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303|回复: 2

[文本批评] 【钢克】  阎逸评殷晓媛长诗《前沿三部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7 17: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5-8-27 17:33 编辑


你应当还给世界利息
——读殷晓媛《长诗:前沿三部曲》

【点击了解作者】


      
或许真的需要一把钥匙,一瓶显影液,一台短波收音机,以及一套卷帙浩繁的百科全书,我们才能进入殷晓媛的《长诗:前沿三部曲》:用钥匙打开一个个词语暗箱,用显影液涂出那种隐藏在时间暗物质中的现实背景,用收音机聆听来自冥冥中的遥不可及的文学频率和电码,用百科全书去查阅那些谜语式的跨文体询问与解答。但同时,我们还需要一块减速玻璃,以便在她倾向于加法式的高速写作中,可以辨识那些从内心奔驰而过的精神图像,那些具有玄学性质的混沌学旅行。或许这些还不够,我们还需要一个想象博物馆,需要一个发生在想象身上的开头和结尾,需要置身其中的充满无限意味的种种可能,需要一份想象使用说明书,或视野指南……
       我写下这些阅读假设,是因为我们需要一根忒修斯之线,才能从殷晓媛构建的诗的迷宫中沿着原路返回。然而,在她那苏格拉底式的雄辩与巴特式的解构中,我们找不到任何一条被自我或他者标记的暗道,被孤立出来的语言隔离区,最终只能让位给无穷而纯粹的隐喻之花。在《前沿三部曲》里,诗的唯一出口就是入口:所有的诗意都是反向而行的,它唤起的世界是一个貌似虚构实则存在的历史,是历史隐秘内容的一部分,一个跳动着宇宙神经的、长着触角和尾巴的巨兽之梦。甚至是梦最深处显现的神秘宫殿:每一寸台阶的纹理,每一只钟摆的呼吸,都被当作诗的信物带回来了。尽管世界的重量终究抵不过发自梦中的一声叹息,抵不过那些埋伏在丛林中的词的狗、词的鼠、词的老虎,抵不过词语即现实的诗歌命运。但这其中弥漫的惊艳与迷醉是我在此前的汉语诗歌中从未读到过的。
       实际上,殷晓媛的写作从一开始就带有明显的拒绝性,无论从想象与博学的角度,重建词与物关系的角度,还是从用梦幻抵抗现实的角度,这本诗集时时刻刻都在拒绝非专业读者和那些普遍意义上的诗人——茨维塔耶娃女士所说的“无限的少数人”曾对此做过精确的界定。在我看来,“无限”一词为这个正在不知去向的世界提供了重新诞生的可能,而以有限为无限的诗意遐想,只有灵魂写作式的精神漫游者才能体验其中的恐惧、激情、快感、世俗以及荒谬。对于21世纪的文学,法国学者雅克•阿塔利做过如此定义:“明天,文学将从另一个侧面……创造描写他们的词语和有关追忆他们的言说。”这种创造使具体的世界不再固定于某一点,诗的铁钉可以将其钉在任意一个地方,但只要大海上还停留着暴风雨之夜,精神的诺亚方舟就需要一刻不停地漂流下去,直至放飞的白鸽子不再回来。
       我有时觉得殷晓媛这个庞大的、几乎无所不包的诗歌文本,看起来更像是一架巨大的望远镜,它一次次调整距离,试图可以看到那个关乎未来的传说,并像观察手上的星光一样去探寻时间自我的精神轨迹,而事实是将整个尘世翻转过来加以重塑,将所身处的时代重新安排成一个梦境,让其中的一部分在瞬间走神或逃离,然后让另一部分自我变形成为揭示。或者说,我们得以猜谜者的身份进入阅读,才能逐步接近那种隐晦的历史的残酷与荒诞。这种写作无疑是具有文学野心,是带着各种触类旁通的诗歌念头,去迎接一个美丽新世界或乌托邦的到来。借用彼得•汉德克先生一部诗集的名字,我认为殷晓媛在长诗中建造的是一个微型宇宙,是关于“内部世界的外部世界的内部世界”的叙述传奇,是类似复调音乐中的多声部合唱——这样一个由文学与非文学元素(数据与表格、简报与新闻稿、计算机代码与视觉图像等等)重叠而成的空中塔楼,在微距与超微距之间形成了某种意象密集的镜头变焦,拉远或拉近,放大或缩小,世界完成了一次从存在到虚无的自身抽象推理。
       一个不可思议的巧合是,读这本诗集时,我正在听先锋音乐家齐默尔曼的合唱《为一个年轻诗人而写的安魂曲》,我忽然觉得在向世界索要意义的层面上,这种偶然的听与读其实可以互为脚注或索引,齐默尔曼用一个小时压缩了半个世纪的历史,它包括了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片断,乔伊斯的小说段落,贝多芬交响曲、瓦格纳歌剧和披头士歌曲的乐句,以及罗斯福、肯尼迪、丘吉尔、斯大林、希特勒等人的演讲和访谈录音的只言片语。而殷晓媛则用一本诗集涵括了所有艺术与科学领域的内部天气、光线、真理和灾难。她借用手中的语言魔方一边解释这个世界,一边对其不断拆除和重建,她一个人的创世纪是在弥撒曲中完成的。对于那些要求她要忠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世界的繁乱与日渐荒芜恰恰就是这个时代的本质,尽管这本诗集第一页的第一句(你的名字叫“独”)容易让人想起帕慕克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但它直接预示了整本诗集的写作核心和脉络,即它将是“独一无二”或“绝无仅有”的,它可以是小说,是戏剧和散文,是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以及信息技术的另类解读清单,也可以是精神分析学的长篇超现实论文。
       而对于一个无数次破碎又无数次粘合的世界,文学的瓷器无论制作成任何一种形状,都不足以还原它原来的样貌。我们所有人写下的,只能是殷晓媛所说的“你应该还给世界的利息”。世界:你给我鸟的叫声,我还给你鸟的形象;你给我音乐,我还给你一个交响乐队;你给我睡眠的现实,我还给你奇异的梦境;你给我一只在欧洲扇动翅膀的蝴蝶,我还给你它在亚洲掀起的风暴。你给我此时此地,我还给你彼岸的火焰和果实……是的,你应该还给世界利息,还给它一个目光,一个暗示,一个人类在自然史中畸变的深度,一个影像丛生的回忆,一个用各种官能印象兑换黑夜秘密的途径。
       你应该还给世界利息。这种归还意味着文本的清算,它将按照永恒的样子为不同的段落画上句号。在殷晓媛的诗歌实践中,我相信她加倍归还给这个世界的,除了血肉的一部分,灵魂的一部分,还有已经消逝或即将消逝的,时光的一部分。这并不会让世界增加或减少一些什么。但就站在世界的正负两极写作的殷晓媛而言,只有在她归还了借自各种学科的面具、假发和晚礼服之后,我们才有可能打开一个叠着嗓子的文本世界,才能听到落到文学跨度深处的、词的或世界的声音,然后,在空字格的位置上填入地平线一词,等待世界的尽头再次坠入她无尽的创造性想象。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8-28 14: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阎逸好文章!
发表于 2017-7-3 17: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给世界利息,我无以为报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0 04:54 , Processed in 0.0524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