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49|回复: 2

我爱写诗的荒谬,它让我边写边消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9 13: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处春山 于 2016-8-22 21:40 编辑

《逃离》
我已不能轻巧翻越
我的笨拙,沉重、已经生锈
我画的牵牛花,像喇叭,但不发出声音
蓝色里找不到大海
红色里找不到火焰
“我可以整天躺在一张睡床上”
让明亮的事物从身体两边平稳地滑过去
我会把每一年的蛋糕吃掉。连蜡烛也吃掉

现在,我是你最趁手的一把锤子
有着粗壮的柄
狠狠地扑向栅栏,钉子崭新又尖锐

《东宫西宫》
她跟一棵树做爱
砍去、剪掉、削除死树杈、死枝条、死枝芽
肮脏不齐的、太低的、太靠近树干的部分
难道没听见蛇一样的嘘嘘响?
泛起白沫和白色浪花
树下,撑不开的破伞,一只黑色的高跟女鞋,腐烂的塑料碎片
绝非偶然安排
我用第三人称掩盖你的身份
你用一棵树
确认处女的圣洁
童年的记忆里,人们分食了一头猪
那个鳏夫和他的恋兽癖
吊死在这棵树上

《青苔》
“要下雨了。”这真是毫不相关的事情
直到雨声盖过我们的声音

……“我们是两个都特别好强的人”你说
又说,……“结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窗外电闪雷鸣
雨下得越来越大。你把我的身子从水里捞出来

那么多的雨水,那么急
它们可能都汇集到了低处。总有干渴的人,在雨水里变得肿胀

我什么也没说
因为,青苔沿着脚踝,爬了上来
空气变得更加潮湿,青苔的气味有些特别

我比你,安静一些
暴雨比我们,安静一些

《这个温柔的世界》
不再开花的花盆
永远不装东西的罐子
数不清的笼子
蝴蝶飞行飘忽不定。挪动双腿的人
像飞着而不知停落何处的鸟
电梯疲惫无力地上下运行
人们吐沫四溅,吐出的越多,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就更多一些
撒尿的狗,抬起后腿
绘制返家的地图
恐怕没有什么比一只充血的睾丸,更能理解世界的温柔

《第三条河流》
我又说到歌唱
在一条城市的公路边歌唱
连续的、轮回的。应该有高音区的呼啸,但不会有高速度的颠簸
短暂的休止符

一辆车开过来,另一辆车开过去
有过短暂的停靠
更多的车辆,快速相遇,又快速分离

这一条城市的公路
四季循环,而产生的倦怠
天空中的河流,却至今新鲜、闪亮

他怀抱吉他
像怀抱着心爱的女人的身体
歌唱是古老的,但他有年轻的歌喉
饮下过春天,一整场雨水

《烟灰缸》
苹果,一个一个的消失
书会回到柜子里。独自,发黄
……
我知道,很多东西,有一些人不在了
到处是时间的痕迹
死去的人,又小又瘦,一整个冬天都待在泥土里
过去的,不可能全部长成回忆
如果,我抗拒,抗拒遗忘和悲哀
我会起身
烟灰缸里的烟灰和烟头,被倒进垃圾桶
水龙头的底下
那些污渍,被反复擦拭
一切会重新泛起透明的光亮
一切会重新进入等待的轨迹

《空盒子,在凌晨三点醒来》
空盒子的外面,有一个守夜人站立着
有时候是路灯,有时候是树,有时候是房屋拱起的脊背
我读一些诗歌,爱和慈悲,很安静
我们并不等待天明

空盒子的外面,第一声鸟鸣传来
月光仍然铺在阳台上
我重新摊开自己,体会一个人隐秘的欢乐
一个梦开始寻找另一个梦的覆盖和弥补

《及时雨》
雨滴正在窗玻璃上蜿蜒。皮肤却渐渐失去
饥渴,失去这种亲密的战栗

我们遗忘了曾在秋天的树下,唱古老的情歌
我们遗忘了曾在爱人的唇上
找到自己的嘴

我们也遗忘了曾用爱摆出各种形状
——条形的餐桌,长方形的床,环形的拥抱……

我们总是在愤怒的闪电、沉默的乌云
之后。一场雨,悬而未决

哦,雨!雨,适合哭泣
适合怀念。适合漫无目的。适合死去的重新归来

适合我们先学会:从爱中收割爱
适合我们最后享受:从孤独中收割孤独

《结局》
苍蝇很胖,蚊子很瘦
墙变得太白了。光线太耀眼了。床太硬了
镜子里,是许多年后的一个人
……
只剩下骨头,它们发呆、沉重。除了下沉
什么都不会
病痛被反复咀嚼又反复吞咽。呕吐出苦涩的酸败
细长的输液管里,河水正流过摇摇欲坠的桥身
河流不理会任何一座桥,直至垮塌的一刻
空气……
时间……
一起演奏那首树叶和雪花之歌
——“树木开始落叶的时候,将会带走很多人”
——“雪的遗骸将泛起短暂的光泽,苍白又寒凉”
我的父亲,他躺了下来。白发苍苍的头颅像落日一样
死亡,像他的枕头

《游戏》
我们在柴棚子里扮演父亲和母亲
因为,下雨
我们躺在柴火堆里
说话的时候,雨水会顺着茅草的檐子流下来
我们又悄悄穿上裤子
柴火梗子,刺进肉里
有些异样的感觉
柴火很干了,很容易烧着,是很好的引火柴
我们有意的弄坏了几个蜘蛛网
我们又去看其他人的游戏
她们在玩搭小锅
——炒小菜、吃饭。她们一家子中还有小孩

哎……    我们也应该生一个孩子的

《人家》
人们站在田野上,群山将天空包围
人们站在高山上,树木将天空包围
我们这里的天空,很小
白云孤悬
人们十万火急,来到人群中
我们这里的人,很大
造很大的房子,开窄小的窗户
挖很深的水井,砌细小的烟囱
我们坐在天井里
天空四四方方
星星散落
每一座新造的房屋,都有了张开的嘴巴,睁开的眼睛
还有炊烟,终于触摸到了天空的云朵

从此,人们安心地睡去
从此,坟茔上总有星星闪烁

《幸福》
让我怎样描述她:我的幸福
这潭深水……
我已经没有勇气跳进去
(也许,我一直没有浮上来)
这一片昏暗的水域。在梦中也能听见它泛起的絮语
“……我用完了身上最后的火焰——……寒冰侵入,我的骨骼因为疼痛变态、凝固……”
——那么,过来吧,让我们活在错误的幸福里
——那么,滚开吧,带上你的墓碑

《今生》
我们俩说鬼话,意绵绵
你像一只鸟
抓住我的枝桠,很轻
鸟鸣也是空的
你有空骨
我有一颗沉甸甸的心
牛的蹄印里,蓄着昨天的雨水
我的眼睛里,总是流出新鲜的泪
我们俩连篇鬼话
聊家常,说情事。水退下去又涨起来
涨起来又退下去
船一直回不去,在岸上生根
老虎一直回不去,在笼中立国
蝴蝶一直变不成梁兄
我们也是一直回不去人间

《平和》
因为,语言总是要挣脱绳索
我必先画地为牢
经由我口说出的每一句话,必有回响
撞向南墙

它先赐予我:被分离、被抛弃、被隔绝、被遗忘
它最后赐予我:自消自息

唉——
为何我又想起炎炎夏日,想起隔窗风景,云朵素净
人在窗前总是双眼明亮

我要像飞鸟一样有翅膀,我要飞去寻找栖息的地方
我要先取来灵魂,把它放到我的肉体上
我要先学会沉默
我要先学会大笑
我要先学会哭泣

最后,我才学会说话
如果,人世邪恶,我就不再练习表达。

《喜悦》
我的双手摁下白色琴键
——山中,清溪正滑过光洁的卵石
草尖在低处轻晃
……
多么美妙
是谁忽而漫过我的身体
温暖又亲密。像晨光
在屋顶的斜坡上,铺开它金色幔帐
密林中的小鹿,投来难以忘怀的眼神
树的枝桠在时光的指尖飞速生长

此刻,你若想点亮我,请燃烧我的血液
此刻,你若想淹没我,请打开我的骨朵

万籁俱寂
语言展开了羽翼,它的回声
在空旷中,纷扬
等我遥望一生
今晨的美妙无比短暂
我不敢再说出永恒与悲伤

《重新爱》
人生已经过半
我要重新,爱上男人、锦衣和玉食
爱上亲人和祖国
这世上,美好的事物不增不减
我的沧海,却已是桑田
行道树在后退
树叶里记忆的水分
湿润我的嘴唇
我有夜半醒来的口渴
你有无人可诉的衷肠
我伸手指出月亮,月亮就跟着我,要我遗弃满天的星光
也许,只要我重新爱上……
我的桑田,还是桑田
我的沧海,还是沧海



发表于 2016-6-21 00: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1:47 , Processed in 0.05308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