.

         蹦极

五十米
七十米
一百五十米
二百米
三百米
高度在升级
记录在缓慢的刷新
蹦极,活着仅仅是为了娱乐
拴在身上的安全,远比评估文字安全

只是为了获取乐趣
活着,一切都有意义
跳下去,就会有媒体蜂拥
和跳着分享跳下去的瞬间
这些无聊的老外,是些纸老虎

我们,不要那些高度
在楼房的三层,六层或屋顶
什么也不系,直接跳下去
把活人变成尸体
看不到蜂拥的媒体
没有一个记者,用语言撬开死者的嘴
分享跳下去的瞬间

              2015.9.20.

             修行

法力闪闪的经文
锁住了魔
压住了妖
山就高高耸入云霄

建在山顶或山腰的庙
总是云里雾里,真是假
假是真,梦生梦死
顶礼膜拜的人呀
庙堂里
不跪自己的父母
跪起了泥人

那把铮亮铮亮的钢刀
阿弥陀佛开了光,开了锋
任由猪的咆哮
在人们围观的嬉笑声中
割断咆哮的喉咙,直插胸腔
血,顷刻间如柱射出

         2015.9.17.

          我向《人民文学》投稿

大街小巷,都在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
我也激动,我向《人民文学》投稿
“我寄挂号信”
“自己封口”
我把诗稿装好,封了口
她放在秤上称
接着输入收件人和寄件人的信息
完了后,她拆开我的信
拿出了我的诗稿,审读起来
哦,她就是《人民文学》的编辑
外界的吵杂声中,这是个小镇
我问她为什么拆开信
她说:“胜利日,寄北京的信,
一律审查!这是规定!”

         2015.9.6.

      长生

卷起如愿的版图
就派了五百童男童女
去寻永生不死的神药
明明知道是肉包打狗
还是隆重地为他们送行
看着他们消失在蓬莱的云雾中
为自己许了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
仅仅二世
江山,就成了刘姓的家产

只有那没有得道的蛇
岁岁年年忍痛地蜕着自己的皮
赢得长生的寿命

          2015.9.9.

        劳动,是一味甘草

素面朝天的真
不用洗面奶和护手霜
不用粉底和香水
不用眉笔和唇膏
冷落了四季里风骚的时装
真,一个女人

她嫁给一个搞建筑的农民工
在工地总是笑嘻嘻
扛着钢筋
铁锈涂染了她的肩膀
扛着方木和架管
水泥染了衣襟
满工地的男人都背过她说:
“她顶得上一个强壮的男人”

真说:“女子上大学,
学费就借了别人几千块”
劳动,是一味甘草
解着生活的百毒
钉子扎入了她的脚掌
她呲着牙,笑着,额头的汗珠豆大
她拔出钉子,用自己的鞋
使劲抽打自己的脚掌
“叭”,“叭”,“叭”,------响在工地
鲜血就流了出来
流淌在工地鲜红鲜红

真笑了。
这个民间的土方
免了科学的破创风针剂
真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又扛起了钢筋、架管、方木
没有休息

            2015.8.25.

          生活草影

鸟儿们,总是在阳光下
高歌,争论和武斗
在黑夜里,怯生生地
压住呼吸,望着星空,熬着黑夜

我也在黑夜里
借用人造的光明
默不做声,或是睡去

光明,总是圆滑地绕过黑夜
遥指佐证自己的花朵,树林,河流和山川
风中的草,总是摇摇晃晃地
弯下了贫弱的腰
拍着手,叫好

        2015.9.3.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15: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朋友和老师,欢迎斧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4 08: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老师和朋友斧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4 08: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孙忠伟 于 2015-10-14 08:14 编辑

修行

法力闪闪的经文
锁住了魔
压住了妖
山就高高耸入云霄

建在山顶或山腰的庙
总是云里雾里,真是假
假是真,梦生梦死
顶礼膜拜的人呀
庙堂里
不跪自己的父母
跪起了泥人

那把铮亮铮亮的钢刀
阿弥陀佛开了光,开了锋
任由猪的咆哮
在人们围观的嬉笑声中
割断咆哮的喉咙,直插胸腔
血,顷刻间如柱射出
                                       2015.9.17.

——一些事,看似平常,却非常深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4 09: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了生活中的知其然,就很少去探究生活中的不知其所以然,揭开了生活中的盖子,往往会吃惊,真是的不跪父母,去跪那些泥胎金身,不尊重创造着,却忙于浮夸的应酬,我们的人才,往往要外国人发现,外国人发的奖,又是我们预料不到的,到底在追求什么?生活中的草影,娱乐至死的恢弘,民间土方的应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4 12: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忠伟 发表于 2015-10-14 08:12
修行

法力闪闪的经文

感谢老师的到访!感谢老师的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4 19: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沈岐 发表于 2015-10-14 09:48
习惯了生活中的知其然,就很少去探究生活中的不知其所以然,揭开了生活中的盖子,往往会吃惊,真是的不跪父 ...

老师的到访,很是感激!感谢老师的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5 10: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向《人民文学》投稿

大街小巷,都在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
我也激动,我向《人民文学》投稿
“我寄挂号信”
“自己封口”
我把诗稿装好,封了口
她放在秤上称
接着输入收件人和寄件人的信息
完了后,她拆开我的信
拿出了我的诗稿,审读起来
哦,她就是《人民文学》的编辑
外界的吵杂声中,这是个小镇
我问她为什么拆开信
她说:“胜利日,寄北京的信,
一律审查!这是规定!”

平朴而深切,让人过目难忘。黎明来读王兄新作。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5 13: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10-15 10:31
我向《人民文学》投稿

大街小巷,都在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

感谢老师的到访和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20:05 , Processed in 0.0571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