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2141|回复: 486

[诗歌奖投稿·短诗] 蔷薇集《重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 16: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凡心 于 2016-9-16 05:36 编辑

蔷薇集《凡心作品重编》

秋鹮

似乎风雨也不愁
它都会来引吭高歌
又含情脉脉
用水边芦苇一样的目光看着我们
好像从没有厌弃
这个极度危险的世界
直到它被猎人击落
离开我们之前

2016.6.5



晚香玉,或白日梦

当然啦!我设计了一个个圈套
让这些虞美人全部掉进坑来
争斗得你死我活

当然啦!我的地盘我做主
八万里河山
三千郡月色都是我种的粮仓

当然啦!要做就做放大的草民
如果做小厮阿斗
我会一脚踹死自己算了

当然啦!我绘声绘色的世界里
还应该有一只鸿雁飞来
为我翩翩起舞


2016.6.3

流感群

喷嚏,虚汗,疲惫
它们从我的身体里抽离出来

雄黄,艾叶,桔梗,半边莲
它们都是治疗解毒之物

把它们啄一些
或疼几次

就像五月的河流,太阳底下
还有洪水之缈

就像经过多了,泛滥也会成空
而一些痛处,会长成树





一炷香,拜完一尊佛
八十一炷香,拜完八十一尊佛

他们不成对
我不成双

他们禁欲
我凡心

2016,4,21

做一个封闭的人

像日出日落,本来是自己的光辉
像蜗牛爬行,本来是自己的速度
像一棵树站立,本来是自己的挺拔
像一阵风飘逸,本来是自己的神情

做一个封闭的人,封闭了喧嚣
得到了清净
做一个封闭的人,封闭了世界
得到了自我

做一个封闭的人,我删掉了QQ微信群
删掉了不该删的微笑

2016/4/5

朋友

朋友累了,不停地抱怨
我回答说,罚你买三十件衣服
做三十次汗蒸

他笑了,说哥们
还是去老地方喝酒去

2016.4.6


农民

做一辈子的农民,才称得上真正的农民
农民始终会挑一菜去大街上卖
价格便宜,更不会短斤少两

要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城管
被处置,被罚单
他们也只是张开合不拢来的嘴巴
那无奈的表情让人看到不知是哭还是笑

生活富裕的城里人往往瞧不起农民
但买菜的时候还是很尊重他们
结果不言而喻,农民都会半卖半送
对那些温和礼貌的城里人

2016.4.27

六根未净

我坐在老树底下
它跟我交谈

我礼貌地回答
内心难免惶恐不安

我的六根未净
我们说些白云和流水
岂不是对人间伤害更深

2016/4/10


东倒西歪

我有一个不太熟悉的熟人
走路东倒西歪,平时做临时工
事做完了就喝酒,一日喝不少于三次的劣质白酒
喝完了酒,他就来我的店子里聊天

我有时候生意很忙,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回头就走了
我有时候眯缝着眼睛打瞌睡,他悻悻然地
也就走了

这样往返了很多次,我高兴了就理他

不高兴了就懒得理

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我对他说干脆就

叫他东倒西歪吧

他在我店子里赊过的日常用品
我想用这个称呼记在账本上,如果他今后不来

也不会冤枉他

2016,,4,15


忙碌

他们说我忙碌
从早到黑都不见踪影

有些老客户抱怨,有些新客户发愁
他们起哄把我的名声抬得很高也很低

我忙碌着什么?每天无非是为了三餐的温饱
无非是我面对猛涨的物价诚惶诚恐

他们说我忙碌,我应该谢谢他们
我总还有去偷情的时间

2016,4,24

早晨

每天比我起得早的是星星
我比三哥家的狗起得早
三哥家的狗比三叔起得早
三叔前天傍晚在工地抬家伙的时候腰部受伤了
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我骑着摩托车飞跑着去工地
星星跑在我的前面
其它做工的人也都不甘落后

我们形成了一个车队
风刮在我的耳边呼啦啦地响
有时候把早晨的轮廓扩大了好几倍


2016.4.27



我确信这是五月的笑
梅子时节
酸酸甜甜的

却不谙
笑里藏刀

2016,5,17

困局

烟缥缈的时刻
身体里坍塌的部位

抬起惺忪的眼睛吧
把它揉出水来

2016.5.9



蝴蝶

白蝴蝶来了
它张口不说话

黑蝴蝶来了
它张口不说话

斜光沙沙地打在树叶上
黄昏临近了
是赞美的时辰到了

如果你也像它张口不说话
星月就会来到屋子里坐一坐

风就会
推开了门

2016,5,21



似这般清冽
如婴儿的眼睛里
种着一棵茂盛的水松
树上有花朵有果实
有鸟鸣的声音
有云的足迹留下
有一些昆虫蚂蚁准备好了的晚餐
等待捕鱼的渔夫回来
和妻子一块坐在大树的根脚下

边吃着晚饭,边聊着天气
聊着芦苇里的月光,月光里的水草,水葫芦
聊着睡莲,美人鱼游弋的故事


2016.5.21



母亲的某种定义

秋天,一只小麻雀诞生了
它的个头是那么小
让站在院子里晒衣服的母亲
看到了也感到羞愧,如同她同样干瘪的乳房
我看到了每天爬着楼道上下比麻雀还小的母亲

任何时候我们都是大地生育的一粒种子
我们都避免不了卑微,渺小----甚至离不开这些悲伤的言词
而寂静的生活已经把我们磨得发亮
当你意外地看到这只小麻雀无所畏惧的神态站在阳光下
当你万分惊喜地看到多年不见的母亲又点着煤油灯
为你清理缝补着旧衣衫的情景

我们再也无法抑制的热泪
是否除了不再能够抑制的悲伤,反而是延伸了我们生活里更多
美好的记忆与温暖

2016.4.22

悬崖

到了悬崖上。我们都不可能再朝前一步
你说,谁勇敢就跳下去

我没有跳,我承认我不够勇敢
风比我勇敢,但它比我寒冷
打着颤抖

2016,5,8

归程

要有一座面对空山的房子
要有一个弱柳扶风的佳人
看一些云织的雨水
看雨落在空山
深谷里的回音
叮叮当当地宛如岁月返响
从此后的一个人
从此后的一颗心
抱住自己也就抱住温暖
抱住雨水也就抱住时光
空山不存虚无
对面就是归程

2016.5.7

青色

傍晚从屋顶上冒起的炊烟
它们是多么丰富的表情

当一群飞鸟扑楞楞的闪着翅膀
从远方朝这屋顶上飞来

我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那些蓝天的傍晚里荡漾着流水与鸟鸣的声音

和橘子花开的笑容里还带着迷人的气息
母亲刚从院子里挪开的睡椅旁还有竹影习惯了的假寐

这些弥足珍贵的画面,将永存在我心底
但这一刻又是多么容易过去的时间
它将在我们以后漫长的旅途中又是多么地撩人心弦

我曾经试图要把它扛走,跟着我漂泊去远方
但我每次都是白费了所有的力气

它是那么轻易地从我的手指缝中滑落
又在我的心底无垠地升起,喧哗
缥缥缈缈就像青烟缭绕,月色广袤无边

2016,5,4


谷雨

过去是清明
过后是芒种
一个开始穿着迷彩服休闲短裤的少年
似乎突兀地站在我的面前

他发胀的喉结,长着毛茸茸的嘴唇像覆盖了的
整个院子里的野草花香
太激动的是他破嗓后变得滚烫的声音欢叫起来就像
一只在公路上奔跑的谷鸭子,不
像一只站在树枝上打鸣的斑鸠更明亮

这段生活里一定是他自己的心潮勃发了他自己的
每个瞬间,让某些进入的情节无法制止
比如多了的一根弦失眠了就会震动
比如山坳里的豆荚成熟了就会发出清澈的炸裂声

小河的水急速地转弯流向大河
大河的水也涨得满满的,满帆皆是

2016.4.20

伤痕

我们站在百年的老树下
听树上鸟雀的欢悦
都红了脸,不再各据一词

沉默拉开了伤痛的序幕
就这么彼此抑制
接近黄昏的天色愈冷

飘在屋檐上的炊烟
只停留了片刻
风又匆忙带走了它的全部


2016



谷子

他的悲悯
暮色也收拢不了一个修道者沉甸甸的心

2016.4


我在红尘俗世里写诗【组诗】

@当我叼着烟

当我在北风中习惯地叼着烟
你一定会感觉是骑在鸦背上的寒冷

其实,我穿着翻领的毛大衣,长筒皮靴
我只是活着想个性点儿,狠劲点儿
身边的烟火味道浓重点

@江湖

酒喝多后,多少忘乎所以
自以为都是笑傲江湖

我打完一个酒嗝,恹恹的说了一句
江湖就是被我们这一辈子混的么
一群醉汉似乎更醉

我跟着他们东倒西歪的爬出墙外
对着墙上的半个月亮撒完尿
之后嘴里喋喋不休地嘟哝着,‘
‘原来江湖真他妈的就是一个撒尿的罐子,我们才是天大的SB'


@坐在红尘世俗里写诗

坐在红尘俗世里写诗
如习惯你看着我
我醉了的原形
就像月亮的隐身

月亮像个穷人
我是你身上的补丁
我们会因为得到人间一毛钱的恩赐
而彼此互相温暖,照映

2016,4.26


川中之旅【组诗】

@深夜里

住在桃色落地窗帘的酒店里
想着的性事
深夜里却疲惫软当

等天明了就出发
脑海里忽然窜出了白天在大巴车上的一幕幕情景
一个在半途而上的少女,两个下去的油漆工人
一个被司机戏谑的面条,被母亲
紧紧搂着怀里打瞌睡的大男孩,都不知去了哪里----

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联系
他们使我的身体
在深夜里更多了一些柔软的部分

【注,面条·,四川方言。指乘车身高不到1.1米。不用买车票的孩子】

@嘉陵江

在大巴车上沿途经过了三次
我不知道哪座桥是嘉陵江的最爱
我的眼睛追随,掉在了江水中
大巴在桥上匆匆而过

不像家乡的沅水河,我可以随便打着赤脚亲近它
可以了断这所有非分之想

@一个人

一个人住在花园式的酒店里
心情是难以平静的

窗外也是难以平静的
虽然香樟树和榕树
彼此深深的沉默着,互不言语


@早晨

山顶的祥云,是佛顶的金光吗
每一座山,都是一座寺庙

早晨我走在大街上
看到了几朵祥云
和背着背篓上街的阿爹阿妈

2016.4.30

【写于仪陇花园酒店。】


夏天

星光合不拢窗户
半夜里停靠的几辆洒水车
就在巷子左拐后的旁边,离葡萄藤
的对面不远
万籁俱寂的时刻你就可以听到星星和葡萄之间的呓语
那是老奶奶活着的时候坐在葡萄架下
摇着一把大蒲扇讲女吊死鬼的舌头冒着青烟地伸出了一尺多长
她晚上喜欢偷吃酸葡萄的故事
早把我吓得毛骨悚然

2016.4.18


人间颂

对于人间这个大词
我抚摸了好久也不敢动笔
一缕流动的光芒始终诱惑着我
穷其一生也要把它完成
那些穿着老牌的广告衫和街坊好像过了上百年
它们疲惫佝偻,面色低垂
却始终摇摆,浩荡在风中的样子
都给了我一个明白的启示,都给了我
一线充满悬念的生机
我应该感谢你
还有你们,让我经历这本自平凡又不平凡的虚幻中
让我能够再一次地返回尘世,捧回原形

2016,4,15

少女颂

在不安的候车室里
她独自沉静
埋着头,翻着手中的书本

人来人往,似被驱赶的羊群
拥挤一阵松懈一阵
我吃惊她此刻如此的镇定

她依然是深埋着头
一副好看的刘海遮蔽了她大部分的脸
微微的白皙的轮廓即清晰又模糊

我不敢久久地对她注视
室外正欲下雨
雷声渐近

我也不敢怠慢而假装不见
她偶尔抬起头,眼睛是那么明亮
好比从春天里突然划过来的一道道闪电

2016,4,7


春天

仿佛十万朵花开

仿佛十万只鸟飞来

炫目的阳光
炫目的雨水
一起涌进了我的窗子

闪电照亮了我的午夜
哦,我的灵魂
十万大军的河流

2016,3,8

清明

天气诡谲,人间神秘
我满脸茫然

香烛,纸钱,水果,菊花
都是祭祖时买好的贡品

我虔诚的跪拜,告知地下的祖先
给他们弄来了一些吃的,和一些用的

然后点燃炮竹,炮竹在坟上砸开了花
坟就哭了

然后我翻来一页老皇历
清明就哭了

2016,4,3.【大雨倾盆】

伊甸园的蛇

开始是蜕皮,蛇想变成人的样子
后来不成便心生一计

唆使人类去犯罪
唆使神来惩罚

让人逃出伊甸园
让神荒芜

2916.4.8


姐姐

走了一夜的路,没有看见一颗星
手电筒的光,只能照到十米远

姐姐害怕,躲在我的身后
我冒冒失失地向前走,姐姐跟着寸步不离


20163,18

沅水河【组诗】

@小六子

那些年一些亲人们就叫我小六子
小六子就被一些亲人们反反复复地叫
叫着小六子反反复复地长大

叫到小六子破了嗓门
叫到小六子多出了一块喉结长起了小胡须
叫到小六子像一头初生牛犊不怕虎
叫到小六子肩膀硬硬已是一米七五的高个儿
叫到小六子看到同村的女孩子走过来
想对她们说话又结结巴巴

现在小六子,很少有人叫了
叫我小六子的人多半离去了也多半陌生了

叫我小六子的亲人啊
我站在这里,离你们住地不远
我是多么想再听你们叫我一声小六子呀!

@沅水河

沅水河从天上来从地上来
从老船夫拉纤的时刻
豆大的汗珠中来

沅水河是父亲河是母亲河
也是一个传说
蚩尤的战士战死的血

沅水河,仲夏夜的梦里
月下十二颗豆荚炸裂
然后风波又乍起

@狗尾巴草

沿着迂回的山路
我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与那些狗尾巴草之间

在风中在雨中在光中在秋色里
它依旧人依旧

我一生孤独的思念
至此风也不能全部带走
如梦不知如草生
时刻都给我感动

2016,3,8【修改完成】


北京城


能让北京背负的流水
本身就是流水
流水滚动着流水远去又回来

能让自己打铁的人
本身就是铁匠
铁匠淬出的火星就是十八般兵器

我路·过三里屯的时候匆忙望了一眼
北京城夜里的烟火通明
照耀如同白昼

2016.3.26




没有人再来井里打水
没有人再来井边洗衣服洗萝卜白菜

离井不远的地方,那棵老柳树
心都老空了,给人满目沧桑

上个星期天,天气暖和
我抽空去看望母亲,特地在它的周围转了几圈
老柳树又开始萌发了新芽

2016.3.17

相遇

一个卖菜的老人和一个苦行僧相遇了
卖菜的老人还没有卖菜

苦行僧上前给他施了一个礼
卖菜的老人给了他一蔸卷心菜

没有人注意
卷心菜里还有一条菜青虫


2016,3,18



自然

和梦一样入睡
和梦一样醒来

起风了,啄木鸟又开始剥啄着黄昏
黄昏剥啄着屋脊

2016,3,18
风筝

太寂寞了
我的父亲陪着我的小侄儿
整天呆在家里,像一对幽禁的囚徒

只有我们下班了
爷孙俩才下楼,每天黄昏里走走

我说爸,你怎么变得如此怯弱了呢
外面的天气挺适宜运动啊

我的父亲并没有回答我
他只是每次出门的时候让小侄儿带上了风筝

不一会儿就看到他们在楼下的院子里张罗着
可是没有风,风筝老是飞不起来

我的小侄儿急的没办法
父亲的神情却像落地的风筝一样坦然

2016,3,12


致故乡

我像过客
你像春天

你是我的全部
我是你的支流

2016,3,20



朋友



我换了一个微信号,匿名和朋友聊天
她说不认识我

我发了一个表情,她说我是坏蛋
要把我删除

我说删就删吧,到第2天下午
她也发来一个表情,一模一样的

2016.,3,20

春风的美

你不能忽视它的美,你不能成全它的美
春风有春风的美

它是延伸的,它是冲动的
它是犯下的美

2016,3,20

常德米粉

牛肉粉,猪肉粉,排骨粉,牛杂粉,三鲜鸡汤粉,炒码粉,光头粉------
我每天早晨吃了一碗还想吃另一碗

这粉啊,正宗的大米制造
这粉啊,正宗的祖传味道
香喷喷的

2016,3,20

过客


凡是生命都是过客
凡是过客都会激起一朵浪花
落日长河里,没有什么会永垂
没有什么能不朽

你听,流水远去的声音
会不会是上了岸后的木鱼
被群山遮蔽

2016.3,.21

过去

真想再挖一篮子野菜,回到童年
牲口吃一半,人吃一半
真想再爬上桑枣树,摘一篓子桑枣
拿到十公里外的面粉厂去卖

那时候都穷啊,穷的巴垫子
每个季节都青黄不接,每个人都面露饥荒
在我的记忆里
但阳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我看到都是柔和均匀的,没有虚假


2016,3,21

秋风无法怀念

刚开始是漫长,漫长后是等待
等待后是怀念

怀念是一江的春水,怀念的一秋的落叶
让人心醉,让人伤悲

繁华落尽,请允许我之后转身
再回到你的梦里

2016,3,22

最后一片叶子

最后一片叶子没有留下来
它还是被风吹走了

站在繁华的街头
我无法平息内心荒凉的深处

2015.11.20


我的早晨


我的早晨比太阳起得早
太阳是一个被人间宠坏的金娃娃
我更喜欢和星星,月光,露水,晨雾糅合在一起
我也喜欢跟随一些贩夫走卒半夜三更出行
影子摸索在路上
不停地咳嗽,摇晃
为自己壮胆

2015,10,15



我的早晨【童年】

天刚亮
父亲就踏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
去城里干活去了

剩下我和母亲在家里
母亲患有严重的风湿瘫痪,哮喘病
她还坚持着自己起床

每天早晨,我就帮着母亲生火,做饭
打扫院子
或站在竹凳上晾衣服


这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记忆了
往事本已不堪重提

【母亲因为病痛早已离开了我们·
父亲也因为生活的改善,不再大清早踏着自行车
去城里干活了】

但那些早晨的露水
却为何总是打湿了我的眼睛?

2015,10,16

一个人的地理,渐被漂移

一个人的故乡不过是一滴被晒干的泪
许多人的故乡不过是又被多晒干了几滴
大地沉浸后很苍茫
落日遮蔽自己

故乡熟悉的面孔照亮了无际明月
也照亮了夜夜沉重的门窗
在离去的车程里
一个人的地理
渐被漂移

2016,2,3


诗人是多么忧伤的月亮

春天到了
诗人还在寒冷的梦里
做着自己的茧,抽着自己的丝

春天就是诗人的一件嫁衣
衣裳缝好了
诗人也就待嫁了

一轮月亮的忧伤
就是一江的春水。滚滚的江水
诗人被飘走


2016,2,5





因为是菊
那一朵朵粉身碎骨的
是他画的
也是为他爱的
秋色煞人

还是因为菊
那一朵朵黄昏无语的
是他种的
也是为他瘦的
一阕疏影


亲爱的镜子

突然成了一面镜子的主人
我没有别的炫耀
来安慰自己

在这整个隆重的下午
在这一个还没波及的黄昏
我无法如镜面静止

哦,不是我的灵魂的遏制
也不是我伤痛的心事
镜子,这些年你可是知我的
我老是拒绝把镜子当成了自己
把一根根白发从中拔出

2016,2,9


闪电中的湖泊


我赞赏闪电中的湖泊
任凭外界如此风雨交加
它只静穆地沉睡在那里
泛起比湖水还幽深的光芒

是的,人类的无穷力量
还远远不能够抵挡大自然的侵袭
而电闪雷鸣的摧毁,对于湖泊而言
只是一场烟花的表演

2016,2,9

找不到比这沉重的快乐

离开你的那一晚
感觉是快乐的沉重负担不起
过了好多年我们都不能够再联想
永久的悲哀被铆上了铁钉子
快乐再没有和声
在我们后来的隔壁里

2016,2,9

无题

一棵树,在风中
你看到 它会是什么形状
一个人,走在暴雨中
你能听到他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一抹夕阳,老了田园
你 能否明白一个少年曾经的踌躇满志

明月如盘,是一张贴伤忘疼的膏药
月下流水万丈,让我们一生仰止
回到江湖

2016,3,23

椅子


我是谁,深秋的黄昏
一棵树抚摸着自己的年轮

树又是谁?落叶满身啊
就像墙上剥落的缤纷

没有停靠的地带么
那把椅子始终在那里,叶落它就凉了

2016,3,22


老人

老人睡得很好
他今晚异常安静

我等他醒来
说好了明天早晨
我们去爬山
看日出

2016,3,10

孩子

孩子
我不能带你上街去漫游
街上有警察
制度很安全

我怕你走不动了
一个人悄悄蹲在厨窗下
用一双脏乎乎的小手
使劲捶打着玻璃

2016,3,10


少年

我喜欢那种少年
三五成群或独处一隅

像白色的栀子花
经过人世赞赏的目光
从没有因为芬芳而憔悴

2016,3,11


中年

那一天晚上
他把自己灌醉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把树上的月亮骂了一通

月亮对他打着酒嗝的漫骂
并没有理会
他清醒后看着月亮就被树荫遮蔽了

他才想起来
今天是他四十岁的生日
九月初三

2016,3,11

流年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年轻
其实是镜子误照了我
我在镜子中,白发很少
皱纹很少,它满足了我还年轻的轻狂
甚至走在烈日里,我也把阳光当成了一面镜子
‘你以为阳光真是镜子么?’
‘荒唐的人,只要你把阳光当成了一面镜子
它,肯定能把你彻底打回原形’
直到如今蜕变的我,这无厘头的闹剧
我才明白

2016,3,12

苦行僧

山上砍柴,山下烧柴
山下一炉火,山上就熄灭了

我不能随这个苦行僧赤脚进山
我不能赤脚踩灭炉火,永远等说不出口的心思

2016,3,15



很抱歉,我是南方人
说我喜欢雪,没有虚假
说我眷念雪,不到程度

去年整整一个冬天,南方
是雾霾,盼雪也没有盼来
今年一场春雪,又是与我擦肩而过
慌忙回过神来
山里山外已是桃红万点了

雪似故人来,容易离去
若共长久,听人说起,要去北国
不知真否?

2016,3,16

故乡

越离故乡很近,越害怕
越害怕,越故乡远离

明月关山
故乡总有一刻悲伤

2016,3,16

小瓷器
一件小瓷器
摆在古董店里
被许多人反反复复的质问

就像我
问自己的前世今生

2016,3,16

无题


爱你的人不一定很近
恨你的人不一定很远

下雨的时候谁先到来
谁就打开了你的窗子

2016,3,16

人生

风雨彩虹
许多的故事背后

人生是一面镜子
是一堵不说话的墙

2016,3,16


我还活着


昨天
我已经死了
一块抹布把我裹进黄昏
抬进了黑色的棺柩里

今夜。月光苍白又离离
而朋友们一起聊天的晚茶热气腾腾的
最后我陪着呷了一口
这不难证明,我出窍的灵魂
我还活着

2016,3,2

蚂蚁与乡愁

走过那条山路的时候
天都黑了
脚底下踩着的那些小石头
就像爬过了我脚趾的一只只蚂蚁
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乡愁

临行前
妈妈的叮嘱还留在背包里
仿佛的命运早已安排
一只只的蚂蚁
开始了我一生的旅程

2016,3,3

清明图

一树寒烟,两只鹧鸪躲在远处
呼唤着风雨凄迷
行人路上,天色愈沉

不到黄昏
一道闪电划过墓碑
遍地的蓬草,仿佛都成了复活的神明

2016,3,17

三月


三月像把伞,自然地辽阔
有时候被阳光撑开
有时候被雨水遮蔽

飞鸟从天边疾驰而过
云朵忽明忽暗,群山落在风中的样子
多像一些行军的帐篷,驻扎在三月的城外

蘑菇慌忙得也像过河的卒子
它暴露在三月的栈道里
你随时都可能碰到它

2016,3,6

梦回大唐【组诗】


王维【竹里馆】

风始终吹不散你的琴声
也吹不散你的飘逸与世人黯然的目光
甬廊长长的尽头后,是大唐遗落的一阕月明
修竹的内心时刻告诫着自己
白日挥一挥手
影子便独自下山
你弹了上千年的心事
只为等一口月牙儿露出笑来


李白

李白去了哪儿
他去了唐朝

他带了一壶酒
一把剑
还有一个时髦的背包和月亮

牛逼地
解开裤子
就在皇宫后花园里
撒泡尿

2016,2,13

贾岛

‘驾驾,吁,驾驾,吁-----’
不知你听过没有,在唐朝有这么一个
古怪又寒碜的诗人,他每天骑着驴子
行走在荒郊野岭

有一天很晚了,天气燥热
驴子驮着这位老先生跑不动了
就趴在地上打滚,始终不肯起来

这位老先生可着急了,但也无可奈何
他索性对着驴子双手作揖,口唤‘驴兄’
念起刚才兴头上想起的几句诗来

可驴子听不懂啊,拿它也没有办法
老先生仔细地推敲了几下,最后对着这驴兄
挤了挤自己的鸡毛眼
感叹几声驴非不语,而是不敌他贾岛的诗才

2016,2,14


快乐的时光

李白快乐的
杜甫快乐的
他们一起写诗
他们一起喝酒
他们一起称兄道弟

他们过完了快乐的时光
留下了一大堆的苦恼给我们
现在的诗人模仿着他们的样子
就像被他们击碎的生活

2016,2,13



武则天

梨花欲雨,桃花似泪
一枝隔墙的枇杷,开在了当年
独立于苑中

一路的驿站,八百里的烽火
都抵消了英雄没落的战场

笑春风,春风也笑我
告急的文书,征讨的檄文
大明宫外,多少豪杰长跪不起

爱也罢,恨也罢
好男儿,怎忍目睹,一缕社稷
与一块无字碑

王维

红豆生南国 南国多相思
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如今的红豆生在南国
可南国却没了相思
不像你们那时的唐朝
有那么多重情重义的痴女傻男

现在的世道是物欲横流
人心险恶,情薄如纸
真羡慕你那时为官一身轻了
身居要职,还可去田园
还可以写写诗,画画
哼着小曲
和朋友一起谈天说地的
喝着半壶菊花小酒


李白

那一年长安的牡丹开了
那一年帝王的妃子笑了
那一年 你至高无上
玄宗跟你称兄道弟
力士为你磨墨脱靴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年你飘飘欲醉’
那一年你剑断流水
那一年你舞弄清影
那一年你揽月安睡
那一年 长安的你好酷啊
  酷哥李白
那一年你是唐宫里的小鲜肉呢


刘禹锡

在郎州的十年
我想 是你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了
你哼着丝弦 踏着竹板 在桃花源秦人洞
和俊男靓女们拔河比赛 打着跑胡子

玩累了 然后就一起去荡舟划水
观洞庭湖 登太子楼头
乘一路夕阳晚风,借 霜染红枫
最后归来 再停泊在柳叶湖边
听鱼人歌唱 渺渺悠悠


孟郊

你是行吟着慈母恩一路狂奔而去的
你是怀抱着母亲的温暖而
闯荡江湖的
你是牵着母亲的手心
最后抵达这漫长的岁月的

三春之晖
寸草之心
唯独你今生今世的感激
只有在这无穷无尽
天涯海角的相思里相见了


柳宗元

那一年下了漫天的大雪
所有的生命都退居在自己的巢穴里
昏沉沉的天空
连飞鸟也不见踪影

你独钓江中
蓑衣孤舟也不寒冷
没有朋友为你助兴
更没有鱼儿
来上你的勾引


2016,2,13

涉禽

从晨曦到晚霞
竟然
忘记了什么是时间

苍茫的一觉
从芦苇的鼾声中醒来

江湖辽阔
有些许渔舟
风光犹如此荡漾

2016,2,6

十年【组诗】


我把时光耽误了
你把时光积累了下来
你捎来了一叠厚厚的信纸,里面尽是春风
我只剩下了半袋的皮囊,包括了所有的空虚

我们最初都像一个懵懂的孩子,离开了自己
把故事留给了原地的原地
已经不忍卒读

2016,2,2


@再写十年

我们有着某种归宿,像俘虏
我们有着某种归宿,像僧人
手持信念的道具
日子偷偷摸摸的尾随
我们坐在自己的雪地里
时光如一刻的青烟
飘飘欲坠

2016,2,2

@又是十年

我喊壶瓶山的时候
壶瓶山不答应我
我喊沅水河的时候
沅水河不答应我
我喊村头那棵老槐树的时候
那棵老槐树不答应我

好像这些年头
一些熟悉的事物都变了

当我再低头喊它们的时候
答应我的
除了风还是风
除了路还是路
除了单调的行程还是行程

我知道,我再也
喊不应它们了
它们比我更懂得了珍惜
这些年留恋的故土

20161,4

过大年【组诗】


@红灯笼

除夕到了
一盏盏的红灯笼
挂在门楣上

小时候
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它们
听炮竹响了一整天

日子就这样一点一滴的积累,过去
让你慢慢的长大,变老
一晃就是昨天

而谁又能逃过岁月这雕刻家的手
它塑造了你的容颜
又毁灭了你的完美

红灯笼
年年复相似
今夕又是何年了

你坐在光阴的门槛上
风吹着你的脸
笑了笑

2016,1,19

@过大年

过年真有趣
大人和小孩
浑然忘我
这一天只紧紧围着火炉

仇恨的人
在路上碰见了
也只淡淡一笑
处之泰然

从前的故事
又从头添加了好几倍
寒冷明显减少了些
温暖明显增多了些

2016,1,18

@来信

这个星期
我将写三首诗
画三张漫画
去三次老家
探访童年的记忆

这个星期
我再将剩下的时间
细心打理
迎接从远方即将归来的友人

你上个星期来信说
快过年了
我被你的专列带回到了春天

2016,1,19



十二月


十二月
前程黯淡的十二月

十二月
牧羊人空空的十二月

十二月
母亲揉着糍粑的十二月

十二月
有几个急于烤火的孩子,没有回家

半截废弃的车票啊
在中途,把他们拦下


2016,1,12



钟声


当七月离别,落叶里悬挂的钟声
敲响了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青春像一部被河流飘走的偶像剧
而黄昏的驿站马蹄哒哒的,
风铃般恭候已多时了

2016,2,28


黄昏

那么忧邃的眼神
是一颗汲水的星辰坠落在
另一颗汲水的深井中

你能告诉我黄昏后
这是真的么?

2016,2,28






二月

二月春风似剪刀,彻底地
剪掉了腐烂的戾气
而阳光明媚,它爬过高高的栅栏
融化了披雪的屋脊和寒冷
婉约黄昏,倚窗远望处
只有望不尽这一路的行程
是燕子乘着云轿,离别后归来的佳期
满院的柳丝分外地暴长,用力牵引着温暖
一切的生命都将破土而出

2016.2.26


电影之------《轻轻摇晃》

轻轻的风还是把她摇晃了一下

水蜘蛛的丝还荡漾在风中

一滴滴比白露还小的水珠儿

从草叶尖上滚了下来

天空涂抹着崭新的画面,遥远,柔和

已经到了深秋

大地盛满了金色的果实

和一些散落的鸟语花香



她刚从风暴里疾驰归来

如一匹被人践踏,又被贩卖过的母马

眼窝深陷里还有血丝,她再也跑不动原来的自己

有些过去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神话

有些结论也像她自己的一生如水苍凉

这是走过的一条命脉相连的坎途

像河流穿过河流像隧道驶过隧道

只是在内心深处,她开始像这个秋天一样怀念

趋于一场平静

2015,10,9
0

雪,最适合写诗的情结

冷,不是很冷
一场雪把你我从中分开
他颤抖的漂泊,仿佛像雪花开过了他的右心室
左心室停下来,再等待一场空白
把灵魂彻底交出,交给远方的路程
交给腊梅芬芳的韵味,它比春天的红还胜出
还辽阔十倍,比一阕宋词还微醺
在临江仙的烟波里
怡然自得

2016,1,30

一张旧照片的主人

她是我小时候最亲近的人
已经几十年了
还是照片上的老样子
始终一成不变

旧房早已经拆了
邻居又盖了三层的新楼
黑狗爷爷的关节疼,也好了
他每次经过家门口的时候,还时常吧嗒一句
你奶奶,一辈子都是很要强的人啊

我每次听到,总是茫然无语

望着奶奶照片上的样子
回忆就会在我的眼前突然黑屏

仿佛一场刚落的大雪,铺了满地

2016,1,30

伤痕

我们站在百年的老树下
听树上鸟雀的欢悦
都红了脸,不再各据一词

沉默拉开了伤痛的序幕
就这么彼此抑制
接近黄昏的天色愈冷

飘在屋檐上的炊烟
只停留了片刻
风又匆忙带走了它的全部


2016,1,23

那一年

风与树都不说话了
喜鹊情非得已
搬了好几次的家,各自安命

老天爷变了脸,雷霆万钧之势
人们把它从供奉的庙里偷走,又把它供奉在了寺里
念了一遍又一遍的黄帝内经

在天堂的孩子也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梦给苟活的父母

天地一样啊
正值危机,闹着恐慌的恐慌
还有仇恨的仇恨

‘那一年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实在忍不住了疼我会翻到一个亡魂的笔记本里的记载
‘时间过得慢慢吞吞的,但每一刻都会迫使你把自己交出’

2016,1,8


冬日里被寒冷生活赋予的恩赐


云隙里漏下的阳光把我拉了一把
走出幽深的院门
来到对面一处较高的山坡上
看山坡上一些习习的枯草在寒风中被牛羊嚼啃着,有滋有味

已经驻足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它们彼此几乎没有离开过这里半步
一副全神贯注的神情
仿佛甜美的芬芳在它们的眼睛里摇曳着

当我决定不再走近去打扰它们
我为什么还要怀疑
这大自然赋予生命的种种恩赐
冬天它是枯寂寒冷的,但也是朴实充足的

2016,1,9

元旦

二十多个小时都过去了
没有人来看我
剩下的二十多分钟再过了
你们就和元旦一样齐步溜走了

我将这空白的梯子
等待着明天
留给你们

2016,01,1


相见恨晚

爱,碎成一片两片
路,连成一条两条

风,若有若无
雨,滴滴点点

仿佛不再仿佛
欲说还休难休

生命飞驰
光阴荏苒

我们不说再见
也不说相见恨晚

如若哪月或哪年
我们有缘

2015,12,12

老屋

记得小时候
门前的几棵香椿树
长得都很高

当春天到了
就有黄鹂来斗嘴
也有喜鹊来住家

尤其是在晴朝里,树底下
摆上几把竹椅,板凳
便坐满了村里的老人,孩子

时间过得也不快
白云悠悠似梦里
光阴心愿留给朴实的生活

没有一个人
能够枯坐在家中
像现在空了的老屋,心里思念

2015,12,20

旧火车

旧火车是我的朋友
又不是我的朋友
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
又到哪里去

记得那一年
我们的相遇
它被大雪深深覆盖着
微露的车窗车顶
就像一间温暖的瓦房

我丢下了行李
气喘迂迂的跑上前去
使劲地敲打着它的门窗
直到我失望的离开
它也无动于衷

后来很多年
旧火车都存在我的脑海
就像惚惚恍恍的昨天
始终也抹不去





2015,12,10

大雪

一年中的第21个节气
我该怎样计算这过去的时间

第无数个流水停止的黄昏
我又看到了你乘着雪笺的云团

我该有什么给你啊
当你飘落在了我苍老难以掩饰的内心

我又有什么不舍给你啊
当你叩响了我的门环,你且别再掉头离去

这简陋的惊骇,它只有你回首不及的颤栗
这颓废的相遇,它只有你形影不离的孤单

你若离去或不再来,下次就都老死在山中吧
我们也算是依恋,也算是永别

2015,12,8


十二级台风

到十二级台风
我不见了

不是赞美也不是罪恶
只是我抓不到自己

2015,12,16



是记忆中一个模糊的黄昏
快下雪的冬天吧
父亲戴着一顶破棉帽
他刚刚从山里砍了一担柴火回家
母亲就急着准备生火做饭了

那时候割资本主义尾巴
割得社员家里穷光蛋
往往不光是等米下锅
也等柴生火啊

我五岁的小眼睛
眼巴巴的望著灶里的火慢慢燃起来
燃起来
不料柴火太湿
等母亲起身一会儿
柴火就熄灭了
一股浓烟从灶里往外直冒
呛得我的眼泪不停地流呀流

2015,11,25.

江湖

一把孤独的胡琴吵醒了小巷的睡眠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

疲惫的灵魂是多么需要安宁啊
小巷里却飘满了胡琴的哀怨凄凉

‘这些早出晚归的瞎子,就只管诉说自己的苦难’
涉世不深的妻子,她难以忍受的语气又尖锐,又无奈地
抱怨着

我拉开了窗帘,靠在窗前
半响都没有说话

我的瞎子二叔,外去了三年
至今也杳无音讯

2015,11,23

水葫芦长满了湖里

开始干涸的湖面
长满了一些水葫芦
它们青翠的姿态
在这冬天,忧伤的人间里
第一次,有了被渴望的赞美
梦想之声,从每一个路人的胸中
眼里溢出
水葫芦,就一次次地把自己拔高
又一次次地把自己退让
却再也回不到它原来的故乡


2015,11,23


在火车上

为了随行的寂寞不再寂寞
上火车前
我特意准备了一个九连环
在火车上自己反复拆解

挤满车厢的乘客
都好奇的望着我
这个年近中年的男人
还有如此童稚的雅兴

后来,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干脆挤到了我的座位旁边
拉着我的手,喊着
‘我要玩’

我把这个九连环给了他
并教他怎么拆解
他的妈妈站在他的身后
目光里对我充满了歉意

然后,她弯下腰
仔细看着孩子慢慢拆解
孩子玩着玩着突然笑了起来
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看了看时间
火车到达下一站
还有三十四分零二秒

2015,10,26





我的胃是空的
全世界的动物们都在反刍

自从我离开了母体
我的胃里就已经危机四伏


2015,1,3


秋天

孤独太大了
群山太小了
门前的白菊花只开了半亩

母亲走在秋天的原野
如一抹夕阳
越来越远


2015.10.14



同样都是一种伤害

我喝得酩酊大醉
我唱得撕心裂肺
我爱得死去活来

都比不上你
一座塑像的沉默

2015,10,18

一百年后

我不在这里
你不在这里
云和风都搬过家
它们肯定还会回来

木制的楼梯已经腐烂
甬廊长满了春天的杂草
这些都是旧相识
初开的喇叭花不认识我们

我们乃百年内匆匆一过客
来不及等到千年万年
我们都会化为尘埃
百年后归于苍天厚土

2015,9,22

本能

每天,我必须反复练习
一只飞鸟在树上生存的本领
进食,消化,储存,寻找
一些食物的来源,渠道

一位心理学家常说,这是一个偶尔
能够值得赞美的春天
如若错过机会,你将什么也抓不到

也有一位动物学家常说,动物,人类
没有多大区别
如果你尤其是在被寒冷劫持后的冬天

我害怕这个春天去得太快而冬天来得太早
我必须像一只飞鸟,小心翼翼
多藏匿一些食物,阳光,雨水
这样当一片落叶掉下的重量
也就不会把我轻易砸伤

2015,9,4




在公园里,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松开了母亲的手
快乐地吹着泡泡

他的力气太小,我看到他吹出的泡泡不是很大
也飞得不高,但我已经被他的认真感动
被泡泡般的梦幻感动

年轻的母亲,站在阳光下,面带微笑
随着泡泡的梦幻
飘呀飘

2015,9,12



秋天的代言

正午的阳光格外柔和
人的心情格外柔和
红薯滚动在山坡上
菊花涌动着暗香
哦,没有蝴蝶
尽管蝴蝶不会来
你也不会有太多的怀念

暮色还是早到了几个时辰
这是秋天里不可避免的严酷
金色铺满的原野上
吹来了一阵阵寒风
可以用你的手指触摸到
一些冰凉的水滴与落叶
哦,秋的含义实在是太奥太深了
只要被轻轻一掠
整个秋天就会摇晃起来


难受的一天



我的祖母死了。大清早
请来了七个道士做起了道场

然后来了很多的人,邻居,亲戚,朋友
接近中午的时候,人群爆满

炮竹声,唢呐声,锣鼓铿锵声
哭声,泪水,早已混为一团

我的姑妈越发声嘶力竭,呼天抢地
她哭诉着祖母生前的种种,甚至有些对她不平的待遇

女眷们也不禁大为悲恸,同情
落下了许多含糊的眼泪

此刻我真希望祖母能够活过来
狠狠地一巴掌,好让她闭嘴,让亡魂安息


2015,11,18


冬日之寒



黯淡的落叶
都成了院子里的常客

鸟儿飞去了
留下几根羽毛
轻飘飘地散在路面

我不敢久坐在窗前的沙发上
慢条斯理的看书
写字

也不敢困倦了
便一觉睡去

我害怕这冬日之寒
它比睡梦还深

2015,11,16

冬日【寄离雁】

冬日像花
你可以用素描画它
冬日像花
你可以用名字喊它

哦,假若冬日真的来了
请你千万别惊扰它
你这尘世的痴儿
冬日会罚你一壶酒
去醉在长江的岸边

2015,11,15


冬日游壶瓶山

山重,影重
阳光稀少
湿漉漉的山路上
铺满了枯黄的杂草
与落叶


接近中午的时候
偶尔从树林里漏下的一丝丝阳光
会跟着寒冷的北风灌进你的大衣领子里
突然的一声响动
你会以为遇到了一个进山砍柴的村夫
不,这样的假设已经微乎其微
你整天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踏在落叶上窸窣地响声
和一些虫鸟惊恐的哀鸣


注【壶瓶山位于湖南石门县西北部,是湘鄂两省分界山,海拔一般在2000米以上,主峰高达2098.7米,被称为湖南屋脊。壶瓶山山顶四周高,中间低,形如壶口,故名壶瓶山】

2015,11,15



陇上生烟


入冬以后
天气骤变
老村头路口
杨树上的最后一只喜鹊也搬家了


母亲变得格外唠叨起来,说
外祖父因为痰症加重,他恐怕挨不到年关了
父亲暴露出一双粗糙的大手,皲裂的
五指都已经合不拢来


我站在院子里。茫然地
看天色已晚
有一道道白色的雾从陇上漫过来



墓志铭



我花了很多的力气,对于我这一生,至今也没有完成
对于这世界,我留下了欢笑,也留下了泪水。却没有留下自己的记忆
我的母亲曾经给了我一毛钱,我没有记住还给她十倍


2015,11,19


深秋的黄昏

黄昏了,小鸟回到了窝里
冷风瑟瑟
僵直的草木们,哑口无言

对面的山冈上
暮霭沉沉地
像极了母亲最后走过的那晚


2015.11.6


我喜欢的

我喜欢的人死了
爱过我的人却还在快乐
这是一个多么搞笑的世界
上帝啊,你没有理由
如此分开



2015.10.28

如此真实

人和人本身失去记忆
空了的木头把阳光带走
而风总有道别的理由

他做完一次爱后
笑容是直接的
甚至没有一丝掩饰

2015.10.29

秋天的枫叶

岁月已经接近荒芜
是谁,在秋天举着一双颤抖的手
在枫叶里呼喊救赎

风,照样四处的吹
漫无目的地浪迹
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名字

干脆飘泊去,把自己
如孤雁如落日
铺开的漫漫路程,十八拍胡笳悲鸣

是我自己不甘怯弱的声音吗
相信我,也会依然抗拒你的凋零
我的唏嘘与不平

2015,7,30


一件秋衫

在秋天
我会因为一件又厚又长的衫子
而整日趴在窗台
看对面的窗台上
是否也有一件同样的衫子

这样想念的时候
秋风就比较晚到了些
我的那些所谓悲秋的诗
也就会有些温暖

2015。10,17


一声秋天的鸟鸣


阳光刺眼,一声秋天的鸟鸣
落在我的房间里

此刻,我正坐在窗前
牛仔蓝的沙发上,想些什么

一种久违的思念,如迟到的友人归来
突然占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哦,又是秋天了
今年的秋天与往年的大不一样

我起身望了望窗外
阳光刺眼,还总会有些弹不掉的灰尘

一声秋天的鸟鸣落在我的房间里
你熟悉的名字便落满了秋山

2015.10.16


霜降

一块四方的水印
烙在干枯的树叶上
形成的水珠
经不住秋霜的唠叨
忍不住从树叶上慢慢掉下来

黄昏的时刻
尤其如此
村庄升起的炊烟
一缕一缕的
是那么阴凉,潮湿
像我们一起走过的童年

2015,10,25




我没有见到海
我以为你见到了海
海,是真实的
也是虚构
在一张白纸的插图中
在一本小学生的教科书里
它是那么辽阔,雄浑,神奇
波涛滚滚
魅力让人想象无穷
但这只是海的一部分
我以为海应该还有它的全部
还有它的隐藏
包括它的沉默,痛处
礁石,碱滩,黑暗,潮湿,凄凉
泡沫里一些消磨殆尽的记忆
有时候都会让你唤起
一位在海边拾过贝的少年
被海水淹没的足迹
到底离这海岸线还有多遥远
有多漫长

2015.9.18


其孤独时

天太远了
孤独也就太小了

每一颗流星
都会用自己不同的方式
点燃
它永恒的流浪

2015,9,17

虚掩之门


她留下一串钥匙
之后
采蘑菇去了

我找不到那个进山的女人
只好默默
等待她回来

黄昏
我跟着落日一起逃亡
躲在了山下

她还没有回来
我试着把院门推开
想象迷漫了夜色

2015,9,21


此刻

此刻风慢慢地停了下来
黄昏裹满了苍茫
远处别离的烟火
是一盏叹息不尽的油灯
为某一位夜行的路人

蓟草般的疼
划破了你的膝盖衣衫
深厚的泥土里
还埋有你落齿的证明
你走后的脚印
就一直延伸到对岸深处

2015,8,4


饮酒

傍晚的旋律响起
落日的餐桌上
黄昏主义披上了袈裟
进餐的人各就各位
主人率先举杯
我选择喝老窖56度
左边的芳姐选择了香槟
右边的小林选择了白兰地
他俩各自的旁边跟旁边
有人选择了果汁,红酒,青酒,啤酒
也有人选择了用茶代酒
在各自寒暄的叙述里,杯光交错
我也不在例外
连干三杯
最后一饮,便把自己落在了九霄云外
一匹月光的马背上,停也停不下来

2015,8,19


和石头搭伴

我躺在岩石上
和石头搭伴
很安静
你恰巧路过这里
或许,你根本不会听到
我们之间彼此默契的交流

我能够听到
石头用一种很古老的语言
和我周围的生灵,草木亲切的交谈
石缝里流出的声音
如溪水的清澈
你根本不会聆听
这里还有缓慢沉淀了的时光

你恰巧路过了这里
或许
你也能够听到了什么
但它们的声音实在比微风还轻
比蚂蚁爬过石头还细弱
你若想听个明白
你就不要踮起脚尖
你需要把自己的全身俯卧
灵魂安静下来


2015,8,24


读洛夫诗

读不懂也罢
无非是云寄来的
漂泊
风绘制的答案
月亮上的更夫擂鼓
雪地里的蛙鸣声声

青苔旁
井水打湿了的一双绣花鞋
一支笔把苍莽猛然劈开
一口气把江河滚滚呼来

也无非就是多了几行
血痞的诗
与不堪潦倒的乡愁

2015,8,17



一只水鸟

午睡的一个下午
梦自己在江岸垂钓
万籁寂灭,唯一水鸟在不远的沙洲凝视我
白亮的羽毛与江水浑然一体
与我的钓竿不远相隔,却又似熟非熟的眼神
让我们的心事各自起伏,逶迤

这样莫名的情绪蔓延不久
猛然地我就看到它已双脚起飞
双翅俯冲向前,在空中作了一些回旋的姿势
便把自己叠成了一朵浪花
卷入江心
离岸更远了

2015,8,17


秋天的练习

蚂蚁爬上了高高的大树
在叶子上练习翻滚
黄雀鸟瞅一眼空洞无物
螳螂不知何处

小孩儿打着弹弓
弹无虚发
一些旧墙上的影子
对着弹弓笑掉了大牙

2015,812

暴雨经夹山寺

禅机被蓟草扎破
抱着几朵冒烟的云,一起
是多么危险

大雨陷落了天空
狂风吹歪了寺檐
唉,一副楹联的落魄情怀

一场空前的浩劫
湮灭了夹山寺的木鱼声声
树上蝉的嘶哑
为谁荒废


2015.8.`10


常德抗日英雄纪念碑【国民74军】


我开始深深注目
这里埋葬的人
一些为抗战死去的人
一些累累白骨
名字还活着的人

他们从废墟的堆里
把自己凝成了一座民族丰碑
像一根压不弯的脊梁
肩上挑着日月

2015.8.16

三生有幸

一把理想主义的钥匙
一副现实主义的棺柩
一件享乐主义的睡袍

杯具,极速扩大的边缘
蚂蚁排列的长队
黄昏悠扬里的钟声

2015,8,27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我走了很久很久,还是一条条
纵横交错的路,尽头接着
尽头的荒芜、还是孤独屏蔽了四周
野草野花无节制地蔓延、疯长
还是落日披上了我的行装,和我的马匹
瞳孔里极目眺望的蓝天与故乡
它们都是我一生永不停歇的脚步,都是我
依依不舍的情怀,如果非要让我选择
离开或停留、我会骑着马儿归来
习惯地躺在这里,梦寐般地
闭上眼睛,轻松而缓慢的老去
让晚风裹住我的身体,让泥土把我覆盖
从此后,长眠不醒

2015,8.31


秋天的蔷薇

在秋天,你会因为一朵蔷薇的花色
而误入歧途不拔
守园的老头,老是揉着皱巴的眼睛瞪着墙外惊讶得半天无语
草木们也为此争来争去,落了一大片枯黄的叶子
尤其是梧桐芭蕉,不觉难过春华之逝
便把一桶水彻底地朝着自己透顶淋去
让秋意来寻觅,涂抹,雕刻

这些都在秋天,蔷薇的一些片断里

昨夜的风雨中有一排大雁长吗,盘旋,阵势好比拍岸惊涛
我以为是山河瞬间都碎裂了,慌忙收起蔷薇的寸寸花瓣
回头执灯一照,呜呜的陋室恍若而满堂倥偬
一面镜子的造化里,我照我误入之后流泪的影子


2015,9,14


秋天

好比他苍老的形象
愈加刻板世故啦

阳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不动声色地赋予釉彩
泥土沉重的

他穿的一件灰衫子
领口皱巴巴的冷
像刚从雾霾里走来
调整着呼吸

2015,9,18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9-2 17: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首刚好十四行,兄弟的十四行真不错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19: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西刁民 于 2015-9-2 19:35 编辑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我走了很久很久,还是一条条
纵横交错的路,尽头接着
尽头的荒芜、还是孤独屏蔽了四周
野草野花无节制地蔓延、疯长
还是落日披上了我的行装,和我的马匹
瞳孔里极目眺望的蓝天与故乡
它们都是我一生永不停歇的脚步,都是我
依依不舍的情怀,如果非要让我选择
离开或停留、我会骑着马儿归来
习惯地躺在这里,梦寐般地
闭上眼睛,轻松而缓慢的老去
让晚风裹住我的身体,让泥土把我覆盖
从此后,长眠不醒

                              2015,8.31

..........................................................

整首诗不事雕琢,浑然天成。堪称佳作!
不足的是前两行,稍嫌空洞和重复。短诗的篇幅有限,所以每一行每一字都要仔细斟酌。
“乡间的小路上”最好立马生动有声或有物,不必等到后面。第一行在“走”,第二行还在“走”,浪费笔墨,用反衬的方法应该更好。
兄弟如此不见外,愚兄就献丑了:

            乡间的小路

晚炊的香雾弥漫了弯曲的乡间小路,
我的贪婪在稀疏的荷花靓影里晕眩。
纵横交错的路,尽头接着
无尽的荒芜......孤独屏蔽了四周
野草野花无节制地蔓延、疯长
落日披上了我的行装,和我的马匹
瞳孔里极目眺望的蓝天与故乡
它们都是我一生永不停歇的脚步,都是我
依依不舍的情怀,如果非要让我选择
离开或停留、我会骑着马儿归来
习惯地躺在这里,梦寐般地
闭上眼睛,轻松而缓慢的老去
让晚风裹住我的身体,让泥土把我覆盖
从此后,长眠不醒

班门弄斧,幸勿见笑。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17: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兄弟复活新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8: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9-2 17:56
最后一首刚好十四行,兄弟的十四行真不错哟!

兄弟读的这么仔细啊!
发表于 2015-9-2 18: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蓟草般的疼
划破了你的膝盖衣衫
深厚的泥土里
还埋有你落齿的证明
你走后的脚印
就一直延伸到对岸深处
发表于 2015-9-2 18: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你我获释,“天下大赦”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9: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领地诗人 发表于 2015-9-2 18:58
祝贺你我获释,“天下大赦”了吧?

现在四类犯释放,感谢啊,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9: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领地诗人 发表于 2015-9-2 18:57
蓟草般的疼
划破了你的膝盖衣衫
深厚的泥土里

兄弟,帮我提一提意见,有些用词不准,
发表于 2015-9-2 19: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血痞”恕我无知,这词好像是贬义啊。“耸歪”是自造的词吧,语意不明。不过这首诗还是写得自然而生动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1 14:06 , Processed in 0.12637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